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3章 癌症

韩子澈看着林书翰紧张的状态,不知道为什么有一些内疚地说道:“没有什么,只是昨天晚上睡觉晚了一些,帮忙请一个假就行,下午她就来上学,有什么事情再问她吧。”韩子澈说完这句话落荒而逃。林书翰还有很多问题没有询问,比如为什么队长会知道她不来上学的信息,为什么知道昨天晚上睡觉睡得晚了?

最重要的是,昨天晚上没有接电话的林澈,是整晚都和队长在一起吗?林书翰没有叫住韩子澈,也没有把这些询问问出口,或者直接根本不想不知道原因,再或者是害怕知道真正的情况。即使自己都明白,明白林澈是喜欢韩子澈的,但是在未能够亲耳听见以前,还是想自欺欺人地掩盖下去。

林书翰叹了一口气,慢慢地坐回了自己的座位。看着前面没有那一缕清香的空气还有认真的背影,自己真的很不习惯啊。

回到教室的韩子澈,心情不知道为什么很好,可能是感觉对于林澈的愧疚少了一点,因为帮助她做了一些的事情,上天不会永远的公平,就像妈妈辈的人都说过,老天爷让你笑多久便会让你哭多久,就像是阴阳平衡一般,这个是世界上面的事情,也不是我们能够琢磨的。

好不容易,第一次专心上课的韩子澈还被突然出现在门口的班主任给叫了出去,韩子澈皱着眉头嘟囔了几下,自己正在上课呢,老班是什么情况啊?韩子澈于是在全班的注视之下,威风凛凛地走了出去,走出去以后,年迈的班主任看了韩子澈一眼,又向里看了看班级,突然把韩子澈拉到了一个角落里面。

班主任慢慢地说道:“韩子澈,老实告诉你以后,你千万要冷静啊。”“什么事情啊,老师,这么严肃不是你的风格啊,不会是学校把篮球队解散了吧,这我可冷静不了,非把顾凉木那小子卸了不可。”韩子澈有一点不习惯自己班主任的表情,让他有一种很不安的感觉。

班主任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说道:“听我说吧。”看着有一点不同的班主任,真的是有事情啊,韩子澈点了点头说道:“恩,知道了。”“你的父亲现在在医院,突然昏迷,医生正在抢救。”韩子澈上一秒还是习惯性的微笑表情,但是表情来不及转换,直接在脸上面冻住了,怎么会这样呢?班主任抓住了浑身僵硬的韩子澈说道:“韩子澈你不能激动,一切慢慢来,一定要听老师的话,没有关系的知道吗?”

班主任知道韩子澈是单亲家庭,单亲家庭的孩子很坚强,但是在一定的方面也比别人脆弱的多。因为只有一个可以依靠的人,所有会显得很重要。韩子澈看了看班主任抓住自己胳膊的手,眼泪在眼睛里面打转,韩子澈紧紧地咬着嘴唇,嘴唇咬得生生的发紫,但是还是努力地把眼泪给逼了回去。

低着头,看不见什么的进行着表情管理,过了一会儿向着班主任抬起头来说道:“我没有事情了,老师,能不能告诉我父亲在哪个医院,对了,我可能顺便还要请一个假。”韩子澈的表情看起来只是有一点铁青,别的一切都是正常。

班主任看着这个模样的韩子澈,郑重地点了点头,这个孩子能够把自己管理成这个样子,长大以后一定是一个人才,绝对不会差的。班主任慢慢地从口袋里面拿出了一个特别通行证,递给了韩子澈,韩子澈结果以后鞠了个躬,慢慢地走进了教室。

在全班同学的注视下面,拿走了钱包还有背包,慢慢地走出教学楼,刚出教学楼便遇见了嘴里面吃着棒棒糖,已经玩掉了二十几分钟的苏菲儿,但是苏菲儿还是悠闲悠闲地在路上走着,慢慢地不急不慢地走向了自己的班级,刚刚进入教学区便看见了高二级部拿着背包还有外套,急速走出来的韩子澈。

