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25章 完结篇

郁茉儿醒来时,黎启行正坐在床头,阳光打在他的脸上,细微的汗毛都看的清楚,他粉扑扑的小脸是那么可爱,一双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的睫毛,正盯着郁茉儿。

郁茉儿一下子笑了出来,她伸手说:“来……到我这里来。”

黎启行一下子扑进了郁茉儿的怀里,他靠着郁茉儿说:“娘亲睡了好久,启行叫娘亲娘亲也起来,启行还以为娘亲不要启行了。”

“怎么会呢……我们启行多可爱啊!”

郁茉儿看了一眼身上的伤口,几乎都已经愈合了,她起身下了床,从衣柜里拿出了一件大衣披在身上。

郁茉儿牵着黎启行的手走下楼梯,她看明彦开和佐月端坐在沙发上,察觉气氛不对,郁茉儿叫来白副官带走了黎启行。

明彦开看郁茉儿走了下来,立刻起身示意郁茉儿坐过来,郁茉儿坐到明彦开身边,她淡淡的笑了一下说:“怎么了?”

佐月看了一眼郁茉儿说:“郁清荷……昨天晚上自杀了。”

“自杀了?这可不像她……”

就在郁茉儿说话的时候,赵海走了进来,他手里拿着一个布包,走到郁茉儿面前说:“大姐……查清楚了,郁清荷不是你妹妹,洪媱才是你妹妹,当初绑你们两个的人,就是洪家班班主。”

昔日恩人竟是当初使得姐妹分离的仇人,郁茉儿一时之间难以接受,更让她无法接受的是,一直疼爱她的兰姨,竟然是整件事情的指使者。

而她做这一切,竟是为了分辨出哪个孩子才是白翩翩的女儿。

说到这里郁茉儿突然感觉眼前一黑,径直的倒进了明彦开的怀里,明彦开愣了一下说:“茉儿……”

明彦开抱起郁茉儿走上了二楼,他刚将郁茉儿放到床上,白副官就拿着一封信走了进来。

明彦开看了一眼信的内容,大意就是想救郁茉儿就来城外十里坡,明彦开放下信封,回头看了一眼郁茉儿说:“白副官……保护好夫人。”

一路快马加鞭,明彦开赶到了城外十里坡,等着他的人正是兰心儿,她回头看向明彦开说:“重明家的少主,你来了……”

“你不是待茉儿如亲女吗,为何要害她?”

明彦开的的手攥的死死的,兰心儿冷笑一声说:“亲女……我只不过是在等她长大,半妖的眉心血可以复活妖,而你的心头肉,可以让灵气聚集,白姐姐就能回来了。”

兰心儿一早就设计好了,她要用郁茉儿的身体,让白翩翩活过来,这些她当然不会跟明彦开说,这一刻她等的太久了。

“要想救郁茉儿,取你心头肉来。”

明彦开伸手变出一把匕首,他深吸一口气,随后对准了自己的胸膛,眼看着匕首就要刺进去了,一个身影闪过,死死的抓住了,明彦开的手。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郁茉儿,她回头看下兰心儿说:“没想到吧!小水仙突然良心发现,没有把我的血给你,兰姨……我敬你爱你,你对我却是虚情假意,就算是明彦开这么做,会让我娘活过来,我也不会伤害他,我爱我娘,我同样爱明彦开。”

兰心儿冷笑一声,她一把抓住郁茉儿的脖子说:“茉儿……不是兰姨狠心,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娘。”

其实根本不需要明彦开的心头肉,只要有朱雀血和郁茉儿的眉心血就已经足够了,兰心儿带着郁茉儿消失在明彦开眼前,明彦开双眼血红,瞬间眼开双瞳,张开翅膀追兰心儿而去。

另一边兰心儿将郁茉儿放到了祭坛上,她将装着血的碗递给了郁茉儿,郁茉儿看了一眼,不假思索的喝了下去,她闭上眼躺了下去。

郁茉儿心里说到:“娘都是为了生我才会去了,今天我将这副身躯还给她也好。”

兰心儿默默做法,茉莉花瓣环绕着郁茉儿的身体,不一会她便睁开了眼睛,可是什么变化都没有,兰心儿精神崩溃了,她抓着头发大喊为什么,最后一头撞死在了祭坛边。

明彦开赶来时郁茉儿正坐在祭坛边,她看到明彦开一头扑进了他的怀里,三年守孝期过去,明彦开和郁茉儿成亲轰动连城。

看着镜子里精致的妆容,还有那大红的喜服,郁茉儿不由的娇羞了起来,洪媱爬在郁茉儿肩头说:“姐姐……你真漂亮,你是我见过最美的新娘子。”

