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96章 看看你教出来的好徒弟

孙安锦的失踪引起了极大的骚乱,至少比孙安锦想象中的要大得多。

“怎么样?”不知道第几批人回来报告,一进门就被许忱和穆云深二人急不可待地询问。那人摇摇头,于是许忱和穆云深再度陷入沉默。

“都怪奴婢不好,”催雪在一旁用帕子拭泪,急道,“都怪奴婢大意,中了计……”

为了行事方便,此时穆云深、许忱、催雪三人都在茶室,同在这里的还有仉清扬和长孙霁瑞。茶水已经放得又苦又凉,但屋内的几人谁也没有心思去在意它。

“催雪,你再说说,你为什么出去?”仉清扬狠狠抓了几下头发,再次寄希望于能够从催雪身上找到蛛丝马迹。

“回公子,有人找奴婢,说是梨华院的账簿出了问题,要去俯仰楼查对,”催雪哽咽着回答,“奴婢确是昨日将梨华院的账簿送去俯仰楼,没有怀疑便去了,结果……”

结果有人趁虚而入,用催雪的身份挟走了孙安锦。

“报——”外面传来急促的通报声。几人纷纷转头,盯住了门口。一名梅花部的下属进来,语速极快地禀报:

“孙院首请诸位公子碧和院一叙,”说着,又抬头有些冒犯地看了穆云深一眼,“另外请穆三小姐速至碧和院。”

“云泠?”穆云深震惊,“叫她来做什么?”

“院首吩咐,小人不敢过问。”那人回。

少顷,几人在碧和院书房端坐,静静等待孙汝发话。穆云深的心里尤为不安,此事估计还要牵扯进云泠,他也不得不疑虑。只是出人意料的是,一向将微笑当成面具戴在脸上的长孙霁瑞此番似乎也有些疑虑,万年不变的微笑此刻成了面无波澜。

孙汝坐在正中的椅子上,支颐,闭目养神。一屋子焦躁不安的小辈并未对他造成任何影响。

“穆三小姐到——”书房外传来通报声,随后,门就被人猛地推开,穆云泠闯进来,尚未看清屋里的人,就急道:

“怎么回事?安锦呢?”

穆云深赶紧走过来拉着她坐到自己身边,穆云泠这才看到孙汝正坐在主位,立刻收敛了自己的风风火火,但神情焦急还是难以掩饰。

于是,众人的目光纷纷落到孙汝身上,等着那个表现得好像万事万物都与他无干的人开口。然后孙汝不负众望地发话了:

“此番叫大家前来,是为了安锦的事,”话说到一半,顿了顿,视线似乎是在屋内的每个人身上都落了一下,方才继续说下去,“还有西楚的事。”

西楚?穆云深和坐在对面的长孙霁瑞对视一眼,两人都清楚西楚皇子出使在即,南梁京城进来就此事频有传闻,已经有了出事的预兆。穆云泠却并没想得这么多,急躁地问孙汝:

“安锦现在在哪里?”

“此事确不在我意料之中,”孙汝慢条斯理地整理着衣袖上的褶皱,“但已经有了眉目,还需你相助。”

“先生客气了,”穆云深起身,有意无意地挡在了穆云泠前面,朝孙汝一揖,“学生以为,眼下不妨先找到安锦,西楚之事,安锦在,也能帮上忙。”这话其实私心很大,一来他并不想让穆云泠参与到南梁与西楚之事,二来他此刻也确是担忧孙安锦胜过忧虑西楚使节。等他说完,未听得孙汝发话,便意识到自己方才有些唐突了。视线一侧,看到长孙霁瑞正若有所思地看着他。

穆云深忽然意识到,自己居然违了曾经立下的少年本心——先天下而后己,先国而后家。比起南梁国事,他现在先忧虑的居然是自己的妹妹和……穆云深想到那个名字,心中的震动甚至让他觉得有些对于遗失自我的畏惧——孙安锦。

他突然便明白了什么。

“不急,你先坐,”好在孙汝并未怪罪他的唐突,清冷的目光里反而有了一丝不明显的笑意,又对许忱说,“让梅花部的人去卷帘楼附近守着,穆云泠和催雪去找花魁,”说着,从手边拿起一样东西,示意穆云泠过来取:

“带上这个。”

穆云泠起身,走上前来接过孙汝手上的东西,是一只打磨细致的木盒。穆云泠下意识地便向摇一摇听里面的动静,却看见孙汝的脸立刻黑了:“拿好。”

穆云泠赶紧停手,蹿回自己的位置去了。方才坐好,忽然感到有一道视线落在自己身上,抬头一开却是长孙霁瑞带笑的目光。

穆云泠朝他做了个凶恶的表情——看什么看!