苏菲儿急忙打招呼说道:“哥,干什么去啊?”韩子澈听见苏菲儿的挥手,稍微想了想,走向了苏菲儿,苏菲儿并不知道走过来的韩子澈是为了什么,只是感觉韩子澈有一点儿情绪不对,但是也没有放在心上面,继续吃着棒棒糖说道:“哥,怎么样啊,你去逃课,偷到请假条了没有啊,否则要翻墙出去的。

韩子澈没有回答,只是铁着脸的来到了苏菲儿的面前,一下子拽住了她的手,拖着她走向了大门口,苏菲儿很慌张地拒绝着说道:“喂,你干什么啊,我刚来的,哪有带着妹妹逃课的。再说···”苏菲儿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韩子澈带到了大门口。

苏菲儿刚想回去的时候,以为肯定没有可能从正门出去,但是没有想到的是,韩子澈从口袋里面拿出来一个卡片递给了门卫,苏菲儿看到以后惊讶地指着说道:“特别通行证,哥,你怎么会有那种东西啊,借给我玩几天好不好啊?”

韩子澈还是没有说话,一直到坐上出租车以后,才默默地对着身边的人说道:“我父亲出事了。”“什么,怎么可能?伯父他···”苏菲儿说到一半,顿时语塞了起来,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愣了好久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然后沉默地坐在了韩子澈的身边,慢慢地拍了拍韩子澈的肩膀,示意他没有关系的。

苏菲儿现在才知道自己要求的太多了,从来多事,包括双方父母的事情,明明是两个人错,却把全部的东西都怪罪给他。自己的父亲没有了,他的母亲也同样没有啦。苏菲儿想到这里,有一些自责的不再说话,韩子澈知道苏菲儿在想什么,捏了捏她的脸蛋,表示没有事情,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地来到了医院。

林澈接到电话的那一瞬间,便呆住了。一直到自己在家里面换好衣服,拿起钱包还有书包,再到路边打好车,一直到坐在车上面,还保持着不敢相信的状态。直到等待司机询问林澈去哪里的时候,林澈才慌张地回答着说:“去人民医院。”林澈刚才还很平常的心跳猛然加速,好像看不清什么一般。

林澈咽了咽自己的吐沫,仰躺在车上面,千万不要有什么事情,因为一切才刚刚的结束,另一件事情便开始了。林澈急忙给了师傅钱,甚至连最后找的钱都不要了,便慌忙地跑到了医院里面,到了医院,在前台的时候,林澈才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韩子澈的父亲叫什么名字,只好重新拿起电话拨通了苏菲儿的电话。

没有过多长时间,苏菲儿便走了下来,背上面跨着书包。看见林澈以后,立马迎了上去:“林澈宝贝,你总算来了,都快把我急死了呢。”林澈看着满头大汗的苏菲儿,确实感觉到了不容易,但是又疑惑地问道:“你怎么在这里啊,这个时辰你不应该在上学吗?”“正因为我要上学我才叫你来的吗,我现在就要去上学了。”

苏菲儿一本正经地说道,苏菲儿收到了林澈疑惑的目光,举起四个手指头说道:“真的,我虽然去晚了一点,但是见到我哥以后,我哥就把我拉到医院里面,伯父在抢救,听说是在上班的时候突然晕倒,还不能确定是什么造成的呢。”苏菲儿说话的时候,情绪很低落,林澈现在才知道两个家的感情,恐怕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够说清楚的了。

“韩子澈呢?”林澈张望了一下,询问着在摆弄手指头的苏菲儿,苏菲儿指了指上面说道:“在急救室门前等着呢,医生已经进去有一个半小时了。”林澈算了算,怎么这么长时间还没有出来啊。苏菲儿把林澈担心的事情问出了口,说道:“林澈你说,这么久还没有出来会不会伯父醒不过来了?”林澈安慰着苏菲儿说道:“没有关系的,一定会没有事情的。不是有一句话嘛,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林澈的话音刚刚落下,苏菲儿的铃声便响了起来,林澈大略地看了一下上面显示的名字,能叫灭绝师太的,全世界只有一个人了。苏菲儿为难地看着自己的手机说道:“已经打了好几通的电话了,让我回去上课,哎。”说完苏菲儿便直接挂断了,根本没有接听。

