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6章 帮忙调查

好不容易从下午挨到了晚上,林书翰出乎意料地和班主任请了假,苏菲儿在林书翰走的时候仰着头问道:“又有什么事情啊,大少爷就连晚自习现在都不上了,什么事情可不可以向我这个班长汇报一下呢?”看着苏菲儿,林书翰突然低头在苏菲儿的耳朵旁边说了几个字,然后便是十分帅气地走出了教室。

坐在苏菲儿后面的林澈很好奇地拿笔戳着苏菲儿问道:“怎么了嘛,到底有什么事情啊,这么神秘。”苏菲儿想了一会儿淡淡地说了两个字:“这是秘密。”林澈的表情一僵硬,过了一会儿,很是伤心的感觉,甚是擦拭着眼角旁边并不存在的眼泪说道:“好啊,现在有什么事情都不告诉我了,没有想到我们的友情变得这么的快。”

苏菲儿安慰着林澈说道:“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他只说这是秘密。”“你们两个有秘密,你们两个待在一起吧,以后有什么事情不要来找我了。”林澈甩给了苏菲儿一句话,便开始低下头来写作业,苏菲儿彻底爆发地说道:“他只是告诉我两个字,秘密,其余的什么都没有了,就这么简单好不好啊。”看着炸毛的苏菲儿,林澈急忙顺毛地说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是清白无辜的孩子,不是你的错,我是逗你开心的。”

“很好玩吗?”苏菲儿华丽丽地给了林澈一个白眼,林澈想了想,说道:“还行,不错。”

林书翰看着郊外这家孤儿院,很普通的一家,听说是这所城市唯一一家私人的孤儿院,而且最重要的是只招收残疾儿童,偌大的孤儿院全部都是由一个中年妇女,王姨支撑起来的。想到这里,站在门口的林书翰向着这位普通但是伟大的人,深深地鞠了个躬。林书翰再次地确定了一下手机上面的名称,对比了一下确实是这家孤儿院的名称。

慢慢地推门走了进去,虽然只是刚刚上完自习而已,但是对于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人们,现在都已经是吃晚饭的时候了。林书翰推门进去的时候,看见十几个小孩子在围着餐桌吃饭,一个女人在喂着一个好像有一些吃饭困难的小孩子,还有几个中年妇女也纷纷照顾着小孩。看见突然进来的林书翰,众人站了起来,林书翰有一些惊慌地说道:“我是来找王立春女士的,请问哪一位是啊?”

喂食物的女人站起来说道:“我是王立春,这里的院长,请问你是?”“我是林书翰,附近二中的学生。”林书翰急忙鞠躬回答道。王姨有一些疑惑地问道:“哦,那么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因为韩子澈还有林澈的关系,所有来这里的二中的学生都会有一些事情的。林书翰犹豫地看着周围的事情说道:“虽然很抱歉,但是能不能借一步说话呢?”

王姨也没有很多的在意,点了点头和林书翰来到了一个环境很温馨的小屋,林书翰环视了一下就像是童话世界里面的房子,王姨发现了林书翰的表情,笑着说道:“这间房间设计的人就是你们学校的人。”林书翰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有一些不敢相信地说道:“我们学校?”“是啊,是高一年级七班的林澈,不知道你认不认识,那孩子啊,命苦,就是在这里出去的。”林书翰收到的消息太过于庞大,短时间内选择了回避。

“对了,小伙子,你说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啊?”“哦。”林书翰反应过来之后,坐在了王姨的身边,把自己手里面的东西拿给她看,说道:“请问这间健身房是不是阿姨你的啊?”王姨接过来一张纸,很认真仔细地看了起来说道:“这怎么会是我的呢,我有这家孤儿院就够自己受得了,哪还有时间去琢磨别的东西啊。”

林书翰不能理解,可是工商局那边注册的就是王立春啊,事情不可能弄错,而且只有这么一个。“不会的,阿姨我不会弄错的,肯定是你的健身房,你再看看。”王姨并没有接过来,看着林书翰说道:“小伙子,我还能富到连自己开了一家健身房还不知道吗,我看你肯定是找错人了。“林书翰一脸郁闷地点了点头,重新看起来自己手里面的文件,难道真的是弄错了吗?那么,这么说来的话,郑老头是在骗自己啊,不可能的,那个人虽然很贪财,但是没有一件事情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林书翰打了一个招呼,向着大门口走去,走到了一半,被刚才的王姨叫住说道:“我知道了,可能真的是我的。”“什么?”林书翰对于突然出现的反转,有一些呆萌,看着王姨的手势又慢慢地走了回去。

