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7章 搞事不易,将军叹气!

一首曲子结束,舞蹈老师已经掩饰不住诧异和惊喜的神情。

舞蹈老师也没想掩藏,她随手扯过一边的毛巾在脖间一抹,向温暖走过来,“以前练过?”

“算是。”温暖侧头想了想,答道。

温暖:“武”与“舞”……就姑且算学过吧,没毛病。

舞蹈老师不是温暖肚子里蛔虫,自然不可能知道她的想法,自动解读为“曾经学过但后来搁置了”的意思。

这样的例子她见过不少,但像温暖这样一看能够紧紧跟上她动作的人却从未遇见过,由此也不奇怪舞蹈老师稀罕而惊讶的表情了。

“站好,我看看。”

舞蹈老师径自围绕温暖转着,上下打量,“放松!”

她的手一碰上肩,温暖便下意识绷紧了身体,这是久历战争,长时间处于不安定环境中形成的身体肌肉反应。

“别绷这么紧!”

舞蹈老师四处打量便罢了,还上手捏她的双肩、手臂,温暖从前整天和一群大老爷们在一块大大咧咧惯了,潜意识里她和大男人也没啥区别,因此倒也没感觉这个动作有什么不妥,意识到对方的危险系数低到不能再低的时候便及时卸了力气放松下来。

尽管如此,温暖依旧感受到一阵淡淡的尴尬,这种尴尬来自于与陌生人的身体接触,还有一些脑子突然浮现的奇奇怪怪的画面。

她想起以前边境集市上被屠夫绑住四肢放倒在台子上的猪,屠夫四处按捏着寻找从哪里下刀才能让猪一刀毙命,不用体验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生命流逝却无能为力的煎熬。

温暖:不知道猪在被屠夫下刀放血之前会不会有同样的尴尬?

“不错!”

好在这种尴尬没有持续太久,舞蹈老师随便捏了两把温暖的肩、臂,心里有了数便放过了温暖——“这只待宰的小猪”。

“身体条件很好,刚才的动作还记得吗?”

女老师点点头,接连夸了温暖两句,看得出来对她挺满意。

“我试试?”温暖想了想,答道。

虽然是不确定的语气,事实上她已经在脑海里将所有动作快速过了一遍,所以温暖脸上并没有任何不确定和怯场,话落的同时也摆好了起手式。

女老师看她毫不怯场,起手式更是比的与自己一丝不差,不由满意地点头。

对一名舞者而言,胆量和临场反应有时比功底更重要,舞蹈功底可以经过经年累月的练习取得进步,敢于登上舞台充分完美地表演以及冷静处理一些突发状况的能力却不是通过简单练习就能获得的。

目前来看,小姑娘的胆量还算过关。

舞蹈老师暗自点头,伸手播放音乐。

舞蹈室众人惊讶于事情的发展,待回过神来,忙屏息凝神,注意力全放在了舞蹈室中央的女孩身上。

音乐响起,只见,中央那道纤细高挑的身影在同一时间,动了。

分秒不差。

不止一个人注意到这一点。

音乐在回荡,中间的那道身影随着音乐不断地扭腰、踢腿、翻转、跳跃……

有人忍不住瞪大了双眼。

分毫不差。

与舞蹈老师的示范动作分毫不差。

何止是分毫不差!舞蹈老师比在场的十几位小姑娘们体会更深,前半段音乐偏激昂,要表达的是战争一触即发时的情景,中间则是描述战时,裹挟着凶和煞,这就要求舞动时必须要充满力量的。

而温暖所表现出来的,绝对不只是力量感,还有扑面而来的杀意,离得近的舞蹈老师对此感受最深。

中间对上温暖视线的那一刻,舞蹈老师甚至怀疑如果自己当时是小姑娘的敌人的话,那她的双手早已经化为利剑将她的脖子斩断!

濒临死亡的危机感,让她霎时间汗毛倒竖。

音乐停下的那一刻,小小的舞蹈室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经久不息。

舞蹈老师被突然惊醒似的,也随着真心实意地鼓掌。

擂鼓似的心跳逐渐慢下来,女老师这才发现,后背已经被冷汗浸湿了。

音乐结束,温暖收了动作,双手拄着膝盖,汗水顺着脸庞流下来,这具身体着实不太行,身体素质连她从前的三分之一都比不上,就这么一小会儿的运动下来,居然忍不住地喘,喉咙口冒烟似的难受。

温暖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这种感觉了,她轻“呲”一声,无比嫌弃地在大腿上锤了两拳。

她不禁又想起刚刚醒过来时被几个小屁孩儿围着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的情形,不由牙酸,脸色更难看了。

锻炼身体,增强体质,刻不容缓!

