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54章 小宝的眼光不错

事实证明,纪桓小少爷的话都是正确的,竹浅雨的担心,都是多余的。

派对在纪家的花园里举行,兄弟俩携着家眷出现在派对地点,其他人已经全部来齐。

尹志豪几个被纪大宝招呼过去,把车上的零食全部拿了出来。

一旁的草地上,灿烂的阳光铺了一地,草地那一端,有个白发老人坐在轮椅上,脚上盖上毛毯,毛毯上面搁着一本书。

纪小宝牵着手心冒汗的竹浅雨,“瑟沙瑟沙”地踩着青草一步步朝老人走过去。

“爷爷,这是我女朋友竹浅雨,你可以叫她小雨。”纪桓牵着竹浅雨走到老人面前。

八十多岁快九十岁的纪老爷子,闻言转过头来,目光先是扫过纪桓然后落在竹浅雨脸上,由始至终,脸上都带着和蔼的笑意。

“小雨啊,嗯,小宝的眼光不错。”

竹浅雨听见老人愉悦的声音,这才略略定睛看看老人,只见白发老人脸容和蔼,脸部轮廓,依稀跟他儿子纪大总裁有几位相似。

“纪爷爷好,我是小雨!”

“嗯,小雨是第一次回来吧?以后多些跟小宝回来玩吧。”

跟乐彤他们一样,纪老爷子,说的是回来。

也就是说,他跟乐彤他们一样,已经把竹浅雨当成自己人了。

竹浅雨悬在半空的心,总算稳稳当当地回落到平地上。

像迅速接受了纪叡乐彤几个一样,竹浅雨同样很快就接受了纪老爷子。殷勤地扶着轮椅扶手,示意纪桓帮忙,把轮椅换了个方向。

“纪爷爷,贝贝果果也来了,要不,我们推你过去看看俩小宝贝?”

“贝贝果果也回来了?那你们快推我过去看看。”

因为之前被纪老夫人推下楼梯而摔断了腿,做完手术那几年,纪老爷子的腿还算利索,可随着年纪大了,这腿就愈发使不上劲来,这两年,更是直接用轮椅代步了。

纪桓和小雨推着轮椅走到半路,贝贝果果那俩小屁孩便出现在草地那一边,看见纪桓几个,便张着小手蹬着小短腿跑了过来。

“太爷爷,小叔叔,婶婶!”

又脆又亮的叫嚷声,把纪老爷子叫得心都化了,等俩小家伙跑过来,他便弯下身,亲了亲俩小曾孙肉肉的脸。

“贝贝果果乖!”

“太爷爷,吃大鸡腿!”果果一手拉着纪老爷子的手,一手朝大帮人围着的烤炉方向指了指。

“好,好,太爷爷去吃大鸡腿。”

既然俩小屁孩和老的意见一致了,纪桓和竹浅雨自然就把纪老爷子推到烤炉那边。

管家不知何时冒了出来,“老爷,医生吩咐你别吃太肥腻的食物,容易上火的食物也尽量小吃……”

纪老爷子摆摆手,“行了,我有分寸,难得今天几个小家伙一起来回看我,别尽说扫兴话!”

管家一脸为难,纪桓退后两步,小声对管家说,“李爷爷,放心,我会照看着爷爷的。”

管家这才放心了一些,转身回屋里去给纪老爷子准备一些药物。

在另一边正在喝着红酒的田芳,远远地朝竹浅雨招手,“小雨,过来!”

竹浅雨低头看一眼纪老爷子,老爷子意会,拍拍她的手背,“去吧去吧,有小宝几个陪我呢。”

竹浅雨只好撇下纪桓和纪老爷子朝田芳那边小跑过去,“芳姐……”

“来,小雨,我给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先生,尹志豪,你叫他豪哥就可以了,他和纪大宝是死党兼同学。还有这位任伟褀和他的太太聂薇,全是纪大宝的同学。”

竹浅雨笑着跟各人打过招呼,谈话间,妞妞拿了碟水果沙拉给她,“小雨,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

