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8章 感觉

太阳静静地在远处的地平线待着,不落也不升,硕大无比,一滴一滴的血红色仿佛要滴出来一般,一直到地平线的天地,在上面是一道天桥,天桥的下面是高速公路,来回穿行着车辆,这条道路是连接乡村和市区孤儿院的必经之路。韩子澈背着林澈一步一步地向前面走着,在远处观看勾勒的剪影,仿佛就像是一幅画一般。

“对不起啊,我太不小心了,没有想到一个大门都能够扭到脚。”林澈趴在韩子澈很宽厚的肩膀上面,声音很低地说道。“没有关系。”由于林澈就趴在韩子澈的耳朵边上,所以听的很清晰,甚至能够听清楚韩子澈不均匀的喘气声。就在两个人完成了工作,将要回去的时候,去门口的时候林澈很是不争气地把脚给扭到了。

本来打算是王姨自己送林澈回去的,但是其中一个小女孩毫无征兆地发起了高烧。两个人害怕出意外,才让韩子澈背着林澈回去,山地车就扔在了孤儿院,慢慢地不知不觉地走到了两个地方的交界处。林澈看着头上面开始有汗珠的韩子澈,很不确定又充满担心地问道:“你没有关系吧?”“没有关系。”韩子澈肯定地回答着说到,但是刚刚说完不到三分钟又紧接着说道:“我们还是在这里休息一下吧。”

林澈无奈地笑出声来了,这个人真是一点儿都没有变啊。林澈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在天桥的周围都有着双层的护栏,韩子澈小心地把林澈放在了最里面的护栏上面,正好能够坐下一个人。韩子澈擦了擦自己头上面的汗,看着远方的道路说道:“真的没有想到,竟然这么远,在骑山地车的时候,怎么没有感觉出来啊?”

林澈提示着说道:“进入市区的时候,就能够打到车了,背过天桥就可以了。”最后又加上了一句:“谢谢你了,给你添麻烦了。”韩子澈最不习惯的就是一些礼貌用语,好像眼前的这个人和自己有多么疏远一般,韩子澈蹲在了林澈的前面说道:“干嘛突然和我这么客气啊,很不习惯的。”一只手探上了林澈的脚踝,林澈条件反射地向后面缩去。

韩子澈重新给摁了回去,林澈惊讶地说道:“你在干什么啊?”“能干什么啊,当然是帮助你检查一下啊,看看肿成什么样了啊。”说完利索地把林澈的袜子和鞋脱了下来,林澈根本没有拒绝的机会,在心里面责骂到,这个人神经怎么可以大条到这种程度,难道不知道脚踝是女孩子的敏感位置吗?

韩子澈手上面注意着力气,端详了一会儿说道:“没有想到,竟然伤得这么重!”说话的同时抬起头来看着林澈,林澈在他的眼睛里面发现了佩服的目光,这么重的伤竟然可以面无表情地忍着,林澈低头看了一下,确实自己的脚踝此时此刻已经粗成脖子一般,肿的可真够厉害的了,青紫色的皮肤下面零散地分布着血丝。

“你家里面有没有药膏啊?”韩子澈小心地又帮助林澈穿了回去,只不过很巧妙地避开了肿胀的地方。林澈老实地摇了摇头,林澈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明明是可以应付过去的,却说出了实话。“我那里有,明天我给你送过去,药膏也不可以随便抹,明天我教教你。”韩子澈说完一大堆话之后,一抬头便看见了林澈质疑的目光。

这个人怎么会对这个这么的熟悉啊,不会是专门用来泡女生的吧?韩子澈一咂嘴:“好心当成驴肝肺了吧,我是因为打篮球经常受伤才会这个样子的,你不需要我还不强求呢。”林澈低着头不接受也不拒绝。韩子澈沉默了一会儿没有说话,重新背起了林澈,林澈也安静地趴在韩子澈的背上。

下了天桥以后,夕阳慢慢地落下去了。尽管马路上面还有来往的车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韩子澈还是一心一意地背着林澈,林澈刚想询问的时候,韩子澈率先说话了:“你不和我一起上学的原因,真的是怕耽搁时间吗,那么以后我起早一点儿去找你好不好啊?”韩子澈说到最后面声音越来越低。

林澈的大脑像是受到了撞击一般,没有想到韩子澈会说这样的话。林澈的声音像是从嗓子里面挤出来的一样,“为什么一定要和我一起走啊?”韩子澈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模糊地回答着说到:“不知道,但是自从和你分开以后,好像是少了点儿东西一样。”

林澈心里面开始慢慢地转变,转变到自己也可以奢求一下。但是苏菲儿呢?自己现在还不知道他们两个的关系,自己这样因为一句话就陷进去,真的好吗?林澈开始无限循环起来,要问吗?林澈自己也不知道答案会是什么样子的。

“你和苏菲儿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啊,是情侣吗?”林澈低沉的声音带着不甘地问道。由于林澈的突然发问,韩子澈有一些没有听清楚,笑着说道:“情侣?你为什么会以为我们两个是情侣呢?”林澈也没有料到韩子澈会反问回来,但是听着韩子澈的语气便知道,这一项是彻底地排除了,可是不是情侣为什么又是那样的气氛啊?

