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179章 :结局

章清姿道:“我只是来告诉你一声,兀兀国已经败军,圣上赢了!”

“还有,康王不堪一击,已然穷途末路,不日也要为他的不合适宜的野心,付出应有的代价了。”

“章清怡,一切都结束了。你的怨也好,恨也好,梦也好,都该散了。”

章清怡抿唇,“散了……该散了……”

章清姿转身正要离开,却忽然听章清怡在身后问道:“若你是我,又会如何?”

章清姿脚步一顿,并未回头,“无非四字而已,心安,心足。”

说完,章清姿轻叹一声,抬步离开了。

身后似乎响起章清怡的呢喃声,但在呢喃什么,已经不重要了……

乐潇泽亲战兀兀国可汗,两方人马相当,但兀兀国的这几万人马,却是兀兀国的精勇之兵,常年作战,个个骁勇。

所以,这一战,尽管乐潇泽义勇当先,大大地振奋了军心,但着实打地辛苦,也十分凶险。

乐潇泽旧伤未愈,又添新伤,待打退兀兀国,由人送回府上,便撑不住晕厥了过去。

调养了几日,虽清醒了过来,但精气神看着却是一天天地萎靡了下去,竟似不治之象了。

御医们,近侍们全都急白了头,眼下皇都稍定,皇储未立,兀兀又才退军不久,康王之逆也未曾彻底清剿。

若乐潇泽在这个时候出了什么事,只怕还要牵起什么动乱来。

几名亲卫与亲信之臣正愁地坐立不安,忽闻皇都有急件奉呈,众人不敢轻慢,连忙交予内侍呈给了乐潇泽。

彼时,乐潇泽刚刚饮过一盏药,闻皇都急件,只道:“念吧。”

内侍遵了旨意,小心地打开那“急件”,然后愣了一瞬,再然后小心翼翼地朝有些不耐烦的乐潇泽禀道:“圣上,这……是皇后殿下的亲笔书信。”

闻言,原本眼中无神的乐潇泽立即看向了那内侍手中的书信,连忙一伸手,想要抓过,却一手捞了个空,还差点跌下床榻。

旁边的内侍赶紧扶住乐潇泽,那拿着书信的内侍连忙手中之物呈给了乐潇泽。

乐潇泽坐直身子,一把抓过,然后甩开搀扶他的人道:“都出去。”

几名内侍相互看了看,知道乐潇泽这段日子的脾气不好,不敢再惹怒他,于是齐齐行礼退了出去,却也不敢退地太远,只怕乐潇泽再有什么意外。

待人都退开了,乐潇泽才展开手中书信,细细看了起来,刚看时,不禁笑出了声,可看到后面,便渐渐凝了眉。

只见信中写道:“我便说吧,男人的诺言也就那么值钱而已。你都不守诺了,所以,也别指望我守什么鬼诺了。

君以己之半寿填于妾身之命格,妾身无以为报,以命还命便了。

端午之前,若君无恙,妾当保重。若君命绝,妾随君去。”

“咳咳……”乐潇泽猛烈咳了起来,手中信笺落地。守候在不远处的内侍闻声,即刻赶了进来,见状,不禁失色,几人一面去扶半摔于地的乐潇泽,一面着人急宣御医诊治。

沈环猜地没错,虽然乐潇泽一直不曾明言,但乌灵曾经的话语早已深深烙在了他的心中。

此次迎战兀兀国,他本就抱了必死之心,加之确实觉得身体大不如前,所以才会更加颓废。

但眼下又不一样了,他可以不顾忌自己,但却不能不念着沈环。他知道沈环是个说地出,做地到的人。

至少,就算他躲不过这应有的命劫,也要回去见她最后一面才对。

乐潇泽刚养好些伤,便开始着手安排边关防守之事,随即便抛下大部队,带着亲随马不停蹄地朝皇都赶去,虽然这个时候离端午节还有些时间。

但在乐潇泽心里,可不这么觉得,凡事就怕经不起万一。

当他抵达皇都时,果然离端午节没剩下几天时间了。

可是,沈环居然没在皇宫里。

乐潇泽的心揪了起来,匆匆拜过皇太后金氏,便想离开去寻沈环,哪知金氏以思子为由,拉着他闲话家常起来。

要知道,金氏一向不多话,便是幼时母子感情极好之时,也不曾像这般。所以,乐潇泽越想便越觉得反常,终于忍不住打断金氏的话,问道:“敢问母后,皇后现在何处?”

闻言,金氏轻叹一声,“皇后……半个月前便以静心为由,搬去了青玄岛。只是过去后,所食之膳,一日少过一日,这两日,更是……”

乐潇泽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也没等金氏说完,便急急告退,飞奔着朝骄阳苑而去。

乐潇泽一面心急着赶往骄阳苑,一面在心里不断地否决着将要看到的画面,她的身子本来就弱(哪里弱了?),平时吃地不少(这倒是事实),现在该不会已经瘦成了皮包骨吧?

而事实是……

当乐潇泽急匆匆地赶到青玄岛时,却闻得阵阵歌舞之乐,以及直冲入鼻间的酒香,而满脸红润的沈环正坐在水榭中同着几个小姐妹在饮酒聚宴。

“……”乐潇泽隐在树枝之后,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这一幕,敢情他的母后也开始捉弄起人来了。

似乎感觉到有人在打量,沈环不禁转头看向了乐潇泽所立的方向,正对上了乐潇泽那一双温柔如水,又夹杂着几分无奈和宠溺的眸子。

“你不是挺相信那个乌灵的话吗?怎么,这回又活过来了?”

