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9章 心里面的质问

事情发生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始料未及。苏菲儿的家庭还有韩子澈的家庭,竟然同时提出了离婚。韩子澈的母亲嫌弃自己的老公,不但没有文化不懂浪漫,还一点儿也不知书达理。苏菲儿的父亲也讨厌自己的媳妇,不知性不漂亮,更重要的是没有钱,没有一家可以供自己发展的工厂。两家人虽然极力反对,但是他们都像铁了心一般。

没有多余的话,就是两个字,离婚。

毫无征兆也没有争吵过的迹象,甚至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两个家庭便在民办局彻底地分裂开来,可能是显得很荒诞滑稽,但是这不正是人类面具下面的真正模样吗?苏菲儿和韩子澈都以为自己的父亲就是有外遇了,才会抛弃现在这个家庭,但是他们在离婚的第三天,便听见了开始筹备婚礼的准备。

不是别人,正是双方的父母,韩子澈的父亲是一名普通的工人,在知道事情以后冲到了婚礼上面,想要找那个每天和自己称兄道弟的男人,讨要一个说法。可是没有想到,就是枕边人,朝夕相处了数十年,再清楚不过的妻子,让人把韩子澈的父亲赶出了婚礼现场。苏菲儿的母亲也因此染上了疾病。

苏菲儿知道事情的经过以后,伤心欲绝,找到了韩子澈理论,想要一个说法。但是韩子澈又有什么办法?同样是什么都不知道,但是无法接受的苏菲儿就是一口认定,是韩子澈的错误。要不是韩子澈让苏菲儿给自己补习,双方家长根本不可能认识,这样的事情也不可能发生,一切的一切都是韩子澈一个人造成的。

韩子澈的家庭没有了母亲,靠着父亲的力量,大不了再找一个就可以了。可是苏菲儿就不一样了,失去了家里面的顶梁柱,自己的母亲还染上了重病,父母又是知识分子、中学老师,所有的同事都在取笑着他们的家庭,还有念叨着他们的人品,这个样子根本就不可能教书育人,就是连最为基本的为人品德都没有。

或许苏菲儿也知道自己这个样子是错误的,可是没有办法原谅这件事情的发生,所以才会把一切的一切都推给韩子澈,在苏菲儿的潜意思之中,韩子澈还是那个什么事情都可以依赖的大哥哥,所有才会由着自己这个样子的胡闹。韩子澈也开始陷入了谜圈,真的一切都是自己的错误吗,是自己造成的吗?

有时候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定好了轨道,隐患就在那里,不来不往,只要一个导火索,一切便会爆发,而韩子澈让双方家长见面便是一个导火索。韩子澈一心想认苏菲儿为自己的妹妹,但是没有想到竟然真的成为了自己妹妹,苏菲儿也想在全校面前解释自己和韩子澈的关系,却没有想到,自己费劲心思想要表达的事情,竟然被自己的父亲解释得如此干干净净。当两个人真正地成为了兄妹的时候,却如同陌路。韩子澈不知道解释了多少次,道了多少回歉,可是根本没有半点用处,自己真的一生成为了苏菲儿的哥哥,却再也没有办法保护脸上的笑容了。苏菲儿也曾经托人对韩子澈说过,不会原谅他的,这就等于永远不会原谅自己。

“你知道了。”韩子澈出神地看着远方,黑暗的地方仿佛有什么东西吸引着自己一般。林澈的反应很平常,不惊讶不意外,甚至可以说是麻木。林澈的身份使得她从小见到了太多不该看见的东西。“对不起,我不是有意地挖你的过去的。”林澈平静地道歉说道。“你的反应和顾凉木的一点儿也不一样,是不是太平静了啊?”

