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伤疤娘娘

作者:随云飘舞
人气(136)评论(0)字数(39万)评分(0)收藏(0)完结

《伤疤娘娘》

我抹掉血丝,走上前,扬手,也给了上官魅一个巴掌,“啪”的一声,上官魅脸上立刻浮现一个掌印,我是出了所有能出的力气去打这一巴掌,让他们知道,我不是好欺负的。

突然的一巴掌,让所有人都惊住了。

“我从来都不会白白让人给欺负,即使是皇帝也不行”我狠狠的说,目光紧紧的盯住他,无视他愤怒的眼神和变黑的脸色。

我露出一个魅惑的笑容:“是吗,看看”另外一只手迅速的打上他的脸,明显的红红五爪印在他的脸上。我从来都不会白白让人打的,我说过。

这一巴掌,让他顿时化身成撒旦,眼神冷的可以杀人。

阴冷的声音响起:“来人,楚邀月以下犯上,剥去修仪封号,贬为庶人,关进冷宫,一辈子,都不许她出来。朕要她在里面好好的反思,谁都不许探望。违者斩无赦。”宛如撒旦的宣判,我却一点也不在乎,心,早就死了,在哪里,都无所谓,只要不要再见到这个男人就好。

我快速的拿起桌上的水果刀,刀光一闪,一把黑发断了下来,刀尖很锋利,连带的,也划伤了我的脸,长长的,深深的一道血痕,出现在原本白玉无暇的倾城脸上。

我仿佛没有痛觉,只是看着他,一字一句的说出来:“此次断发毁颜,我楚邀月,以后,跟你再无夫妻情分,再无瓜葛。”

挥开侍卫的手,在上官魅震惊的眼神中,走了出去,没入夜色中。

以后,我楼影随,再也不会爱这个男人。我以后,只为自己而活。

推荐飘舞的其它文文

《冷宫德妃》

当场抓‘奸’,不贞的德妃,她被刺字淫——妃,鲜红的血迹,青花般的字印,一辈子背负,忍受屈辱,在所有人的嘲讽目光中,她依然挺直了身躯,步入那个,于她而言是另外一片天的——冷宫

她是今朝冷宫‘淫’妃,她是前朝冷宫‘淫’妃,不同的人,相同的命运。

人生,有多少的因缘巧合,因为缘分,她入了宫,当了宫妃。

相貌平凡的她,一直默默无闻,虽然贵为德妃,无权无势,只想保全,却在后宫选秀之际,受到皇帝的宠爱。

隐含目的、尊贵不凡的他说:“爱妃,替朕生个孩子吧。”是真是假,她分不清。

只能,淡淡一笑回避。

豪迈奔放却一往情深的他说:“虽然你是我的皇嫂,但是知音难求,为何,相遇太晚。”

阴柔狠绝却饱含痛苦的他说:“你是他的女人,而他的母后,抢走了我的一切,所以,他的女人,我要抢回来。”

温文如玉却邪魅深情的他说:“即使你是他的宫妃,我也只爱你。”

谁真谁假,她分不清。

平凡如她,何德何能,面对所有的一切,她从不说,但,并不代表她不知道,她所求的,只是,一片干净而宁静的天空而已。

新文《堕落》

十六岁,她正式从女孩变成女人,而占有她的人,是她的叔叔,那夜,是她的生日,也是他的订婚夜,那双挽着婶婶的手,将她推入堕落的深渊。

宠她上天,踩她下地狱,这就是她的叔叔——夏灏夜。

避他如蛇、恨他无奈何,她跌入堕落地狱——夏初初。

片断

暗黑的夜晚,海风吹拂,夏初初矗立在甲板,唇角泛起解脱的笑容,笑着看那惊惶的男人。

十八岁的生日,一切,将会不一样。

“小叔叔,一切,都结束了。”目光落在他身后的女人身上,笑容更加空灵绝美。

纵身一跳,她像一尾美人鱼,重新回到海的怀抱中,最后一眼,看到他冷魅绝望、不顾一切飞跃而下,“夏初初,死,你也要死在我的怀里。”他如地狱索命的撒旦,霸道的宣誓。

就连死亡,她也不能逃脱吗?夏初初绝美一笑,没有挣扎,冰冷的光,插入他的胸口,血花绽放,望进他不敢置信的黑眸,推开他,她的身子瞬间跌入海底,海面,清风浮荡,美人鱼在歌唱,那是自由,和,解脱。

声言,不是悲剧,呵呵。

推荐飘舞新文《绝魅残颜皇后》

赵云倾,一个冷淡随性的现代女子,没人比她更倒霉,赏个湖景都可以跌入湖中,穿越至毁容的贤德皇后身上。

云倾,大月皇朝的贤德皇后,不贤不德,尖酸刻薄心眼小心胸狭窄――

两道‘狡诈’先皇的遗旨,她,成了太后与皇帝争斗下的牺牲品,抑或,是母仪天下、万千恩宠于一身的残颜皇后?

