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7章 两个人的战争和玫瑰

1

话虽这么说,宋浩天却无论如何,都无法冷静。他一出门,就急急忙忙招手拦了辆的士,怒气冲冲地赶到了家里。

见到郭伊然,宋浩天劈头就问:“郭伊然,你去找陈晨了?难道咱两个闹腾还不够,你竟然偷偷跑去找她。真没看出,你还蛮本事哦,你感觉这样有意思没?”

郭伊然从陈晨那里回来,料定陈晨会告诉宋浩天,自己上门找她,好让宋浩天来帮她出气。如果真是那样,郭伊然就决定和她死磕到底,哪怕来个鱼死网破。但是,左等右等几天过去,郭伊然看宋浩天根本就没什么反应,她心里不免想到,看来,宋浩天还是爱着自己。要不,自己那样上门侮辱陈晨,宋浩天不可能没一点儿反应。

因此,当宋浩天突然怒气冲冲地回来质问自己,郭伊然不觉一愣。但她很快镇静下来,一脸不屑地说道:“我就去找她了,我去找她怎么了?是不是她向你告恶状啦?怎么?心疼了是不?自己无耻破坏别人家庭,还好意思告状。”

宋浩天气得青筋暴突,咬牙切齿,他说:“你……你……郭伊然,我最后再和你说一遍,我和陈晨之间是清白的。她当初借钱给我,完全是出于一片好心的帮我们,没你想的那么龌龊。”

郭伊然轻蔑地笑:“不龌龊你急什么急。龌龊不龌龊,她自己心里最清楚,并不是你说了算。如果不是她,我们能闹到现在这个地步?”

宋浩天狠狠地咬了咬牙,说:“好好好,郭伊然,我总算领教你了。随便你怎么想,随便你怎么说。我宋浩天再也不和你做任何的解释,我再也不想和你多说,哪怕一句话。走,我们现在就办离婚手续。”说着,宋浩天就去拉郭伊然的胳膊。

“怎么?为了这个女人,难道你还想强迫我,甚至打我不成?我就不去,你少来。宋浩天,我早和你说过,这婚我郭伊然不离了。”说着,郭伊然的胳膊,狠狠地那么一甩。由于气愤和用力,郭伊然这一甩,胳膊也就结结实实地,撞到了宋浩天的胸口上。

再好脾气的人,也会暴怒发狂,失去理智。兔子急了,还会咬人。钻心的疼痛,加上郭伊然的一脸骄横无理,以致宋浩天想都没想,不知怎的,一记响亮的耳光,就狠狠地打在了郭伊然的脸上。

这一耳光,简直太重了。郭伊然只感到眼冒金星,接连倒退了好几步。她摇晃了几下,终于没能站稳,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郭伊然趴在地上,完全傻掉了。她甚至都忘记了,疼痛和哭。半天,郭伊然这才想起来哭闹,她一下从地上爬了起来,边哭边说:“好啊宋浩天,你居然打我,你竟然敢动手打我。我恨你,宋浩天,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的。”

宋浩天说:“我就打你了。我告诉你郭伊然,你别欺人太甚,你别逼我急。离婚是你说的对吧,不离也是你说的。但是,我现在明确地告诉你,我们早已经分居,我们的夫妻关系,早已经名存实亡。我现在就搬公司去住,直到,你同意去办离婚手续为止。”

说着,宋浩天头也不回,径直就向外走。郭伊然只感到天旋地转,她突然疯了似的,大哭着冲了过去,一把揪住了,正要出门的宋浩天。她说:“搬公司去住?说得好听!还不是去找你那个款姐?我今天就和你拼了,我今天就不让你去。”

宋浩天一边挣脱郭伊然的拉扯纠缠,一边如一只暴怒的雄狮:“放开我,我宋浩天还有脸面,还知道什么叫做廉耻。我不会像你那么下作轻浮,还没怎么着,就搬到郑子健给你准备的新房子去住。”

郭伊然只感到双眼发黑,大脑空白。她的精神世界,在那一刻,彻底地崩溃坍塌。她目光呆滞,眼神空洞,慢慢地放开了揪着宋浩天的手。她满脸泪痕地望着宋浩天良久,方才喃喃地说道:“好吧,宋浩天,你走,我让你走。记住,你今天走了,就永远不要回来。”