“少年,你没有关系吧?”开车的司机看着在刚才就没有说话的林书翰,感到有一点儿的不安。林书翰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场,就算是林书翰的父亲大概也没有见过。因为林书翰真的没有办法相信,因为那个王姨告诉自己,在一年前,受到了林澈的拜托,自己曾经前往过工商局注册过什么东西,林澈还拿过自己的身份证还有户口本一些东西,可能就是那个健身房吧。

林书翰有一点不能理解,为什么林澈会拿着这个注册啊,如果眼前的这个女人把健身房卖给别人的话,完全符合法律效应,而且这个王姨好像很信任林澈,竟然连别人拿着自己的身份证去干什么都不知道。

林书翰现在的脑子是彻底的乱套了,一边是水一边是面,一晃悠便是满脑袋的浆糊。林书翰叹了一口气,真的想不明白,为什么林澈会有那么多的钱财还有股份,更想不明白林书翰为什么要拿着别人的名字去注册,而且她的父母为什么不去管她?那些人是健身馆的人,所以是受到了林澈的指使,那么自己估计的,林澈喜欢韩子澈的事情就成立了,因爱生恨嘛。

林书翰思索着如果把这件事情告诉韩子澈,依靠着队长的性格,说不喜欢林澈,肯定不会喜欢的,这样下去只会增加韩子澈对于林澈的厌烦,按照预定的线路发展下去,自己就有机会了。虽然林书翰也知道自己的做法不够感性,但是这个世界上面缺少知识理性,站在世界最为顶端的也只要有智商。

林书翰对着司机说道:“转弯,反方向。”随便从自己的口袋里面拿出来一张纸条递给了司机,说道:“去这个地方。”“可是要很远,少爷还去不去公司啊?”司机小心翼翼地说道,林书翰淡然一笑,无所谓的口气说道:“没有关系的,按照我说的就可以了。”“是,少爷。”司机说完以后便开向了相反的方向,韩子澈的家里。

“叔叔,你好,请问韩子澈在家里吗,我是他的同学,我叫林书翰。”林书翰为了不必要的麻烦,让自己的司机先回去了,一身白色衬衫的林书翰配上微卷泛黄的头发,后面像是散光一般的阳光,美好的不像是世界上面的人类。韩子澈的父亲可能没有接触过如此柔弱的男生形象,愣了好一会儿才开门请林书翰进来,说道:“里面的那一个房间便是韩子澈的,他可能在睡觉吧。”

韩子澈的家庭就像是这个城市里面千千万万的普通家庭一样,一厅几室。林书翰点了点头,不留痕迹地打量着韩子澈的家,早就听说韩子澈离异家庭,家里面可真像是没有女人的家啊,四处很混乱,但是却彰显着一种带有中国特色纯爷们儿的感觉,林书翰微笑着慢慢地走到了最里面的房间,父亲看了一眼便重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去睡觉了。

林书翰慢慢地推开了房间的门,在床上面躺着并没有睡觉的韩子澈,一看见林书翰进来,吓了一大跳,急忙把自己手里面的小说放在了被子下面。房间不大不小,除了一张床,写字桌,电脑,还有的便是各种各样的运动器材。林书翰看着慌张的韩子澈,有一些坏笑地说道:“队长大人,你在干什么呢,在学习吗,要不要我帮帮你啊?”

“你整整比我小一级呢,就算是再简单的题,你也不会啊。”韩子澈强装镇定,一本正经地说道。林书翰很好心地没有去揭穿他,在房间里面环视着寻找了一下,拿过来了一把椅子,慢慢地把椅子上面的衣服放在了衣架上面,然后拿着椅子坐在了韩子澈的床边,韩子澈小心地把书籍放好以后,看着林书翰说道:“我们家很乱吧。”

“我只能说,对于我这么一个有着轻微洁癖的人来说,这里简直就是地狱。”林书翰丝毫没有给自己的队长留面子。对于斗嘴,他更加倾向于打架,但是对手是林书翰的话就要考虑考虑了,因为自己根本没有绝对的把握。韩子澈张了张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在床上面坐了起来说道:“你怎么突然来了?”

“我···”林书翰还没有开始说,韩子澈就无视林书翰一般从房间里面走出去了,林书翰一愣,然后有一些无奈地在椅子上面等着。过了一会儿,韩子澈的脑袋重新从门里面探出来说道:“你喝点什么啊?”“冰水。”林书翰没有回头,很淡定地说道。

