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草字头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 江湖侠缘江湖侠缘草字头武侠完结一个浑浑噩噩,名叫无欢的年轻人,偶然的原因踏入一个被叫做江湖的圈子,偶然的原因经历了许多故事,偶然之间他不经意的成了一个传奇。第40章 南柯一梦2020-05-26 12:19:47
热门推荐
  • 权少追妻N次方:豪门独爱权少追妻N次方:豪门独爱银小宝|现言三年植物人,她从陌生的床上醒来,一无所有,父母已逝,只留下3亿诈骗巨债。 “要么进娱乐圈还钱,要么,嫁给我!”总裁大人冷酷求婚。 “可两个我都很感兴趣,都想做,权大总裁不介意戴绿帽子吧?”她想都不想地答。 当她扛着巨债风风火火嫁进豪门,却意外发现自己被逼着打过胎,而罪魁祸首……正是他。
  • 都市超级少年都市超级少年雪域孤狂|都市一手夺命医术,一身绝世功法,天才少年自深山中而来。 生性腼腆的他,不怕和死亡对决。 为寻找师姐,一路杀伐果断纵横都市。
  • 穿越之嫡女悍妃穿越之嫡女悍妃俏女娃|古言本是Z国很有名化妆品公司销售总监,却不料被祖传戒指带穿越。睁开眼“What”穿越?相府嫡女?还是得此女得天下……“What”出嫁??可对象谁呀!“太子”,哦!这还不错嘛!说不定可以混个皇后当当。“What”花轿能错?那那那我嫁给谁了?“傻王爷”?老天不带这样玩我的吧!还能不能愉快玩耍啦!好吧!既来之则安之,傻王爷是吧!不管你是真傻还是假傻跟我混你将不再傻……【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傲剑凌神傲剑凌神爱之|玄幻魔之道,吞噬,杀戮,基因进化,身体不灭! 神之道,炼化,掌控,大脑升级,精神不朽! 少年陈枫,偶得一颗神魔心脏,从此走上傲剑凌神之路。 魔若逆我,我便屠魔。神若逆我,我便弑神。天若逆我,我便碾碎这片天道乾坤! (新书《噬剑诛天》已发创世,请继续支持爱之)
  • 妈咪快逃,父皇杀来了妈咪快逃,父皇杀来了路严|古言俗话说,有仇不报,非君子!她这名小女子,五年后,带着儿子来寻仇!“妈!你这是做什么?”一一不解望着他妈咪手上动作。“妈见你父皇,夜夜流连女人怀抱,怕他早晚会挂掉!所以他好生休息些时日!”夜晚降临,某妃子房中,传来一男子怒吼:“该死的女人!你给本王等着!”--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九转神珠九转神珠独步天辰|都市父亲重病,治疗款差点没压垮林辰。神秘人送来九颗拥有强大功能的奇异珠子,他治好了老爹,没想到却跌入了陷阱……
  • 凰诀天下凰诀天下晓云|古言“他在窗外,你还可选择……”帝王薄唇辗转,寒意呢喃;她无声浅笑,勾缠继续;灭九族,毁身心,魂飞魄散前,她变成另一女子,立毒誓,惑人心,算计离间,她成为祸国凤凰,谁又知道,狠绝如她,只为还他一世情缘,半壁江山……
  • 摄政大明摄政大明虫豸|历史穿越了,变成了一个声名狼藉的大贪官。 百姓的咒骂、太子的敌视、清流的诋毁、权臣的排挤……还有一心想要卸磨杀驴的皇帝。 环境很恶劣,前景很暗淡。 本书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 天价嫡女,悍妃法医官天价嫡女,悍妃法医官醉柳|古言点击↑《蚀骨瘾婚》《妃傲天下,王爷为我披战袍》 她是现代女法医,更是男人眼中最可怕,抢他们饭碗和风头的女汉子。 一朝穿越,她成为了炎国人人耻笑的相府傻千金——我命由我不由天,她要逆天重生,力挽狂澜! 人人都说鸿王面具下奇丑无比,顾家千金傻里挑一,丑男娶傻女,二人绝配。 当鸿王面具揭下,容姿绝代风华;顾家千金验尸洗冤,威名天下。不知让多少人仰天惊赞。 ——敢欺负她和娘亲是吧?看她嫡女也疯狂,斗得那些八婆和恶毒姐妹哭爹喊娘。 敢说她杀人了?那么她就扒开男性尸体的衣服,解剖证明怎样? ——谁说她被未婚夫王爷休了?她给渣男王爷一巴掌,休书奉上让他滚出她的视线。 她的夫君,只能与她一生一世一双人!炎鸿澈,你必须记住,此生只能有我一妻,不可再娶其她。 他朱唇轻启,妖娆一笑,拥她入怀:此生有你悍妻一人足矣,孤王许你一世一双人。 精彩片段,宝宝篇—— 可爱酷酷的男娃,在门外捡到了一个俊美大叔。 某娃喊道:娘亲,门外有个死尸! 某女在屋内,兴奋的打开解剖箱:宝贝和娘一起验尸喽! 某男突然睁眼,黑着一张酷脸问道:你是谁家孩子? 某娃:大叔你丫腹黑,再装死啊! 某男再问:你娘是谁? 某娃:管你屁事! 某男唇角抽搐:我是你父皇! 某娃朝着身后唤道:娘亲,有个大叔老糊涂了,说他是我父皇! 某女额角一黑,牵着儿子的小手往外跑,某男大呼:娘子,你以为带球就能跑掉吗? 【短简介:她扮太监验尸狂,女汉子娶邪王!】 内容绝对精彩,男强女强,宝宝萌萌哒!亲们收藏、投票和过来点赞哦!
  • 降服薄情CEO降服薄情CEO花暖|现言“只是个女人而已,远比不上集团的利益,”男人冷酷的声音传出。新婚之后,然后被送给另一个男人,留下一句:我愿你永远不识后悔的滋味。从容离去,接着,再也遍寻不着。三年后,名动全球的商场笑修罗雪倾世出现在男人面前,有着一张和那个女人一模一样的脸,却更多的是冷漠。女人笑的妩媚:“你要做我男人吗?”男人无言以对,女人耸肩,转身离开,嘟囔一句:“你不愿意,那我找别人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