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御用刁奴

作者:梦魇
人气(21)评论(0)字数(28万)评分(0)收藏(0)完结

她只是茫茫人海中的一个,没有显赫的地位,没有绝世容貌,仅凭倔犟坚强的性子和那抹浅浅笑意在人潮中挣扎。

他是高高在上的皇帝,后宫三千,无爱无情无心。

她却总是想办法离开,可是他不许,她是他的,就算禁锢,也在所不惜。

他霸道的将她拉在怀里,靠上去,从后面握着她的手,一横一瞥一折弯,又一点一戳刀,下面四个点滴,殷红如梅的朱砂笔,天下唯一人御用,此刻却握在她的手里,那一笔一划,触目惊心的似是要刻到她心里,她的手腕冷不丁的一抖,他却紧紧捏住,似要将她的手捏碎了。他低下头,便见她早已惊的苍白的脸,殿外夜色如墨,里面却是灯火辉煌,那烛火映到他深邃的眉目里,只见幽蓝的森寒冷意。借着她的手,他不急不缓,又在那纸上写下八个大字:

天下之大莫非王土

她终是倔强抿起了唇,他低头盯着她,半晌却是森然笑了,优雅的俯下身,在她耳畔低笑着轻启薄唇:“你看,凭你再怎样逃,你也逃不出朕的手掌心!”

^

………………………………………………………………………………

梨花雨落,周围花香萦绕,抬头,那男子背着阳光对她温和而笑,勾起的淡粉唇角散发着梨花的清香,身后蓝天白云,梨花飞舞,可是,她俨然发现,这些美景,远没有眼前的男子好看。

男子禁不住笑起来,将她放到地上,脸上带着清凉的淡淡笑意:“姑娘可是伤到没有?”

敛了敛神色,换上小弥式的招牌笑容,伸出尖尖十指,昂头道:“赔偿!”

………………………………………………………………………………………

梦某回来了O(∩_∩)O~

另外声明,此文不是穿越,虽然上面这样写着~~~~

本书标签

梦魇御用刁奴

最新章节

第92章(2020-04-28 08:05:32)

