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2章 真正的噩梦

韩子澈平心静气地回答着说到:“林澈,你听不出我的声音来吗,我是韩子澈啊。”林澈猛然地站起来,真的是韩子澈,还没有打开门的时候,远处又是一道闪电,照亮了整个房间,也显得很狰狞。林澈怪叫了一声,蹲了下去,在外面的韩子澈急忙喊道:“没有关系的,你放心就可以了。”

经过一番很严重的折腾,韩子澈终于进来了。林澈还是依旧裹着毛毯坐在餐厅的地上。韩子澈从厨房拿出了几个蜡烛,放在桌子上面,看着在地上面不说话的林澈,走过去蹲在她的身边说道:“你在这里会感冒的,我们到沙发上面去好不好啊?”林澈没有回答,看了看沙发,没有动静。

韩子澈意外地没有劝说,而是直接抱起了林澈,林澈很意外地看着韩子澈,韩子澈理所当然地把林澈放在了沙发上面,坐在了林澈的旁边说道:“放心吧,只是电路被雨水进去,连电了而已,现在已经找人来修了,很快就没有事情的。”林澈已经紧紧地咬着嘴唇,好像是在强忍着什么一样。

韩子澈很心疼眼前的女孩,慢慢地揽过来她的肩膀,靠近了自己说道:“放心吧,我的嘴可是很严的,不会把我们的冰山美女哭鼻子的事情传出去的,你尽管放心就可以了。”一句看似玩笑的话,却让林澈结结实实地哭了出来。

林澈毫无顾忌地趴在韩子澈身上面大哭了起来,这么多年的第一次,可以有一个人,在他的怀抱里面哭泣,对于林澈是第一次,也是如同毒药一般迷恋的温暖。韩子澈心里面也有一些酸涩地陪着林澈,林澈放心地躺在怀里面,外面依旧是雷声阵阵,但是房间里面的林澈却不像是以前那样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澈慢慢地抽涕着,看起来很劳累,外面的雨也慢慢的由暴雨转化成为小雨了。林澈就这样依靠着韩子澈,不知道在什么时间慢慢地沉睡了过去。韩子澈看了看身边的睡颜好像小孩子一般的林澈,是不是还皱着眉头,说不出来的感觉。

半夜怎么也睡不着的林书翰,慢慢地走到了自己的窗户前面,外面的暴雨依旧,只不过自己担心的那一个人,现在怎么样了?林书翰清晰地记着自己给会长打电话的时候,顾凉木告诉自己,韩子澈已经去找林澈了,自己可以回家去休息了。比起回家去休息,自己更想要那份工作吧,可是林澈呢,大概希望去的是韩子澈而不是自己吧,到底为什么林澈会害怕下雨呢?林书翰慢慢地拨打着林澈的手机。

但是现在无人接听,在床上面熟睡的林澈还有床边上面依靠着床睡着的韩子澈,手机被遗忘在了客厅里面,肯定接收不到了。林书翰很绝望地慢慢地合上了电话,自言自语地说道:“没有人接听吗?”外面的大雨依旧,但是一个地方有一个地方的气氛。

昨天晚上下过雨,清晨很可爱,天空就像是被大雨洗刷了一样,清澈透明,让人忍不住接近,很喜爱。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间里面早就被明媚的阳光挤得满满当当,在床上面有史以来睡得最好的一次才醒来过来的林澈,醒过来便是开始寻找在自己身边的韩子澈,但是根本没有半点韩子澈的影子,林澈高兴的笑容立即垮了下来,不会吧,昨天晚上都是自己恐怖到极点的幻想,怎么可能呢?

上一秒种还有一点伤心的林澈,在拿过手机来以后,成功地转化成了悲伤,自己还是一头撞死在上面吧,下一次暴雨的时候也不用这么害怕了。林澈鼓起勇气地再次确定了一遍,上面明明白白地显示着十点,自己手机没有坏的话,自己的脑袋就坏了。

林澈自己心里面安慰着自己,才十点而已,才上了四个小时的课而已。林澈掰着手指头算了一下说道。愣了几秒钟以后,林澈以自己平生最快的速度下床穿鞋,什么啊,十点了,还有一个半小时就放学了,自己还真是可以啦,不如直接去死吧。林澈快速地整理着自己的东西,向着客厅狂奔出去,自己从上学开始就没有迟到过,这次可算是破了纪录了。