2

暮春的夜晚,繁星点点,满目清冽。各种混合的花香,夹杂着春天特有的气息,在朦胧的夜色里,静静地流泻。

一切,都显得那么的美好和谐,一切,都显得那么的富于诗情画意。可这美好的一切,却强烈地刺疼着宋浩天的眼睛。

直到宋浩天浑浑噩噩地来到公司,他这才突然发现,自己在和郭伊然打闹之中,一气之下,愤狠地摔门而出,竟然忘记了带公司的钥匙。

站在公司的门口,宋浩天说不出的颓败。回想今天所发生的一切,他竟有种做梦似的恍惚。宋浩天就这样恍恍惚惚,在公司的门口,徘徊了一阵儿。没有办法,宋浩天只得垂头丧气地,重新回家,去取钥匙。但是,当宋浩天拖着疲惫的身躯,终于回到家里,却怎么都敲不开房门。

怎么搞的?难道郭伊然没有在家?还是她赌气不给自己开门?不对啊,防盗门没有关牢,窗口的灯也亮着,郭伊然应该是在家里。郭伊然究竟在搞什么鬼?想着这些,宋浩天就拿出手机,拨打郭伊然的手机。可是,手机里一阵忙音,没人接听。

冥冥之中,宋浩天突然感到了一丝不祥。这不祥之感,来得毫无来由,但在此刻,却分外的真切和强烈。不容多想,宋浩天猛然用力,几下踹开了房门。

眼前的一幕,几乎让宋浩晕倒。在空荡凌乱的客厅里,郭伊然紧闭着双眼,躺倒在一片血泊之中。她的手边,是他们新婚不久,一起去超市买的那把锋利的水果刀。一股暗红色的血,正从她割破的手腕上,蜿蜒流淌。

“伊然……”宋浩天大叫一声,扑了过去。他颤抖着双手抱住郭伊然,迅速拨打,120急救电话。几分钟后,急救车已经赶到了宋浩天他们家的楼下。宋浩天急忙和救护医生一起,把郭伊然抬上了救护车。

由于失血过多,经过医院的紧急抢救,郭伊然的心脏,终于恢复了微弱的搏动。但是,因郭伊然大脑缺血缺氧过久,以致脑细胞受损,而丧失了意识。医院的医科专家集体会诊后,结论:如果不能尽快催醒她,很有可能,郭伊然就这样永远的失去记忆,而成为一个活着的植物人。

这个消息,对宋浩天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他呆呆地望着,如昏死过去,静静躺在病床上的郭伊然,心如刀绞,后悔莫及……

当郭芙蓉听到这个消息,她疯了一般地扑向宋浩天。她一把抓住他,对着宋浩天就是一阵儿叫骂捶打:“宋浩天,你个遭天杀的。你赔我女儿,你赔我的女儿啊。如果不是你,伊然她怎么会做傻事?宋浩天,我女儿那点儿对不住你,你这个没有良心的混蛋,却逼她这样?今天……”

郭芙蓉的此番叫骂,在安静肃穆的医院里,无异于一颗突然炸响的闷雷。一时间,惊动了病房里的许多人,都纷纷出来围观。

值班的医生听到叫骂,也迅速赶了过来。看郭芙蓉这样近乎歇斯底里的大叫大闹,值班医生就走上前来,一把拦住郭芙蓉,说:“你知不知道,这里是医院。病人需要安静,你在这里大喊大闹什么?要闹,请你们回家去闹。”郭芙蓉这才气哼哼地放开了,紧紧揪着的宋浩天。

当宋浩天的父母,急匆匆赶过来的时候,郭芙蓉已经恢复了正常的理性。但她一看到宋江和赵丽萍,就把脸偏转向了窗外,给他们俩,一个冷冷的脊背。

宋江和赵丽萍,虽说对郭芙蓉有诸多不满,但他们看到昏睡在病床上的郭伊然。联想起上次郭芙蓉低下身段儿,去找他们商量谈判,遭到他们的冷风热潮,心里不觉也很不是滋味。看郭芙蓉对他们不理不睬,赵丽萍就走过去,说:“亲家,咱先不要赌气,赶紧想想办法,给孩子治病要紧。”

宋江则一脸焦急地拉过宋浩天,一直把他拉到了病房外面的走廊上,低声训斥:“造孽啊,你们到底怎么搞的?我和你妈不很过问你和伊然的事儿,就是相信你们有自己的判断,有能力处理好你们的事情。结果……你说,怎么会搞成这个样子?”

