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574章 大结局

“你若是用学校里那种方式追我的妹妹,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后悔。”沈冰寒瞥了他一眼,冷冷的说道。

刑北野苦笑着说道:“沈可儿可不是一般的女孩子,追小妹妹的方式对她不合适。”

“为什么一定要可儿?”沈冰寒坐回椅子上,看着刑北野不解的问道。

沈可儿虽然年轻好看,可与刑北野当年在学校里追过的女生都不同,那些身材火辣的外国妞,可不是沈可儿能够比的。

刑北野搔了搔头,无奈的说道:“感情这种事情谁清楚,谁能想到有一天我竟然会看上一个火柴妞,竟然还是学长的您的亲妹妹。”

“我妹妹不是火柴妞,你会不会说句人话。”

邢北野马上嬉皮笑脸的说:“是是是,我的好大舅哥。”

“住口!!!!”

“是,大舅哥!!”

沈冰寒:......

这家伙脸皮真厚。

“事情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至少我家老爷子与你家老爷子还在人世,这件事情就注定不容易。”沈冰寒直接将这层爱情最痛楚也最难地方直接点出来。

刑北野沉默了,看着沈冰寒不说话,反正多难他也要娶沈可儿

第二天:。

沈可儿紧张的看着沈冰寒,面对这位大哥的突然到访,即便两人的关系已经坦白,还是有些紧张。

总觉得冰块脸的大哥不好相处。

沈冰寒手中提着路上买来的礼物,面无表情说道:“这些都是你嫂子爱吃的,一会儿你嫂子也要过来,你收拾一下。”

沈可儿额头闪过三抹黑线,来她们家做客,还需要顺便秀一把恩爱,是不给单身狗一点活路吗?

合着这吃的不是给自己的啊?

白感动了。

很快苏浅浅就到了。

苏浅浅看着时间,不明白,这个时间点沈冰寒将她叫到沈可儿家究竟所为何事?

看着一脸疑惑得沈可儿,苏浅浅不解的问道:“可儿,你最近做了什么事情啊?”

沈可儿摇了摇头,低声的在苏浅浅耳边问道:“难不成是妈的事情,你和大哥说了?”

苏浅浅一样苦着一张脸摇摇头:“这件事情还没有提,你大哥似乎不愿意。”

“那这次他来我家是为了什么啊?”沈可儿一脸困惑。

“不知道!”

苏浅浅正在厨房里帮着沈可儿做今天的晚餐,沈冰寒看了一眼时间,眉头微皱,对着厨房里问道:“沈天银怎么迟到了?”

沈可儿连忙为沈天银解释道:“今天他临时加班,你也知道明星的私人时间是很短的,他能忙里抽空陪我们一起吃个晚饭,已经很不容易啦。”

沈冰寒椅靠在沙发上,明星这种东西在忙,能有一个公司总裁忙的多?

好在沈天银终于在开饭前来到了,面对着沈冰寒的黑脸,沈天银一阵小心,报道中可是明确记录过他这个哥哥最讨厌的行为排行榜,第一的就是迟到。

不过沈冰寒虽然冷着脸,却没说什么责怪的话。

吃过晚饭之后,沈天银不解的看着沈可儿问道:“今天晚上你做这个局做什么?有什么事情要宣布?”

沈可儿尴尬的摇了摇头。

沈冰寒淡淡的说道:“今天请你过来的人是我。”

沈天银脸上带着苦笑:“大哥,这次让我们来究竟做什么啊?”

沈冰寒起身从包袋中拿出一叠文档,放在了沈可儿面前:“我需要你做一个解释。”

沈可儿不解的看着沈冰寒,随后翻阅其面前的档案,脸上的冷汗呼呼的冒了出来。

坐在沈可儿身边的苏浅浅,也将档案中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不敢置信的看着沈冰寒,震惊的问道:“那些照片你是从哪弄来的?”

沈可儿脸色微红,愤愤的盯着沈冰寒:“大哥,你这是在侵犯我的隐私,我也有自己的生活!”

沈冰寒接过她手中的档案,淡淡的说道:“你自然有自己的生活,没必要把自己的隐私暴露在镁光灯下,不过你要记住收敛,这些照片并不是我调查来的,而是刑北野给我的。”

沈可儿眼睛微微张大,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儿怦怦的跳着,事情似乎比想象中的还要严重,刑北野那个人究竟想做什么啊?

“他为什么会找到你?”沈可儿眯着眼睛问道,“是因为之前我求助他?”