“因为你们在重要场合表现出来的关系,就是你做了对不起苏菲儿的事情啊,而且苏菲儿好像是不原谅你的样子。我也询问过林书翰,听说你们的关系很不一般,没有人敢在你面前提到苏菲儿。”韩子澈默默地听完了林澈的解释,分析着说道:“你不会因为这个原因才不和我一起上学,在我的世界里面彻底的消失吧,就是害怕苏菲儿会误会你?”

林澈淡淡地说道:“有这么一部分原因,我不知道你们的关系,只好瞎猜,而且苏菲儿听到这件事情也不是很高兴。”“你为什么不问问我啊?”韩子澈很想笑出来,这个时候的林澈不再是冰冷的无法靠近,而是显得很可爱,小心翼翼地猜测着周围的环境还有错综复杂的关系,过了一会儿,又笑不出来了,大概就是因为林澈没有朋友,对于他们两个才会这么的在意吧。

“你知道我为什么在孤儿院当义工吗?”

时间过了许久,就在林澈以为韩子澈并不会回答的时候,韩子澈突然地说道。林澈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知道。”“那是因为我在为我自己赎罪,为我的家庭赎罪。”“赎罪?”林澈重复了一下这个对于自己遥远而又很熟悉的字眼,韩子澈的声音听起来很低沉,林澈本以为像他这样开朗的人,不会有什么样的过往。

“是的,菲儿应该和你说过她是单亲家庭吧?”韩子澈询问道,林澈不明所以地点头:“说过,还说我们两个都是同病相怜。”“对的,她的家庭就是被我父亲给拆散的。”韩子澈几乎要哭出来的声音说道。“什么?”林澈不敢相信,在黑夜笼罩的世界下到底隐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还有丑陋不堪的事实?

韩子澈告诉她,在他初中的时候便认识活泼可爱的苏菲儿,苏菲儿热爱一切欢快的地方,性格好像也是如此,走到什么地方就能够把太阳照耀到什么地方,是一个如同钻石一般耀眼的女孩。在初中就是篮球队队长的韩子澈,就是看上了苏菲儿活泼的外向性格,所以就在几十人的海选之中,甚至连后面的人都没有看,便选择了苏菲儿。

就像是所有的事情的发展,但是又带着不同。爱情是一个很奇妙的东西,有时候性格完全一样的两个人是不可能擦出火花的。就像学校里面所有人都以为,这对校花校草在秘密恋爱的时候,竟然连教务处主任都惊动了,告诫他们两个只要是不耽搁学习,学校会放他们两个一马,感觉既是荒唐又是好玩。

可是两个人却是结结实实的兄妹,兄妹的感情一天天地加深。从韩子澈嘴里面林澈才知道苏菲儿在初中的时候竟然是数一数二的学霸级人物,由于苏菲儿优异的成绩,韩子澈便邀请她到自己的家里面给自己补习功课,苏菲儿很相信自己哥哥的人品,便欣然前往。苏菲儿的家教很严格,苏菲儿没有办法,只好把一切都告诉了自己的父母。

相反的是因为韩子澈的前途和成绩,韩子澈的父母很欢迎林澈的到来,就在这一来一往的学习之中,两个家庭的关系也在进一步的变化之中,韩子澈的家庭条件比苏菲儿要好一点,好一点的原因便是韩子澈的母亲拥有着一个不大不小的工厂,苏菲儿是知识家庭,所以在某一些地方,两个家庭还是能够互相帮助的。

“这不是挺好的吗,说不定你们能够结为亲家呢。”林澈说道,故事对于她来说真的很美好了。听到这句话,韩子澈苦笑了出来:“是啊,确实成为了亲家,只是和所有看到、知道的人,想象得完全不一样,命运就在那一天发生了扭转。”

林澈和韩子澈坐在路边,林澈静静地聆听着韩子澈嘴里面的故事,确实很震撼,但是对于自己童年的经历,或许带给自己的感觉还是不一样吧,人不都是这个样子的,令人意外的是韩子澈的表情,仿佛在说一件和自己没有关系的事情,无悲无喜。