长孙霁瑞明显笑得更开心了。

“去之前,到杏花部领药,”许忱领命后,孙汝又补充道,“此行危险,小心乌般人。”

许忱愣了一下,再次道:“是。”

与此同时,孙安锦正在面对孙汝所说的“危险的乌般人”。

“哇,你画的小鸟好像啊!”身着鲜红色异族衣裳的小女孩瞪着一双乌黑发亮的眼,满头的辫子随着她的笑抖个不停,“姐姐,你看啊,这个姐姐画的小鸟好像啊!”

画纸被抢走,孙安锦搁笔,转过身来,目光追随着小女孩跳跃的红色身影落到了身后的八仙桌旁坐着的鹅黄色衣裙少女身上。这少女约莫与自己同龄,眉眼较常人深邃一些,眼睫乌黑密长,几乎像是两幅扇面,使得她面孔上此时的温和神情浓郁而柔软,像是焚香时轻袅而香蕴的烟。

“那你向这位姐姐学学,”那少女笑着,“让姐姐教教你。”

“我要姐姐教我,”小女孩儿扭着身子,拽住少女宽大的袖口摇晃,“我要姐姐教我。”

“姐姐可画不来,”少女抬手,轻轻抚摸女孩子的头,“你去和这位姐姐玩儿,不然这位姐姐要伤心啦。”

于是那小女孩转过头来看着孙安锦,眨了眨那双乌黑的眼,又蹦蹦跳跳地过来了:“姐姐,再画,再画!”

孙安锦也抬手摸了摸孩子的头,而后抬头望着坐在对面的那个人:“你们大费周章将我带来这里,想要什么,不妨直接说来。”

那吵闹的孩子似乎极聪明,听懂了她们要谈自己不能问的事,原本聒噪的她顿时闭了嘴,自己一个人握着笔在纸面上胡乱涂鸦。

“孙小姐果然与南梁其他小姐们不同,这直接的性子倒像我们西楚人。”少女笑道。

“您的性子也像我们南梁人,”孙安锦回敬给她一个微笑,“若是无事,烦请送我回去,我出来得久了,家里会着急。”

少女闻言笑意更深,歪着头打量孙安锦:“若不是孙小姐一直在我眼前,我都要怀疑小姐已经联络了南梁书院的人。”

“家里人自会找到我,”孙安锦依旧微笑,面不改色道,“在此之前,你们若是有话,不妨直说。”

“有家里人真好。”那少女忽然真诚地说了一句。

“你也有家里人,”孙安锦亦认真地看着她,“否则也不会坐在这里。”

那少女愣了愣,随后又笑得温柔可亲:“小姐似乎知道我的身份了?”

“并未,”孙安锦说,“只是实话实说而已,”说着,又摸了摸身旁专心涂鸦的孩子的头:

“至少这孩子是,对吗?”

少女点头:“自然。”再看孙安锦时,眼中的疏离便少去很多。

“你把我找来这里,总不会是为了让我教这孩子绘画吧?”孙安锦便也对她笑笑,语气缓和起来,开了个玩笑。

少女也笑道:“自然不是,我们找你,不过是有些事情想要问个清楚。”

孙安锦望着她,示意她继续说。

“我们知道南梁书院的功用,所以孙小姐也不必再掩饰,”少女的口气似乎严厉起来,然而面上还是温和带笑的,“不知小姐可认识一个人?”

“哪一个?”