沈冰寒点了点头,将手中的文档丢进了垃圾桶,随后说道:“求人之后就会留下人情债,说的难听就是会落下把柄在对方手上,你在美国呆了这么多年,该不会不明白吧,记住不是什么样的人都值得你去求,你大哥还没有这么无能。”

沈可儿懊恼的皱着眉头说道:“我没有想过他竟然会这样……”

沈冰寒却出乎意料的说道:“你没有必要因此生气,他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更没有像你威胁我,而是告知了我一件事情。”

“他告诉你什么?”沈可儿低声问道。

“不用着急,在我回答你之前,想要问你两个问题,希望你能够如实回答我。”

沈可儿吸了一口气,微微闭上眼睛,点了点头:“我尽量。”

坐在一旁的沈天银拍了拍沈可儿的手,沉稳的说道:“大哥既然问你,你就实话实说。”

沈冰寒浅笑,淡淡的说道:“你不用紧张,我问的问题都是最简单的,你只要如实回答就好,不要对我撒谎。”

沈可儿点了点头,这在沈可儿身边的苏浅浅,紧握了握沈可儿的手,“想问什么都可以。”

沈冰寒从口袋中掏出一只派克钢笔,与一支美工刀问道:“这些是不是你第一次见到刑北野之后留下来的东西?”

看着沈冰寒手上的东西,沈可儿最终点了点头:“没错,是当时在国家图书馆的时候留下来的,他捡到之后还给我,不过我没有收下,这东西就送给了他。”

“后来你跟他有工作上的合作,是因为他主动联系你是不是?”沈冰寒轻声的问着。

“是的没错,当时我正在选择设计方向是他主动联系了我,因此后来我才选择了珠宝设计,并且第一份工作稿直接卖给了他。”

“很好,你很诚实,没有对我进行欺骗。”沈冰寒淡淡的笑道,“不过这些远远还不够,我还需要挖掘的更深,希望接下来涉及隐私的问题,你不要生气。”

沈可儿的反应淡淡的,只平缓的说道:“我尽量。”

“你知道他是在聊骚你、勾引你,以工作的目的靠近你,不过你却依然没有拒绝,是吗?”沈冰寒继续问道,问题异常的尖锐,仿佛最刻薄的情感咨询师。

沈天银和苏浅浅不禁发出一声倒吸凉气的惊呼,没想到问题就会如此劲爆。

沈可儿多次纠结反复之后,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没错我知道他是用工作的目的靠近我,不过我没有拒绝,因为他给的薪水非常丰厚,让我没有办法拒绝。”

“我钦佩你的诚实,不过,同时我也希望你明白,作为沈家的女儿,你没有选择的余地,你与刑北野之间的感情是违反家规约定的。”沈冰寒抿着嘴,淡淡的说。

沈可儿点了点头,浅浅的说:“这一点我明白,我已经在克制自己的感情了,不会让自己逾越的。”

出乎意料的,沈冰寒却反常的说道:“作为你的家长,我有必要提醒你,有时候男人的恋情攻势,并非女人可以招架得住的。”

“你不信任我?”

沈冰寒浅浅一笑:“也许你不用这么紧张,放松自己就好,感情这种东西,作为一个过来人,我可以很明确的对你说,是控制不住的,所以你和刑北野之间的感情,我的态度是明朗的,我是没有问题,你们俩之间的隔阂,是两位老爷子。”

沈可儿不敢置信的看着沈冰寒,震惊不仅仅是她,苏浅浅和沈天银也是一时无语凝噎,没想到商家的态度竟然这样鲜明,甚至只要明确。

“你真的不是在跟我开玩笑?”沈可儿拱出半个身子,趴在桌子上,高兴的看着沈冰寒。

没想到哥哥竟然不讨厌刑北野。

沈冰寒意味深长的抿嘴浅笑:“我的这份释然是因为刑北野,作为他的大学学长,他的性情秉性,我还算有所了解,一旦他认准的事情,必定会不择手段达成,即便是违反常伦,他也一样。”

沈可儿沉默着,整个身子也软了下来,软趴趴的抵在桌子上。

沈天银推了她一把,皱着眉头说道:“你该不会真的对那个刑北野动真感情可吧?”