林澈提醒着苏菲儿说道:“可能老师也是担心你吧。”“可是···”苏菲儿扭头看了看上面的急救室,林澈拍着胸脯说道:“交给我吧,我的办事能力没有你强,但是绝对比你靠谱。”这个时候班主任的电话又响了起来,苏菲儿先稍微想了想,说道:“那好吧,你要答应我,一定要好好地照顾我哥哥,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告诉我啊。”

“知道了,我的大小姐,一定不会把你哥哥给卖了的。”林澈一边像是哄小孩一般地哄骗着苏菲儿,一边推着苏菲儿走出了医院,苏菲儿点头,在医院外面拦下了一辆车,再一次地叮嘱道:“给我打电话啊。”“知道了,拜拜。”

同类热门
  • 琉璃城堡:天使在夜里哭琉璃城堡:天使在夜里哭榆安羡|现言“你费尽心思讨好我到底想得到什么?”“钱呐!”她笑得眉眼弯弯。从没有一个人,如此直白得让他讨厌过。他本以为那一夜不过是一场露水情缘,却殊不知自己付了钱的同时,也付了心…… 这一场交易的游戏,谁先认真谁就输了,曾以为是主宰那一个,最后才明白,早在初见那一刻,他就已经全盘皆输,输得那样彻底…… 如果此生注定你是我的劫,我愿以我心,以我命,只为换来红尘有你共渡…… 以爱之名。
  • 总裁的野蛮女友:剩女俏佳人总裁的野蛮女友:剩女俏佳人雨竹月影|现言她是穿Prada的女主编,他是传媒界的冷面王子。一场邂逅,原以为天亮后不再见面,谁知他成了她的顶头上司。被她误当做男公关的他,誓将洗刷自己的屈辱,一次次将她变成了自己的盘中餐。而她从抗拒到依恋,早就无法解除他种下的情毒,摆脱他布下的情网。直到最后才发现,相恋的只是彼此的身体。当冷面总裁遭遇野蛮剩女,谁又会俘虏了谁?--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豪宠天外妻:影后驾到豪宠天外妻:影后驾到素面|现言天羽国最后一位皇室大公主,一身戎装利箭穿心从城楼跌下,再睁眼在现代二十一世纪的京城席梦思大床上醒来。 拧眉看着会说话演戏的扁盒子,会飞能跑的铁鸟铁盒子,更有露胳膊露大腿“伤风败俗”的俊男美女,乔乔深吸一口气表示一定要淡定。 佛曰——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母后曰——身为大公主,要有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胸襟和气魄! 可是,眼前这个长得酷似她那个身娇体弱的短命状元郎未婚夫又端坐轮椅不良于行的男人该怎么处置?! 上大学,古文古乐顺手拈来; 治顽疾,中医针灸不在话下; 拍电影,鲜衣怒马、杀伐果断、温婉贤良,千变女郎手到擒来! 什么? 总有小婊砸觊觎驸马花钱买凶害本宫? 哼哼,左手拳右手枪,保全哪条腿自己想! 这是一个古代公主在二十一世纪由新手村一路打怪刷BOSS升级到国际影后、上流社会第一夫人的励志故事; 也是一个国际杀手首领一着不慎坠崖失忆最终沦为守着爱情盼着开花的小女人的堕落史!
  • 余生与你共终老余生与你共终老少舆|现言回到老家,她立马听说横刀夺爱的小三惨死,前男友再一次纠缠自己,柔情攻势,甜蜜陷阱,破镜能否重圆?上司的追求,前男友的执念,她该如何取舍?好友的惨死,无端的车祸,私生女的身份被曝光,厄运再一次降临在她身上。当闺蜜变成了情敌,她是斩断孽缘,还是让闺蜜知难而退?