韩子澈一瞬间便恢复了原状,扭头笑着调戏着林澈,林澈倒是没有什么感觉,毫无感情地说道:“人类就是这样的东西,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便会暴露原有的性格,有什么好诧异的呢?”韩子澈心里面一惊,本来以为林澈就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由于不会交流而把自己包裹地紧紧的,但是没有想到心里面也是这样的世俗。

韩子澈在林澈说出来的时候,便反驳地说道:“不是的,人也有好有坏啊,王姨不就是吗?她宁可牺牲掉自己的幸福,也要养着那些残疾儿童。你也是啊,听王姨说,你在那里成为义工已经有六年的时间了,真的很厉害。”“可是那样子的人世界上面能有几个啊?”林澈面无表情的地说道,好像在诉说着一个不争的事实。

还有一个事情,林澈没有坦白,自己之所以在那里有着六年时间的义工,是因为自己从小在那里长大,而且之前自己长大的环境由于事物太过于匮乏,王姨四处乞讨,都没有能够养活他们,林澈曾经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和自己一样大的女孩,饿死在自己的面前。

从小身为克星的林澈大概也算是一个缺陷吧,比任何疾病都要严重的缺陷。除了残疾孤儿院根本没有地方去,韩子澈也不知道现在孤儿院之所有那么好,社会上面那些所谓的好心人的捐款,都是林澈根据自己庞大的家产,在里面拿出来的钱,来养活着孤儿院。不知道为什么,林澈突然失去了解释这一切的动力。

林澈不想把眼前这个依旧相信世界的男孩毁掉,所有的压力使她依旧坚信着,自己不应该这么做的。韩子澈挖空心思地想着,想起了苏菲儿,林书翰,顾凉木甚至班主任老师等一些人,可是没有办法,好像每一个人都是在为了自己而生活,韩子澈最终放弃了,说不出话来,林澈微笑着说道:“你看吧,这个世界上面没有谁主动不求任何东西对你好的。有时候,甚至包括你的父母。”

林澈低着头说着这句话,韩子澈这时才发现自己眼前的这个女孩,身上到底隐藏着多少的秘密,多到甚至都可以把一个人压垮,而自己竟然从一开始就什么都没有发现,自己真的是够了。韩子澈一时脑袋冲动,看着低着头的林澈,一下子将她揽进了自己的怀抱里面,抱着林澈的脑袋,在林澈的耳朵边上轻轻地述说道:“没有关系的,就算全世界都是坏人,我依然会什么都不求对你好,你依旧有我这么一个哥哥,应该不会再发生像是菲儿那样的悲剧了吧。”

林澈在韩子澈接触到自己的时候,就已经是彻底的石化了,没有想到韩子澈会是这个动作,真的是一下子心脏停止了跳动,就像是所有的言情小说一样,被男主角拥抱在怀抱里面的感觉,在开始跳的时候,心就不再是正常的旋律。感受着韩子澈的体温,还有身上独特的味道。林澈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通红通红的、热热的。

林澈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情况,自己问自己说道:“我是真的喜欢上眼前的这个人了吗,像是我这样的人也有着喜欢别人的权利吗?”

就这样过了好一阵,林澈才出声说道:“那个···”,还没有说后半句,韩子澈就反映了过来,慢慢地把林澈松开,一巴掌呼在了自己的脑袋上面,真是的,自己在干什么啊?可是由于这一巴掌呼的真的很重,在落下的时候,声音也跟着响了起来,韩子澈大声地叫了起来,真的太疼了,道路两旁的声控路灯全部都亮了。

本来还是有一点尴尬的气氛,在一瞬间便发生了转变。林澈不能控制自己地笑出声来说道:“你没有事情吧,怎么样了?”韩子澈咧着嘴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事情的,只不过是真的太丢人了。”林澈笑呵呵地摇了摇头:“没有关系的。”韩子澈也跟着笑了起来,站起来伸手向林澈异常帅气地说道:“那么,明天能够一起走了吗?”