沈可儿缄默,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安静着趴在桌子上,想做一只鹌鹑,可以不用说话。

一时间气氛沉默,沈天银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没想到自己的妹妹在大学里竟然意外谈起一场恋爱,而且是一场跨越年龄,跨越束缚的恋情,真是的,连电视剧都不敢这么写。

苏浅浅作为在场关系的外人,轻轻的揽住沈可儿的肩头,在她耳边低声的说:“既然真的喜欢,那就勇敢去做,不要让自己后悔才最重要。”

沈可儿侧过头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眼神却逐渐黯淡下来,垂垂下落的眼皮带着一丝惘然。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她的回答。

沈可儿缓缓坐回位置上,一双手紧紧的交缠在一起,纠结着。

紧紧盯着自己的眼睛,简直比面试时候最严苛的考官还要难熬。

她咽了一口唾沫,清了清嗓子,随后说:“我也不知道这会怎么样,既然大哥说刑北野不会放弃,那就拭目以待吧。”

意料之中的答案,沈冰寒看着沈可儿脸上的笑意始终未变,只是心中微微发苦,老爷子若是知道这件事情,必定会大发雷霆。

在回家的路上,苏浅浅紧紧牵着沈冰寒的手,晚餐的时候,沈冰寒喝了两杯酒,原本想着将司机请过来送两人回家,不过这一次沈冰寒却出乎意料的拉着苏浅浅的手,准备步行。

走在路上,地上的积雪还没有完全融化,踩上去咯吱咯吱发响,每踩一步碎雪,雪花溅落一地,苏浅浅紧紧的挽着沈冰寒的手,两个人依偎在一起,在路灯下,两个人的身影都被拉的很长很长。

“今天你怎么突然提起沈可儿和刑北野的事情?这是因为刑北野今天向你表明了态度?”苏浅浅在沈冰寒耳边轻声问道。

沈冰寒转过身子,伸出手,揉了揉她的长发宠溺的笑道:“果然没什么事情瞒得住你。”

“因为从你的态度上,你对刑北野似乎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厌恶。”苏浅浅勾起嘴角,轻轻的捏着沈冰寒的鼻子,笑着说道:“不要对我撒谎,我看你分明对他很满意。”

沈冰寒揉了揉脑袋,一把抱住苏浅浅,揽住她的腰。

“你说的没错,刑北野作为妹夫确实已经足够合格,不论他的身家、样貌、品行才华都和可儿般配。只不过两人之间却隔了一座大山……”

“你是说之前两家的约定?”苏浅浅不解问道。

沈冰寒点了点头,眉头微垂,眼神黯淡:“约定的时候,我还没有出生,这件事情我也无法阻止,他们两人面前的路注定不平坦。”

苏浅浅紧紧握着沈冰寒的手,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驱散了心头的苦涩,对着沈冰寒甜甜一笑:“我们两个人都已经走了过来,他们也一定可以。”

沈冰寒浅浅一笑,朝她的小嘴吻了下去。

“会的,一切都会过去的,我家浅浅终于长大了。”

苏浅浅摸着自己小腹,突然想起来,似乎大姨妈好长时间没有到了。

莫非?

“老公,你可能要当爸爸了。”

沈冰寒一愣,随即把苏浅浅抱起来转了几圈,“小浅浅,这真的吗?”

“还不确定。”

“走!去医院。”

苏浅浅指了指前面的药房,笑着说:“不用这么麻烦的,前面我一个试条就知道了。”

事实证明,苏浅浅的猜测没有错。

自己去了趟洗手间,用了两个牌子的试条,都证明她真的怀孕了。

两个人手握着手,走出来,大步往前,前方还有许多路在等着他们两个,这是无论多少艰难险阻,多少困难,他们终将携手,永不分离。

无论是潘霞,还是其他人,他们都无法阻止他们幸福的脚步。

因为真正的爱情,是可以战胜一切的。

这辈子遇上了这个男人,她已经很知足!!

他们的爱情还在继续。

ps:正式完结通知。

各位亲爱的小可爱,这本还有几个坑没有填满,我在这里跟你们说一声抱歉,比如潘霞其实已经没有任何权利了,他儿子回来,也没有什么能力,沈爷爷还是最爱沈冰寒,沈家的一切大权还是落在了沈冰寒的手里你,苏浅浅第一胎就生了两个男宝宝也获赠了很多股份,沈冰寒和弟弟和妹妹已经相认,最后肯定也理解了自己的母亲,一家四口幸福相认,其实潘霞和沈玉堂,过的并不幸福,因为他们在沈家根本没有权利,白墨辰虽然得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苏韵涵,其实后来也会发现她不过是个很放浪的女孩子,过的并不幸福。

这些坑,我就不填了,就写到这里吧,这本,我写累了,感觉没有了热情,也没有感觉,因为、我想换个风格了,我想写个幽默、搞笑梗的古言穿越的书。

新书已经发了,新书名字初步定为《咸鱼皇后是个发明家》,主要写女主穿越古代运用一系列的现代文明,宫斗,帮助男主统一天下,粉碎了各种篡权和阴谋。记得过几天去qq阅读和浏览器搜搜看额。很欢脱很幽默!