同类热门
  • 豪门霸爱:首席的专属宝贝豪门霸爱:首席的专属宝贝夏楚楚|现言他是亚洲最年轻俊美的亿万首席,对于他而言,女人就如同衣服。 一夜,男友的小三陷害她,让她成为了冷酷首席的猎物…… 原本以为他们之后再无交集,可是她又被迫成为了他家中的小女佣, 向来对任何女人不屑一顾的冷酷首席,唯独于她陷入了一场你追我赶的游戏中…… 小女人奋起反抗,“先生,我跟你好像不熟!” 腹黑男人一把拉出了身后的小萌宝,邪魅的勾唇笑道,“女人,那这个小家伙是从哪里蹦出来的?”
  • 女老总的柳下惠老公女老总的柳下惠老公黑血|现言---腐女俱乐部 女主角:“我妈催我嫁人。”---投炸弹。 死党一:“你女王是当定了,没有反击的可能。”---一副这有什么大不了的样子。 死党二:“什么呀?不是还有其他的吗?别将恋的选择权弄少了!”--白眼. 死党三:“YOU,泥闷……煤油靠率国?”---标准的洋老外,亏了她这么长一句话错了一大半,最后两个字倒是发音相当标准。 -----近墨者黑啊!众人感叹!! 女主角:“洋忸说的没错,就这么定了!”-----拍板定案!
  • 惹爱成婚之独宠娇妻惹爱成婚之独宠娇妻桃色妖娆|现言他,众人眼中的无情太子爷,兢兢业业恪尽职守人前冷漠,背地里却被人叫做不举太子。 她,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刚应征上实习医生,却是华夏第一医大的校花学霸。 这是一个彪悍妞儿走夜路时遇见禽兽被压与反压的惊悚故事。 这是一个冷漠大爷勾引娇妻不断诱敌深入的故事。 【小剧场】 一沓文件拍在他的桌面上,小女人叉着腰理直气壮地道:“我要离婚!” 办公桌前正在看机要文件的男人头也没抬一下:“下辈子!” 五年之后,京城第一机场。 一个衣着时尚的女人牵着两个小饭团悠哉悠哉的走出候机室。 闻讯赶来的站天泽当场石化看着面前的两个小饭团,牙咬的咯咯直响,这个女人不仅逃了,还敢一逃就是五年! 小饭团子看了一眼面前气场强大貌似惹不起的战天泽,撅了下嘴:“妈咪…这个叔叔挡路了。” 白小米错愕了一下,准备低头解释,另一个小饭团子不屑。 “出息!等爹地过来就没人敢欺负我们了,叔叔让让,别挡道儿!” 战天泽当场如遭雷劈,迈出去的脚步怎么也挪不动了。 P:本文宠溺无下限,妞们看文自带避雷针,一对一身心干净,收藏一个提供瓜子花生小板凳,入坑愉快!
  • 温太太的豪门日常温太太的豪门日常书染染|现言一场精心设计的宴会,她被陷害,声名狼藉。 相恋多年的男友当场下跪跟旧爱求婚。 在她走投无路之时,一夜醉酒的对象趁机步步紧逼。 “嫁给我,我可以帮你。” 他是帝国最年轻的司令,强势,霸道,心狠手辣。 偏偏宠她入骨。 “为什么是我?”她不解。 “因为你长得像一个人?” “像谁?” “温太太”
  • 重生之媚宠重生之媚宠臻善|现言重生父母新丧时,顾眉景十四岁,敏感、自卑、怯懦、交际无能。 好在重生带着金手指,让她可以慢慢改变自己。 ——手上长了株开着五色小花,满满都是正能量的“药草”。 可排毒养颜、美容瘦身、改善体质、根治内外伤、提高记忆力…… 只是,说好的满满都是正能量呢? 为毛里边有朵花变异成黑色了! 说好的越长越美呢? 怎么越长越媚了!
  • 盛世宠婚:亿万首席的萌妻盛世宠婚:亿万首席的萌妻秋离|现言“毕竟我是收过三百封情书的女人,至于你恐怕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情书吧?”沈暗暗得意炫耀。 君大少不以为意:“情书没什么用处,又不能满足你。” 沈暗暗:“……谁跟你说满足我了?我说的是情书!” “情书不能陪你睡,我可以睡。” “……”