“谢谢晗姐!”竹浅雨乖乖接了过来,吃了几口,又跟田芳几个聊了一会,妞妞便拉着往那边大树下那张桌子走去。

“小雨,这位宛儿姨姨,是妈咪的好闺蜜,这位是她先生涛叔。”

这架势,明显是把竹浅雨介绍给纪家的亲朋好友认识了。

竹浅雨一一笑着跟几位长辈打个招呼,这些人,似乎都是很健谈而且全部很亲切,跟竹浅雨说什么,也是以朋友的方式说,丝毫没有长辈的咄咄逼人,更没有那种让人尴尬的查户口式的追问。

这种亲切和睦的氛围,让竹浅雨心头暖洋洋一片。

她长这么大,除了在姐姐和刑柏伦几个那里能得到好脸色之外,基本上,在竹家,是处处碰壁,无论见着谁,对方都是一副见着讨债鬼般的嫌弃脸色。

而在纪家,至今为此,她还没受过冷脸或冷遇,上到纪老爷子,下到保姆及司机不是对她和颜悦色,友善得很。

“小雨,等你哪天有空,我们一起回我娘家,带你见见我娘家的亲戚。”

聊着聊着,乐彤突然提起自己的娘家来。

竹浅雨并不知道乐彤的娘家在哪里,心里虽然忐忑,但出于礼貌还是问了句,“好啊,彤姨你的娘家也在R市吗?”

“不是,我娘家在京城,所以,来回至少得两三天吧,你看看什么时间方便,我们一起回去看看。”

这时的竹浅雨,并不知道乐彤的娘家,原来是与纪家齐名的杨家。

点头答应下来,大半小时之后,她接过纪桓递过来的鸡腿,张嘴扯了一大口,突然想起这事,便一边嚼巴着鸡腿,一般问纪桓。

“彤姨说看我们什么时间方便,一起回她娘家看看。”

“嗯,好啊,我下周回去编排一下,我也有一段时间没见过我舅舅了,蛮想他们的。”纪桓说得十分自然。

竹浅雨点点头,随后又好奇地问,“彤姨的娘家,是干什么的?也是生意人?”

纪桓本也正在扯着鸡腿,听了她的问话,手顿在半空,良久,才叹了一口气。

“小雨,你别告诉我,在跟我成为恋人之前,你连R市的纪家都不知道。”

