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一水溶玉梦红楼

作者:人幽若兰
人气(55)评论(0)字数(80万)评分(0)收藏(0)完结

潇湘馆内,黛玉等来的不是前盟成真的喜讯,而是另嫁他人的圣旨。面对着那个俊美超凡、深沉莫测的王爷,面对着变幻复杂的朝事家事,面对着府里宫里各有用心的人,情心成灰、孤傲清高的黛玉,经过重重误会,用自己聪慧、敏感的心,发觉那个执着而又霸道,深沉而又专情的他才是自己携手一世的人…….

【水溶版】

月色下的那一个浅笑,终使得我义无反顾,赐婚的背后,你可听到我心底那一声执着而又酸涩的叹息。“他能给你的,我也能给你,他没给你的,我还能给你,所以,他要的,我也要,他没有要的,我还要。”北静王府里,用我固执的一腔柔情,许你一生一世,不管前事如何变幻,我---绝不食言。

【黛玉版】

初见是无情的你,再逢是莫测的你,掀起盖头的那一刻,我面对的又会是怎样的一个你。“荣华富贵我不要,我只要一颗如他般的真心,你给的起吗。”历经误会重重,我才知道,原来渴求的真心早在我再见你时就已交付,红尘路上,我---陪你一生一世。

卷一:一片幽情冷处浓

卷二:一往情深深几许

卷三:一生一代一双人强烈推荐

鹤梦竹影的新文《鸠妃》

红楼好文推荐

若兰的完结文《红楼水黛梦》

鹤梦竹影的完结文《红楼续梦之水黛情》

长河晨日的新文《红楼逸梦潇湘情》

夏轻尘的连载文《红楼之潇湘辞》

月下菊的新文《玉漪碧水续红楼》

最新章节

第413章(2020-05-02 00:44:27)