“咳咳……还没好呢,还不是要赶回来见你。”

“怪我咯?”

“不敢!小的再也不敢了!”

“听说某人在边关之时,可是收罗了不少艳姬美妾?还有男宠?”

“咳咳……”

随即,一高一矮两个身影追打在幽静小道上,远处落日余晖铺洒在湖面上,也映红了半座青玄岛……

(本书完)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花枝错之萌宠小和尚花枝错之萌宠小和尚唐之皎皎|古言他在山上,她在山下; 之前,他们素未谋面; 她,是尚未过门便克死新夫的丧门星; 他,是面若明月却欺师灭祖的小和尚; 萍水相逢,落得一个相依为命; 这命定的纠缠,是劫?是缘? 佛曰:不可说。 她说:不可得。 —— 只是单纯的讲个故事,没大的波澜,看看就好
  • 疤界疤界琅沫|古言桥西一曲流清河,岸隔浮萍漫月痕。 她,自小父母双亡,被舅母卖至伊人苑,毁了容颜,便在伊人苑当琴师,与他相遇后,便开始了一世的牵绊。 所有隐隐作痛皆由情生,自古造化愚弄世人,红尘曲,清平调,唱不尽人间长恨歌。书中人似乎都有一道道疤痕,或深或浅、或隐或现。
  • 穿越0d穿越0d清墨忆笔|古言一个现代女强人,除了做饭样样精通。一次意外,她竟然穿越了!?在另一个世界里,她能听懂动物的话,和许多动物成为了朋友;她翻云覆雨只为让那些欺负过她的人付出代价。这样的她又将会遇到什么,经历什么呢?
  • 邪皇独宠,娘娘请淡定邪皇独宠,娘娘请淡定素MM|古言为了各取所需,她成了当今皇上最宠爱的女人。妃嫔欺她,辱他,他下令杖毙,为她,他不顾大臣反对,执意立她为后。她成了大臣口中的妖女,而他亦宠之,只因那一句“你是朕的女人”。然而,当宠变了质,两人又会如何呢?
  • 魂穿:心理医生,别显摆魂穿:心理医生,别显摆本喵芳龄十八|古言无论是21世纪的2018年,还是千年之前,亦或是五十年代的天津。 无论是喜欢若即若离的我,还是因为某些事情躲着你的我,亦或是不断因为爱你而把你绑在身边的我。 请相信,都不是我的本意,不知如何对你解释,对你坦白,才算真正的解脱。 无论如何,请你记住,我对你的爱,至死不渝。
  • 许你万世倾城许你万世倾城君芷忆|古言【新书《我家魅妃超皮哒》求支持】 她不想跟他扯上任何关系,他却死缠烂打,跟她纠缠到底! 然而,沧海桑田,世事变迁,再见到他—— 前世情,今生缘,宁负天下不负你!十里红妆,江山为聘,只愿,执子之手到白头。
  • 臣妾要休夫臣妾要休夫紫菜鸡蛋汤|古言现代的天才女学霸意外穿越,成了将军府懦弱无能的嫡女,上有凶狠霸道一手遮天的庶母,下有貌美如花心如蛇蝎的庶妹。幸好,她已经脱胎换骨,不再是之前那个备受欺凌的懦弱女。庶母算计,反咬一口,庶妹陷害,直接踹飞!还有那个一天到晚没事找事针锋相对的渣男皇帝,姑奶奶的拳头可不是吃素的,惹急了,一拳打歪你的俊脸,一脚踢爆成太监,然后休夫!【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嫡女狂妃嫡女狂妃喵星人|古言阳春三月,太阳懒懒的挂在空中,和煦的春风吹入山谷,抚平了草地,吹在湖面,泛起点点波纹。位于岚临皇朝西边的碧波湖,一身赤色的女子皱着脸蹲在那儿……【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绝代小农女绝代小农女爱情女王|古言叶欣儿一不小心穿来了麒麟国,来到比现代还穷的家庭,本来照样可以好好生活,可是,自从遇到他,叶欣儿就灾难不断!不是刺杀,就是坠崖。他天天戴着面具,难道是长着一副死后下葬都要被人挖出来的容貌,地狱无他的容身之处?所有只能长年都戴着面具?叶欣儿努力的修练,只求能保自身平安无事,可是总是事与愿违。不管怎么样两人的身上都被标下了“同伙”的字样,甩都甩不掉啊。
  • 农家娘子自带招夫属性农家娘子自带招夫属性苏晞|古言她意外穿越成农家未婚妈妈,带着两个包子被亲生父亲和继母赶出家门,本以为是一个农家女翻身做主人的故事,却发现原来这是在一个恋爱攻略游戏里。县太爷、王爷、富商、皇上、丞相,还有傲娇系统......居然都是攻略对象!顾潭衣不想玩游戏,只想现代。可谁知道系统却告诉她,必须要找到两个包子的爸爸才能回去。好吧,她信了。但爸爸找到了,系统却又说:“游戏升级,你必须要爱上我,才能离开。”她风中凌乱,看向那五人,你们当中到底谁是系统?!--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