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12章 来得好不如来得巧

成功获得了批假之后,因为尖尾还没回来,所以竺倚月便向域凌风借了只飞行灵兽走了,希望家里还一切安好。

这一次因为是乘骑飞行灵兽,回到首城只用了短短四天的时间。

竺府。

管家拿过竺清手中的抹布,苦口婆心的说道:“老家主,这种事情交给下人做就可以了,别累着自己。”

“唉,不累,月儿这么久没回来了,现在她什么事情都不需要我这个爷爷操心,如今也只能帮她做这种打扫屋子的小事了。”

说到这里,管家也很是欣慰,谁能想到当初被骂为废物的小姐竟然能有这番成就,要不是听前两天容卫回来禀报说的,他们都不敢相信。

“老家主这回您可以放心了,小姐那么能干,将来继承咱们竺府,定然也不比其他男子差。”

闻言,竺清面上也是带着笑意:“就你会说话。”

就在这时,有下人急匆匆的跑了进来,声音带着难掩的激动:“老家主,老家主。”

管家闻言喝斥道:“发生什么事了?急急忙忙的,这样子成何体统!”

“不是,管家,是,是小姐回来了。”

“什么?”管家也愣了一下,随即看向竺清。

只见竺清此时已经扔下了手中的抹布,赶紧净手,然后着急道:“快,赶紧去接我孙女。”

说完,人已经踏出了房门,管家无奈道:“哎哟,老家主,您慢点。”

而刚走进竺府没多久的竺倚月一路上接收到了不少下人们的问候,放下心的同时,也疑惑这时间久了没见,自己竟是如此受欢迎了吗?

她正疑惑之间,竺清已然远远的便看到了她,随即加快了步划朝她走来:“月儿,这许久没见,让爷爷好好看看。”

说完,他扶着竺倚月的肩膀左转一圈,右转一圈,差点把她给转晕了。

竺倚月及时制止他:“爷爷,你再转下去我就要吐了。”

闻言,竺清才终于停下了手,欣慰道:“我家孙女就是厉害,短短时间竟然成为了圣灵强者,爷爷为你骄傲。”

说完,竺清拍了拍她的肩膀,又道:“对了,一路回来累了吧?爷爷一会让人备些吃食,咱爷孙两坐着聊聊。”

“好。”竺倚月轻笑点头,后又道:“对了,容卫呢?”

“容卫?”竺清朝房屋上瞅了瞅,管家这时道:“老家主您忘了?容卫今早说需要给小姐那两名新的属下置办点物什,以后方便跟在小姐身边,如今还未回府。”

“哦哦,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咱们先不管他,跟爷爷好好说说你最近都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另一边,北冥海。

君陌与白夙此时正飞掠在一个巨大的漩涡上空,海水波涛汹涌,底下黑压压的,看不见任何东西。

“爷,我们这次来的不巧,竟然遇上了百年都难遇的巨涡。”

君陌不见懊恼之色,面色还算平静:“未必,你看那。”他向白夙示意。

白夙闻言看过去,顿时微微睁大了眼睛,只见在远处的海平线上,几道像帆影的东西正在快速的朝巨涡的方向靠近。

这样的速度就算是再快的帆船都难以达到的,所以很明显,这些帆影并不是船只,而是一种体型庞大的海兽正在靠这个方向靠近。

“我的天,这些海兽是不要命了吗?竟然敢朝这个巨涡的方向而来?”

“它们应该是被底下的某些东西吸引而来的。”君陌看着下方乌黑一片的巨涡说道。

白夙一愣:“某些东西?这巨涡下面莫非还有什么宝物不成?”

“北冥海作为紫云大陆最危险的海域,敢来涉足的人自然不多,这北冥海的资源长久以来无人开采自然也就丰富了,偶尔出现那么一两件稀世珍宝也是说得过去的。”君陌说。

“所以就是说,咱们这一趟还算是赶上了?”