  • 天赐暖夫:腹黑萌妻哪里逃天赐暖夫:腹黑萌妻哪里逃叶莫西|现言意外撞破渣男和小三的场面,她淡定退婚。 “你知不知道,离开我,你什么都不是!离开我,你会后悔的!”渣男嘶吼。 她拉出帅气军官,甩出结婚证,渣男再叫嚣一句试试? “当初我把你忘记,当做坏人,你是会怪我么?”她看着站在自己身边,一直只对自己一脸温柔的男人,问道。 “我怪我自己没有保护好你。”男人含情脉脉,语调温柔。 于是,宠她宠到极致,爱她爱到地老天荒…… 【一对一,男女主身心干净~欢迎跳坑,坑品保证,不断更~】 【群号:429799636,微博:叶莫西,欢迎加入~】
  • 权少乖乖天师娇妻不好惹权少乖乖天师娇妻不好惹附子琦|现言她是上古驱魔龙族的后人,拥有纯种血脉。他是尊贵无比的B市超级豪门世家。以往对女人嗤之以鼻,遇到她恨不得倒贴倒贴再倒贴。且看她和他如何强强联手,笑看人生。
  • 豪门溺爱,老婆别闹了!豪门溺爱,老婆别闹了!遁逃的鱼|现言新婚丈夫是个花心大萝卜,她要离婚!某人呵呵。小羊羔想逃出他大灰狼的五指山,不可能!画个温柔陷阱困住她。种个娃娃拖住她。最后死心塌地爱上她!然而,她冷眸如霜,“唐奕晟,我累了,原来没有感情的婚姻,终究难以长久维继!”她的心里有一处隐晦的伤,多年未愈,而他,城府高深,多少事蒙单纯的她于鼓中。她会相信,现实如他,会真的爱上她?这是一个大灰狼圈养小羊羔的故事。
  • 梦徊陵墟之情断陌上涯梦徊陵墟之情断陌上涯俊伶|现言一个是当代偶像巨星,一个是不理俗事考古学家。两者相遇,不谈恋爱谈公事,怎么可能…… 薄真奚当代偶像巨星,人称“花瓶演员”。性格时而逗比时而高冷,正在被全网黑的时候,父亲车祸失踪,为寻找父亲,找到或许派得上用场的“也许可能是她母亲前情人”的考古学家仇夷。 兜兜转转,薄真奚在寻找父亲的下落中,引出了家族史的秘密,从炎黄到现代,家族发生的巨大变迁、分散,而在先辈利益的杀戮中,薄真奚的家族也早在千年前的战争中灭绝,那么她是谁?既不是后人,难不成从千年前穿越过来的? 而跟薄真奚差不多年纪的她母亲“前情人”仇夷,在她们俩这场感情游戏的对决中,谁的制止力不强谁就输了,可是就当输了感情的那方想要表白自己心意时,仇夷可能是薄真奚母亲的私生子?不是情人,是私生子? 当然结局怎么可能是这样,那么薄真奚母亲生前除父亲外唯一接触过的男人仇夷到底是谁?跟她母亲到底什么关系?如果感情无法坦诚相待,薄真奚和仇夷最终会相守相老吗?但坦诚相待的代价太大,最后他说:“最终的选择权一直在你不在我。”
  • 临时老公:误惹薄情总裁临时老公:误惹薄情总裁唐寅才子|现言"怀着我的孩子,还想嫁别人?”相亲宴上,腹黑前任搅局不够,还捉她进豪门金丝笼……真心吃不消!萌软小妻撸袖握拳,要训夫!男人坏坏一笑“亲爱的!我们给baby填个弟弟吧!”“魂淡,唔唔……”
  • 传说总裁会克妻传说总裁会克妻白色云朵|现言蔚晓岚从小到大幸运无敌,绰号幸运星,走路捡钱包什么的都是小case,你见过从天而降一个俊美非凡的霸道总裁死缠烂打非要跟你结婚吗?蔚晓岚:NO!这总裁不单是个冰山,还自带诅咒体质,只要是女人,谁靠近谁倒霉有木有,求松手,求放过!裴总裁:自从绑了个媳妇,运气好了,生意好了,商战宅斗都是躺赢了,实在太无聊,不然……媳妇儿,我们还是来“作”运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