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清风少者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 天天炫斗之炫斗之界天天炫斗之炫斗之界清风少者游戏连载这是一个2050年的一个公年的历史,人们发展科技很快,同时对科技依赖性很高,导致了神器的创生,利用神器给力主量,破坏了生态平衡,辽民不生,正常人类衰落能力极度增强…… 在往后的一个日子里,不明小队三人组不知何时出现,打破了这恐怖世界,拯救了世界,而在这块大陆上封名为炫斗大陆。第35章 副主线 偶遇2020-11-27 16:58:58
热门推荐
  • 乐园边境乐园边境ET大魔王|游戏尽管只是一出恶作剧罢了,但塞?约翰逊说:作家们最害怕的莫过于被别人忽视。与忽视相比,非难、仇恨和反对都成了幸福的代名词。边境出品,必是珍品;珍爱生命,远离乐园。
  • 摩诃般若波罗蜜经释论摩诃般若波罗蜜经释论佚名|公版本书为公版书,为不受著作权法限制的作家、艺术家及其它人士发布的作品,供广大读者阅读交流。汇聚授权电子版权。
  • 剑心轮回剑心轮回方竹|玄幻段痕,为剑术天才的转世,自小跟着师傅学武,然而一场意外彻底改变了他的命运!三足金乌,盘古后裔,修罗剑道!为他打开了一扇成为强者的大门。杀尽天下该杀之人!剑,让他从一个弱者领会了杀戮,从杀戮中学会了用剑!直到成为万人敬仰的巅峰强者!剑心轮回!
  • 重生之两世杀手重生之两世杀手两世杀神|都市一代杀神,因为被最好的朋友出卖,于是在执行任务中反被将了一军,最后的时刻,他与那些人同归于尽,一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穿越了,还是在一个以武为尊的世界中生活着,而穿越到一个倒霉蛋的身体上,前生的重重已经结束了,今生,我只为武道而存!
  •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农门家主之四姑娘淡竹枝|古言“未开发,勿入”! 岈屿山原始森林风景区,杨子千不怕死的多走了几步,结果,一脚踩空, 醒来发现这一脚走远了: 常见的楼房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高粱杆架壁头,四面漏洞八方进风,屋顶无片瓦,层层谷草飞,这造型,一下暴雨就是水帘洞; 多了一个大肚子的娘,正一把鼻子一把泪给她擦身子,滴到脸上的眼泪可见:这不是后娘; 醒来,爹吩咐:煮白面羮; 娘生了妹妹,家无一个鸡蛋,更没有一只鸡,杨子千估计:娘做这个月子连鸡毛都看不到一根。 爹依旧吩咐:煮白面羮; 这还是亲爹吗? 一日三餐映得出人影的羮,无一滴油珠珠的野菜玉米饼。 白面羮,已是这个家最高的待遇。 水帘洞,孙猴子大闹天宫;茅草屋,杨子千地覆天翻。 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就不信,21世纪的新新人类,会在西宋这片被历史遗忘的土地上饿死。 多年后,杨氏男儿,人人都有过硬的本领,所谓七十二行,行行出状元,若有杨氏子弟参与的行业,状元头衔没有旁落的先例。 终生孓然一生,造就了杨氏繁华;四十八个大宅院,上百口人丁,傲然立于世,无人敢小觑。 杨氏族人,不惹人,人人惹不起;杨氏族人,不入仕,朝野俱寒,更多的是惧怕杨氏家主---从四姑娘,到四姑姑,再到人称四姑奶奶的老女人。 平淡中追求安逸祥和的世外桃园生活,有足够的能力去创造;有足够的能力去保护也有足够的时间来享受。以一人之智,合家人之力,让家族傲然于世人之上。 如此,足亦! 也不枉,杨子千千年穿一回!
  • 毒医兽妃:妖孽魔尊,太缠人毒医兽妃:妖孽魔尊,太缠人凤九仙|幻情她,穹苍最厉害的神,他,洪荒最狂傲的魔。 她是他的克星,也是他的救赎。 一朝重生,她成了人族废物,却强势崛起,虐尽所有欺她之人。 他隐身人族,化为九王爷,一句以身相许便赖上她。 当前世的仇敌,变成命定爱人,他们的命运又将何去何从…… 第一次见面。 “看在你救了本尊的份上,本尊决定以身相许了!” 喂,你谁啊,谁要你以身相许了。 第二次见面。 “这么丑的脸,本尊下不去嘴。” 喂,嫌弃你还亲,你还有没有节操了! 第N次见面。 “嫁给本尊,做本尊的王妃!” 喂,你这样生抢你的侄媳妇儿真的好吗?
  • 渡君劫渡君劫印小天|仙侠新书《异界神拳》
  • 霸爱娇妻,总裁低调点霸爱娇妻,总裁低调点梧桐等雨|现言当年,她爱他入骨却不得不选择离开。再见面,她是卑微到尘埃里的服务生,他是让人仰望的帝国总裁,他将她逼入墙角,怒声滔天,“莫言夕,你宁可在这里赔笑,也不愿意被我捧在手心!”她仓惶逃离,却被他追上,高调示爱,“莫言夕,跟我回家。”
  • 星河九转星河九转想田|玄幻天武大陆以武为尊,拳破苍天,脚裂山河,且看被称为废物秦天如何一步步踏上巅峰。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护我身边的人和追寻武道的极致!秦天说道。当秦天蓦然回首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整个天武大陆的巅峰!修炼一途,通经脉,凝真气,结内丹,成领域,创世界,悟法则,最终达到不死不灭之境!
  • 白门柳(全集)白门柳(全集)刘斯奋|小说《白门柳》由《夕阳芳草》《秋露危城》《鸡鸣风雨》三部构成,以宏阔的场面和细致的刻画,生动地再现了大明王朝倾覆前后,一干士人的选择及命运。作者不是单一地讲述王纲解钮时士子文人的故事,而是通过这样的创作,发出自己对于中国旧时期这一类人群的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