慌张地来到了客厅的林澈,突然看见了在桌子上面的早餐,仔细地摆在了盘子里面,虽然是在外面买回来的,还有一杯牛奶放在桌子上面,林澈慢慢地被食物定住了神,细细地想着说道:“是韩子澈准备的吗,昨天他是真的来了?”林澈看着满桌子的食物,慢慢地走了过去,拿起来桌子上面玻璃杯里的牛奶。

放凉的牛奶很难喝,因为蛋白质在温度低的情况下,会转化成为油腻飘在牛奶表皮上面,很多人喜欢喝热的牛奶,林澈也不例外,但是像是受到了诱惑一般,林澈拿起桌子上面的牛奶,用品尝的速度喝了下去。

从那以后林澈便喜欢上了放凉了的牛奶,爱上这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只是因为一个人,而形成了一种改不掉的习惯。林澈放下牛奶看见了桌子旁边的纸条,是韩子澈的字体。林澈认为什么样的人便会写什么样的字,这点儿不会假的,所以观察的时候总会很细心地观察一个人的字,记得很清楚。

上面只有很短的几句话,无非是让林澈好好休息,因为自己不会做饭,所以桌子上面的食物是在外面买的。最后一句话让林澈感到无比的舒心,韩子澈叮嘱道,今天上午休息一下,因为已经和班主任请了假,不用担心上课晚了。

林澈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刚刚拉开椅子做了下来,便有一个人打电话过来,林澈不知道她的好心情只可以维持这段时间。听见电话铃声,林澈显得很不可思议,因为自己认识的人,现在这个时间段正好上课呢,怎么会给自己打电话呢?

是苏菲儿,林澈接通了电话:“喂。”还没说下一句话的时候,苏菲儿便很急促地打断了林澈的话,抢先说道,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一般:“林澈,你现在是不是在家里面啊,现在赶快来医院,我哥的老爸生病了。”“什么?”林澈没有听清楚,但是还是下意识地问道:“哪家医院?我现在就过去。”“市中心人民医院。”

在三个小时以前。

韩子澈在楼下买了东西以后,很小心地摆放在了盘子里面。总不能就这样放在塑料袋里面吧,不但过一段时间就变得不好吃了,而且最重要的是不好看啊。平时习惯于拿篮球的韩子澈,看着很光滑的盘子,有一点打怵,很害怕给掉在地上。只是把食物放在盘子里面的过程,韩子澈便是满头大汗。

过了一段时间,总算是弄好了,第一次便成功了。韩子澈小小地佩服了一下自己的本事,然后帮助林澈倒上了一杯牛奶,看了看房间里面继续熟睡的林澈,在苏菲儿那里听说过林澈的手机上面有闹钟,想起昨天晚上很晚才休息的林澈,哭了整整的一个晚上,韩子澈拿起了林澈的手机。

在当今社会,任何的智能手机都要输入密码的,林澈的也不例外。不知道为什么,韩子澈看着数字密码,试了试自己的生日,令韩子澈吓了一身冷汗的是,竟然真的是自己的生日。韩子澈眼神复杂地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林澈,帮她把闹钟调完以后,便急忙走出了房间。

把一切都准备好了的韩子澈走出了房间门,走了一会儿又原路返回来了,从林澈的书房里面找到了笔和纸,自言自语地说道:“我要给她留一下言,告诉她可以睡觉的,否则依她乖乖学生的性格,知道自己上学晚了,还不一头撞死在家里面啊。”

事实也证明,韩子澈真的很了解林澈。

告别了林澈家的韩子澈,快速地来到了学校,因为自己需要准备这些的原因,自己也快迟到了。来到学校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开始寻找苏菲儿,但是韩子澈不知道苏菲儿的习惯,每一次都是踩着时间点来到学校的,教室里面根本没有她的半点影子。

看见匆忙进来的韩子澈,坐在座位上面写东西的林书翰一下子站了起来,因为自己估计是韩子澈和林澈在一起,那么为什么林澈没有和他一起来上学呢?林书翰叫住了慌张寻找的韩子澈:“队长,你在找什么啊?”听见林书翰的声音,韩子澈看见了站起来的林书翰,尴尬地笑了一下,慢慢地走了过去问道:“对了,苏菲儿怎么这个时间了还没有来啊?”

