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12章 病了,变脆弱了(新文求收)

“睡了?”

按理来说,现在才九点不到,竹浅雨睡了的机会不大。

但她的反应明显比平时慢半拍,这让纪桓不由得往这一方面猜测,加上,她的嗓音听起来好像有点不太对。

“嗯……”

虽然是自己问她是不是睡了,但得到肯定的回答,纪桓还是有点意外。

“九点不到啊,这么早睡?是不舒服么?”纪桓不由得担心起来。

“嗯……有点感冒……”

纪桓这才确定,她的嗓音确实不太对,隐约带了重重的鼻音。

“吃过药了吗?”

纪桓换了耳机,把车匙插进匙孔发动车子,虽然,比起用耳机,他更喜欢直接用手机听她的电话,因为那样,总让他觉得离她近一点。

电话那边又是一阵沉默,纪桓已经把车子倒出停车位,才听见她说,“没有,不严重,睡一觉就好!”

纪桓皱起了眉,“不吃药怎么行!你说,是吃药还是去医院看?”

纪桓难得对她强硬,给了她二选一的选择。

“我……真没事……”

“那行,我接你去医院看!”纪桓说决绝,完全没有商量的余地。

“纪桓……”竹浅雨带着鼻音的嗓音,听起来带着几分疲惫。

“说吧,我听着呢!”纪桓的语气不自觉地软了下来。

“我真没事……”

这丫头,即使病了,还固执得要命!

纪桓咬咬牙,狠声说,“竹浅雨,你不把自己当人看,也不许别人心疼你,是吗?你信不信我立即给你姐姐打个电话,让她连夜赶过来送你去医院?反正,炎少家有私人飞机,飞过来也不过两三小时的事。”

大概是纪桓的语气吓着了她,又或者,是纪桓说的要打给她姐姐的话把她吓着了,反正,竹浅雨听了他的话之后,几乎没怎么想,便快快答道。

“我真的只是小事,下午不小心淋了雨,现在有点发烧……”

小少爷这才微微吐了一口气,“烧得厉害吗?除了发烧,还有其他不舒服吗?”

“不厉害,我刚才测了一下,三十八度,其他没什么不舒服了。”

竹浅雨这下学乖了,把自己的症状说得清清楚楚。

“行,我买药过来,你们宿舍有门禁吗?”

“嗯,十一点。”

“嗯,我现在就在你们学校附近,买了药就过来,大概十来分钟,你好好躺着别乱动。”纪桓一边说,一边密切留意着四周,看看哪里有药店。

“哦……”竹浅雨再无半点抗拒。

“晚饭吃了没有?”

“吃了,舍友帮忙打的饭。”

纪桓知道,发烧的人大多没什么胃口,“那行,我顺便买碗米粥过来,你还有什么想吃的吗?我一起买。”

竹浅雨久久没吭声,却也没挂电话,纪桓也不急,由着电话接通着,反正,从话筒里听她忽重忽轻的呼吸声,也是一种享受。

甚至,对于一个月没与她联系的他来说,是一种奢侈!

不知过了多久,久到纪桓以为她已经睡着了,才听到她说,“我想吃灌汤小笼包,可以吗?”

小少爷不由得勾起了唇角,还真是小丫头!

“当然可以!”

“要学校南门那边第五间的!”竹浅雨又嘟囔着补充。

小少爷差点忍不住笑了出声,“行,就学校南门第五间,还有吗?”