人不负我我不负人

以心相交

以魂交融

最终,谁与她,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片断

我许你一个稳固江山,你许我――一生一世一双人!

“朕命你,过来!”冷魅阴沉的皇帝,眯眼看着浴火中的女人,一丝不易察觉的惊惶一闪而过,更多的是恼怒,怒吼着命令她,掩不住的心虚――他伸出手,喜气的大红龙袍上栩栩如生的九爪金龙,猩红的龙眼熠熠发光,狂狷地看着贤德皇后,仿佛在嘲笑她一样。

今晚,是他的纳妃大日——一生一世一双人,云倾淡定一笑,隔着火焰笑看她倾心爱过的男子,凤眸只余清冷绝决。灼灼的火焰化作一条条火龙,在她周边张扬吞吐火舌,烈火辉映着她如玉的凝脂,只见她扫了皇帝一眼,看着怀中缓缓皱眉的稚儿,额头因为焦热沁出了细细的密汗,她怜惜一笑,“炎儿,随母后一起,可好?”

包裹在温暖大红锦被中的太子,微微眯了眯眼,竟然,笑了——她也笑了,亲吻了她的儿子,笑看皇帝,“你,已经不配!”

凤眸是掩饰不住的轻视,云倾毫不犹豫的转身,投入烈火中,风过,大红的凤袍轻摆,她是烈火中的烈火,誓言如地狱焚烧的烈火,这一刻,她与他,如火,烧过,了无痕——

“不——”皇帝一声大吼,深沉的害怕再也掩饰不了,正欲冲进去,一道银光划过,他瞠大的帝眸顿时呆滞,深刻的后悔占据了所有。

本文南竹

隐讳难测的皇帝,居心叵测的王爷,绵里藏针的御医,妖魅的暗夜杀手,温柔守候的哥哥……不一一介绍了,亲们看文就知道了,呵呵!

喜欢的亲亲,点点『放入书架』收藏下,非常方便的哈!

《痴缠不休》

昏暗的街道,陌生的醉酒男子,她一时的好心,换来的却是撕裂的疼痛,她被他强占,身与心,在那一瞬间,一起破碎

情景一

圣洁庄严的婚礼,雪白的婚纱,新娘娇羞动人,新郎剑眉星目、俊逸尊贵。

“我不愿意!”残忍的话从他的薄唇逸出。

“为—为什么?”心眉伤心的低语,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问他。

“我不是傻子,我—不—会—替——别—人—养—野—种。”说完,扔掉戒指,大踏步离开神圣的殿堂。

心眉弯身,捡起了那枚闪耀的戒指,刺痛了泪眼。野种,她的孩子,不是野种。

情景二

“为什么选她?”冷御托起怀中女子的下巴,温柔乍现,却在面对她时,只有冰冻三尺的冷漠:“我是她的第一个男人,也是唯一的一个,而你,骗了我,栽种给我,你有脸问我何不问问你丑陋的心?”说完,在绝色女子艳红的唇上烙下柔情的一吻,将她彻底忽略。

“如果,你是我唯一的男人、孩子的父亲,你会爱我吗?”抓紧最后的一丝希望低问。

“不会。”干脆利落的回答,将她所有的希望击碎。

不再留恋,转身离开。

情景三

订婚宴上,她携夫带儿,美丽自信的向他道贺。

“为什么你的儿子跟我长的这么相似?”他紧紧的盯着帅气的小男孩问道。

“或许是胎教的关系吧。呵呵!”一个优雅的转身,从容离开。

×××××××××××

一夜惨遭强占变故,宁心眉坚强振作,重遇那夜粗暴的他,却陷入他的温柔陷井。孩子的质疑,前深爱女友的纠缠,她该如何痛定取舍……

………………

冷御——四海集团CEO,俊邪冷魅,曾经遭受的感情背叛使他变的阴晴不定,隐晦莫测。

杨耀深——清俊儒雅,艺术家的洒脱,却独独对心眉情有独衷,默默守候。

商离辰——放荡不羁,玩世不恭,伤害造成,能否挽救?

现代完结文《情人法则》

喜欢的亲亲多多捧场哦。

最新章节

第103章(2020-04-27 02:24:54)

