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4章 吕怿娈

宋仪卿饰演的就是这位封玉容,夜楚睿饰演的就是长大后的哲易,夜景生饰演的是小时候银翼。

为什么会让夜景生饰演银翼呢?

因为这是凯特琳第一次拍摄古装题材,非常慎重,对每一个角色饰演的演员把控,从演技到人品到生活作风都一个一个了解过去,也不允许塞人或者带资进组,绝不允许任何人在她的作品中留下污点。

宋仪卿和夜楚睿是凯特琳阅读过剧本后,亲自邀请的;而夜景生则是凯特琳看过那么多小演员中最适合饰演的。

所以就有了凯特琳邀请夜景生参演儿时的银翼。

“宁曦……最近,还好吗?”

“……挺好的”夜楚睿没想到宋仪卿会这么问。

“那就好…”

“怎么还在这里啊,快过来定一下妆,小景都快好了”凯特琳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打破了沉默。

夜楚睿和宋仪卿刚到,就看到一片热闹景象。

“哇,银翼小时候就这么帅,长大后还得了啊”

“嗯,就凭这姿色,难怪会成为天下郎君第一想嫁的女人”

“果真是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能被吕怿娈皇子倾心相待的,能是一般人吗?”

“倒是可怜了吕怿娈,恋了一辈子,却始终不能和银翼在一起”

“银翼倒是狠心,她和林希远走高飞归隐山林了,吕怿娈就一个人孤零零守着那冰冷的皇位空荡荡的宫殿,让他情何以堪”

“银翼从一开始就没有给过吕怿娈希望,一直把他当做知心好友,又不是银翼留下吕怿娈的,那个座椅是吕怿娈自己筹谋已久,策划多年得来的东西,怎么可能会放弃”

“一边是自己爱的人,一边是到手皇位,他的内心是很痛苦的”