同类热门
  • 懒妃要出墙懒妃要出墙苏苏宝贝|古言某集团董事长的私生女宁妖娆遭到绑架,绑匪将她扔在一间废屋后消失无踪,缺水断粮五日后被饿死。死后,宁妖娆穿越到礼部尚书的二女儿宁绛雪身上。一穿过来就被指婚给瑾王的宁降雪很无所谓。老公不爱她,无所谓;美男大盗要夺天下,也无所谓。反正这辈子宁降雪最爱的就是钱。--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农门悍妻:将军大人请留步农门悍妻:将军大人请留步锦七|古言从小她就被定命里带煞气,会害死同父异母的庶弟,重男轻女的爹为苏家唯一的儿子,将她这个嫡女丢在乡下。揭不开锅的情况下她为了吃饱,开始了自力更生。银子开始大把大把的赚。家里亲戚又开始来找她麻烦。“识相点把银子交给我们保管。”给你们那还不如把银子丢到水里去。一道圣旨将他们两个陌生人绑了在一起。“安分点!不然休了你。”她还觉得很委屈呢,她又不喜欢他,不过她倒是巴不得他休了她。当大将军喜欢上她之后……“娘子,儿子重要还是夫君重要?”“儿子。”夫君没了还可以再找,儿子是她身上掉下的。某人正好借此机会修理她冷落他那么久。“你要干嘛?”“滚床单!”--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逆天小丫鬟:邪少爷的傲娇妻逆天小丫鬟:邪少爷的傲娇妻水凝烟|古言云小芽最大的梦想,就是成为薪水丰厚的高等婢女,攒钱帮娘亲还债;可一场莫名其妙的强暴,却让她陷进了一个又一个陷阱。大少爷的温柔关怀,二少爷的霸道挚爱,江湖豪侠的倾心相待,她吃不消啊!面对他的宠幸,她悄然而去,不被尊重的爱,她不要。“外面的世界比待在我身边更好?”他眼冒寒光的问。她果断点头,“当然!”“所以你情愿在外面浪迹一生?”他咬牙切齿,又问。得到了所有,却失去了她,这一切便没有了存在的意义。强制的手段,舍不得在她身上使,他只能耍赖了。他将她禁锢在怀内,咬着她的耳珠低语,“想走,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 魂穿:心理医生,别显摆魂穿:心理医生,别显摆本喵芳龄十八|古言无论是21世纪的2018年,还是千年之前,亦或是五十年代的天津。 无论是喜欢若即若离的我,还是因为某些事情躲着你的我,亦或是不断因为爱你而把你绑在身边的我。 请相信,都不是我的本意,不知如何对你解释,对你坦白,才算真正的解脱。 无论如何,请你记住,我对你的爱,至死不渝。
  • 魂穿:心理医生,别显摆魂穿:心理医生,别显摆本喵芳龄十八|古言无论是21世纪的2018年,还是千年之前,亦或是五十年代的天津。 无论是喜欢若即若离的我,还是因为某些事情躲着你的我,亦或是不断因为爱你而把你绑在身边的我。 请相信,都不是我的本意,不知如何对你解释,对你坦白,才算真正的解脱。 无论如何,请你记住,我对你的爱,至死不渝。
  • 休书拿来休书拿来精灵小优|古言冷冷的声音入耳,抬眼望去,竟是古人? 看看衣服,住所——丫环?囚犯?什么,夫人?正牌少夫人? 几位佳人,坐于厅堂,选美?纳妾?与她何关!她举步向前,管你英俊潇洒,才华横溢,众女倾心,魅力无边……休书拿来! 江山,美人,任君选择, 孰轻,孰重,两者挑一! 新书《富贵闲妻》已发文,请读者们支持,小优拜谢。
  • 王妃很无良:代夫娶亲王妃很无良:代夫娶亲火柴很忙|古言所谓的冤家路窄就是走到哪里都会遇上,她才不会忘记当日这位高傲的王爷在新婚之夜给自己的侮辱,看到他都懒得搭理他。可是他却阴魂不散地跟着自己,非得和她交朋友,居然还提出让她娶了他的女人,有没有搞错?让自己的王妃娶亲的王爷,真是史上的极品。行,娶就娶吧,不过要是出了什么事情可别后悔!
  • 腹黑邪王绝宠倾世毒妃腹黑邪王绝宠倾世毒妃陌与君绝|古言雪,给人的感觉是纯净的,圣洁的,可今日这断魂涯上的雪,却让人觉得格外寒冷,凄凉。 所有人都望着远处那抹红色的身影,有的心疼,有的不解,也那么点幸灾乐祸。 那个口口声声说要护她永世周全的人背叛她的时候她也从不曾觉得心口如此疼过。 血从指缝间滴落,染红了白色的地面,刺骨的风吹过发梢,君怜兮第一次觉得她的世界好像崩塌了。 “怎么可以,妖孽,你不是上古火凤么,凤可涅槃,你一定没有死的是不是,对,你一定不会死的!” 滚烫的泪珠从眼角滴落,融化了一片雪花,君怜兮抬头望向天空,伸手想接住雪花,可雪一落到手上,便融了,顿时间泪如泉涌。 发丝一寸一寸的染成了银白色,心痛,痛到如同千万根针在扎一般…… “怎么,怎么会这样!” “其实,那夜天绝本就是上古火凤一族,或许此事还有转机,只是你那妹妹用情太深,才会导致一时难以接受,回头我们想想办法,或许他还真的能活……”
  • 卿本佳人之绾君心卿本佳人之绾君心鹿俩俩|古言武侠,江湖,复仇 虐恋情深,江湖恩怨,天骄之子, 一段惊天骇人的真相, 他,出生显贵,天资聪颖,风华绝代,本是风光霁月的人物,只因身世尴尬,生来带疾,断言活不过十五,十三岁的年纪,十一岁的身体, 她,原是一只修炼三百多年的狐狸,眼看就快要化形了,却被渡劫失败的白狐带来的天劫击中,从犬旁的它变成了她, 他,武林第一狠人,一人一剑全凭一己之力,力挑五派三阁,立于不败之地,并且全身而退。掀起血雨腥风,人人得而诛之, 「一系列啼笑皆非的故事就这么发生了…在我眼里他们每一个人都是主角。」
  • 名门闺秀:将军夫人的日常名门闺秀:将军夫人的日常由岱|古言江家二姑娘江玥,在闺中平平。自从被圣上赐婚嫁给秦将军后,便成了京城人人羡慕的女子。但那秦将军心中有一抺白月光。对江二姑娘点都不感冒。但后来。。。秦将军走到那都会带着一个绣着春江月夜的香囊视若珍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