宋浩天心里一酸,说:“爸,我也没有想到,伊然她会这样……”

3

一连几天,宋浩天都一直守护在郭伊然的床边。

他不断地在郭伊然的耳边,轻轻地重复:“伊然,我是浩天,你不认识我了吗?你说话啊伊然。伊然,只要你能开口说话,你说什么,我都听你。”

郭伊然静静地躺在床上,眼神涣散,表情木然,她完全没有任何意识,真的是认不出宋浩天了。

几天后,主治医师把宋浩天叫去,告诉他:“病人的情况不容乐观,做为家属,一定要好好帮助医生,帮她恢复记忆。常和她说说她以前喜欢的东西,兴许有救,但一定要坚持。”

宋浩天开始挖空心思,每天和郭伊然说话。阳光好的时候,他扶她一起到阳台上晒太阳。春日的阳光,暖洋洋的,他帮郭伊然一起回忆,他们浪漫的过去。

郭伊然睡的时候,宋浩天就给她读他们大学时代,曾经喜欢的小说和诗句,来帮郭伊然恢复回忆。为了找到这些东西,宋浩天回家翻箱倒柜,终于找到几本他们大学时期,曾经一起读过的小说。

但是,一周过去了,郭伊然还是那样,眼神涣散,表情木然。有天早上,宋浩天看到自己家门前的花盆里,老爸种的几盆月季含苞欲,正散发着淡淡的幽香。他灵机一动,就采了几朵。

来到医院,宋浩天就把刚采来的月季,轻轻地放在郭伊然的鼻子前,给她闻。

他说:“伊然,你还记得这花吗?这是月季。你一定记得的,在你23岁生日的那天,我为了送你一份惊喜和意外,曾买来玫瑰送你。你却哭着说:一共99朵,这要浪费掉多少碗牛肉面啊。以后,不许我再胡乱花钱。我蛮可以在校园的小花圃里,偷摘些月季来冒充,反正它们长得蛮像。有买玫瑰这些钱,应该给自己买件外套。你还说,你看你看,天都凉了,我还是这件穿了又穿得破运动衣。伊然,你不知道,我当时的心情,真是又恨又爱。恨你辜负了我省吃俭用,精心为你准备的惊喜浪漫,爱情大餐。爱你勤俭朴素,对我无微不至的疼惜。伊然,你看到了吗,这是月季,它真的和玫瑰长得蛮像。我真的按你说的,摘了你说的月季来冒充玫瑰给你。伊然,这是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玫瑰,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秘密。伊然,你就用心地闻下,用心的看下,哪怕只一眼也好。”

郭伊然的眼睛,突然间闪动了一下。有一股水气,慢慢的蒙上了她的眼。接着,她的嘴唇,微微地颤动,轻启:“浩······天,是你吗?真的是你吗?”

“是我,是我啊,伊然。”宋浩天简直惊呆,他颤抖着双手,一下抱住了苏醒过来的郭伊然。

一朵灿烂的笑,绽放在郭伊然的脸上:“浩天,我好像······好像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噩梦。我······突然感到好怕······又好幸福······我噩梦醒来,一睁眼就看见你。浩天,我爱你······”

“我知道,伊然,我也爱你。”说完,宋浩天就大声叫喊:“医生快来,伊然她苏醒了······”

4

郭伊然手腕上的那道深深的伤口,还没有好。严格地说,是刚刚拆线,还结着黑褐色的痂。

早上,医生查房时,给郭伊然做了一个全面的检查。主治医师一脸吃惊地说,郭伊然整体恢复得很快很好。她能这么快恢复记忆,简直不可思议。这应该归功于,病人家属的全力配合,以及坚持不懈的悉心照顾。特别是宋浩天坚持每天和她说话儿,给她阅读她喜欢的书,来帮她回忆,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主治医师还说,再观察几天,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的话,郭伊然就可以安心的出院了。