原来,这小丫头其实也是会撒娇的。只不过,大概是她的身世特殊,在家里爹不亲娘不爱的,造成她连一点小小的任性也不敢有。

小少爷唇角的笑意,慢慢敛起,取而代之的,是心疼和心酸。

“没有了……”

“嗯,乖,你睡一会,我买了药和小笼包就过来。”小少爷的话,满满的全是宠溺和包容。

“哦……那……bye-bye。”竹浅雨的嗓音,竟是带着几分的依依不舍。

小少爷心里一紧,“嗯,一会见。”

小少爷很快把药买了,又特意到竹浅雨指定的那间包子店里买了小笼包,顺便在隔壁的港式餐厅打包了一份瑶柱白粥。

二十分钟后,他敲响了竹浅雨宿舍的门。

当然,一般地女生宿舍,晚上是不准男生进入的。

但纪桓有R大代课老师和篮球社顾问的双重身份,加上他带着一大包的药,说是给806的表妹送药和吃的过来,舍管阿姨向来最爱看小鲜肉,见到小少爷那张比时下流行那些小鲜肉还好看耐看的脸,啥都没再问,大手一挥就让他进了楼道。

来开门的,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女生,看见纪桓,微笑着点头问,“是纪教练吗?”

看来,是舍管回过神来之后打电话上来确认过来。

果然,光靠刷脸还是不行啊!

“是的,小雨现在好点没有?”纪桓特意压低嗓音问。

“她下午淋了雨,回来就睡了,晚饭也没吃多少,我们叫她去医务室看看,她又不肯去,宿舍里刚好没药了。”

一般来说,学生患病的机会很少,加上有医务室24小时开着,学生们便没有储药的习惯。

纪桓闪身进了宿舍,“哪张是她的床。”

舍友指着最后一间的上床,“就左边最后那张床,上床。”

没等纪桓过去,那张床的布帘掀开,竹浅雨红红的脸蛋从布帘下冒了出来,“纪桓,来了……”

纪桓走过去,想都没想,便伸手摸摸她的脸。

轻轻摩挲了一下,才察觉有些不妥,又不着痕迹把手移到了她的额头上。

原本已经红着脸的竹浅雨,脸色似是更红了。

“嗯……烧得不严重……”

纪桓嘴里说着,手指有意无意地她额上脸上轻轻抚过,等他好不容易收回手,竹浅雨只觉得自己烧得快要炸了!

“你方便起来吗?”纪桓柔声问她。

竹浅雨点点头,以极快的速度缩回了粉红色的布帘后面。

纪桓对着布帘问,“你同学说你晚饭没怎么吃,要不,先吃点米粥和小笼包吧,空腹吃药不好。”

布帘里面,传来竹浅雨含糊的回应,“哦……”

纪桓把手下几大包物品分类了一下,拿出其中一大包递给刚才给他开门的女生。

“同学,这些请你们吃。”