群1:275453503,群2:692134120,群3:479994577,群vip:618895719(需要2000值),其他只需要一个我所有作品的一个主角名字即可。大家记得先加群额!

同类热门
  • 狩猎狼性总裁狩猎狼性总裁篱笆古道|现言“景,我爱你,真的好爱你!” “你喜欢我?是喜欢我的钱吧?” 他无情的嘲讽扎进了她的心里。 直到他慢慢的发现,这个小女人似乎…和其他女人不一样! 深情的她,冷漠的她,可以发誓等他爱上她之后便离开他,却有可以从他旁边从容走过,形同路人的她!还是那个在主人面前毫不做作指着鼻子骂人的她? 风靡少女界的总裁,第一次茫然了…. 面对这个谜一样的女人,一颗心早已深深沦陷。
  • 裸婚之恋:偏爱木头老公裸婚之恋:偏爱木头老公恋风|现言一个对爱情有着执念的女孩,遇上一个遇到爱不懂怎么表达的男孩。误会,偏见,离别,争吵汹涌而至。两人过着聚少离多的生活,现实的考验接踵而来。
  • 重生国民男神:帝少,来战重生国民男神:帝少,来战千玖少|现言她,Night组织领导人,遭人算计,坠机而亡。重生而来,成了千家的……废物二少?好吧,那就让他替原主活的更精彩些!只不过,一不小心太精彩,成了国民男神!当他身份暴露,全民沸腾,他从此天天收到情书。某男无奈,霸气宣主:谁敢挖我墙角? 从此,送书之人销声匿迹。
  • 恋爱风投恋爱风投恬恬的提款机|现言女主遭受背叛远走H市,入职男主投资公司的,然后和男主相爱的故事
  • 豪门冷少:恩宠新妻豪门冷少:恩宠新妻少帮主|现言如果月汐知道爱上蓝枫是自己的宿命,知道会遭到情敌的百般蹂躏,她依然不会后悔最初的选择。果照、暗杀、屈辱……每一次让她痛不欲生的伤害都让他们的心更近一些,他们能不能坚定不移地走下去呢?
  • 刚好猎到你刚好猎到你陈小堪|现言一个职业女强雇主和神秘腹黑男,这是一个聘用总裁的职场爱情故事。
  • 重生之世家名媛重生之世家名媛木日夕|现言身为药膳世家的长女,上辈子钟凡琳被家族放弃丢了性命,这辈子她掌控人生,颠覆世家。
  • 与岸当面与岸当面温水不夜侯|现言云泥之别的两个人,如何才能在一起?——要么拉他下凡,要么自己也上天去。总是要先站得离他近一点再说的。 姚恩澹一直明白,心动之初,必定先蕴含了钦佩的成分在内。 对邹起来说,亦是如此。
  • 致命婚宠:前妻离婚无效致命婚宠:前妻离婚无效夏木衍|现言他伸出修长的手指死死的掐住自己的脖子,在她的耳边轻声的说道:嫁给我,你别无选择。 而结婚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他·竟然给她扣上了“贞洁不保”的罪名! 受尽千万人的唾骂!指责! 在万千指责声中,却有一双温暖的手对着她伸了过来,告诉着她:别怕有我! 他的温暖,他的体贴让自己倍感呵护,却不曾料想到那早有预谋!让自己几乎毁尽所有。 每每午夜她从梦中惊醒,一道温柔的声音在她的耳边轻轻的说道:牵着我的手,我带你走进天堂。 却不曾料想那只是南柯一梦! 琼花之美,在于根处,我已无根,何谈幸福! 被爱,追爱,强迫爱,不肯爱,害怕爱…… 命运的绳子将几个人紧紧捆住,至死纠缠。 一切真相都将掩埋在了这琼花树下,慢慢地,轻诉着。
  • 重生之上帝请开窗重生之上帝请开窗沐煦|现言上帝在关上你一扇门的同时,总会为你开一扇窗 而窗外,是久违了的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