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笔斗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热门推荐
  • 太平圣惠方太平圣惠方佚名|公版本书为公版书,为不受著作权法限制的作家、艺术家及其它人士发布的作品,供广大读者阅读交流。汇聚授权电子版权。
  • 败絮其外,金玉其中败絮其外,金玉其中墨涵元宝|古言沈昕娘本是当朝尚书嫡女,却生来不全,成为沈家一大败笔。她被送归老家,从一场不知是天灾还是人祸的大火中死里逃生,命运轨迹从此改变——只顾利益的家人将她接回,嫁给指腹为婚的人家。夫君倒是位名誉京城的武美男,又岂会看上败絮的她?这边,冯家大宅,排挤捉弄算计不断,就是想把她踢出府。那头,她手掌生出的阴阳太极图,能肉白骨活死人,握天下兴衰,可她一介女流要这有何用?小试牛刀,把她当傻子欺负的人,让她练练手!正当她乐此不彼时,却发现当红摄政王不忙政务忙咸淡,站在她身后淡定护航!摄政王手摇折扇笑得高深莫测道:我帮你,只因你像一个故人,也怪他们有眼不识金镶玉!沈昕娘咬着银想:难道她的秘密被他发现?
  • CasanovaCasanova佚名|公版本书为公版书,为不受著作权法限制的作家、艺术家及其它人士发布的作品,供广大读者阅读交流。汇聚授权电子版权。
  • 我的老公是商界大佬我的老公是商界大佬妖妖仙儿|现言订婚夜,她被未婚夫和闺蜜背叛, 第二天,她从陌生男人的床上醒来! 她落荒而逃,男人将她扯回怀里,“一个亿,当我的女人!” “作梦!”顾西轻轻吐出两个字! 他盯着她的眼,笑得志在必得。 他一次一次地戏弄,她一次一次地落荒而逃…… 直到新婚次日,她冲他怒吼:“裴浅,你无耻!”
  • 你是我大神你是我大神顾N|现言新书《长夜漫漫在寻你》(他的血可以救她心里那个少年的命!) 结婚前,顾千浅总是会想傅流辰是不是真的喜欢自己? 结婚后,各种名牌包包,衣服,鞋子,首饰一个一个的往她的面前送,最后出现那张精致的脸,“老婆大人,我喜欢你。”顾千浅白了他一眼,“你的喜欢就值这么点东西?”第二次,傅流辰又是花费巨额打造一枚钻戒,通体粉色,晶莹剔透,“老婆大人,我喜欢你。”“哦,你的喜欢现在已经值得上一颗钻石了?”傅流辰悲催,下了血本,壕置十亿天山别墅,“老婆大人……”话还没有说完,顾千浅扑通上前抱着别墅门口的一只白虎一阵狂吻,“老公,你的喜欢我收到了,好喜欢,嗷~”傅流辰,“……”敢情他连带着这么多东西还不如一只虎?
  • 三国之大汉崛起三国之大汉崛起姜梵|历史穿越成了刘禅,一开始就来了一场惊心动魄之旅,被赵云带着在长坂坡来了个七进七出。 今生我为刘阿斗,还要不要人扶了? 刘禅慢慢发现他走的还是挺稳的,貌似他的便宜老子刘备,二叔关羽,三叔张飞这些才是需要人扶的。 于是乎年幼的刘禅就担起了重任,扶着扶着,便渐渐为大汉扶出了一条康庄大道,三国争霸,蜀汉为雄!
  • 豪门重生之暖爱成婚豪门重生之暖爱成婚大雪人|现言推荐雪人新文《重生八零我养大了世界首富》 【发家致富“养”男主。狡诈人美性子野女主vs暗黑学霸病秧子男主】 ―――― 沈沐希怎么也没有想到她爱了五年的男人最后竟然为了别的女人和孩子,要了她们母子的性命。 许君翔:沈沐希,娶你不过是为了能名正言顺的得到沈家;爱你,不过是为了得到你的骨髓给我的枫儿;宠你,不过是为了要你儿子的肾脏换给我的菲儿! 沈轻枫:姐姐,这就是你跟你儿子存在的价值,没有你们母子,我们母女又怎么能活下去呢? 沈沐希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刚刚出生的儿子被硬生生的夺走了一颗肾脏,像个破布娃娃一样躺在手术台上,双眸竟流出血泪来:许君翔,沈轻枫,我就是化作厉鬼也绝对不会放过你们! 未曾想到,一遭重生,回到了刚被沈家赶出家门那一年! 这一世,她要将许君翔踩在脚下,推入地狱! 她要将沈轻枫碾碎成泥。 她要打碎他们的希望,碾碎他们的人格,腐蚀他们的心灵,用鲜血为她的孩子祭奠! 只是这个集钱权色为一体的自大又自恋的傲娇男人是怎么回事? 为毛线一定要跟她扯证不可!
  • 医手遮香医手遮香意千重|古言冤死重生为贫女,祖母不慈,母亲好欺,便宜渣爹只是个无情无义的穷苦小官,身边还有个小妾上蹿下跳、挑拨离间? 那又何妨,她有神医绝技在手,岂会怕这么一点小艰难? 新书《凤门嫡女》已发,欢迎入坑
  • 五灯全书五灯全书超永|公版本书为公版书,为不受著作权法限制的作家、艺术家及其它人士发布的作品,供广大读者阅读交流。汇聚授权电子版权。
  • 论忠犬男友如何养成论忠犬男友如何养成南卿歌|现言镜头里,他是娱乐圈新晋男神,粉丝们都说,男神温和有礼,风度翩翩。 镜头外,他是专属于她的小保姆,朋友们都说,柏延用一手好厨艺钓来了一个蓝乔七。 直到某一天,蓝乔七发现了他一些不可告人的神秘身份—— “说好的温和有礼风度翩翩呢?我们应该来解决一下这件事!”蓝乔七揪衣领悲愤道。 柏延邪邪一笑,忠犬变身大灰狼。 “世界上没有一次为爱鼓掌解决不了的事,如果有,那就两次!” 蓝乔七这才后知后觉,神TM温和有礼,这人从里到外切开都是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