“来,快擦一擦。”

思绪被打断,温暖回神,站直身体,接过杜力力递过来的白色毛巾,道:“谢了!”

温暖粗鲁地擦了擦脸和脖颈,没什么耐心地将毛巾挂在脖子上,闭上眼,甩头。

离得近的杜力力、苏静、屈珊珊和舞蹈老师极其“幸运”地接受到汗水的洗礼,温暖的短发发梢擦着舞蹈老师的脸庞而过,留下轻微的刺痛感。

“温暖!”

三道女声咬牙切齿同时响起。

温暖:“嗯?”

那双圆溜溜的猫瞳特别无辜、特别疑惑地看着她们,“怎么了”的疑惑表情明显得几人想将她按起来暴打一顿。

杜力力、苏静、屈珊珊:再“嗯”一声,头都给你打歪!

舞蹈老师没说话,但脸色也绝对称不上和颜悦色,但也不像是真的生气或是失望之类的表情,看起来很是高深莫测。

“?”

温暖后知后觉情况好像哪里不太对,疑惑抓抓头,疑问的眼神极其诚恳真切:“怎么了,怎么不说话?”

杜力力、苏静、屈珊珊三人对视一眼,齐声道:“没什么,我们夸你长的可爱!”

话落,三人齐齐毫不客气地上手,对温暖的脸又捏又揉。

舞蹈老师也紧跟三人的脚步趁机伸手捏了一把。

“嘿嘿嘿,你们干啥!”

温暖哪料到这些个女孩子一点都不矜持,一言不合就揉脸,她宝贵的“门面”猝不及防惨遭蹂躏,忙伸出双手护住脸,不忘哇哇大叫:“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女女授受不亲,女孩子的脸你们岂能说摸就摸、说揉便揉!”

十七八岁的孩子本就有慕强心理,先前因为她出色的外貌、孤僻的性格心生不喜,如今见她展现出惊人舞蹈天赋和能力,被她的舞蹈所深深震慑,自然生出敬佩和亲近之意。

无奈苦于先前似有若如的孤立过原身,心生羞愧,难免踌躇不前。

此时看四人亲密无间的和谐的气氛,有人没忍住,真心实意道:“温暖,你刚才跳的真好!”

看温暖没生气,又补充道:“和老师跳的一样好!”

“是啊,温暖你好厉害!”

有人起头,其他人顿时一拥而上,一个接一个夸奖起来。

“……”

温暖微微笑着收下漂亮小姑娘们的热情赞美,嘴角狂抽着,险些怀疑自己是不是乱入了什么“夸夸夸”的有奖竞夸现场。

好一会儿之后,舞蹈室终于重新安静下来,感受着在场众人的善意,温暖有些可惜地心道:她那颗躁动不安、想要搞事情的心哪,又得无处安放了!

温暖:唉!搞事不易,将军也要叹气~

舞蹈培训的第一次课程以众人意想不到的方式开始,温暖在被舞蹈老师手把手纠正了几个比较僵硬的动作之后,正式加入“教师”行列,舞蹈老师秉持着物尽其用的原则,将其他人分成了两只小队,一队由舞蹈老师负责,一队则由温暖负责。

温暖自然是欣然接受:教人么?小菜一碟,她老有经验了!

加上温暖,在场一共有十二人。

分队的时候是自由选择,大概是与大家处于相同身份,温暖受到了一众小姑娘们的狂热拥戴,想留在温暖这一组的总共有九人,占了一半以上。

这意味着老师那一队只有2人,人数悬殊过大,结果自然是不能这样分的,最终以抓阄的方式确定下来两支队伍的人员组成。

温暖这组算上她自己一共七人,分别是杜力力、苏静、屈珊珊和另外三名女生。

巧合的是,这三名女生恰好是上课前因为没有按时完成热身运动而被老师揪出来接受众人目光洗礼的三位,名字分别是刘溪、王茵、柴美婷。

舞蹈老师的队伍则是姜英、姜杉、唐琪、彭怡和刘丽五人。

队伍规模和成员确定下来,两支队伍各站一边,分别占据舞蹈室的两头,仿佛中间隔着楚河汉界,泾渭分明。

正式排练尚未开始,众人的好胜心已经熊熊燃烧。

舞蹈老师和温暖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道:

“比比?”

温暖莞尔:对视过眼神,同是天涯搞事人!

温暖笑笑,并没有第一时间出声,反而转身,挑眉问:“我们杨老师问要不要和她们比一比,看起来是信心满满喔!你们觉得呢,要不要应战?”

那说不出来的神情,激得一群小女生脑门充血。

“比!”