同类热门
  • 情定三生:帝君追妻囧记情定三生:帝君追妻囧记从今夜白|古言第一世,她是花神,他是帝君,郎才女貌,可惜缘分未到;第二世,她是凡人,他仍是帝君,金玉良缘,可惜情深意浅;第三世,她说,我再也不想遇见你了,他却说,梨纤陌,就算到了下世,你仍是我的人。历经三生三世,每一世,她都被他伤的体无完肤,剜心失忆,痛苦不堪。每一世,他都追她,她竟然也乖乖上了他的当,历经数个情劫后,她崛起,终于将他践踏在脚下,将前几世所受的伤全还给了他。“白若尘,我要你尝一下比剜心更痛的滋味。”三生三世,世世皆伤,唯最后一世,她大仇得报,可她问自已,这就是她想要的吗?
  • 庶女成凰庶女成凰红颜笑|古言传闻她克父、克母、克六亲。传闻说他杀伐太多,戾气太重,两门亲事新娘都暴毙于新婚之夜,是个克妻狂魔。而转眼间。克父女变成家门福星。克妻狂魔变成宠妻狂魔。
  • 画心邪妃:精分王爷哪里逃画心邪妃:精分王爷哪里逃金主|古言双面身份王爷,白天冷漠如冰山,夜晚总是来爬墙,换性格如同换人设,某妃画笔直点心口:王爷你精神分裂啊? 说她走邪道,人人都想要。 说她妖妃祸国,处死谁又舍得? 说她绝情无意,谁要纳妃,准能暴毙。 说她长思专情,美男怀里,年年天天被绿。 拎着长剑,扛着菜刀,腰间挂着美酒,嘴里叼跟野草,上次睡完就跑,这次撩人到老:春风十里不如你,梦里梦外都是你,美貌王爷,我们聊聊?
  • 王爷他风华绝代王爷他风华绝代赐天下无罪|古言作为爹不疼娘不爱的小透明,莫漓重生后就想韬光养晦,赚赚银子,升升级,顺便找个便宜相公把自己嫁了好远离莫家的那一堆见钱眼开的家人。 等莫家人发现自己随随便便送出去的是块璞玉的时候莫漓已经跟他们撇得干干净净的了,顺便还把他们坑了个彻底。 甜宠爽文,双处1v1
  • 和亲王妃和亲王妃薰儿|古言和亲,向来都是国家用来停止战事的最好的方法,而被用来和亲的女子往往都是选自王公大臣之家,在冠以公主的封号遣送入别国。这些女子的命运最后会如何却是不得而知。或许她们会在战事再起时被当作替死鬼先杀之而后快,或许她们会被送入军营成为军妓,和亲女子的命运向来都是悲惨的。
  • 渡芳华渡芳华冬鼠|古言姜婠家世显赫,容貌气质皆为上乘,是那皑皑白雪上的雪莲,知道单瞻远心思的,都在暗地里嘲笑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东平十一年春,单瞻远这只癞蛤蟆吃上了天鹅肉。 ps:作者忙,更新不稳定,入坑请谨慎,谢谢。/微笑
  • 孑渡孑渡煮碗面|古言生的意义,死的意义。 人若不在, 道亦存在。 那是痴一直以来喜欢的话。 八年前她死在临安, 八年后她在临安归来, 她怪痴拿自己做实验, 也怪烙在自己坠楼后救了自己, 更怪自己的文彦哥哥最后伤害了自己, 她说:“人的阴暗是被逼出来的,我唯一想要做的便是毁灭你们所有的组织”。
  • 绝世俏仵作绝世俏仵作梅花三弄|古言堂堂法医系高材生,穿成哑女就算了,还免费欣赏了一出活春宫,主角竟是自己的童养夫和亲亲长姐。 什么?该被浸猪笼的不是那对渣男渣女么?为什么是她得到这种“优待”? 哼,敢阴我?姑奶奶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阴沟里翻船! 小剧场一: 小别胜新婚,快马加鞭回府,惊见满院子的死尸。 某人的心猛地一沉:夫人! 尸山上忽然冒出一颗脑袋:“夫君回来了?” 某人冷汗如雨,心还未归位,又听见一道娇俏的嗓音: “夫君!这尸阵还缺一个,快过来凑个数!” “……”
  • 冷王霸宠:邪妃誓不低头冷王霸宠:邪妃誓不低头小灼子|古言瑾月身为袁氏继承人无辜被害,是她爱渣男宠渣妹,才导致全家惨死,沦为渣男渣妹联手的牺牲品。没成想柳暗花明让她重活一世,她发誓再不要向邪恶低头。然而还没搞清楚状况已经嫁给了来复仇的冷冽王爷,这个人总是想尽办法折磨她还不能让她死?他道:“舒瑾月,你别想逃跑,你今生就是来赎罪的,你是我的!”她怒:“冷霄,你怎么不去死!”他笑:“你做梦!”她亦笑:“你找死!”发誓终有一天宴冷皇朝有她横着走……
  • 情定三生:帝君追妻囧记情定三生:帝君追妻囧记从今夜白|古言第一世,她是花神,他是帝君,郎才女貌,可惜缘分未到;第二世,她是凡人,他仍是帝君,金玉良缘,可惜情深意浅;第三世,她说,我再也不想遇见你了,他却说,梨纤陌,就算到了下世,你仍是我的人。历经三生三世,每一世,她都被他伤的体无完肤,剜心失忆,痛苦不堪。每一世,他都追她,她竟然也乖乖上了他的当,历经数个情劫后,她崛起,终于将他践踏在脚下,将前几世所受的伤全还给了他。“白若尘,我要你尝一下比剜心更痛的滋味。”三生三世,世世皆伤,唯最后一世,她大仇得报,可她问自已,这就是她想要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