同类热门
  • 萌妻宠上天:路边小狐不要捡萌妻宠上天:路边小狐不要捡小喵糖|现言她是一只狐狸,在不过就是一个妖狐?好吧,她是一只九尾狐。看见过白娘子传奇,一条蛇报恩,见过一只九尾狐来报恩的么?小狐狸没别的爱好,就是喜欢顺手“拿”点东西。 “老板,安好小姐把钻石项链给拿了”,“没事,让她扔着玩”。 “老板,安好小姐偷了一个男士内衣”,某人拿着笔的手一顿,:“没事,让她明白,不是所有人,都跟我的尺寸一样”。 “老板,安好小姐在外面偷了…偷了一个人…”,某人掀桌,:“安好人呢?”。 一只呆萌的小狐狸,遇上了一只腹黑的大灰狼,这到底是被吃掉,还是被吃掉?
  • 顾先生别凶我顾先生别凶我木千水|现言推荐新文《重生甜妻:特级老公,超宠我!》“放开!”她被那个人攥在手里,听他霸道宣布:除非死,否则,你永远也逃不开。 重生前,慕夕瑶被恶毒叔婶害瞎双眼,被渣男送到那人的身边,一次次挣扎与逃离,他偏执成魔,为她成狂,却也令她害怕。 重生后,她在他的身边醒来,重获光明,心也重获新生,脚踩渣男,手撕贱女。 “滚回来!罚你把他碰过的手洗一百次!”顾先生将小丫头拎到身边。 乖乖洗完,慕夕瑶转身,却发现那人露出胸肌、腹肌、人鱼线,躺平等她了。 “老公……我累。” 男人扯松衣领:“体力这么差,还不多锻炼锻炼?”
  • 北极光北极光妖妖、妖怪|现言林澈从小就喜欢和爷爷玩耍,可是后来爷爷的身体越来越严重,连一向吵架的爸爸妈妈也开始和睦起来了,可是真的有那么平静吗,爷爷去世后,林澈终于知道了,爸爸妈妈和好是假,为了爷爷的产业才是真,爸爸妈妈在打闹之中失去了生命,林澈也进入了孤儿院,直到十三岁才去了舅舅家,林澈按照遗嘱背负了许多人都眼红的财产,阴谋越来越多,林澈遇到了一个叫韩子澈的人,还有林书翰,在无数的分分合合后,林澈身穿白色婚纱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 爱你,触不可及爱你,触不可及绿萝|现言男人扔过来一张黑色金卡,“五百万,够你出国深造了。”但是,她还有那么多事没有做,怎么能轻易离开陆战霆呢?
  • 她代替他后开挂了她代替他后开挂了粱人|现言“从今天开始,你代替你的哥哥,拿下顾家的继承权!”母亲的一句话,她成了双胞胎哥哥的替身。 女扮男装,却撩得一手好妹! 一不小心,权倾天下的冥少他妹也被她所惑,喊着要嫁给她! 冥少怒了:“从今天开始,你就跟着我。我会将你训练成合格的妹婿!” 喂!说好要当妹婿的!怎么变成男朋友了?
  • 蜜汁二婚进行时:渣男老公别挡道蜜汁二婚进行时:渣男老公别挡道渃小白|现言渣男老公红杏出墙加冷血无情怎么办?直接踹了!初恋打着爱情的幌子和老公狼狈为奸算计我怎么办?但是对面那个多金帅气高大威猛还要让我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的男人怎么办?
  • 向熊孩子致敬向熊孩子致敬许姑娘|现言裴月半一生顺风顺水,活了二十几年,只有两大败笔。第一是她那个只能读不可写的名字。第二是她那个小她五岁的未婚夫。而就在她二十三岁订婚宴的当天,她人生的第三个败笔出现了。那个小她五岁的熊孩子未婚夫,逃婚了。裴月半用她练拳击练出的腹肌和马甲线发誓:苏崇礼,被我逮到,你就死!定!了!--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刹那花开刹那花开蓝滴淼|现言遇见古越哥哥是伊水这辈子最大的幸运,如果没有古越哥哥,我这一生都不可能品尝到幸福是什么滋味的。伊水常常想幸亏自己那一天跑了出去,如果自己没跑出去就不可能遇见古越哥哥了。 自己现在唯一的烦恼就是为何自己还没长大,自己真想把那些围在古越哥哥身边的苍蝇赶走,可低头一看自己这小身板可以么。。。。。。
  • 攻略前夫的一百种方法攻略前夫的一百种方法柚子多肉|现言祁和:你对我们的婚姻有什么不满意的?常芭菲:没什么不满意的,是我的问题。祁和:你有什么问题?你不就是牙不好吗?常芭菲:我不是还不能生孩子吗?已知,损失掉一颗牙换来的婚姻,是不能长久的。祁和问:请问敲掉所有牙齿,能不能长久?
  • 薄少追妻套路深薄少追妻套路深月色流觞|现言六年前,因一场误会,梁熙与自己暗恋已久的男人在一起。六年后,男人因为想羞辱她而娶了她,她却因为爱他而嫁给他。无数次的卑微,只换来越来越多的屈辱。梁熙终于意识到,这不是她想要的爱情。当她转身离开,他才恍然发现,原来,他早已爱她入骨。他发誓,他一定要追她回来,宠她一生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