那天,阳光灿然,天空清澈,高远。待医生查房走后,宋浩天看着窗外,碧空如洗,满目青翠,就冲郭伊然说:“伊然,我发现医院的后面,有个特漂亮的小草坪。你看今天的天气多好,我陪你到那里走走,出去透口气吧。”

郭伊然的眼睛,亮晶晶的。她一脸甜蜜的,冲宋浩天点头。宋浩天就陪郭伊然一起,来到了医院后面的小草坪上。

放眼草坪,满目清新碧绿。春天的阳光,暖烘烘的,透过树叶的缝隙,斑斑点点,碎金似的,洒在宋浩天和郭伊然的身上。宋浩天坐在小草坪上,轻轻地拦着郭伊然暖暖的身体。他静静地看着,怀里的这个女人。她目光清澈,长发散乱,脸色绯红,身体柔软。一起柔软的,还有宋浩天的那颗,曾经坚硬无比的心。

看宋浩天一直盯着自己,郭伊然就冲宋浩天赖皮地笑笑,说:“看什么看,都老夫老妻了,怎么搞得跟初恋小青年似的,看得人不好意思。对了浩天,你可要记住自己说过的话啊,只要我能恢复记忆,能和以前一样活蹦乱跳的健健康康,我说什么你都听。”

宋浩天就拍拍郭伊然的脸蛋,翘起自己厚厚的嘴唇,傻呵呵地笑。

郭伊然却把大眼睛一横,说:“笑什么笑,不管你记不记得住,反正我是记得。你以后要敢自食其言,对我不好,再想那个女人的话,我就先把你杀死,然后,我再自杀。这样,纵然我到了天堂,也不在寂寞,也可以粘住你。”

宋浩天脸上的笑意,更深了。这是一个多么胡搅蛮缠,刁蛮无理,却又满脑子天真烂漫的小女人啊。

从外面的小草坪回到病房,宋浩天就那么决定,他要给陈晨打一个电话。发生了这么多意外,《失恋刻录店》巡展的事情,不知道陈晨她准备的怎么样了。她到底定在哪天出发?

他还想告诉陈晨,这些天来,发生的这些事儿,实在是出乎了他的预料。风云变幻,世事无常,很多事情,也真的使人无法把控。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命。

宋浩天也终于真正想明白了,陈晨放弃嫁给自己的良苦用心。他想请陈晨放心,自己不会辜负她的一片好心,一定好好的陪着伊然,直到永远。她也永远是他今生今世的,一位红颜知己,知心姐姐。这次巡展,没有自己的陪同,希望陈晨,一定自己照顾好自己。

想着这些,宋浩天就向病房的外面走去。但是,恰在此刻,郭伊然突然叫住了宋浩天:“浩天,你去叫下医生啊。我突然感觉,眼睛有点儿酸疼。好像,还有一点儿模糊,看不清楚东西。”

“是吗?”宋浩天心里一惊,连忙去值班室叫主治医生。医生经过一系列检查诊断,并没有什么异常。就告诉郭伊然不要过分担心和紧张,休息一下,很快就会好的。

医生走后,宋浩天仍然惦记着,还没有给陈晨打的那个电话。他看了看,靠在病床上的郭伊然,就找借口对郭伊然说:“伊然,你先躺着休息一会儿。我去外面一趟儿,给你买点儿水果,马上就回。”

郭伊然淘气地白了宋浩天一眼,说道:“买什么水果啊,我们马上就要出院了,这不还有水果嘛。”

宋浩天说:“快躺下,听话。”

郭伊然顽皮地笑:“嘿嘿,我就不让你去。再吃再睡,我就真成了,一头名副其实的肥猪。”

宋浩天看郭伊然一脸的霸道骄横,无奈,直得笑着说:“成肥猪怎么了?你就是成了肥猪一头,我也喜欢。好好好,不去就不去吧。来,我给你读《茶花女》里的经典片段。”

说过,宋浩天就靠着床头,轻轻地拦过了郭伊然,动情地给她念,《茶花女》里的经典片段……

5

宋浩天正念《茶花女》念的投入动情,忽然听到有人敲门。

宋浩天想都没想,就随口说道:“谁啊,请进。”让宋浩天吃惊的是,推门而入的,竟然是一个陌生的男人。

看到宋浩天发愣,男人露出一个极为职业的微笑。他自我介绍说:“我是欣欣花店的雇员,请问二位,您们是宋浩天先生和郭伊然女士吧?”