姜喜悦拿着盖头替郁茉儿盖上,她声音略带哭腔的说:“到了夫家,要勤俭持家孝顺公婆,早日给明家开支散叶。”

郁茉儿点了点头,接过了喜婆手里的苹果,她跪倒在地说到:“女儿……叩谢母亲养育之恩,今日女儿出嫁,身离心不离。”

喜婆搀起郁茉儿便往门外走,锣鼓喧天鞭炮齐鸣,明彦开骑着马就等在门口。(大结局)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重生之回来爱你重生之回来爱你曲中幻|幻情她,看重友情,为了友情可以不顾一切,但却被朋友亲手推进丧尸群而死。再世重生,她发誓再也不再轻易相信别人,再也不会让爱自己的人为自己而死。
  • 被迫成为勇者的村姑被迫成为勇者的村姑鲨鱼子|幻情林天音发现自己重生了,变成了某本蛋疼勇者与魔王故事里的肥婆反派。原著的作者是个变态,整个故事里都没几个正常人,因此她只能努力变得更变态。--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魔王,请给我一滴血魔王,请给我一滴血一朵闲云|幻情想她堂堂前任女皇的唯一女儿,怎么混得忒惨呀!先是因为长得不够美与王位无缘,再是居然被现任女皇挂在箭头上一箭射到其他三界混战之地!美名其曰拯救苍生,可为毛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还轮到她来。重点是得取魔王的血!他是王者,她是三流货!这真是一部漫长的取血奋斗史!
  • 妖孽来袭之第一女神偷妖孽来袭之第一女神偷木楼语|幻情【本文一对一,无虐爽文,女强vs男强,强强联手,宠爱无极限】 她,一代神偷,大难不死,却穿越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附身到一个痴傻小乞丐身上。 痴傻被嘲笑?没关系,本姑娘已经一个不小心变成天才了! 穷得叮当响?开玩笑,本姑娘天生就是活体宝物探测仪,运气逆天挡不住! 废柴没修为?不好意思,几年蹦跶完你的终生追求,顺便练个你想都不敢想的五行元素! 还想欺负她?没关系,她奉行的原则是人不欺我,我不欺人,人若找死,送人一程! 是朋友,好东西你随便拿! 是敌人,坑蒙拐骗,没有下限! 她堂堂鬼手神偷,还玩不转这些个道貌岸然的跳梁小丑?! 唯一的败笔? 大概就是在她还弱小的时候,不幸被人追杀,路上巧遇某男,被忽悠地自荐了枕席,从此奔上了不归路…… 【剧场一】 某男轻飘飘的蛊惑声传来,“闯入本座的浴池,你说本座该给你怎样一个死法呢?” “使者大人,您最喜欢给人怎么个死法?”某卿后背冷汗直冒,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最喜欢嘛……自然是让人死在他最恐惧的东西之下。比之抽骨、拨筋、熔魂、丢进化血池什么的可有意思多了,不知道小狐狸最害怕什么呢?” 眸卿愣了愣,随即她大咧咧地笑了下,“最惧牡丹花下死。” “牡丹花?”那人轻轻念道,似乎有些疑惑,“为何?” “唔,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我一怕做那风流鬼,二怕被压在下面。” “……” 【剧场二】 某日,某龙哭丧着脸哀嚎:“主人,我已经一个月没见小七了。” 某男淡定挑眉:“嗯?” 某龙又哭:“今天看到小七,她说要搬出去。” 某男微微差异:“嗯?” 某龙深吸一口气,忿忿捏拳:“小七说要搬去王妃刚开的伶馆。” 某男脸色顿时黑如锅底,“开伶馆?走,本座倒要看看他们哪个比本座好看了!” 某龙默:“……”这是重点吗?
