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11章 要婶婶!要婶婶!

小宝在外地工作满一月,回来当天晚上,和家人一起出外吃饭。

因为飞机晚点,司机去机场接他,纪家几口人,直接从家里出发先去了饭店。

贝贝果果已经一个月没见小叔叔,看见小宝风尘仆仆地看进雅间,双双瞪大圆滚滚的眼睛看着小宝。

小宝远远地朝他俩拍拍手掌,“宝贝,不认识小叔叔了?”

俩小家伙对声音的敏感度似乎要比画面的敏感度高,小少爷一开嗓,俩小家伙便欢呼雀跃,对着他拼命伸着摇着小手臂。

“叔叔,叔叔!抱抱贝贝/果果。”

小少爷笑呵呵地走过来,左拥一个右抱一个,然后亲亲这个又亲亲那个的脸蛋。

“哎呀你俩小坏蛋,可把小叔叔给想坏了!”

“贝贝……想坏了!”

贝贝鹦鹉学舌,而果果,伸出胖嘟嘟的小手捏着小少爷的脸,“叔叔,想坏了……”

看来,俩小家伙和小少爷一样,也极度想念这个跟他们玩得最好的小叔叔。

“小宝,贝贝果果差不多每天都要叨唠一遍,叨唠完你就叨唠你的糖糖。”妞妞起身取下小宝身上的背包放好。

贝贝果果光用说的没法表达对小叔叔的想念之情,这下,一人一边搂着小少爷的脖子,在小少爷脸上啃得极之开心,弄是小少爷脸上满是口水。

好在,小少爷有先见之明,一进饭馆便拐去洗手间洗了把脸。

等俩小宝贝总算放过他,好不容易坐下,小少爷才发现哥哥正盯着自己看。

“纪大宝,吃醋了?”小少爷不无得瑟地问。

大宝白他一眼,懒得跟他一般见识。

这小子,从小时候开始,就时常挑衅他。

跟妞妞亲密一些,会对他瞪大眼问,“哥哥,吃醋了?”

现在,小少爷总算是不拿妞妞说事了,却是换了贝贝果果这俩小宝贝了。

妞妞在一边当解说官,“小宝,你哥哥盯着你,只是看看你的精神状况如何,毕竟,你一个人在外地待了一个月,那里条件艰苦,我们都怕你不习惯。”

小少爷耸耸肩,“能有多艰苦啊,不就是没网没娱乐,每天起大早然后直忙到大晚上吗?我这种只是监管、指挥的人,并不是最苦的,苦的是最基层的那些工人。”

“叔叔,抱贝贝!”

小少爷才喝了一口茶,气还没完全缓过来,身边的小屁孩便扯着他要他抱。

小少爷乐呵呵地把小家伙抱到大腿上,一手端起茶杯喝茶,贝贝扭着脖子仰起小脸看他,“婶婶呢?”

小少爷喝在嘴里的茶水差点没喷出来,因为生生憋住,便把自己呛得不轻。

“咳咳咳……”小少爷被呛得不轻,眼里闪着星点泪光。

妞妞赶紧过来要抱走他怀里的小坏蛋,“贝贝,来妈咪这里。”

贝贝却不依不挠,“叔叔,婶婶呢?”

小少爷没松开抱着贝贝的手,放下茶杯缓过气,才对贝贝说,“小坏蛋,这么快就惦上婶婶啦?”

贝贝墨黑的眼眸定定地盯着他,好一会,才重重地点了点头,“恩!”

这边小坏蛋话音刚落,还坐在婴儿凳上的果果也撑着扶手站了起来,“要婶婶!要婶婶!”

然后,小少爷大腿里坐着贝贝,一边踢嗒踢嗒晃着小短腿,一边跟上果果的声音齐声大叫“要婶婶!要婶婶!”

小少爷被俩小屁孩闹得哭笑不得,只好亲亲这个亲亲那个讨饶,“行了行了,小叔叔答应你俩还不行吗?”

俩小宝贝又叫嚷了一会儿,直到嗓子累了,才停了下来。

乐彤笑眯眯地看着眼里三个小孩子好不容易闹腾完,转头对纪叡说。

“爷爷,看来,未来儿媳妇进门,不用我俩这当爹妈的把关操心了,有贝贝果果就OK!”