“贵国兵部尚书之子,刘山,”少女道,“听闻与小姐是同窗。”

孙安锦心里“咯噔”一下。问谁都好,只有问刘山时,孙安锦心中最有鬼。这种慌乱让她不确定自己的表情是否有所更改,因而格外分神去注意,结果面颊便微微抽动了一下。

“看来小姐熟识的。”这一细微的动作便被发现了。

“算不上十分熟识,”孙安锦极力保持着表情自然,“不过看他平日里与人打打闹闹多了,笑一笑罢了。”

“那么刘山平日里的喜好,小姐是知道的了?”

“不过是顽皮,喜欢逃课,”孙安锦说,“让我爹头疼得很。”

少女哈哈笑道:“贵国的公子甚是有趣呢。”

“贵国的孩子也是聪明可爱。”孙安锦说着,目光又落到那红衣服小女孩的身上。

“这孩子是乌般人,”少女伸出手,将孩子从孙安锦身边拉过来,揉了揉她的脸蛋,“自幼失了父母,是被我师父捡回来的。”

“您师父?”孙安锦顺着她的话接。

“说起来,小姐是认识的,”孙安锦忽然觉得那少女的笑容透出些意味深长来,隐约想起了什么事,却又没有抓住,只得听着她继续往下说,“我的师父,他姓敬,常青山人。”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和亲王妃和亲王妃薰儿|古言和亲,向来都是国家用来停止战事的最好的方法,而被用来和亲的女子往往都是选自王公大臣之家,在冠以公主的封号遣送入别国。这些女子的命运最后会如何却是不得而知。或许她们会在战事再起时被当作替死鬼先杀之而后快,或许她们会被送入军营成为军妓,和亲女子的命运向来都是悲惨的。
  • 被渣后魔帝他偏执了被渣后魔帝他偏执了司小浅|古言凤天国神女一朝穿越成白家庶女五小姐,她一心只想变强复仇,谁料却突然桃花朵朵开,其中一位还是魔帝,神女与魔族势不两立,于是她渣了魔帝,万万没想到魔帝被渣后回来不是要找她报仇,而是……
  • 妖孽美男的邪妃妖孽美男的邪妃开尽夭桃|古言她一出生脸上便有一块遮住了半张脸的胎记,没有相貌就算了,她还是一废物,不能修炼?!行!身为二十一世纪天才医女的她华丽穿越。打恶姐斗二房踩渣男虐贱女,还有一身逆天的本领!谁说她是废物!打一架再说!!可。。。。“娘亲快跑啊~~爹地追来了!”小萌宝拽住快要逃跑的娘亲,一脸笑嘻嘻。“嗯?跑哪去!”妖孽美男从后面紧紧抱住她的腰……他与她之间会上演怎样的爆笑故事呢?(本书暂不更新,因高三学业忙所以更另一本书,请大家多多支持我的新书《云梦之间再相见》,谢谢大家!)
  • 绝色王妃世无双绝色王妃世无双柠七_|古言月扶南以为自己能平平淡淡的活完这第二条命,却没想到这王爷府就是她的地狱,身份就是她的催命符!没有一丝灵力的废材将军府大小姐,如何生存在这异世? 月扶南终于脱离了这王爷府,君逸枫觉得自己应该是高兴的,可没想到这女人转身就进了晋王府,成了晋王妃,自己的皇婶。 她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传奇?明明是一丝灵力都没有的废物,却偏偏飞上枝头变成耀眼天下的凤凰,医术无双,灵力强大,想翻天都没人能拦住她!
  • 六抹重生皆此生六抹重生皆此生黑山老么|古言前世,她明明是将军府嫡女,却要下嫁给六品武将,本以为得到的是一场至死不渝的爱情,但一切不过都是镜中花,水中月;庶妹的伪善,姨娘的恶毒,一切的一切把她逼上了绝境,涅槃重生。带着复仇之火滚滚而来。 ”什么情呀,爱呀,不过就是闲人无事拿来打趣的玩意儿罢了。“ ”我也不是个善良的人,以血还血,以牙还牙,对我来说都不行,打掉我一滴血,我得让她还我一斗,弄掉我一颗牙我得让她还我十颗“ 一抹温情生欲死,两抹温情涅槃生,三抹温情淡如水,四抹温情苦相知,五抹温情心系动,六抹温情缘此生……
