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扰婚

作者:心香一瓣
人气(0)评论(0)字数(19万)评分(0)收藏(0)完结

纯真靓丽却又生性刁蛮的郭伊然,和大学同学宋浩天同甘共苦8年,决定裸婚,遭到郭妈强烈反对。几近分手后,终以宋浩天从“父母”那里要钱,出资首付购得一套婚房结婚。婚后,他们的爱情,由风花雪月蓦然坠入柴米油盐。闺蜜于北北暗中提醒郭伊然,宋浩天虽看去书卷实诚,实则闷骚,特有女人缘。要看好老公,别混成了黄脸婆后被净身出户。无偶,郭伊然在陪于北北挑选新房的时候,却无意间撞见,老公和一漂亮的“神秘女人”在泡酒吧,表情暧昧而亲密,还递给这女人厚厚的一叠钞票。郭伊然无法原谅宋浩天“欺”自己,向闺蜜于北北哭诉。闺蜜“拔刀相助”,终使郭伊然沦陷于曾追求过她的校友郑子健的爱情陷阱。这边伊然离婚,那边于北北和男友的爱情,也终于修成正果,走上了婚姻的红地毯。不想,在于北北的婚礼上,宋浩天遭到郑子健的无耻报复。从而,使郭伊然识破郑子健的爱情圈套。郭伊然猛然醒悟,只有宋浩天是真爱自己,不料宋浩天正和陈晨打得火热,郭伊然感到万念俱灰,割腕自杀,被宋浩天撞见送进医院,险些成为植物人……一个是自己的初恋兼妻子,一个是情真意切的红颜加恩人。宋浩天究竟该如何选择?

本书标签

心香一瓣 扰婚

最新章节

第27章 两个人的战争和玫瑰(2020-10-16 17:01:15)