  • 唐家有女初修仙唐家有女初修仙千千嫣梦|幻情她是异种人,母亲是实验体,因为身怀九阴天离体的灵根被吸血鬼拿来做实验,从而怀上了她。 母亲怀上她后,为了逃避追捕,逃到一个小县城嫁给了一个赌鬼做继室。 为了逃避追杀,她隐藏异人血性做一个普通的人类。 继父好赌成性,不务正业, 母亲善良软弱,并把继父的一儿一女托大,还为他生了一个儿子,她同母异父的弟弟。 本以为她会这样碌碌无为的过一生。 直到…… 好赌成性的继父死了。 母亲和弟弟也死了。 被找来的吸血鬼杀死。 临死前她爆发了体内的潜能与敌人同归于尽,醒来时,发现自己回到了七岁时…… 意外得到了母亲家族的传承,空间在手,这一世,她不打算平平庸庸的度过。 母亲的九阴天离体算什么,她的先天圣体更加妖孽。 妈妈那么美,不应该操劳憔悴,拐来跟她一起修仙,长生不老,永驻容貌。 没钱了不怕不怕,成为县城首富不在话下,一不小心,成了首富的首富。 敌人寻来了,不用战战兢兢的躲藏,挥挥手,把敌人的老窝端了。 妈妈宠爱,兄弟姐妹崇拜,唯一缺少了个修仙伴侣。 咦,这个帅哥怎么老挡路啊? 本文【一V一】+【小女成长】+【空间】+【修仙】+【身心干净哦】+【一爽到底】
  • 哼本小姐有病你能咋滴哼本小姐有病你能咋滴旻小雨|幻情女主为了别人灵魂分为了七部分,七个灵魂分别转世为:圣女夏雨欣、战神秦思语、狐帝之女唐伊浅、海神林晨雨、妖族公主叶琴瑶、魔族公主陶雪晴、精灵公主宁允儿。(事先说明一下:这个小说里的世界思想封建,科技发达十分奇葩。)
  • 情动九天之凤凰虞央情动九天之凤凰虞央一念之间|幻情五百年前神魔大战,她舍弃原丹、舍弃神界之宝天枢经,以凡人身份一切从头。而今战火再起,唯一能解开天枢经的方法是要用她的命。从九重帝天到锁妖塔底,她从充满希望到绝望,从活泼灵动到沉寂淡漠,经历了这世间最邪恶的地方,得到了最无法预料的结果。
  • 摄政王碗里来摄政王碗里来龙幽儿|幻情【新书:《当女君大人成了团宠》求支持】 她是京都凌家废物嫡女。 他是玄萤大陆嗜血杀神。 她被爱冲昏头脑,被世俗艳丽迷了双眼,最终落了个惨死地牢的下场。 凌家灭门,兄长战死,刚出生的弟弟供万蛇啃食殆尽。 未婚夫却搂着凌家养女,将她剥皮抽筋。 声名尽毁,美貌全无。 他爱她成痴,护她成瘾。 为她隐退边疆,为她上交兵权。 陪她共赴地狱。 他说:“洛洛,生,你不爱我,死,我却不放你。” 凤凰浴火,涅槃重生。 当她再次睁眼的那一刻,便是她像他们索命的开始。
  • 邪王腹黑日常邪王腹黑日常荼蘼可可|幻情扮得了猪装得了逼杀得了人的废材小姐VS令人闻风丧胆结果人后闷骚人前禁欲的尘王殿下! 强强联手,腹黑对腹黑,究竟谁撩谁? 被腹黑殿下壁咚? 被按在墙壁上的花恋勾唇,伸手抬起那妖孽的下颚,帅气的抬鄂杀! 和太子殿下有婚约在身? 大婚之日,花恋一席白衣,全身上下就连盖头都是白的! 说她是废材? 如果掌管世人生死轮回,一统冥界的冥王是废材的话,那么全天下怕是没有天才了!
  • 撒旦女帝:我的绝色后宫撒旦女帝:我的绝色后宫池照明忧|幻情光明与黑暗,太阳与月亮……天地伴侣之间便是这样的存在,只是即使如此,也终究抵不过,终有一天的分离隔断。自从那一刻起,六界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阴明,我永远……也不想再见到你。”她冷漠而阴暗的勾起大弧度的唇角,陨坠。自当世界开始重启的那一刻,崭新的世界又会展露在她的眼前。封印了部分记忆与力量的她,最终真正的敌人又会是谁?走遍六界。经历过了许许多多的迥异经历,神魔?创世主?亦是人鱼妖孽?最后当她再遇见他的时候。……此时又会发生什么样的改变?最后她笑了:“终于,又见面了啊……”我早已经不是千万年前的那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