结果,银翼和吕怿娈该不该在一起,该不该留下吵了起来。

“好了,别吵了,当这里是菜市场吗,该干嘛就干嘛去”许可看着凯特琳越来越难看的脸,赶紧出来阻止道。

这时,他们才注意到凯特琳那难看脸色,一窝翁的散开了,给归各位。

凯特琳这次脸色好看些。

凯特琳扬起一抹微笑,朝夜景生招了招手,“来,小景,过来阿姨这里”。

夜景生离凯特琳三步之遥站定。

凯特琳半蹲下来,认真的看了看,点头到:“不错不错,就是我心目中银翼(哲易)儿时的样子”。

许可挂完电话,脸色有些不愉,走到凯特琳身边:“凯特导演,饰演林希儿时的小演员来不了,说是起来的时候肚子疼得厉害,送去医院了”。

凯特琳刷的一下,脸拉了下来:“第一天就给我惹事,去,把之前面试过林希儿时的童星资料给我找来”。

“是,我这就去”许可点了头,快要走出房间时,凯特琳叫住了他,指了指晨瑜:“不用了,回来,这里有一个现成,化妆师,快,给这个小朋友换上林希儿时的装扮”。

晨瑜不知所措,一脸紧张的看向了夜景生。

夜景生走到晨瑜的面前,揉了揉他的头发:“没事的,只是换一下衣服”。

晨瑜点了点头,松开了牵着夜楚睿的手,跟着化妆师走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阳缝阴闱阳缝阴闱Ms猫小姐|现言“夕姐,夕姐,大新闻呐!你知不知道那个西城的富商今早被发现了和小三儿一起死在城郊的山下了, ……
  • 情有余温情有余温笑褒姒|现言"连翘在路邵谦新婚夜爬上路邵谦的床。她爱路邵谦,她愿意为他付出一切,乃至生命。他包她两年,夜夜羞辱,逼她喝药,对她杀母仇人宠之入骨。也恋她护她,为她打架逃婚,终生不娶。“连翘,你就是死,也得死在我家里。”“路邵谦,你放过我吧,我想出去晒晒太阳。”…………时过境迁,再相遇时已物是人非。连翘带着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她脸上那道伤疤触目惊心。路邵谦看的眼眶湿润,他想起来七年前连翘怀孕被那个女人开车撞飞,想起来那个人绑着连翘,匕首划过她的脸……"--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大神家那位又在闹海大神家那位又在闹海染筱萋|现言原书名《报告长官:夫人在捉鬼》 第五家女人代代只能活到28岁,是报应也是命。 第五念作为第五家87代传人,以收服妖魔为己任, 她因为追一只千年的狐狸精,误闯了某个人的梦境, 本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理念,在妖物的手上救了他一条小命, 虽然梦中拜天地不算什么,却是秉承了天地,也算是夫妻了。 姑姑哭啼,“第五念,你是蠢货吗?救人就救人,干嘛在梦里与那人拜了天地,你死后如何入得了第五家的祖坟?” 第五念没心没肺的问,“为啥?” “你已经是闵家的媳妇儿了,我不管,你赶快给我去求一封休书。” “姑姑,别闹!” 拜托,二十一世纪去找人求休书,她不被人笑掉大牙才怪。 果不其然,她求也求了,人家根本把她当成了另类引起他注意的不轨女花痴。 不仅如此,还大力的表扬了她,说是他有生以来见过最特别的手段。 闵御尘冷冷的说道,“休书,可以有,看你的表现。” 表现你个球啊!
  • 首席前夫,求放过首席前夫,求放过幽曳雨|现言——推荐旧文《桃色情劫,大叔滚远点!》 四年前,她毫无征兆的向他提出离婚。 四年后,再相遇,他是高高在上的集团总裁,而她却是送外卖的小贩,他将她束缚在身边,在她面前和妻子大秀恩爱,甚至要求她做代理孕母…… 目的只有一个——羞辱。 为了救自己的女儿,她不得已舍弃‘他们’的孩子…… “苏然,你害死了我的孩子,我要让你的女儿偿命!” 从此,她再也找不到她的女儿…… 一张死亡证明出现在她的面前,她隐忍着眼泪,勾唇一笑—— “陆铭煜,你知道吗,郁郁不光是我的女儿,她也是你的女儿。” * 他指着站在她身旁貌若潘安的男子,满目痛楚的看着她:“你一定非要嫁给他?” “是。”她回答的笃定肯定加坚定。 “他可是个傻子!”他急切的提醒道。 她笑的极具讽刺:“你作为他妹夫,就这样称呼你的大舅哥吗?”
  • 总裁的囚心娇妻总裁的囚心娇妻莫染离殇|现言新书《红尘劫之十寸相思》已发布,欢迎入坑! 这场婚姻于她而言,是一场无爱的商业联姻, 这场婚姻于他而言,却是深入骨髓的挚爱, 他的手段凶狠, 而她为了保全家族企业天天演戏, 同时利用他在自己的事业里上位 可他不管,只要她在他身边 她脾气他宠着 她伤心他哄着, 她要一切,他都给…… “你为什么对我这般好?” “小傻瓜,因为你是我的余生唯一。”
  • 呆萌丫头你别跑呆萌丫头你别跑卿雨轩|现言错认她,便深深爱上,这是冥冥注定,还是执着不放手的原因。若有缘,遇见你,不愿轻易放弃
  • 北极光北极光妖妖、妖怪|现言林澈从小就喜欢和爷爷玩耍,可是后来爷爷的身体越来越严重,连一向吵架的爸爸妈妈也开始和睦起来了,可是真的有那么平静吗,爷爷去世后,林澈终于知道了,爸爸妈妈和好是假,为了爷爷的产业才是真,爸爸妈妈在打闹之中失去了生命,林澈也进入了孤儿院,直到十三岁才去了舅舅家,林澈按照遗嘱背负了许多人都眼红的财产,阴谋越来越多,林澈遇到了一个叫韩子澈的人,还有林书翰,在无数的分分合合后,林澈身穿白色婚纱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 甜蜜婚:萌妻好彪悍甜蜜婚:萌妻好彪悍歌清雅|现言[此文为女强+男更强,女主不脑瘫,不白痴,不抽风,可以放心观看。]她不就是塞给他十张毛爷爷,骂他连MB也不如吗?有必要这么“不离不弃”的缠着他吗?好歹她身为佣兵界的无冕之王,现在却被一个男的缠的要到处躲藏,这真的是太损她的面子了。被逼迫的忍无可忍的某女,雄赳赳的冲进那个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办公室时,某邪魅总裁,邪气的勾起了唇角,“终于来了,我等了你好久!”某女才知道自己被算计了。(这是一段诙谐的追妻之旅。)
  • 柒遇柒遇屿冉|现言霸道总裁爱上天真小白兔?不存在的! “鱼嘉染!!!” “到!” “昨天的策划为什么没有交上来?” “不好意思,大总裁,不想看见你那张令人胃口不好的冰山脸。” 嘉染嘉染,你总是这么桀骜不驯,呵,可我就是你的克星! “老婆,生个女儿吧。” “不要,我要生个儿子玩,女儿不好玩。” 看总裁夫人如何把总裁玩的团团转!
  • 少东的傲气女友少东的傲气女友晓竹清风|现言本文男主: 强势,习惯了强取豪夺,霸道且桀骜。 本文女主: 倔强,渺小却不弱小,从不知屈服二字如何书写。 本文风格 宠虐参半。。。。所以,喜欢宠文滴亲请跳坑,喜欢虐文滴亲,也请跳坑。 O(∩_∩)O~O(∩_∩)O~O(∩_∩)O~ 五星级的宾馆内,叶然撇着嘴,拿着一个纸篓,站在满是狼藉的总统客房内。 一边骂,一边收拾着那被丢到角落中的被子,以及到处都是的纸巾。 却不想,浴室的门在她的身后,大开。 一对男女,正在上演着火辣的后续。 “恩。。。。。予。。。轻点。。。恩。。。” 身后的响动让叶然僵了身体。 机械的转过头,手中的纸篓自她的手中掉落在地,发出不小的声响。 尴尬之中,叶然看着面前的男人冲着她,温柔的笑,然后招手。 “小丫头,想赚钱么?我不介意——你的加入。” ------ 喧闹的酒吧包厢间,叶然站在一群男女之间。 浑身血液僵滞。 现在的她,只觉得,自己好似舞台上,供人玩闹的小丑,而这一切,全部都拜那个叫做陆涵予的男人所赐。 “美女,脱吧,陆少又输了。” 一个男人走至叶然的身前,抬手,拉掉叶然身上的最后一件单衣。 “然然,你怕吗?怕的话,就祈祷吧,祈祷我的运气好点,好将你脱掉的那些衣裳赢回来,否则,你今天可就要光着从这里走出去了。” 陆涵予走过来,将手搭在叶然裸露在外的肩膀上,然后,神色兴奋而玩味的看着他。 她知道,他的输,是故意的。 要比谁能挺,谁更能玩下这个游戏吗? 她叶然,愿意奉陪到底。 推荐偶的新文 总裁的蹂宠情人 这是一个监护人滴文文 推荐偶的新文 狼王的失贞小奴 推荐偶的完结文 禁囚 等待亲亲们的支持哦 推荐偶的完结文 总裁囚奴 此文一次性订阅,是半价。。。。半价哦。。。 希望亲亲们可以喜欢 推荐偶的新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