宋浩天点头。

男人说:“有位女士定了束鲜花,特意让我亲手送给您们二位。”

难道会是陈晨?宋浩天心里不觉一惊,他连忙冲那个男人问道:“那女士叫什么名字?”

男人说:“她没有留下名字。不过,那女士蛮奇怪的。她本来和我一起来的,不知为何,站在门边隔着玻璃,向里面看了看,好像犹豫了片刻,很有意思的就突然不进来了。她告诉我,让我把这束花儿,一定亲手交给您们。”

“那她现在呢?”宋浩天一脸焦急地追问。

男人回答:“她把这束花给我之后,就转身走了。”

宋浩天问:“刚刚走的?”

男人说:“刚刚,估计,她还没有走远。对了,我差点忘记。刚才,那位女士曾在这里,写过一张什么纸条。好像,就放在这束花里。”

宋浩天赶忙接过了,男人手里的那一大束洁白的百合。果然,在那束清香淡雅的百合花里,宋浩天和郭伊然,发现了一张,叠得方方正正的纸条。纸条上面,工工整整地写道:

浩天、伊然:

我明天就要和好友徐涛一起,去做《失恋博物馆》的巡展。

本想把这束美丽的百合,亲手送给你们。却不忍打扰,二位的恩爱场面。只好拜托花店的专员,代我送上,我深深的祝福:真心希望你们的爱情,能像这花儿一样,甜美、纯洁、心心相印、灿烂芬芳。

陈晨

宋浩天立刻拉起郭伊然,急急忙忙追了出去。但是,医院的走廊外面,空荡荡的,根本没有一个人影。他们就一直向外追去。一直追到了医院的门口,宋浩天和郭伊然,不觉一愣儿。他们看到,不远处的停车场里,陈晨正用她那纤细的手,拉开宝马车的车门。

宋浩天感到,有股湿热的东西,突然间滴落在了自己的手上。他侧脸一看,竟然是郭伊然那无声的眼泪。

宋浩天紧紧地,握了一下郭伊然的手。他在心里告诉自己,宋浩天,你一定要挺住。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一切,都会成为过去。往事如烟,时间会尘封一切。但他还是鼻子一酸,不争气地任自己的泪水,流了一脸。

