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郡主当道:美男有点多

作者:深巷有妖
人气(0)评论(0)字数(107万)评分(0)收藏(0)连载

她本是天之骄女,却一朝穿越,成为刁蛮郡主。

开创酒楼,资助学堂,她摇身一变,被称赞为仙女下凡。

毛遂自荐,她主动请缨举办皇家夜宴。烟花齐绽,她彻底成为仙女郡主。

将军古越痴情相爱,鹰楼之主默默守护。初一登高,小和尚情窦初开,对她一见钟情。旷世奇才,与她日常斗嘴,暗生情愫。

海面波澜不惊,实则暗流涌动。暴风雨来临的前一刻,总是格外平静。

黑袍人现,地狱门开。

那面具之下的双眼竟格外熟悉。

她遭人暗害,落水失忆。身中蛊毒,情人远去。这一切,到底是谁在暗中操控?

百鸟朝凤,万凤朝仪。

她身份之谜逐渐揭开。

“本座本无心六界尊位,你们却一而再再而三地要致本座于死地。既如此,那本座就只好勉为其难,去做做那六界之主了。”

最新章节

第119章 接受?(2021-01-07 21:45:20)

同类热门
  • 代嫁庶女:腹黑王爷请指教代嫁庶女:腹黑王爷请指教紫袖暗香|古言季春晓从睡梦中转醒的时候,发现自己在去和亲的喜船上。什么,她穿越了?成了红楼梦中的贾探春?此去茜香国是代南安太妃之女出嫁,好保住她那吃了败仗的兄长? 谁能告诉她,她究竟是谁?她的灵魂是季春晓的,她的身体是贾探春的,身份却是南安郡王之妹,护国郡主单月儿? 喂喂,等等,说好的穿越福利呢?不是都有黄金、美食、俊男宠吗?为何等待她的只有一只冷面王爷,天啦撸,谁来救救她?
  • 红妆素裹,倾城女知县红妆素裹,倾城女知县沐清寒|古言新文《重生嫡女,辣手皇后》火热开坑!请猛戳。 *他不知道该如何唤醒沉睡的她,然后倾其一生去告诉她,其实这个睨视天下的狂傲男人,只爱她。* 她是闻名国内的美貌法官,一朝穿越成了名动天下的倾国知县。 清明端方间英姿飒爽,一心只为百姓谋福,却不料款款回身间,那满身清冷便无端欠下诸多情债。 他身世莫测,邪魅纨绔却内敛深沉,覆尽天下,只博一笑,是怎样的疯狂? 他驰骋天下,傲然冷冽却如火炽热,运筹帷幄,肆意纵横,是怎样的狂傲? 迈过烽烟弥漫,看过花落花开,此生执手之人,除你以外,不作他想!
  • 金牌厨娘金牌厨娘轻尘如风|古言一穿越,一枚酷酷的小正太站在她面前喊了一声,“娘。”从此之后,金牌厨娘彻底沦为儿子控,儿子萌萌哒,儿子顶呱呱,她一边满足儿子的喜好,一边靠着前世高超的厨艺发家致富,从此有房有田有银子了。什么?!等她拿到御赐的美食牌匾时,儿子的爹跳出来了,竟然还是冰山王爷?【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肥妃霸道肥妃霸道金水媚|古言【本文架空历史,医毒知识皆为文之所需,切匆较真!】 穿越成一百六十斤重的花痴肥妃怎么办?且看她如何瘦身成天下第一美人。 新婚之夜,病王退无可退,缩在床角指着她道:“你想干什么?” 肥妃嘟起红唇道:“你说呢?春宵一刻值千金啊!美……美王爷,我们洞洞……洞房吧?” 南宫玉忍无可忍,冷冷地说了一个字:“滚!” 新婚之夜,肥妃被一脚踹下了床,头撞在一物上,醒来后,眼神冷冽一变,华光流转,对俯身检查她是不是死了的病王,忽地喝斥道:“不管你是谁,离我远点!不然,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笑话!不就是肥胖吗?这能难倒她这个十八般武艺般般优秀的天才特工吗?穿越古代,她的人生一样要活得精彩! 南宫玉,美誉第一美病王,人人以为他是软脚虾,却谁知,他还是江湖上人人闻之色变,可以号令整个江湖,呼风唤雨的“玉公子”?六岁那年,母妃被皇后害死,他开始韬光养晦,苦心经营……
  • 九回书九回书言蔬|古言偷得天河一滴水,染晕笔尖桃花墨。 天外的灯火阑珊处,我执一盏汉汉星灯,观人世几度沧海又桑田,把凡人的故事书写了千千万万遍。 搁笔,始不信眼底无有离恨,人间未有白头。 话九曲衷肠,掩十年埋伏。 离恨灯一盏,魂魄过风八千境,浮光掠金沙,淘尽千方,未走出方寸人间,
  • 夫君难聊夫君难聊竹之蝉|古言玖溪:“他不让我睡······” 莫孑:“主子又在作死了······” 这是一个恶毒女主带着自家忠犬怼天怼地的日常故事······
  • 帝后凶猛帝后凶猛小星星|古言当水灵嫩模,穿越到爹不疼娘不爱的肥妹身上——嫌我胖?分分钟瘦成倾世绝色,让吾皇垂涎三尺,可望而不可及!看我傻?啪啪啪打脸要你好看,后妈、妹妹轮番被虐。后宫苦闷,沈青青搅动风云,翻云覆雨。吾皇万分宠爱,小模特溜的飞快!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嫡女毒医:盛世宠妃嫡女毒医:盛世宠妃凰然若梦|古言重生醒来,她回到了入宫选秀之前。 贤良庶姐?好,我拆开的假面具,拨开你的虚伪皮。 伪善姨娘?嗯,随便蹦跶,等会乱棒打死。 渣爹与一心卖孙女的老夫人,她也得好好“孝顺”。 正玩得高兴,却不想一切手脚均落入某王的眼里:“看你这么努力,莫非是想当皇后?” 某女一噎:“哎呀,还是当王妃吧!难道你还想三宫六院?”
  • 权谋论:再嫁为后权谋论:再嫁为后欢芷|古言她只愿,今生不相欠,来生不相见,无论是谁!她说:你们莫在她的坟前哭,脏了她的轮回路。她不过是一颗不能有风花雪月的棋子,棋子,没有自由身,被人掌控的棋子,那高贵的身份只是假象,她,只是棋子!他明知道,却还是对她动了心。他也知道,却也是动了情。他说:如果你愿意,你不再是棋子。她笑了,笑的沧桑苦涩,已经太迟了,一日是棋子,到死都是棋子。他说:你是我的夫人,就只能是我的夫人,只有这一个身份。她说:你错了,一开始就错了,他们的目标不是你,怪只怪,那件锦衣盖错了人,你也爱错了人!
  • 独宠绝色弃妃独宠绝色弃妃马语孝|古言穿越成王妃,不稀罕,人家要做第一女神捕。老公是摄政王,不稀罕,人家要嫁给第一男神捕。不当王妃,那就做他的师爷,军师,拜托她要的其实是休书好不好?“怎么了?我什么地方惹到你了?”玄圣烨笑笑,语气倒是轻松活泼的。她猛地转过身,眼中的三昧真火直射玄圣烨,“你怎么会惹到我?你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看着我出丑都来不及,哪里还有时间惹我啊?”玄圣烨原本是想说她哪里出丑了,让在座的所有人变成猪才是真的,可是还没等开口,就被她打断了。【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