大宝也跟着笑了起来,“妈咪,你这会不会太草率了?万一贝贝果果看走眼了呢,看中了一个大丑女,那小宝怎么办,也要把她娶回来吗?”

虽然,一家人除了贝贝果果这俩小屁孩,其他人全都知道竹浅雨这个人,也知道这个人在小宝心目中的位置。

但无论谁,都没在席上提起过竹浅雨。

不是他们不关心,而是不想给小宝增加压力和徒添苦恼。

家人嘛,就是用来包容和疼爱的,并不是用来捅刀戳痛处的。

就这样,难得一家团聚的这一顿饭,便在笑声不断的嬉闹声和揶揄声中乐呵呵地吃完。

吃完饭,兄弟俩走在前面,小宝向大宝要了车匙。

“哥哥,你和姐姐坐司机的车回去吧,我想去去R大。”

当时大宝和妞妞订在这里吃晚饭,其实也是留了点心思。

他俩都觉得,如果小宝认为时机成熟,可以借机把竹浅雨叫出来一起吃顿饭。

退一万步,就算小宝不打算叫她过来吃饭,吃完饭也可以去看看她,毕竟,这么近嘛。

本来,就算小宝不提,大宝也想着到门口提醒一下他。

没想到,还没到门口,小宝便开口了。

“行,路上小心,爸妈那里我来说。”大宝把车匙交给他,又拍拍他的肩膀。

兄弟间的鼓励话,不需言传,只需意会。

小宝坐上车,并不急着发动车子,而是拿出电话,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打电话过去比较直接明了。

把电话簿里足足躺了一个多月的电话号码调出来,拔出去。

让他意外的是,电话响了两下就被接通了。

“喂,你好!”

不知是不是小少爷的错觉,隐约觉得竹浅雨的嗓音微微发抖。

小少爷心一窒,深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一下心头的不适,“你好,小雨?我是纪桓。”

小少爷一手握着手机贴在耳边,另一只手无意识地紧紧地握着方向盘,手背上青筋突起。

电话那边,一片沉默。

小少爷眉头微微皱起,把手机稍稍拿开一点,看看上面,依然显示通话中,秒数还在不停往上跳动着。

小少爷的心这才放下,重新把手机贴在耳边。

“小雨?”

话筒里传来一阵瑟瑟沙沙的声音,然后,是小雨的声音传来,“嗯……我在。”