林澈害羞地笑着把手递了过去,说道:“当然可以啦,不过你要早早的来啊,耽搁我的时间,我可不等你。”“真的吗?”韩子澈以一种及其夸张的表情,看了看自己的手机:“什么,都这个时辰了,不行了,我要回去睡觉了,真的,我真的要回去了。”说完将刚才脱在路边的外套捡了起来,抓起来迅速地跑向着了远方。

只是留下了阵阵的话语:“你也回去睡觉吧,真的不早了”“喂,哪有这个样子的,说走就走。”林澈在后面喊着,只不过速度甚是快的韩子澈,根本就听不见,转瞬间便消失在了黑暗的街头。林澈看着远方,无奈地笑了笑,真的好像一个孩子啊。又转头看了看自己的房间,不知道为什么,也变得不再是那样的凄凉。

林澈承认,这是自己在长大以来,过的最为高兴和快乐的一个晚上。

自己会永远地铭记住这一刻的,林澈在心里面祈祷,愿上苍能够继续这种恩赐,如果这是梦的话,自己宁愿在梦里面永远不醒过来。

第二天很早的时间,林澈就醒了过来,并不是睡不着,而是习惯而已,生物钟已经习惯了很早便醒来。简单地吃了一点儿东西,林澈便又想起了昨天晚上的韩子澈,或许自己根本没有注意到,竟然偷偷地笑了整整一早上,只是因为一个男生。