听到这句话,林书翰歪着脑袋,笑了起来说道:“很抱歉,在这个时间苏菲儿根本就没有来过。”韩子澈诧异地说道:“她不是班长吗?”“是啊,不过也爱睡懒觉。”韩子澈摆了摆手说道:“算了,不找她了。你帮忙给林澈请一个假,就说她有一些不舒服,在家里面睡觉呢。”林书翰一听这句话,浑身紧张了起来,询问着说道:“林澈她怎么了?”

同类热门
  • 心心相医心心相医幕容雅馨|现言顾南城觉得安初夏就是他的悲剧!! 第一次,他有了一章抹不去的黑历史! 第二次,全院的医生叫他“老油条。” 第三次,他生日,她给他了一个“炸弹” ………………第四次……………… [本文男女主身心干净,绝无盗版。](穿越文,古穿现) 本文为医生文1+1双节,快来看。 注:本文为新书,完结后全部免费!这么大的福利,你值得拥有!
  • 坏坏老公好难缠坏坏老公好难缠落小洛|现言她爱上了一个温柔的男人,但是结婚不到半年就离婚了。 丢脸的是,离婚的时候她居然还是个处! 出国避难,遇上了一个绿眼睛的男人。 第一天,男人吻了她。 第二天,男人要她负责绑架她去办了结婚证。 第三天,看着身边一脸餍足的俊美男人,她懵了……
  • 蜜汁萌宠:龙少撩妻无下限蜜汁萌宠:龙少撩妻无下限金源津|现言“啊……不要……疼,疼……你轻点儿……” 神秘莫测跺跺脚就能让全世界为之一震的龙家大少龙御,此时正小心翼翼的给娇妻按摩着小腿腿。 “这样呢?疼吗?” “额,不疼。” “那这样呢?舒服吗?” “呃……啊!龙御,你手往哪放呀……那是……痒,哈哈哈,好痒呀……” 时机成熟,立马扑倒,亲亲抱抱举高高,老婆,老公我来啦! 神秘龙少,撩妻宠妻爱不停, 三生三世魂牵梦绕,一生一世一双人。 宠文,撩文,萌文,欢迎入坑,保证你看了绝不后悔!
  • 兰少的呆萌纨绔妻兰少的呆萌纨绔妻九序|现言【八十年代背景,1V1,青梅竹马,大爱大宠,身心干净,亲妈出品!绝对宠溺得毁三观!无下限!】 萧九九,天性豁达逗比,身怀惊世天赋,成天跟在某兰身后转悠,小脸娇羞,“我要做你一世的小尾巴。” 兰仲文,所有女人都想嫁的男神,高贵,从容,闷骚,毒舌,十几年里,他只对她一人温柔,“我终于帮你实现了你说要一辈子喜欢我的愿望,开心吗?萧九九?” 【豁达逗比九VS闷骚高干蘭】 一夜,某兰求睡失败,靠在床头生闷气,“老婆,我发现你越来越不爱我了,只爱工作!” “我怎么不爱你了?” “我明天不吃饭了,去把你堂哥打一顿。” “你为什么要打我堂哥?” 他睚眦欲裂,“你果然不爱我了!你都不问我为什么不吃饭!” “你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意乱情迷九VS温柔从容蘭】 某兰拿着吹风机给坐在沙发上的某九吹头,看见电视里播出新的西游记,恶趣从心生,“老婆你挑着担,我骑着马,我们去环游世界吧。” “……”某九无语,“为什么要我挑着担啊?” “好吧,那你骑着马挑着担吧。” “……”某九再次无语,“为什么还是我挑着担啊?” “因为你壮啊,而且东西都是你的,光化妆品就放满一个箱子了。” “……”某九暴怒,“那你就不能帮我挑着啊?” “那好吧,我骑着马挑着担,你走路。” “……”你妹!!! 收藏的都是美女哟~~
  • 先生不可能那么喜欢我先生不可能那么喜欢我东施娘娘|现言两年陌路夫妻,离婚当天,她却被他推倒。她拼命想逃,他一推成瘾。 某天,他将她逼到墙角:“老婆,你掏空我的感情,不尽妻子义务,想逃之夭夭?” “倪若水,你够了,明明是你拒绝我在先。” “老婆,那等我补偿够了,再让你逃。” 于是,她天天被推倒,无力奉陪,只能求饶:“老公,你绯闻女友那么多,要雨露均沾啊!” “老婆,我就喜欢独宠你。” 世人都说慕南烟被宠坏了;倪若水却说,她嫁了我这么优秀的男人,走路都应该横行霸道。 【男女主身心干净1V1,女主非傻白甜!】