  • 残王霸道,侧妃超大牌!残王霸道,侧妃超大牌!银小淫|古言她是和亲的公主,却被皇帝转送给残疾王爷,成为天下间最大的笑话。她是现代无父无母的孤儿,为了生存,学就了一身的刁蛮泼辣。当她成为她,柔弱公主变身野蛮狂妃,横空出世,强势崛起。 敢当面骂她?撩起袖子打得你满地找牙! 敢背后暗算?趁你洗澡之时拆了你家房子,叫你以后再没脸见人。 敢雇凶杀她?实在对不起,不怕流氓会武功,就怕流氓懂技术,现代的防暴技术用到古代,杀手只有求爷爷告奶奶的份。 王府上下,很快就被她收得服服帖帖。该杀的杀,该打出王府的打出王府。中间顺便把王爷夫君也给修理了,治好了王爷的残疾。 * 皇后来找她的麻烦,想置她于死地。她联合贵妃,扳倒皇后。 东窗事发,皇帝要砍她脑袋,王爷相公揭竿而起,为她谋权篡位,册封她为皇后,六宫独宠。 被牵扯通敌叛国,一道圣旨,贬入冷宫—— “皇上,不好了,皇后娘娘把姚贵妃的脸划花了!”有太监匆匆来报。 批阅奏章的某男头也没抬一下:“冷宫无聊,由她消遣去吧。” “皇上,不好了,皇后娘娘在冷宫遇刺。” “退朝!”某人丢下一朝大臣,疾步赶往后宫。 从此人人都道:冷宫里住着个最受宠的皇后。
  • 穿越:爱妃别赖帐(全本)穿越:爱妃别赖帐(全本)雪色水晶|古言本文简介:悲惨的是睁眼发现她穿越了! ★ 她发现她的王爷老公居然早已有心上人,太好了! “有爱人了?行,你们幽会,我给你们把风。” 像她这样通情达理的好王妃,可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了。 众人眼中的淑女王妃,孰不知却是一名极品妖女。 他不爱她,却不放过她,还霸道的控制她,心的碰撞,是否与爱情无关。 现代女骗子,贪财,贪色,十八般武艺,骗死人不偿命。 现代女骗子VS睿智邪王,是骗子骗倒了王爷,还是王爷驯服了骗子。
  • 田园格格田园格格判官|古言她原本是多尔衮的女儿,万人之上。却因为多尔衮的死亡,被逐出宗室,贬为奴隶,饱受欺凌……在一次护国寺上香中巧遇良人,逃亡民间,史书便再无记载,听说爱情是一座城,时而坚不可摧,时而柔若无骨。她与他的爱情,究竟要走到哪里?
  • 骨妃倾城舞骨妃倾城舞风晓之|古言她是来自崩塌异界帝尊,他是淮上陨落轮回帝尊。本该两个极强强者的碰撞,也该是惊天动地的碰撞。 奈何初生之时时空错换,造就了两人重逢之时注定陨落之势。 石头与刻刀,相爱相伴却又被迫相杀。 西淮说,世间没有她破不了的局破不了的阵,若是为心爱之人,弃了满身傲骨又何妨?! (我发四,我是最后一次改简介。)
  • 明宫绝恋明宫绝恋发财美|古言她,四岁入宫,经历过皇朝四代,从宫女到贵妃,看尽了后宫翻云覆雨;她从一个小宫女跻身于集至尊荣宠和权力于一身的贵妃,难道仅仅是因为她美貌如杨贵妃、妖娆如赵合德,功夫不亚于潘金莲?她大她的皇帝夫君十七岁,但他却对她宠爱了一生;他虽然没有为她争得一“皇后”名分,但他却给了她一生的宠爱。她一死去,他也紧跟着离世,这是怎样一个痴情的皇帝?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本文有点戏说,但没有违背历史框架;存在虚构,但基本符合史实。请勿对号入座!…… 喜欢这本书的朋友可以加我的qq群:487412177 加入时请报作品任意一个角色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