由此可见,竹浅雨从小就没有富家千金的自觉,或者说,她家里人从来没把她当成富家千金看待。

“我当然知道!”竹浅雨立即否认。

同类热门
  • 重嫁豪门重嫁豪门若云浅|现言据说萧家的继承人萧聿心狠手辣霸道专横,却栽在了一个女人手里。大家纷纷议论,这个女人必定是个狠角色!萧大总裁不干了,立即辟谣:我老婆全宇宙最萌,不接受反驳! “不好了!太太带球跑了!”保镖来报。 “还不赶紧抓回来!” 某人被抓回来后,接受审问。 “大宝说世界那么大,想去看看……”某人自知这样说服不了盛怒的男人,所以立即补充,“小宝也想。” 萧聿大惊:他们就一个宝宝……难道老婆又怀了?!
  • 悍妻悍妻湘莲|现言她,有一点刁蛮,有一点凶悍,是一朵可望不可及而又带刺的花。她,有一点虚荣,有一点欲望,略带着一些市井之气却不失高傲。她,集美貌、强悍与一身。悍,是她最不愿意听到的,但她的表现?哎……古语有云:悍者,勇也,此为勇武强壮、刚直不阿之士。古语又云,悍者,凶狠、蛮横也,是为恶。不过,所上云云,绝对是西门雪无法认同的。“什么?说我凶悍?”“唔唔唔…天地良心呐!我可是冰清玉洁、貌美如花、人见人爱的西门雪呀……”
  • 柒遇柒遇屿冉|现言霸道总裁爱上天真小白兔?不存在的! “鱼嘉染!!!” “到!” “昨天的策划为什么没有交上来?” “不好意思,大总裁,不想看见你那张令人胃口不好的冰山脸。” 嘉染嘉染,你总是这么桀骜不驯,呵,可我就是你的克星! “老婆,生个女儿吧。” “不要,我要生个儿子玩,女儿不好玩。” 看总裁夫人如何把总裁玩的团团转!
  • 若能相守若能相守蟹子|现言一个是三年前的狼狈邂逅,一个是三年后的惊鸿一瞥。两个完全不同类型的男孩却在不同的时间爱上了同一个冷漠傲然的女孩,他们之间会产生什么样的渊源纠葛?女孩最终又会对谁心动?故事的最后,他们是否能够相守?若能相守,他们会怎样珍惜?若不能相守,他们又会用什么样的方式延续?--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重生之这个女神有点冷重生之这个女神有点冷不知已知|现言上辈子千叶怎么都没想到从小一起长大被她当做亲妹妹的千雨会在背后捅自己一刀。重生一世,看清人世冷暖被最亲的人背板,千叶心想除了打造自己的帝国已准备孤独终老。 但是这个无赖的男人怎么像块狗皮膏药。一向冷静的千叶怒了:"叶莫,你给老子滚。" 叶莫邪邪一笑:"娘子,听你的。"......
  • 槌起槌落槌起槌落天青色纯|现言拍卖师的人生就如同他们手中的拍卖槌,随着槌起槌落,经历着风风雨雨,感受着喜喜悲悲
  • 非卖品(完本)非卖品(完本)蓝佳期|现言一个奢华的流金地域,一段浪漫的豪门爱情。 她,聪明、漂亮,拥有无数女孩梦寐以求的身材,而且是法律系研究生,得天独厚、才貌双全, 他,是她的男友,及金钱和地位于一身, 他是他的发小,当他遇到她时,注定改变一生。 她永远清楚自己需要什么,并为其不惜一切代价,他正欣赏她这点,于是两人发生了不寻常的关系,而他的发小却在遇到她之后,方寸大乱,一夜之间,兄弟,恋人,也许都是泡影…… 一个聪明的女人也许注定一辈子孤独,而她的路是自己选择的,她周围的男人甘愿做她的奴隶,她如何主宰他们,我们拭目以待! ················佳期的分隔线················ 有些人,我们注定要为此付出一辈子。我们以为自己可以忘记的事情,过了之后才明白,那时永远扎根在心底的毒瘤。 原来,回忆是最痛彻心扉的幸福。 非卖品第二步全线登陆,全新的情节脉路,柔情引爆这个夏天最唯美的豪门恋曲。 《双生复仇:总裁明星妻》http://m.wkkk.net/a/119699/
  • 绝对任务:打造男神计划绝对任务:打造男神计划布瓜|现言我想,我不相信爱,但我相信你,因为,你是我的太阳。
  • 加油小面包加油小面包塔塔喜欢灯塔|现言"我叫郑可颂。不用怀疑,就是法国名点心,羊角面包的名字——可颂。唉,我可爱的亲爱的妈妈,对可颂这种高热量的食物情有独钟,所以我就很自然地有了这个名字——郑可颂。今年22岁,花一样的年华啊!是一个小公司里的一个小小职员,自耕自足,小日子过得也还算可以啦!不过就是平凡了些许,什么时候给我来一个惊天动地的新生活呀!" 一次扮演中,她认识了自己所演的那个女孩的未婚夫,并且相处中相爱,假戏真做.可当那个身份的主人回归时她又该何去何从?
  • 北极光北极光妖妖、妖怪|现言林澈从小就喜欢和爷爷玩耍,可是后来爷爷的身体越来越严重,连一向吵架的爸爸妈妈也开始和睦起来了,可是真的有那么平静吗,爷爷去世后,林澈终于知道了,爸爸妈妈和好是假,为了爷爷的产业才是真,爸爸妈妈在打闹之中失去了生命,林澈也进入了孤儿院,直到十三岁才去了舅舅家,林澈按照遗嘱背负了许多人都眼红的财产,阴谋越来越多,林澈遇到了一个叫韩子澈的人,还有林书翰,在无数的分分合合后,林澈身穿白色婚纱出现在了众人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