同类热门
  • 总裁大叔别心急总裁大叔别心急东风吕一|现言被老腊肉强吻,老腊肉还霸道地让她嫁给他侄子!这好歹也是嫁入豪门了,可是许晓晓一点都不高兴!“喂,大叔,我可是你侄媳。”顾樊川将她逼到墙角:“是,还是不是,只有我说了算。”“你霸道,你不讲理!”“你第一天认识我?女人,你是我的,你给我记住了!”嘤嘤嘤,这老腊肉也太帅了……许晓晓一把扑倒他,摸着他结实的胸肌贼笑:“那你也不是第一天认识我了,你强吻了我,我得强回来!”--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总裁的囚心娇妻总裁的囚心娇妻莫染离殇|现言新书《红尘劫之十寸相思》已发布,欢迎入坑! 这场婚姻于她而言,是一场无爱的商业联姻, 这场婚姻于他而言,却是深入骨髓的挚爱, 他的手段凶狠, 而她为了保全家族企业天天演戏, 同时利用他在自己的事业里上位 可他不管,只要她在他身边 她脾气他宠着 她伤心他哄着, 她要一切,他都给…… “你为什么对我这般好?” “小傻瓜,因为你是我的余生唯一。”
  • 尝欢掠爱尝欢掠爱随心|现言十年前,拥有平凡家世的他喜欢上了她,却被她轻蔑甩掉,并嘲笑他永远都是一副窝囊样,穷酸相! 就是那六个字‘窝囊样,穷酸相’深深地刺痛了他的心! 十年间,他努力上进,视任何女人为粪土,不为所动,爱金钱胜过爱女人! 十年后,他们再次相遇了,而这一次情况完全颠倒过来,是她企求他给她一次机会---工作的机会。 她要挣钱养家,这一切都怪她老爸当年生意失败之后,成了一个酒鬼,还是个糊涂鬼,一心想要重新来过,却稀里糊涂地被人下套,骗了个精光,害得她赔上多年的积蓄不说,还不得不在前任男友的手下打工,却没有想到前男友只是利用了她,想让她背黑锅并离开公司。 心有不甘的她前去找董事长理论,却不曾想他竟摇身一变成了跨国集团的董事长儿子还是新任的总经理! 他冷笑,老天都觉得不公,都要给他报复的机会,他又岂能拒绝? 这次,他会把所有的一切羞辱一切痛苦连本带利通通都讨回来---- 随心作品交流新群号:60031218 敲砖石:随心作品中任何一个角色名字. 《销魂夜之默契情人》 〈销魂夜之冷心情人〉正式开坑! 会有完全不同的精彩呈现在大家面前哦!
  • 报告总裁:夫人要爬墙报告总裁:夫人要爬墙苏酒酒|现言一场交易。黎苏皖嫁给了腿残不能人道傅家三少。人前,他高冷又禁欲。人后,他宠她再宠她。傅斯年(狂吊):“谁敢欺负我的女人试试。”众人(哭丧):“三少啊,我们不被夫人欺负就不错了。”kingsize的大床上,黎苏皖扶着腰仰天长啸,“到底是哪个混蛋说傅斯年不行?”傅斯年(坏笑):“嗯,老婆,别的女人确实不行,但你……”
  • 重生豪门影后重生豪门影后向阳草|现言前世,她是亚洲娱乐圈最耀眼的新星,却死于第三者的算计,以吸毒滥交死亡的新闻登上头条! 重生之后,她是剧组默默无闻的道具小妹,唯一有的是前世的勤奋和演技! 她发誓:这一世绝不会放弃事业,这一世绝不会迷醉于爱情,这一世你们欠我的都要还回来! ------- 人品完败,请大家慎跳此坑,给小草点时间!
  • 时光悠悠不曾眠时光悠悠不曾眠又见风起|现言白欣曾经以为她是凭借自己的努力,才拥有了一切,结果等她一朝被亲人所害,来到异世,没有斗志的她,只想简单轻松得过好自己的日子,不求闻达富贵,只愿现世安稳。结果有人竟然看不下去,从此不用自己怎么动手动脑,有人指点,轻松成就了一段商业传奇。 突然有一天,大家发现她在人们没有察觉的时候竟然获得这么大成就,对她钦佩不已,一个个跑来求教经验。白欣扶了扶自己的平光眼睛,看着这些人渴慕的眼神,突然有些心虚,她该说什么呢,难道说,都是上天的眷顾?躺赢的人生,该怎么解释……
  • 娶一赠一,老婆别闹娶一赠一,老婆别闹沅苏|现言新文:十年如故,裴先生你火了(文名暂定)http://m.wkkk.net/a/1285510/ 喜欢的亲可以先加入书架,等过段时间填坑。 腹黑教主裴靖远的故事。。。 暗恋三年,结婚一年,还是逃不开离婚的下场。 “这是给您的一点补偿,总裁希望,您永远不要对第二个人提起这段婚姻。” 大雨,高烧未退的她被赶出别墅。 五年后。 再度重逢,他依然高高在上、万众瞩目。而她,跌落尘埃,曾经的乔家大小姐为了一千块,带伤追贼跑了六条街。 “乔默,你这又是演哪出?” ...... 醉酒,他不顾她的意愿将她强留在房间。 翌日,他冷漠的拂过她小腹上的伤疤,眼底蕴藏着万年冰川的寒意,“我记的五年前我并没有碰过你,别告诉我,这是子宫肌瘤留下的。” 乔默倔强的仰着头,“是,我生过孩子,剖腹产。” 一个月后,他与夏家千金的婚期被提上日程,第二天,关于他和她的绯闻闹得满城风雨。 “慕锦年,你什么意思?” 他将她抵在昏暗的楼梯上,“告诉我,乔乔是谁的孩子。” “与你无关。” “乔默,我等你主动告诉我,但记住,我耐心有限。” 翌日,报纸上登出了她和他出入酒店的照片。