同类热门
  • 无解遇见你无解遇见你苏打热|现言“你以后每个周末都必须来这一趟,每次待够一个小时。”一句转身既忘的闲话就这样记录在他心里,他只想听见她问他一句:“你怎么在这?”然后他顺势回答:“我在等你啊!”
  • 冷总独宠契约妻冷总独宠契约妻从伊|现言李雪晨,26岁,一个立志靠自己努力不花家里一分钱就要游遍全球的女孩,因为来到梦想已久的A市,误打误撞救了人,阴错阳差签了约,成了一个很拽男人的妻子。早知道,她说什么都不会来A市了。 罗明皓,30岁,父母双亡,身边几米内没有女人身影的他,因为自己的孝顺,娶了认识不到几天的女人,却发现,原来并不是所有女人都是爱慕虚荣,见钱眼开的。既然她入了自己的心,那么,就不准离开了。 部分内容: (一) “你说你是谁?”李雪晨揉揉自己的耳朵,打算要好好听听他叫什么来着。 “不要装疯卖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接近我爷爷有什么目的。”罗明皓步步紧逼,直到将人逼到墙角,他双手撑在墙上,“别告诉我你不知道罗明皓这三个字代表着什么。” “你是奥巴马弟弟吗?那么拽!”李雪晨也不是小虾米,既然他拦住自己,那么,她就不会躲啊。她从某人的手臂下钻出来,人矮也不错。 “奥巴马弟弟?”罗明皓头上飞过一只只“呱呱”叫的乌鸦… (二) 罗明皓匆匆赶往家里,不是因为别的,而是放心不下某个小女人,却看见自己那间充满阳刚气的房间,到处都是蕾丝,就连窗帘也没有幸免,他咬牙切齿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谁能告诉我。” “那个,你昨晚不是说我们要同房吗?我又睡不惯这么阳刚气的房间,所以就小小做了一下修改。”某人“胆怯”的说着。 “哦…”知道她打的什么主意,“同房?这个主意不错。”伸手一把抓过某人,然后将她将扛沙包一样甩上肩,一步步往自己的床边走去。 “罗明皓,你…你要干什么?”李雪晨双手不停拍打着他的后背,双脚则是不停甩动着。 “你不是说我们同房吗?”某人完全没有将她的动作放在心上,“我只是想让晚上的事情提早发生罢了。” “罗明皓,那个…那个有些事情我们可以商量的,你…”
  • 豪门重生之暖爱成婚豪门重生之暖爱成婚大雪人|现言推荐雪人新文《重生八零我养大了世界首富》 【发家致富“养”男主。狡诈人美性子野女主vs暗黑学霸病秧子男主】 ―――― 沈沐希怎么也没有想到她爱了五年的男人最后竟然为了别的女人和孩子,要了她们母子的性命。 许君翔:沈沐希,娶你不过是为了能名正言顺的得到沈家;爱你,不过是为了得到你的骨髓给我的枫儿;宠你,不过是为了要你儿子的肾脏换给我的菲儿! 沈轻枫:姐姐,这就是你跟你儿子存在的价值,没有你们母子,我们母女又怎么能活下去呢? 沈沐希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刚刚出生的儿子被硬生生的夺走了一颗肾脏,像个破布娃娃一样躺在手术台上,双眸竟流出血泪来:许君翔,沈轻枫,我就是化作厉鬼也绝对不会放过你们! 未曾想到,一遭重生,回到了刚被沈家赶出家门那一年! 这一世,她要将许君翔踩在脚下,推入地狱! 她要将沈轻枫碾碎成泥。 她要打碎他们的希望,碾碎他们的人格,腐蚀他们的心灵,用鲜血为她的孩子祭奠! 只是这个集钱权色为一体的自大又自恋的傲娇男人是怎么回事? 为毛线一定要跟她扯证不可!
  • 独爱豪门夫人独爱豪门夫人舞步生莲|现言容颜觉得自己从来没有那么紧张过,今天是顾铭的生日,她决定违背家里的规矩,把自己送给他。 接完电话,知道顾铭已经在家后,她按下了门铃,忐忑又雀跃地等待着他的出现。 随着轻微的一道声响,门被打开了,不过出现在她视线中的不是顾铭,而是一个穿着浴袍的妩媚女人。这个女人她在顾铭电脑里的相片中看到过,是他的前女友,凌薇。 “你找谁?”凌薇挑了挑眉,上下扫视了一番容颜,而后玩味地笑……
  • 家有蛮妻家有蛮妻寻君|现言两年前,她嫁入郁城鼎盛豪门,没人知道原因。 新婚第二天便被丈夫扔到美国。 两年后,老爷子一通急令召她回来,不料竟是为了造人! 凌爵看秦南君是刁蛮泼妇,南君看凌爵是阴险小人。 就造人问题两人达成一致——阳奉阴违。 凌爵处处刁难,“恶婆婆”刻意挑唆,大伯小姑招招使尽,她从不放在眼里。 “相爱不能相守的人多了去,没有爱情的婚姻比比皆是。” 她不信过不下去! 然—— 她和他的初恋同时落水,而他毫不犹豫救起初恋任她险些溺毙,一颗心不平静了。 不磕碜不矫情,她拿着两样东西放他面前:离婚协议和老鼠药。 “不签,我早晚会弄死你。” “……” 三个月后,她再婚,前夫来捧场,送来两样贺礼:一支录音笔,两张结婚证。 “老婆,重婚罪可不轻。”
  • 再见二少爷再见二少爷jane筠妍|现言白家长女遭继母陷害,却被陆家小少爷救回一命,隐藏身份考入琛川中学,却遭新的不测……
  • 狼子野星狼子野星山有榛|现言野兔子跳起来想打狼 结果你猜怎么着? ———— 狼,他蹲了下来。
  • 慕少,请你消停点慕少,请你消停点安离桥|现言本想躲避催婚的她和陌生男人签订了形婚合同,然而那男人却渐渐对她开启狂撩模式。“秦书香,去看看医生,脑子不太好。”某男勾唇一笑,把某女所有的脏话都咽进了嘴里。--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唯你可辜负唯你可辜负一块猪头肉肉|现言许桑被陷害入狱,他却说:“你替阿情入狱,出来我便娶你。” 他怎么能? 于是,许桑让他得其所愿,但是,这才刚刚是个开始。
  • 家有蛮妻家有蛮妻寻君|现言两年前,她嫁入郁城鼎盛豪门,没人知道原因。 新婚第二天便被丈夫扔到美国。 两年后,老爷子一通急令召她回来,不料竟是为了造人! 凌爵看秦南君是刁蛮泼妇,南君看凌爵是阴险小人。 就造人问题两人达成一致——阳奉阴违。 凌爵处处刁难,“恶婆婆”刻意挑唆,大伯小姑招招使尽,她从不放在眼里。 “相爱不能相守的人多了去,没有爱情的婚姻比比皆是。” 她不信过不下去! 然—— 她和他的初恋同时落水,而他毫不犹豫救起初恋任她险些溺毙,一颗心不平静了。 不磕碜不矫情,她拿着两样东西放他面前:离婚协议和老鼠药。 “不签,我早晚会弄死你。” “……” 三个月后,她再婚,前夫来捧场,送来两样贺礼:一支录音笔,两张结婚证。 “老婆,重婚罪可不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