“可以这么说。”君陌勾唇。

白夙的眼睛迸发出一种光彩,同时也有些犯难:“那这巨涡的威力如此强大,咱们又该如何下去?”

“这不有引路石吗。”

听见君陌这么说,白夙瞬间明白了他的打算:“对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还是爷机智聪明。”

听见白夙如此拍马屁,君陌睨了他一眼,这家伙与黑尧最大的不同就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溜须拍马屁什么的很在行。

待那些海兽已经近在咫尺,前面那些已经被漩涡卷了进去,后面的顺势而下。

大部份伤害都被前面的海兽用身体抵抗住了,后面的虽然也会受到一些波及,但是不会致命,反倒是前面的死状及其凄惨。

如此庞大的身躯,被漩涡分裂成了无数块,整个漩涡由乌黑变得血红一片,这也招引来了更多的海兽狂蜂而至。

已经不知道这到底是为了宝物,还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而来的了,但是大部分的海兽为了那一口吃的也将自己葬身在了这漩涡之中。

上方的两人从头到尾目睹了这一切惨烈的过程,但是他们眼中并没有丝毫的怜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灵兽界也不例外,不过都是选择罢了。

“时间到了,我们下去。”君陌道。

说完,人已经快速朝漩涡中央一掠而去,白夙紧跟其后。

漩涡已经由这些海兽不要命的前扑后继,威力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大的,不过这也只是暂时的。