此刻,陈晨恰恰回转了头。她透过车窗的玻璃,正好看到了一起追出来的宋浩天和郭伊然。陈晨自嘲地笑了笑,缓缓地摇下了车窗的玻璃。

她微笑着冲他们挥了挥手,然后,毅然发动了她的那辆银色的宝马。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奇人怪谈奇人怪谈重力|小说令人生畏的生物馆趣闻、让人惊叹的超人能量、错综复杂的历史真相,如梦如幻地发生在这个世界上,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
  • 秋菊开会秋菊开会陈源斌|小说成为人大代表的“秋菊”再次成为故事的主角。“秋菊”当上了全国人大代表,去北京开会了。当上了代表的“秋菊”这回不再为自己而是为村里讨说法,她提出并希望解决他们王桥村和林场一场历时十年的纠纷。然而,这桩看似简单的纠纷在官场各种微妙的关系中复杂起来。问题到了县里、省里甚至全国人代会,却依然不了了之,人家只拿她“开会”(不把她当回事)。可认死理的“秋菊”依然要讨说法,她不但一根筋非要找到姚省长,而且在她又一次到北京参加人代会时胆大包天告了“御状”———问题最终解决了吗?
  • KPKP杨袭|小说杨袭,女,1976年出生于黄河口,08年始在《大家》《作品》《黄河文学》《飞天》《山东文学》等文学杂志发表小说。
  • 灵媒灵媒C·J·阿彻尔|小说17岁的灵媒艾米莉·钱伯斯有一个烦恼,事实上,有好几个烦恼。她能见到死去的人,这给她的社交生活带来不便,但这好像还不够,她还必须与一个逃跑的魔鬼和一个有着神秘过去的英俊鬼魂斗争。还有她的出生问题。她是在父亲去世后整整一年(是的,一年)后出生的,也没有英国上流小姐们雪白的皮肤,艾米莉和分配给她的那个死去的男孩一样,是个谜。从死去的那天起,雅克·蒲福的灵魂便无法穿越;他是被杀害的。两者也许有什么关联,也许没有。他只知道,他被冥界的管理者派给了一个叫艾米莉的女孩。她能看到他,还能触摸他。她释放了一个变形的魔鬼,它混进了人间。在它对伦敦造成破坏之前,他们必须联手将它送回冥界。
  • 燃烧的山河燃烧的山河成刚|小说《燃烧的山河》这部作品,以邹长地区黑铁山抗日武装起义为故事的源头,通过描写波澜壮阔的抗战历史,正面表现了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爱国进步学生经过战火洗礼成长为革命战士的过程和经历。以排山倒海之势正面描写了邹长地区人民不屈的抗战过程,给人一种波涛汹涌的力量。
  • 异草奇花异草奇花大飞侠|小说现代版聊斋志异。 光怪陆离的奇花异草,匪夷所思的人性欲望! 每颗种子都有自己奇异独特的能力,用于复制人的“傀茴”,可以交换灵魂的“蛾冠”,恐怖骇人的“多齿”,为爱寻路的“花眼”……当普通小人物遭遇异草奇花,他们的命运将会发生怎样的改变?
  • 那个冬季不寒冷那个冬季不寒冷王凤秋|小说一早刚上办公楼,林立就听见有人在喊,说让她赶紧去主任办公室一趟。林立心里犯嘀咕,她想,是不是因为今天早上没出早操呢。后藏日喀则的初冬来得早,林立军医学院毕业分到这里的野战医院一年零四个月整,她一直都觉得,自己还没来得及真正适应这里的高原气候。昨夜一场风,呼啸了整整一夜,今天早上,虽然听到了号声,林立感觉有些冷,犹豫了一下,没有起床。林立怯怯地站在张主任办公室门边,张主任看着她,笑了笑,小声说小林你坐。停了停,张主任又说,通知你上午去分区一趟。什么事?林立紧张地问。
  • 赌石赌石张正仪|小说棒槌山挖出一块巨大的玉料,与欧洲商人成交,换回了一套先进的牛奶生产线,从此棒槌镇及周边老百姓喝上了新鲜的瓶装奶。棒槌山山峰连绵,主峰上竖有一块巨石,上粗下细,远远望去犹如一根斜立的棒槌,仅此而已,并无奇松异石的陪衬,因而形不成开发旅游资源的气候。自从玉料出土,传说纷纭,最后竟说出了楚人卞和怀抱的璞玉(玉料)也是出自于棒槌山。虽然说得离谱,但棒槌山出了一块巨大的玉料却是真的,棒槌镇人喝上鲜奶却是真的,于是引来了无数的淘金者,挖山不止,竟也时不时地挖出些优质玉料来。棒槌镇在棒槌山南,依山而得名。
  • 如果没有爱上你如果没有爱上你张军山|小说《如果没有爱上你》讲述了一场婚姻保卫战中的自我救赎。三段沉沦挣扎的情感往事,展现成人的世界里,最真实的爱与最真实的痛。他们为纠缠而生,挣扎绞杀;她们为救赎而眠,吞噬沉沦。如果没有最初的爱,如果没有爱上对的人,在名利欲望边缘徘徊的人们,如何坚守婚姻的承诺?
  • 宽容(中小学生必读丛书)宽容(中小学生必读丛书)(美)房龙|小说夜幕降临了,当村民们灌满木桶,饮完牲口之后,他们便称心如意地坐了下来,享受天伦之乐。人们把守旧的老人们搀扶出来,他们整个白天都在阴凉的角落里度过,对着一本神秘的古书苦思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