同类热门
  • 彪悍毒妃彪悍毒妃轨迹图图|古言她是柔弱美人,面冷心狠; 谁想要她命,谁就该万死——这是她的信条。 他是冷酷邪君,妖魅惑人; 杀戮征途,睥睨天下——这是他的心态。 当柔弱碰上冷酷,当美人遇见邪君,当冷面撞上冰山,棋逢对手,福祸难测,从此纠缠不休。 毒女:命掌我手,随心所欲,天若无情,我便逆天,用累累白骨铸就一条锦绣之路! 冷爷:我若成魔,她就是封魔的利鞘,天地之间,只她是我唯一的牵挂。她若殇,我便拽这天下为她陪葬! 【片段】 某物:肥团儿 属性:男孩 地点:月黑风高夜,偷窥进行时——屋顶。 某肥团五体投地,身体和屋顶亲密接触,锃亮的黑葡萄眼睛透过一个洞洞往里面瞅着,肥嘟嘟的脸颊吹起,嘴一张一合,脑袋摇摇晃晃,像个说书的小先生: “上联:我若安好,那就是晴天霹雳。 下联:爹娘安好,那就要没完没了。 横批:偏要天下大乱” 某爷:“……”人立时僵住,脸色狰狞凶狠,“肥贼,找死!” 某女:“……”儿子,快跑!
  • 倾世情缘倾世情缘永远微笑的木偶人|古言应是荆山一璞玉,粉颜初来梦相依。可怜薄暮落沧海,秋水若纱罩琉璃。铁骨铮铮踏寒潭,几番惊恍几番奇。桎梏不为往生事,笑看六宇帝王尊。她,一个21世纪的神秘家族少女,穿越成为将军府孤女,出生时一头银发,红眸。因政治追杀,出生不足一月时离家,与兰儿相依为命。从小天赋过人,在人间四处奔走,兰儿传授她武功,炼丹,音律,诗词,丹青,以及为人之道,把她毕生所学都传授与她。在尘世间打滚,谁又晓得她是一颗沧海遗珠?七岁那年因为机缘巧合,开启了独自一人天下。汀兰袅袅玉露娇,髣髴轻掩雪腮香。婵娟仙姿峨眉误,孑立琼轩淡寂寥。无奈春风妒凝香,珠帘憔悴楚泪长。椅烛屏画清秋梦,西楼月光竹影摇。
  • 重生之弃妇医途重生之弃妇医途peanut|古言前生,她是一位合格的贤妻良母,相夫教子,孝敬公婆。 然而,她的丈夫,却喜欢上了她那位惊采绝艳的妹妹,宁愿与众多男人共享一个女人,也不愿意多看她一眼。 为了家族的利益,丈夫没有将她休弃,但是她最后的结果,却是儿子夭折,她年纪轻轻便郁郁而终。 没想到,还有重来的机会。 此时,她不过才十八岁,儿子刚刚两岁,夫妻恩爱,鹣鲽情深,妹妹与夫君尚未勾搭成奸…… 但是,早已经对丈夫心灰意冷的她,却无意挽回他的心—— 她发誓,这一世,一定要自强自立,再不要活的这么窝囊; 她发誓,此生必要发愤图强,苦修自己医术,保护好自己的儿子,不能让他小小年纪便离开人世; 她发誓,今生一定不会为了一个男人而毁了自己的一生,让渣男贱女都见鬼去吧! 于是,世上便少了一个贤妻良母,多了一位医术高超的妙手观音。 Ps:这是一个贤妻良母,重生后发愤图强,终于成长为一代妖孽,并寻找到自己幸福的故事。 pps:有医术、有包子、有武道、有升级等等。 郑重声明:作者是亲妈,绝不虐主!
  • 农女升职记农女升职记懒丽朱|古言2088年,15岁的花骨蕾刚考上全球最著名最有权有势的哈尔学院,就被同岁的嫉妒到发疯的姑姑花沉香推下了30层,摔死了!她穿越到了一个穷的叮当响的古代人家......看她如何叱咤发风云,发家致富!
  • 田园娇宠:娘子,太轻狂!田园娇宠:娘子,太轻狂!琉璃一世|古言她,被拐带的孤女,十三年后,一家团聚却藏有惊天阴谋,瞬间家破人亡! 她,国公府身份高贵的嫡女,五岁之后,过得却是猪狗不如,奋力逃避,却也身死魂灭! 当她烈火重生,将仇恨洗尽,准备安享生活,却时空转换,她成了落下断崖的她! 明眸一睁,勾唇冷笑,既然那个世界已别无贪念,就直面上天赐予的时空转换和肚子里多出来的小礼物! 从今以后,再无国公府的大小姐柳陌苡,有的只是换姓换命的云陌苡,该讨回来的绝不手软! 怀揣着聚宝梅花烙空间,在一个落后贫穷的小山村昂首起步,打造一个只属于她的盛世庄园,谁也无法觊觎!却不想在这奋斗的过程中,吸引的这一批批的美男是肿么回事? 儿子,你说谁当爹比较好? 小家伙摇头晃脑道:有权有势有银票!
  • 和亲王妃和亲王妃薰儿|古言和亲,向来都是国家用来停止战事的最好的方法,而被用来和亲的女子往往都是选自王公大臣之家,在冠以公主的封号遣送入别国。这些女子的命运最后会如何却是不得而知。或许她们会在战事再起时被当作替死鬼先杀之而后快,或许她们会被送入军营成为军妓,和亲女子的命运向来都是悲惨的。
  • 败絮其外,金玉其中败絮其外,金玉其中墨涵元宝|古言沈昕娘本是当朝尚书嫡女,却生来不全,成为沈家一大败笔。她被送归老家,从一场不知是天灾还是人祸的大火中死里逃生,命运轨迹从此改变——只顾利益的家人将她接回,嫁给指腹为婚的人家。夫君倒是位名誉京城的武美男,又岂会看上败絮的她?这边,冯家大宅,排挤捉弄算计不断,就是想把她踢出府。那头,她手掌生出的阴阳太极图,能肉白骨活死人,握天下兴衰,可她一介女流要这有何用?小试牛刀,把她当傻子欺负的人,让她练练手!正当她乐此不彼时,却发现当红摄政王不忙政务忙咸淡,站在她身后淡定护航!摄政王手摇折扇笑得高深莫测道:我帮你,只因你像一个故人,也怪他们有眼不识金镶玉!沈昕娘咬着银想:难道她的秘密被他发现?
  • 追夫之路漫漫追夫之路漫漫忘怀得失|古言。。。
  • 第一宠后第一宠后九格格|古言现代当红女模特碰上古代专制俊皇帝,是阴差阳错?还是命中注定?是前世孽缘?还是今生重逢?世人只知他残暴无情,又有谁能懂得他的内心?世人只见她狐媚惑君,又有谁能明了她的内情?她一舞倾城,他一笑倾心。第一次心动时,她说:大王如今这般,可知将来史册会如何写你?他毫不在意:我若不这般,将来的你会如何想我?【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醉红颜之王妃倾城醉红颜之王妃倾城绯堇|古言一次桃花林里的偶然相遇,一场意外的皇家赐婚,一份青梅竹马的思恋,一生爱恨情仇的纠葛,他与她、他与他、她与他,是恋人?是兄弟?是情人?还是仇人?而在这彼此纠缠的境遇里,是谁误了谁?是谁负了谁?又是谁欠了谁? 当一切尘埃落定,究竟谁与谁能携手天下,共守白头,家国天下,乱英儿女的爱恨情仇,尽在醉红颜之王妃倾城。 片段一: “王爷,求你,放过他一次,只要你肯放过他,你让我做什么,我都答应你。”她对着眼前的人满目哀求。 “我什么都不需要,我只要你的爱,你…能给我吗?”男子俊美无俦的脸上寒冰笼罩,眼中流露着无尽的痛色。 “什么?我…”女子呆在当场。 片段二: “我终于等到你了,娉婷,跟我回家吧!”昔日青梅竹马的恋人,款款深情的对她说。 她双眼缓缓扫过刚才还铁血金戈,此时已是一片死寂的战场,眼光再落到对面男子的身上,她轻声开口。 “家,我已经没有家了,我的亲人,早已身首异处,我的爱人,已被你亲手逼死,我的幸福,我的爱,早就被你彻底的摧毁了。” “娉婷,对不起,我知道是我负了你。”清俊的男子满目深情与愧疚,他上前握住女子的手,“我已经知道错了,从现在开始,我愿意用我的余生去补偿你,守护你…娉婷,你可愿意跟我回家。” 女子轻轻挣开他的手,木然的说道:“一切都没有意义了,从你那时对我放手,我们就没有任何关系了。” 片段三: “上天一直在捉弄我们,当你喜欢我的时候,我不喜欢你,当你爱上我的时候,我喜欢上你,而当我爱上你的时候,洛,你又在哪里?”女子立在深爱男人纵身越下的悬崖边上喃喃自语,往日的一幕幕闪过眼前。 “我不喜欢你,我也不会做任何人的替身。”女子神色认真的对着眼前的男子道。 “哦,是吗?”男子淡然的转过身去,掩饰了满目的黯然,他心道:你怎么又不知道,或许,别人才是你的替身。 此文慢热,不喜者请绕道,作者乃新人,心理素质差,请大家嘴上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