  • 久爱不离,帝少的深情陷阱久爱不离,帝少的深情陷阱范宝宝呦|现言【已经完结,放心阅读】 他的温柔,是为她精心制作的牢笼…… 初遇那天她拼命奔跑只为逃离身后无尽的狼窝,却没想到会落入更深处的虎穴! 那天之后,她再也逃不出他织出的网,一步迈进,从此便是他的小妻子。 ****** 怀孕三月,满心欢喜的想要告知他。 却看到大街上播出豪门婚姻的讯息,那巨型屏幕上他一身正装笑的开心,身边站得却是她刚刚相认没多久的姐姐! 那一刻好刺眼…… 当她拼尽所有,告知她怀了他的孩子时。 他只是神色淡淡,毫不惊讶。“打掉它,不久我就会和你姐姐订婚我不想有差错。” 挣扎的她停住了哭喊,只是坐在地上冷冷的看着他离去的背影。 一次意外却又让他们三人紧紧相连…… 歹徒的刀冰冷的贴着她和她姐姐的脖子,让站在对面的他只能选择一个…… 当选择两难时,一双无形的手推她入水,那尖锐的刀扎入心脏! 又是谁在崖边哭的撕心裂肺? 当真相一层一层的剥离,他们该何去何从……
  • 冷情boss宠娇妻冷情boss宠娇妻一笔年华|现言小剧场版: <学校> “梁总,您有女朋友吗?”几声齐齐的叫喊,差点害的言沫从椅子上摔下来,果然,这群崽子们就没打算中规中矩到底,看样子是留在最后啊。 “我没有女朋友,不过我有喜欢的人。” 梁凡没有放过系主任游移在两人之间的暧昧眼神,他看了眼身旁出神的言沫,镇定自若的说道:“她就是我喜欢的人。” <表白> 言沫被他触碰所惊吓,她沉默了一会儿,苦笑道:“你还是介意的,所以,梁凡,不要再来招惹我,我配不上你,你值得更好的。” “你这个傻瓜。”梁凡轻声一叹,伸出双手轻轻抹去言沫眼角的泪水,然后俯下身侧着脸吻上她的樱唇,只是蜻蜓点水般一吻,他脸颊就擦过言沫的侧脸离开了,梁凡很怕再刺激到她,他一把拉过她的身子,温柔的将她圈在怀里。修长的手抚着她的长发,淡淡的说道:“言沫,我的确很介意,我很介意自己没有在范辰之前遇见你,我很介意他让你伤心,我很介意那个陪在你身边的人不是我,我很介意在你伤心的时候没有好好的保护你,我很介意错失了你那么多年的记忆,可是言沫,我更介意你的逃避,即使我现在还不能住在你的心里,可是你不要排斥我好不好,不要封闭自己的心,我打了那么多次电话,如果你今天再不来,恐怕我明天就会把z大给拆了。即使你没有选择我,我也不要你逃避。”虽然我有足够的自信成为你心里的最后一个男人,梁凡在心里补上一句。 <顾家宴会> 梁瑗有些慌张的指着言沫的鼻子大声的问道:“你要干什么?谁给你的胆子?” “我给的!”一声冷冽的声音由远及近的传来,梁凡一身黑色西装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他无视众人或惊讶或打量的目光,迈着大长腿一步步的朝言沫走去,然后再言沫身旁站定,冷冷的瞧着对面的梁瑗。 <某天,饭店> “梁大总裁,你打算饿死我?” 梁凡一愣,随即就畅怀的笑了起来,他从沙发上起身,看着有些饿得发毛的女人说道:“我怎么舍得!” …… 文艺版: 她暗恋他三年换来与他一个月的相恋,只是最后才得知,他是为了与她解除婚约。 后来, 她遇到了他,他一步步的诱惑她,交出自己的心,在她什么都失去的时候,她才知道,自己只是他报仇的棋子。 后来, 她遇到了他,他莫名的钟情让她措手不及,他宠她,爱她,疼她,简直到令人发指的地步。他在她面前卸下所有的伪装,只为等她,等她走出自己的心,等她爱上他。 他说:“我不在乎你的以前,我只要你的以后,都陪在我的身边!” 当他满足了她年少时所有的幻想,她是否会放下心中的迟疑,将自己完全交付与他?当他一遍遍温暖她的心,她是否会将一辈子的爱恋牵系与他? 无论如何,要始终记得,这世上,你终究会遇见一人,爱你入骨,疼你如命,执你之手,共走一生。
  • 古穿今星途古穿今星途婼兰|现言从宫廷伶人一步步走上高位,靠的可不仅仅是美貌,还有智慧,虽然这里一切陌生,但比起宫廷权谋,苏璨表示简单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