同类热门
  • 离天堂半步离天堂半步高凤堂|小说这个秋季阴雨连绵,南方的梅雨天气占据了陂县城的上空,也耗尽了朱云山的耐心。他有理由相信自己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心情随着气候的变化而变化。好在已是仲秋,空气不潮湿,也用不着烦躁时训斥隔壁的女秘书。这是朱云山的领地,方圆四十亩,厂房八九间,工人六七十个。此刻陈玲玉正在外边监工,指手画脚,忙个不停。细细的雨丝笼着她,更显出独有的妩媚。不过,朱云山并不赏心悦目,只看一眼,他心里就堵。不得不把目光转移,看围墙外雨中骚动的槐树。最后,他的目光落到室内那尊镇邪石兽上,这个石兽叫什么?朱云山不知道,余伟亮送来时,只是反复交代它的功能:镇邪。
  • 杨门女将杨门女将磨剑|小说西夏开国皇帝李元昊野心勃勃,进犯大宋边境。杨宗保奉命出征,不幸以身殉国。穆桂英和杨门女将身负国仇家恨,领兵出征。在战场上,她们遇到了一个劲敌,心狠手辣、精通兵法的西夏皇后——没藏秋水。在火器的帮助下,杨门女将初战告捷,滋生了骄傲轻敌的情绪。没藏秋水再现消失了数百年的方圆大阵,重创宋军。宋军陷入绝境,险些酿成兵变,佘太君力挽狂澜,平息了暴乱,精神上遭到沉重打击的穆桂英冒险前往杨宗保殉国之地,遭遇没藏秋水的伏击,幸得一群身份不明的人出手相助,化险为夷。在一座古老的山寨中,穆桂英邂逅了一个神秘的家族,揭开了自己的身世之谜,也了解到没藏秋水的真实身份和她潜伏在夏国的目的。得到自己族人的帮助,再加上经过改进、威力巨大的火器,穆桂英反败为胜。没藏秋水铤而走险,自立为皇帝,复兴故国。遭到背叛的李元昊选择与宋军联手,绞杀没藏秋水,条件是宋夏签订和约,永不相犯。就在战局峰回路转时,穆桂英遭到政治暗算,被解除了兵权。当她费尽周折,重掌兵权时,却又遭遇了族人的背叛。
  • 洞的消失洞的消失光盘|小说光盘,广西第四、六、七届签约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广西作家协会理事。获广西、全国报纸副刊好作品二等奖以上30余次。创作及出版长篇小说6部,在花城、上海文学、作家、钟山、北京文学等中国核心刊物发表作品若干,迄今共发表各类作品150余万字。
  • 凤凰展翅凤凰展翅韩圣华|小说淮南这座文明古老的煤城,在一个多世纪的长途跋涉与变革中,演示了历史的沧桑,同时也显示着顽强向上的生命力。她松动着每根骨节,绷紧每根神经,昂首挺胸,借着舜耕、八公山峦的古韵和淮水的琴声,潦开矫健的双腿,紧步历史的巨轮前进着。当历史的巨轮驶入20世纪的下半叶,一场声势浩大改革开放的春风,以其特有的潋滟与强劲,吹遍全国,吹进百里煤城。春风驱走寒冷,万物焕发新生,使淮南这座古城展现出现代的颜容和雄姿,闪烁着诱人的光彩,成为闻名中外蒸蒸日上的能源城。百里煤城决非形容,而是真真切切实实在在地有百里之大。
  • 十二月三十一日十二月三十一日薛忆沩|小说薛忆沩最新中篇小说集,主要包括重写的“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和新创作的“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两个中篇,以及已发表过的“一九八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的简短介绍,主要以时代背景中复杂的两性情感关系为主题。
  • 白雨白雨甫跃辉|小说甫跃辉, 1984年生,云南保山施甸县人,复旦大学首届文学写作专业小说方向研究生毕业,师从作家王安忆。在《人民文学》《大家》《花城》《中国作家》《青年文学》《上海文学》《长城》等文学期刊发表中国短篇小说。获得2009年度“中环”杯《上海文学》短篇小说新人奖。
  • 花朵得了精神高尚死亡症花朵得了精神高尚死亡症蒲姿旭|小说有一种病,叫做精神高尚死亡症,我听说得上这个病的人全都死了,现在还剩下花朵一个。一花朵病得厉害的时候是在一个夏天的早上。这天,花朵蓬着一头短发,迷瞪着眼睛倚在卫生间的门上。她刚拉完晨尿,睡裙的裙裾掖在了裤衩里头,露出细瘦苍白的长腿。荆棘弓着身子拉刨锯呢。荆棘有着年轻的身体,强壮的肱二头肌,看上去一点也没有改变,同三年前健康的荆棘一模一样。荆棘是什么时候起的床,花朵并不知道,花朵和荆棘没有睡在一张床上,自从荆棘出车祸失忆,荆棘每天睡醒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将自己的身体结结实实骑在马上,不停地在刨机与头之间忙碌。
  • 30年文学典藏小说卷(二)30年文学典藏小说卷(二)鲍十|小说为了纪念《百花洲》创刊三十周年,隆重推出《30年文学典藏》四卷本,众多名家倾力打造,三十年的沉淀,三十年的精粹,凸显出《百花洲》的流变轨迹,也折射出三十年社会生活和文化的变迁。这些让人熟知和亲近的文字在当下与历史间建立了一种恒久的联系,对于今天的文学阅读与写作而言,无疑是心灵不可复制的参照。
  • 福林的光洋福林的光洋李健|小说西斜的太阳就像一个摘不到的柚子,红橙橙的,高高悬浮在天空。福林从柚子树根下的洞穴里掏出来撒开去的,尽是一些蚂蚁窝碎片,还有蚂蚁。这些玩意闹得他头上脚底地面到处都是。秋风好像刚从地缝里钻出来,浴着泥土味,还有青草香,一波连着一波。碎片满地乱蓬蓬飘舞。那些丧家的黑蚂蚁黄蚂蚁慌不择路,四散奔逃。周围十数米,黑压压的伤兵残将,在淡去的日光里,格外扎眼。几只黄蚂蚁沿着脚跟爬进了福林裤筒子,一寸一寸,直往他胯底下蠕动。有的甚至爬到他撒尿的东西上,往阴里咬噬。他麻木得没有任何反应,似乎身体是别人的。
  • 邪恶之城邪恶之城J.大卫·贝瑟尔|小说年轻有为的佛罗里达州议员和参议院候选人克莱格·卡弗里的太太毫无征兆地被人谋杀,FBI探员马特·瑟斯顿受命展开调查。死者手里残存的照片一角将他从五角大楼指引到佛罗里达州荒凉的克莱维斯顿小镇。但就在他抵达的前一天,拍摄这张照片的越战退伍摄影师刚刚死于一场可疑的自杀。正当瑟斯顿发现了案中疑点准备继续调查,上级却勒令他退出这个案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