同类热门
  • 半路新娘,捡个豪门老公半路新娘,捡个豪门老公孟庭君|现言披着最华丽的嫁衣,在去婚礼的路上,她被新郎推下婚车。她是S市的第一名媛,出嫁当天,也成了第一弃妇。“小姐,需要载你一程吗?”她狼狈至极,他恰好路过,这是他对她的第一句话。“既然你想嫁,我想娶,不如,趁着今天黄道吉日,我们结婚?”车行半个小时,恰好路过民政局,这是他对她的第二句话。于是,一面之缘,两语之分,她披着嫁衣跟一个陌生人照了结婚照,领了结婚证。自此,陷入他的宠婚蜜爱中。被人推进江水,他奋不顾身将她救上来,她问,“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替她裹上大衣,他回,“你是我的妻。”五个字,言简意赅,却同时,更深情不悔。遇上他,是她这辈子最大的幸运,嫁给他,是她这辈子最美的决定。
  • 深渊重生,国民影帝是女生深渊重生,国民影帝是女生与行舟|现言别人都是攻略男主,男配。而我谣的目标永远只有女配? 汤圆:哼哼唧唧,又一个白莲花 云谣,微笑:很可爱不是吗? 终于,到了第三个界面 云谣:“单纯。”唐羽笙:“是吗?” 汤圆:大人快走!这是个女装大佬! ——剧情已崩,甚λ
  • 边缘阳光边缘阳光绿萝|现言别的总裁追妻靠砸钱,这个总裁追妻靠哭穷,靠讲演!苏头儿,借我点钱,家里要揭不开锅了!黑大个儿,努力工作,你一定行,我看好你呦!苏头儿,这次出差我当翻译,这是你的保险出险单,快签字吧。好的,黑大个儿,笔墨伺候!黑大个儿:英文不好人还懒,吃亏了吧?签字画押卖给我了都不知道,苏晓荷,从今开始你就是我合法妻子了……苏父:众里寻他千百度,苏梅,你何时给我生了个女儿都不告诉我!苏母:你一走了之,我上哪儿找你!苏父:哦啊,我的财产总算有人继承了……苏母:想得美,我家晓荷可不爱财!--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北极光北极光妖妖、妖怪|现言林澈从小就喜欢和爷爷玩耍,可是后来爷爷的身体越来越严重,连一向吵架的爸爸妈妈也开始和睦起来了,可是真的有那么平静吗,爷爷去世后,林澈终于知道了,爸爸妈妈和好是假,为了爷爷的产业才是真,爸爸妈妈在打闹之中失去了生命,林澈也进入了孤儿院,直到十三岁才去了舅舅家,林澈按照遗嘱背负了许多人都眼红的财产,阴谋越来越多,林澈遇到了一个叫韩子澈的人,还有林书翰,在无数的分分合合后,林澈身穿白色婚纱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 前夫错爱:悍妻要离婚前夫错爱:悍妻要离婚柏林|现言五年前的一场错爱,她浴火重生。五年后,她为了报复,毅然选择嫁入豪门,却差点丧命。尖酸刻薄破坏别人家庭的小姑,工于心计狠如蛇蝎的前未婚妻,怀了身孕隐居国外的小三,这个豪门还有多少不可告人的秘密?她还能不能让他负责到底?
  • 我来听你的演唱会我来听你的演唱会中2病|现言陈识是个善良的男孩儿。在我失恋的时候他把我捡回家,后来我们在被窝里滚到天亮,他用身体把我团住,我眯着眼睛装睡。我们爱了一阵子,后来在火车上分手,他扔了车票下车,我一个人从广州哭到了北京。再见面,他搂着新的姑娘,我连多看一眼都觉得恶心。20岁那年,我最大的愿望是和陈识在一起。20岁那年,陈识最大的愿望是在工体开演唱会。
  • 抱个金龟回家抱个金龟回家易莎紫|现言一张彩票赌定一场人生,是梦幻还是现实?是尔虞我诈还是平凡是真?伤不起、赌不起还是爱不起?十三年的纠葛让多少人迷失了自我?是谁在胜利的终点开怀大笑?既然惹不起何不像乌龟一样躲起来?当我累了的时候,回过头来,你还在原地等我,此生遇见你,是我最大幸福。“淑若我们回家好吗?”听见这句话时,我幸福的落泪了,这句话我等了很久很久了。
  • 北极光北极光妖妖、妖怪|现言林澈从小就喜欢和爷爷玩耍,可是后来爷爷的身体越来越严重,连一向吵架的爸爸妈妈也开始和睦起来了,可是真的有那么平静吗,爷爷去世后,林澈终于知道了,爸爸妈妈和好是假,为了爷爷的产业才是真,爸爸妈妈在打闹之中失去了生命,林澈也进入了孤儿院,直到十三岁才去了舅舅家,林澈按照遗嘱背负了许多人都眼红的财产,阴谋越来越多,林澈遇到了一个叫韩子澈的人,还有林书翰,在无数的分分合合后,林澈身穿白色婚纱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 豪门巨宠:娇妻不可欺豪门巨宠:娇妻不可欺雌雄同体|现言一场别有用心的婚姻,一段被时光掩埋的记忆。拨开层层迷雾,发现最终还是你。在原地等我,从未离开过。--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诱爱入局:江少花式追妻诱爱入局:江少花式追妻白色茉莉花|现言舒娴阴差阳错进入QC电视台实习,上面有老主播的百般刁难,后面有强大的竞争对手,还有曾经的前男友作为电视台的高管,舒娴不得不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向前走。他们在别人最不看好的时候,誓死要在一起,却在别人觉得他们名利双收的时候,各奔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