  • 重生之金瞳妖妻重生之金瞳妖妻魅夜水草|现言妖九,属性为妖,猫科变种,性子孤傲、霸道且有洁癖,人送外号九千岁,渡劫失败带着妖器聚宝盆重生于现代。 白九熙,黑粉比真爱粉多数倍的三流明星,父亲自私,后母恶毒,弟弟纨绔,妹妹虚伪,还有个风流成性的未婚夫,明明是豪门千金大小姐,却混的犹如过街老鼠,直到死也没弄明白自己是怎么死的,真是蠢的可怜又可恨。 当猫女皇发现自己的一魂一魄竟然是蠢死的时候,她是不想承认的,这简直就是丢了整个妖族的脸,是可忍孰不可忍,猫女皇邪魅一笑,就此开始了她在娱乐圈以及异能界一手遮天的美好日子。 墨鸣渊,冷萌版忠犬系男主,人送外号行走荷尔蒙,家世逆天,武力值爆表,外表凶猛,性格凶悍,手段凶残,活生生的人间凶兽一枚,所以墨老大身边缺少的从来不是娇滴滴的美女,而是挥舞着鞭子的强悍驯兽师,猫女皇勉为其难上岗驯兽,只是鞭子还没挥呢,人间凶兽就主动投降了。 “举着鞭子多累啊,有事您说话,谁敢不听,通通拉出去喂猫!”老婆大人拿着鞭子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好想扑倒怎么办! 【一句话简介】 妖孽版全能系女主重生之后大开金手指灭掉渣炮灰与冷萌版忠犬系男主携手横行娱乐圈畅游异能界的故事。 【小段子一】 “去哪?”墨老大不明所以的问。 “卖身。”猫女皇坦然自若的答。 “你敢!”墨老大惊悚,脸色瞬间变绿了! “我饿!”猫女皇眯着淡金色的猫眼,语气慵懒又有些委屈的道。 “什么意思?”墨老大皱着眉头问,卖身和饿有什么关系,他明明每天都很努力的给她做饭吃! “你做饭太难吃了!”这简直是太虐待猫了,连饭都做不好,这个男人还有什么用! 【小段子二】 “那个鼠妖,你过来!” “九、九、九千岁,饶、饶、饶命啊,人家真的不好吃啊!” “我不吃你,我身边缺个助理,就你当吧。” “啊?助理?天天跟在身边的助理?” “对,有问题吗?” “有!您老还是吃了我,给我个痛快吧!”老鼠为什么要给猫当助理啊,还有没有鼠权了! …… 本文穿越重生,都市异能,女强男也强,妖孽系全能女主,忠犬系冷萌男主,甜宠文,一对一,有空间有金手指有各色萌妖,情节爽快,内容涉及豪门,玉石,雕刻,商界,娱乐圈,异能界等,希望朋友们喜欢! (注:本文各种公告都会在评论区置顶留言,有问题的朋友可以去看看哦!)
  • 魔女娜娜魔女娜娜孙东威|现言她死了? 她确定她死了,因为有人这样说,血也在从她的身体中延绵不绝的流出。。。 “都没有呼吸了?”冷酷的声音在遍地鲜血的房间响起,是疑问或是肯定,没人分得清楚。。。。 不她没死! 因为她可以“看见”杀她的人,还正残忍的伤害着她的身体,虽然她并不再会感觉到刀插入肉体时那种催心裂的疼痛,但她知道,她不会死!! 因为 她的生命才刚刚开始。。。。。 二十岁四之前她不是她,但她知道她是谁! 二十四岁之后我才是我,但我不知道我是谁? 编号2050的代码,魔女是所有心中隐藏着不可告人秘密之人对她称呼,娜娜是养她育她的人留给她的名字 2050魔女娜娜的故事,即将开始。。。。。
  • 首席总裁,太危险首席总裁,太危险纳兰雪央|现言为什么总要等待别人拯救?我就是自己的救世主!——梁晨曦 …… 初见,她冷静自若的解决掉威胁她的突发状况,优雅于他面前走过。 再见,她刻薄刁难跪于她面前的女人,嚣张跋扈,笑颜如花。 三见,她泪眼婆娑,却挺直背脊拍开他释出善意的大掌。 有人说她阴险狡诈,有人说她心如蛇蝎,世界之大,竟无人能读懂她。 …… 外界传闻,S市有两大不可说。 其一,便是梁晨曦的家事。 其二,却是他…… 一个从来都不笑的男人,一个未婚却有儿子的男人,一个…… 自愿将自己放逐到国外多年的男人。 他眉眼森冷,沉毅寡言,看似翩翩风度,实则深不可测。 …… “他们背后讽我,笑我,却又惧我,怕我……晨曦,在你眼里,我是什么人?” 橘色夕阳里,他冷的像冰。 她并排而站,许久开口。 “我的丈夫。” …… 入了门,她才知道,他的家族是怎样一个龙潭虎穴。 既来之则安之,她从不胆怯! 明明最开始只是将错就错,最终却泥足深陷,不能自拔! 只是,当层层真相被揭开…… 以错误开始的两人,最终还能否殊途同归?
  • 暖萌甜妻七分糖暖萌甜妻七分糖君子棠|现言跟随父母回本家过年的夏寒无意中撞见堂姐和男友分手,天地良心,她只不过是想看看从小到大样样比自己优秀的堂姐吃瘪而已,没想到被渣男拖下水当挡箭牌,“你可能不知道,夏寒才是我女朋友,我们前段时间吵架了,她不理我,我没办法,只好借你来接近她。”于是,在众人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中,她成为苏家大少爷的“未婚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