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名门星妻

作者:七墓凉丶
人气(0)评论(0)字数(25万)评分(0)收藏(0)连载

【完结】[推荐新文:《名门婚宠》]人生的前十八年里,安锦之最怕的人是苏黎墨。所以,在无奈领了结婚证之后,安锦之直接逃了!

两年后,她的回归,却意外造就了演艺圈一个神话的崛起。

*

她是苏家养女,面容精致,从小受尽宠爱。

他是苏家大少,高贵冷漠,此生只为一人而存在。

听说某个小女人竟然喜欢上拍戏了?为此还要闹闹离婚?

苏大少怒了,气了,最后还是妥协了!

于是乎,有了某位的帮忙,安锦之在演艺圈混的那叫一个风生水起。

*

新剧即将上映,众人讨论着如何才能提高收视率的问题。

某个下属:女一号和男一号传绯闻如何?

某个女人眨眨眼:好像确实不错的样子。

某个男人冷着一张脸:恩,是不错。

最新章节

第61章 061.我的脸好看吗?(2020-08-03 02:02:05)

同类热门
  • 逼婚,总裁乖乖就范逼婚,总裁乖乖就范悦妖妖|现言一个是精灵古怪,个性单纯的大学生,一个是霸道腹黑,冷酷果决的总裁,两个不该有交集的人却屡次相遇,笑料多多,宠爱多多。 精彩片段: 第一次见面,吴悠正骑着电动车逃跑,后面城管狂追, 一不小心撞到了他的车子“怎么开车的,不会看着点吗” 某人脸一黑,他的车子是停着的好吧,在看吴悠车子后面挂着的花花绿绿的东西时,脸色更是冷了几分 吴悠自然认识那车,趁着没找自己赔钱赶紧闪人,路虎的一层漆多少钱啊,把自己卖了都赔不起啊 -------- 替好友相亲,对手是三个男人, 吴悠假扮孕妇,故意开门见山: “我将来的老公,一定要对我和我的儿子好, 不要问我孩子是谁的,因为我也不知道, 不要问我恋爱史,我也数不过来, 如果真的爱我,那就来娶我吧。” 闻言,三个男人落荒而逃, 一旁的凌天行看着,额头三根黑线,这丫头还真能折腾。 -------- 被告伤人进警局, 吴悠哭得昏天暗地,稀里哗啦,那叫一个委屈啊,心里却在得意的笑, 凌天行很是好奇:“你伤了那个男人?” 吴悠:“是他先调戏我的,正当防卫。” 凌天行:“那也不能下脚那么狠,人家差点断子绝孙了。” 吴悠:“踢偏了。” -------- 灯红酒绿的酒吧包间,莫宇凡霸道的将吴悠压强扣在身边, “吴悠,做我女朋友。” 还没来得及回答,一记狠辣的拳头砸过来, “她是我的女人。”凌天行俊彦阴冷,一身戾气。 吴悠感动:“老公,真霸气。” --------- 本文是扮猪吃老虎的小白兔,反扑大灰狼的血泪史,极品爽文,绝对精彩。 推荐妖的新文《楚楚动人,老婆一百块》 腹黑总裁杠上无良女,笑到喷,雷到爆,精彩不断http://m.wkkk.net/a/888825/
  • 总裁爹地不好当0a总裁爹地不好当0a惜暖暖|现言新书已发、《有你温暖这寒夜》 带着三月的未完成,在四月奔跑起来,即使道路泥泞,也会收获遍野的烂漫。 在安珞筱心里的某个小屋子里,住着她的唯一。只是心里没有路,他出不来。过去,他是她的唯一,将来她也会是他的唯一。 接上部《一胎二宝:总裁爹地不好当》
  • 首席的独家宠爱首席的独家宠爱暮暮|现言经历过严格训练,却在执行任务之后被莫名判决了死令,只因为成为了某个阴谋的牺牲品?正当年华,又掌握着巅峰权利,这个时候死,我会甘心?意外重返学生时代,开始展开一盘巨大的棋局。和时间赛跑,总能在那个时候到来之前,凭一己之力,让他们万劫不复。可就像游戏里永远会有系统bug,那个年少时暗恋过的白衬衫少年堵住她:“既然你喜欢我,我就答应你吧。”What?而那个一言不合就牵扯他人的霸道少年也搂住她:“从今往后,她就是我的新女友了。”你确定没搞错?知道我姓甚名谁吗?