只要那些海兽一停止它们的狂热,漩涡会再次恢复到之前的伤害。

大量的海兽也趁着这暂时的空档进入了漩涡底部,原以为底部会是到了海底之下,但是没想到君陌他们穿入漩涡之后竟然来到了另外一个地方。

四周有着许多光亮的石头,密密麻麻,这财富若放在大陆上,简直可以震撼一方的富贾之商,令许多人类趋之若鹜啊。

可惜,君陌对这些并不感兴趣,因为他殿中已经有太多了。

他们的周身是用灵力凝聚出了一个结界,可以供给他们呼吸到空气,同时也是为了防止这些海兽发现他们的气息向他们发起攻击。

同类热门
  • 天降貂妃:王爷宠翻天天降貂妃:王爷宠翻天喵不好吃|古言穿越成为一只雪貂,跟了一个病秧子世子?她不怕,正好她异能能救这个病秧子。不能言语?不怕,这个病秧子世子竟然能懂她的意思!只是这个病秧子世子,为什么是一个黑心汤圆?不粘着她不放!“娘子,给我和个娃吧!”嗯,看在是个小鲜肉上面,不如自己就从了?
  • 嫡女重生:再一世倾城嫡女重生:再一世倾城夜萱|古言午夜梦回,倾城容颜又变豆蔻岁月;一梦千寻,却再次踏进后宫深渊;步步为营,誓将前世沉冤昭雪;神采旖旎,在绝望处再度开出深情玫瑰;一世倾城、千般流转、终不敌似水流年--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爆笑痞妃:鬼尊,太闷骚!爆笑痞妃:鬼尊,太闷骚!彼一时|古言爆笑重生文。 浪子被害死,灵魂借宿女子复仇。 耍的口水战,斗得了白莲花,撕得了继母,还调戏的了鬼尊,后宫一堆美女讨充,她大叫一声“到底谁是主子。”奇葩贵女小丫鬟们直接无视她。 她郁闷的很,你说说吧,自己好不容易从浪子变成美女了,能矜持一点吗?矜持就是胜利,沉默就是装逼,可为啥还是那个浪子性格呢?见到美女就吹口哨,见到帅哥就流口水,这难道是男女通吃吗? 某人一吼:“妮子夫人,你再本性难移,你信不信我把你就敌阵法,让你认清楚你现在是女子,可好?” 某女嗤了一声“有本事你放马过来。” 某人丢掉衣服,直接吹灯扑倒,用行动证明自己是可以收拾她的,...........
  • 莫惹本妃发飙:妃贼凶猛莫惹本妃发飙:妃贼凶猛风中丝蓝|古言身为国际大盗,穿越之后她最爱做的事情,就是——偷窥新房!迷晕新郎!掳走新娘!可是谁也不知道,鼎鼎大名的,人人得而诛之的采花大盗,竟然是一名小女子!可一不小心采了王爷的清白身,该如何是好?
  • 娇妾难寻娇妾难寻春来好睡觉|古言她是罪臣之女,家门破败之后被世子爷圈养外宅,原以为此生就在这狭小的宅子里了此残生,却意外的重获爱情。
  • 是非是非彩涩|古言一语道不尽尘世间的是是非非,一眼看不透江湖中的恩恩怨怨。败命运所赐,比中500万几率还小的机会就这么巧合的砸在了她的头上。她做好了以身殉职的准备迈进了历史的洪流一去不返。偏偏她这个“幸运儿”却好命的撞见了生命中的另一半?什么?不是一个是四个?难怪在现代她总是被人当成空气拒绝往来。可是这突来的桃花运一路走来磕磕绊绊,就算她掌控了这个时代的历史变迁也操控不住这爱情的红线,她到底是顺应天意选择离开还是干脆绑住一个死皮赖脸的跟命运消极抗战?!情节虚构,切勿模仿
  • 绝色魔妃斗邪王:凤倾天下绝色魔妃斗邪王:凤倾天下西赫惊澜|古言她是郡王府的嫡亲郡主,人尽皆知的废物,一朝穿越,震惊天下。他是惊才绝艳心狠手辣的王爷,却只为她一人倾心。 乱世天下,英才辈出。他优雅若兰,他高傲自信,谁将主宰沉浮? 邂逅,追逐,背叛,厮杀。 铁马金戈,战场嘶鸣。是红颜,还是祸水? 是要坐拥天下,冷眼傲视群雄?还是携手佳人,碧落黄泉一起浅笑天涯?
  • 妃不弃医妃不弃医公子世无双|古言接急诊却接到了本该出差的男票。他和一个陌生女人在一起,鲜血刺红了她的眼。手术结束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冷不丁穿成了一个快要被大伯埋掉的小可怜。从此日子水深火热,斗恶奶,斗坏伯,斗斗更健康。心地善良捡了个快没命的绝世美男回来,悉心照料到痊愈。却不料男人没脸没皮,轻笑:“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以身相许可好?”于是白秋落白天治病救人,晚上还要防着某人,日子简直不要太悲催!只是时光流转,男人的身份逐渐浮出水面,她这才发现,有些人注定成劫,挣不脱,逃不开……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囧穿命犯桃花:新娘不上轿囧穿命犯桃花:新娘不上轿汐木宝|古言(【蓬莱岛】作品)一个爱看帅哥的女人,在生日上见到自己的干哥哥也能幻想一番。用通俗的话说她就一个“小花痴”,可是在穿越后却对眼前的美男豪无兴趣。哦,不!她不是没兴趣,她是怕嫁给他后人生不再自由。她爱帅哥,但不一定要嫁与帅哥。 想知道她如何穿梭在众多帅哥之中的,且由《囧穿命犯桃花:新娘不上轿》 慢慢道来。
  • 再谯成后再谯成后簪之缨|古言术士说她是天下之母。因着这句话,身为河东节度使的她的公爹带着她丈夫造了朝廷的反,败了。母亲说她克死了自己的丈夫,要送她去当尼姑。她没有看破红尘,当然不愿意青灯黄卷,断然拒绝,她说:“死生有命,何必妄毁行发为!”她又嫁了,这回不是媒妁之言,而是倾心相爱。她追随着他,横扫天下,一统帝国。稳坐了江山,厌烦了横刀立马,他现在更爱后宫里的温香暖玉。山有陵,天地不合,与君绝,恩爱成灰,妾心已冷,阴谋一出,相爱相杀。到了生命的尽头,他问她:“朕只是放纵一时,卿何故绝我一世。”她说:“爱到断肠,便成了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