  • 权少追妻365天权少追妻365天蝶舞翩翩|现言当落魄千金遇上权势冷少,她退避三舍,三十六计逃为上。当霸道总裁爱上倔强小妞,他步步紧逼,七十二变化为狼。他们一个在天,一个在地,原本毫无交集,可是霸道的他,不仅帮她教训了渣男,羞辱了继母,还在她耳边温柔呢喃,“黎烟,我要追你!”一场豪门惊梦,她步步沦陷在他的温柔之中,可是遇到家族破产之时,她满怀期望的上门求他,得到的却是他的一口绝!“黎烟,我不能帮你……”原来他早已有了未婚妻!追她只是为了换一件“新衣”!当感情被玩弄,自尊被撕碎,她只能绝望的消失在他的面前,直到某一天,公司忽然换了一个新老板,将她逼入墙脚。“黎烟,听说你不上班了?”察觉危险,她只能认输。“上!”
  • 唱给你的晚情歌唱给你的晚情歌喃时|现言“总裁。”“讲。”“夫人被你扔设计圈里三年了。”“难道她……认错了?”“不,夫人成为了金牌设计师,已经比你还有钱了。”【正经版文案】:一朝重生,江暮晚秉承着护好陆北夜,护好江家的责任,兢兢业业的搞事业,但是每到晚上……【我,多少年来,不为人知,不动声色的,爱着你。】
  • 穿书之女配的甜宠日常穿书之女配的甜宠日常阿坎阿坎|现言姜瑜上辈子混娱乐圈被全网黑没演技,一朝被害重生,她摸着自己的盛世美颜,花瓶也能走事业线。 上辈子的死仇绿茶婊想成影后?让你臭名远扬。这辈子的白莲花想抢老公?虐你没商量。 但—— 商界龙头大佬沈BOSS一把搂过摩拳擦掌要手撕贱人的女人,低声哄道:“乖宝,让老公来。” ————甜宠苏爽向,女主前期有些作,本文抄抄抄,涉及汉服,不喜请绕道,勿喷勿杠。
  • 首席前夫,求放过首席前夫,求放过幽曳雨|现言——推荐旧文《桃色情劫,大叔滚远点!》 四年前,她毫无征兆的向他提出离婚。 四年后,再相遇,他是高高在上的集团总裁,而她却是送外卖的小贩,他将她束缚在身边,在她面前和妻子大秀恩爱,甚至要求她做代理孕母…… 目的只有一个——羞辱。 为了救自己的女儿,她不得已舍弃‘他们’的孩子…… “苏然,你害死了我的孩子,我要让你的女儿偿命!” 从此,她再也找不到她的女儿…… 一张死亡证明出现在她的面前,她隐忍着眼泪,勾唇一笑—— “陆铭煜,你知道吗,郁郁不光是我的女儿,她也是你的女儿。” * 他指着站在她身旁貌若潘安的男子,满目痛楚的看着她:“你一定非要嫁给他?” “是。”她回答的笃定肯定加坚定。 “他可是个傻子!”他急切的提醒道。 她笑的极具讽刺:“你作为他妹夫,就这样称呼你的大舅哥吗?”
  • 婚不由己,总裁大叔真霸道!婚不由己,总裁大叔真霸道!媚玑|现言他高高在上,运筹帷幄,却对一个女人方寸大乱。怀揣着结婚证,随时秒杀情敌于无形! ◆ 外表一副小叮当,内心演着甄嬛传。余非,‘不予余力的创造是非’是她名字最贴切的解释! 一场承诺,她嫁给整个Z市最冷峻贵气的男人。 江弈城,恒久集团的钻石供应商,这个大她十二生肖的大叔从不吝啬事事给她最好! 婚后的生活可谓多姿多彩,欢脱无限。揣着他的银子,她狡黠如狐,对他处处防备。跟他玩儿亲密有间,却对其他男人亲密无间,蝴蝶蜜蜂的给他招了一箩筐!这让一向沉稳内敛的江先生怎么可能淡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