  • 涩女不剩涩女不剩甘柑|现言她为了救白血病晚期的双胞胎妹妹,与素不相识的他,有了共同的孩子。签订了那份价值千万的合约,出卖的是身体?是灵魂?是生命? 收获的是亲情?是爱情?还是耻辱? 当唯一的亲人远行,当一直守护在身边的人离去……失去了生活目的和动力的她,能否在越陷越深的红尘里拔身而起,找回迷失的自己? 曾经的他和他,还有他,谁才是她的归宿? 推荐好友的文《舞场妖精》 为了揭开早年给她心里留下重创的死亡秘密,她孤身一人,化身“舞场妖精”,穿梭在豪门子弟之间,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贞操。 从一个“有人生没人养”贱女子,摇身变成了身份尊贵的楚氏集团继承人——在那场明争暗斗的家族权力争夺中,她才是最大的赢家?酷似初恋情人的花心大少爷,被誉为音乐界天才的钢琴王子,十八般武艺深藏不露的“贴身保镖”?——在那些剪不断理还乱的爱恨情仇中,是谁,一直相伴,风雨无悔、不离不弃?
  • 总裁引妻入局总裁引妻入局云画|现言他是风靡夏城的乔氏集团少东家,众人眼中他温润有礼,却只有她知道,他天性凉薄,锱铢必较!她是父母双亡的珠宝设计师,天生丽质,却不幸成为他的猎物。一场假面舞会,他邂逅了戴着狐狸面具的她,为找出神秘离去的她轰动全城。重金悬赏之下,她成为全城女人的情敌——可是冷漠如他,她究竟是他心底的挚爱,还是某人的替身?一场早有预谋的暗算,她不幸在婚礼前发生车祸。
  • 豪门试婚:绯闻老婆别想逃豪门试婚:绯闻老婆别想逃咪乐乐|现言她前有严母管教,后有闲夫调教。“天啊!难道人世间无我容身之处。”前有粉丝,后有绯闻。“没想到一个娱乐圈,居然让我八卦满身飞。“亲,你确定要与为夫为敌?”某男邪魅一笑,对于席乐馨的反击不疼不痒。阵阵败下场之后,席乐馨捂脸:“现在认错,会不会有些不要脸了。”某男眉毛一挑,笑得得一脸不怀好意的道:“或许,暖床更适合让你报复~~~”席乐馨:“……好像不要脸的人不是她哈?”
  • 唯有你如此不同唯有你如此不同谢楼南|现言当一个人,他存在的证据被家族抹杀,甚至连逃离过去都成了奢求。活着成了最卑微的愿望,却又在深不见底的黑暗中,遇到了此生唯一的温暖。当烈火燃尽时,自会有凤凰涅槃,当爱上一个人,就会为她征服世界。
  • 执恋执恋以蔓|现言她爱他,直至家破人亡远走异国。 注定,他不能爱她。但是当她微笑着说再见转身而去的刹那,左胸口隐隐的痛意又代表什么? 两个人,一场执念,苦苦纠缠十年。他们就像是两条直线相交,过往十年相伴就是他们的交叉点,过了便再无交集。 3月4日,烟雨蒙蒙,是她们相识十年的纪念日,也是他们人生的转折点。 “顾蔓”滕滜的声音一如既往地低迷蛊惑,“从现在起,我不希望在滕家看见你,滕家不是你该呆的地方。” 轻轻的一句话却打碎了她固守了十年的梦,眼泪无声地在顾蔓精致但略显苍白的脸上淌息着,紧握的双手指尖微微地卷曲,她倔强地紧抿着嘴,仰起头,保持着她以往滕家大小姐的骄傲,望着滕滜深睿的眼:“滕滜,今生今世,直至黄泉碧落你我再无关联!” 第二天,整版的财经新闻都在大肆宣扬G城显赫豪门滕家大小姐的丑闻《假公主终现真身》、《滕家“大小姐”的结局》……从此,滕顾蔓这个在G城上流社会横行霸道了十年的名字消失了。 四年后,随着Vine在国际展览业的声名大噪,G城又会掀起怎样的风潮云涌?
  • 离婚后被大佬前夫追求离婚后被大佬前夫追求溪浅月|现言闪婚闪离后,她带着腹中的孩子离开,五年后归国,就被前夫大佬堵住,恶狠狠警告。 “再丢下我乱逃,我打断你双腿,去哪都得带上我,记住没?” 她抬眸看了看天,赌气道:“带不动!” 某天记者采访,“凡总,听说你要跟你前妻要复婚了?” “自然,妻子还是原配的好!”某人一脸骄傲眸带宠溺。 “爹地撒谎,他嫌弃我妈咪!”小包子跑出来反驳。
  • 容你游戏容你游戏槿梨暮|现言沈悠苒看上了容一泓,只有一个想法,追到手!容一泓被沈悠苒看上,只有一个出路,被追到手。一个不负责任的女人招惹了男人之后,又想甩手走掉,最后披着羊皮的狼把这个女人打包回家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