“你们说什么?我听不见!”温暖弯腰,一手围在耳边,大声道。

“比!”

六人齐声大吼,声音大的能把屋顶掀翻。

温暖勾唇,满意笑了。

果然,这个年纪的小孩子就是好骗!

“杨老师,听到没?”

温暖转身,挑眉笑看着舞蹈老师,整个人的气质发生了极大变化,似笑非笑,看起来特别像混社会的坏小孩,但又不会令人讨厌,只是神情过于欠揍。

“你,你,你这小妮子!”舞蹈老师气笑,隔空点了她两下,笑骂:“鬼心眼真多!”

温暖咧开嘴笑,也不生气,转瞬便严肃了表情,仿佛刚才所见的痞样只是错觉,问:“老师想怎么比?”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殿下,孤要养你!殿下,孤要养你!夙渊孽痕|现言凌珏想养一只乖巧可人,最重要的是死不了的宠物,所以当浑身是伤的某殿下倒在她面前,第一反应是:好弱!但是,这货的体质真心绝佳,玩爆各种凌虐翘不了?那么,就决定是你了!凌大Boss开杀招,男人,孤要养你! 君黎觉得自己从来都是吊打别人的存在,人前高岭之花,人后地狱修罗。谁料一朝失意,被某个冷心冷血的女人捡了。然后。。。他被单方宣布沦为私宠,君殿下暴起,老子死也不从! 小剧场——某天,君殿下收到来自某位损友的礼物,述其上位历程的宝册一卷,大有为先人提点后辈之意。某君殿不屑一顾,甩手转身,宝贝!求抚摸!求投喂!
  • 爱情来得比较慢爱情来得比较慢QQmigo|现言年少时以为嫁给的爱情,婚后一切都是幻象。在悲伤、难过、不知如何选到鼓起勇气重新选择、不断成长,蜕变成自己曾今仰慕的人物,再遇到真正疼惜自己的人,成了一桩幸福的婚姻。
  • 倒霉天使的恋爱物语倒霉天使的恋爱物语紫夜轻岚|现言最甜美的都市童话。宇宙无敌倒霉丫头苏小钻从来都是迟到大王,清早起床常常会袜子少了一只,出卧室会被拖鞋拌倒,刷牙时牙膏会从后面出来,洗脸的时候水龙头会突然坏掉,出门时就算没迟到也会因为公交车坏掉而迟到,偶尔还会连续一星期被来路不明的大狗追着咬……谁知道这只害她天天做噩梦的动物竟然是她暗恋的桑墨帮忙照顾的……桑墨喜欢穿白色衬衫,拥有世界上最英俊的侧脸以及最温柔的性情和最好的头脑。bt的学校每年都要举行地区联盟年度排行,十个学校分别选出最优秀的学生参加比赛并排名,而桑墨就是这个学校内定的最佳人选。本来完美如桑墨,一切都很平静顺利按部就班。直到……那个总是出状况的苏小钻将满满一盆水浇到他的身上……
  • 柒遇柒遇屿冉|现言霸道总裁爱上天真小白兔?不存在的! “鱼嘉染!!!” “到!” “昨天的策划为什么没有交上来?” “不好意思,大总裁,不想看见你那张令人胃口不好的冰山脸。” 嘉染嘉染,你总是这么桀骜不驯,呵,可我就是你的克星! “老婆,生个女儿吧。” “不要,我要生个儿子玩,女儿不好玩。” 看总裁夫人如何把总裁玩的团团转!
  • 你的眼泪,名叫快乐你的眼泪,名叫快乐觉如|现言年少时 她第一次见他 便不可自拔的沉迷于他的魅力 一下子 就是十年 十年默默无闻 只等到他车祸身亡的噩耗 这,让她措手不及 重生后 她不顾一切的来到他的身边 试图扭转最后的结局 却发现 他竟是一颗让人流泪的洋葱 使人琢磨不透 褪去一层层外衣后 除了他给她的痛苦 什么都没有 ... “你爱我吗?” “我喜欢你...” 爱和喜欢从来都是不一样的 “有多喜欢?” “很喜欢很喜欢。” “那就证明给我看看吧。” 只是证明 他送给她三年的牢狱之灾 三年后 “我回来了。” ... “为什么要杀我?” 她不相信 她不惜一切喜欢十三年的人 会在她出狱后用刀尖指着自己 “没关系,只要轻轻一下...一点都不疼” 他说的那么若无其事 云淡风轻的让她都信了.... (有喜有悲 不要错过哦)
  • 魔女娜娜魔女娜娜孙东威|现言她死了? 她确定她死了,因为有人这样说,血也在从她的身体中延绵不绝的流出。。。 “都没有呼吸了?”冷酷的声音在遍地鲜血的房间响起,是疑问或是肯定,没人分得清楚。。。。 不她没死! 因为她可以“看见”杀她的人,还正残忍的伤害着她的身体,虽然她并不再会感觉到刀插入肉体时那种催心裂的疼痛,但她知道,她不会死!! 因为 她的生命才刚刚开始。。。。。 二十岁四之前她不是她,但她知道她是谁! 二十四岁之后我才是我,但我不知道我是谁? 编号2050的代码,魔女是所有心中隐藏着不可告人秘密之人对她称呼,娜娜是养她育她的人留给她的名字 2050魔女娜娜的故事,即将开始。。。。。
  • 落户大城市落户大城市锁捷|现言农村人为了成为城市人牺牲了多少,失去了什么,对父母她选择了视而不见,只为在大城市取得户口成为城市人,最终到底是得到的多还是失去的多呢?
  • 大亨的女人大亨的女人江潭映月|现言一场家族斗争,她家破人亡,他将她父亲的产业纳入麾下。 他春风得意,她流离失所。 她被迫嫁给五十岁脑满肠肥的暴发户做续弦,婚礼上,她咽尽苦涩,强颜欢笑,他静执酒杯,冷眼旁观。 “我死后,把孩子交给他。” 寒冷的冬夜,她坚难产下他们的孩子,撒手西去,他正拥着他的新任未婚妻。 她死了,却葬在别的男人身边。 这个城市人人都知道,钟离岳恨伊千夏入骨,可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又常常会想起那张娇俏的容颜。 有个声音在唤他,“钟哥哥……” 他知道,她从没有离去,至少在他的心里。 年轻的家庭教师,有着最最朴素的容颜,可是她的一举一动,却又隐隐熟悉,当她就要带着她的亲生儿子远走高飞时,他突然出现在机场,“伊千夏,你还要走吗!” ************** 亲们,妻子的外遇出版本《爱是无法预料的伤》当当亚马逊有售。
  • 北极光北极光妖妖、妖怪|现言林澈从小就喜欢和爷爷玩耍,可是后来爷爷的身体越来越严重,连一向吵架的爸爸妈妈也开始和睦起来了,可是真的有那么平静吗,爷爷去世后,林澈终于知道了,爸爸妈妈和好是假,为了爷爷的产业才是真,爸爸妈妈在打闹之中失去了生命,林澈也进入了孤儿院,直到十三岁才去了舅舅家,林澈按照遗嘱背负了许多人都眼红的财产,阴谋越来越多,林澈遇到了一个叫韩子澈的人,还有林书翰,在无数的分分合合后,林澈身穿白色婚纱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 天价赌神魔手妖女天价赌神魔手妖女烟魅情儿|现言本文黑暗系宠文,不虐! 是柔弱还是狂妄?是善良还是邪肆? 邪肆残暴狠辣冷漠——这是她。 毒舌腹黑无耻阴险——这是他。 人前她是萌系会长,人后她是妖媚美艳、让人望而生畏的赌神杀手。 人前他是冰山美男,人后他是嚣张狡诈、却杀人不眨眼的冷酷主事。 重生前为人却不被谅解,被人陷害,还打算让她替他们去死? 那么重生后:努力成为学神,入驻好莱坞,一边帮助别人一边下黑手报复。 冷漠是她最好的代名词,残忍是对她的夸奖,既然努力得不到别人的一点谅解,那就报复好了。 简介无能,片段还是抽一个—— 【残忍篇】 母亲下单,她来接单,远赴美国准备杀人。 当夜凌晨,有人睡的安稳,有人却收到一副人皮。 得知真相—— “落清欢,你为什么要害我?难道害了自己家很好吗?”多年的慈母形象终于因为一次次的打击所崩塌,她怒目圆瞪看着面前坐着转椅一脸淡然的少女。 “害?你太高看自己了。只是我想问呐,你放任务杀人,king亲自动手,不好么?”她勾了勾唇,将乘着红酒的高脚杯优雅的绕了三圈,缓缓的喝着。她的确完成了任务,只是给雇主多送了一件人皮而已。瞧她多好,人皮可不便宜呢,作为一个杀手,她真是太有爱了。 被卖被交换被绑架,就算是重生之后,这所谓做母亲的,好像真是越来越过分了呢…… 冷初央当即瘫倒在地,脸色越来越阴沉,只是那云淡风轻的少女还嫌给的打击不够,“怎么这就受到打击了呢?比起你们做过的,还真是不够呢,呐,这是你自己送上门的呦,嘘……死法有很多种,我会亲自精挑细选一件最适合你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