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5章 秋千夜雨

秋冷香抬抬下巴,用询问的眼神看着顾凡笙,见他对此毫无兴趣的样子,撇撇嘴,将小棍扔到桌子上,跑出小院去看。

没反应就是最大的反应,这意味着溪对岸没有危险。没有危险,这地儿就是秋冷香和抹布的天下。

一人一狐冲出小院,遥遥瞧见对岸有东西上上下下摆动,声音似乎便是从那传来的,秋冷香低头看抹布一眼,好像在对抹布说,赛跑?

抹布比秋冷香跑的快些,瞬间过了桥,边跑还边摇着尾巴回头邀功。但它发现自己的主人捂着嘴停在桥上半天不动弹。它着急地停下来叫唤两声,又跑回主人身边咬着主人的衣摆,拉着她往前走。

秋冷香还是站着不动,手是放下来,仔细看,眼见里好像还泛着泪光。

抹布越发着急,它从没见过秋冷香这个样子,以为是自己刚才跑太快惹主人不开心,赶忙松开衣角,连退几步,发出呜呜的讨好声。

见她依旧没有动静,委屈的抬抬腿,最后决定乖巧的趴在桥上,用更小的呜呜声撒起娇,时不时还偷瞄一下秋冷香。它听到身后有动响,转头,看见顾凡笙扶着院门看着桥上的秋冷香。

而秋冷香看着林间随风而动的、点缀了瓷片的秋千。

“别站着。”顾凡笙越过秋冷香径直走向秋千。

秋冷香跟上去,乖巧的坐在秋千上。身后站着顾凡笙,她不敢动,感觉瞬间失去了荡秋千的乐趣。

“抓好。”顾凡笙上前抓住两边麻绳,往后一拉再往前送。秋千朝前飞起,又落下。顾凡笙便再送一次。一下一下,秋冷香在空中放松下来,笑出了声。

这天晚上,顾凡笙烤了鱼、炖了羊肉汤。荡了秋千的秋冷香心情极好,早早取出不久前从柜子最深处找到的果酒,哼着歌儿给自己和顾凡笙倒好。

这天晚上,他一直看一直看,不管她在做什么,他都目不转睛一直看着。即使她喝到失去意识,哼唱不知名的歌谣。

你在做我在看,我喜欢你你要什么我便都给你。

月下对饮,诗情画意。

再后来,很多时候秋冷香会在不知不觉中,坐到秋千上看着对岸安静如水的小院。

直到夜幕降临,满空星星闪烁时,顾凡笙从厨房走到院中树下,朝秋千的方向喊,回来吃饭。

岁月静好,美的不真切。

这期间陌生男子断断续续醒过一两次,迷迷糊糊,嘴里嘀嘀咕咕根本说不清楚话。偶然还会突然发烧,这种时候秋冷香只能站在一边看着顾凡笙忙上忙下,手忙脚乱的将冰好的毛巾递给顾凡笙。

有时候秋冷香看着看着忍不住就会背过身偷偷摸眼泪,她想起了离开皇城时比这个重伤男人好不到多少的空小,想起了自己在破墙烂瓦下被封锁在小院里寒冷的穿越初体验,想起了偌大的皇宫里,自己被皇后娘娘盘问,想起了很多,越想越想抛开一切不回去。

要不是有了静谧的生活,或许也不会有这些莫名的感受吧。

晚一点醒过来吧。她默默的想。

她不想理会自己的想法有多自私。

她只想让自己无忧无虑的日子更长久些。

她就是想要这种平静的生活尽可能的漫长一点。

------------

又是下雨的一天。

她站在门边看着被雨打乱的棋盘,看自己被雨点溅湿的鞋面,看怀里呜呜撒娇的抹布,看顾凡笙从身边走进屋里,又端着茶杯往外走:“醒了。”

秋冷香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顾凡笙在说什么,明白过来以后她马不停蹄的抱着抹布跟着跑出去,说不上来的感觉,那人醒了,按理她应该高兴,毕竟这意味着能交流的不仅仅只有顾凡笙了。

虽然说这段时间两人相处的还可以,交流也不算少,但偶尔她还是会想起顾凡笙在王府的样子,总归心里还是有一些害怕的。

但是在某个时刻仿佛内心里失落大过了愉快。

为何失落?

她想不明白。

秋冷香还没有进柴房便听到一阵咆哮:“你是谁?为何在我家柴房?谁绑我至此?要钱还是要命!”前方中气十足的男中音,来来回回跳不出这几个问题,听得出慌乱中他想让自己强行镇定下来。

要不是自己跟着照顾了他许久,都不会相信这是一个刚刚清醒过来的人发出的声音。

顾凡笙飞速抓住重点:“你家?”

“不...不...不然呢?”男中音似乎被眼前的冰山吓到了,刚醒时的气势瞬间消失,结结巴巴的回答道。

“出去的路。”顾凡笙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后,直奔主题。

是了,秋冷香听到顾凡笙问路之后脚微微发软,不受控制的靠在门上,他们不是这里的人,他们得出去、得去草原、得回宫。

难怪这个人来了以后他便不再一门心思去寻路了。本以为他是放弃自己走出去了,原来在这里等着呢。也对,他是王爷,除非有目的,不然怎么可能会用心去救一个人。

所以,这段时间发生的事都是错觉吗?

秋冷香想着,不知觉松手,抹布失去支撑自己跳到地上跑出去。她转过身,泪眼朦胧,跌跌撞撞朝院外走。一路上她碰掉了不少东西,可是她没空理会。

她只想再去坐坐秋千,在离开之前。

顾凡笙听到声响没有回头。

--------------

雨后微凉,秋冷香双目无神的靠坐在秋千上,静静地。整个树林仿佛感受到了她的悲伤,鸟儿落巢了、虫儿不叫了,连风都不敢再吹动她的衣角。

整个世界一片沉寂。

抹布不知从哪里跑出来,冲着秋冷香狂吠,叼着她的衣角拼命往回拖,跟之前在桥上跟她玩耍时不一样,这次要急切的多。

秋冷香回过神茫然的看着脚边的抹布,看着它上蹿下跳的样子,她下意识回头看向小院。通常这个时辰顾凡笙已经掌灯,今日小院却一片漆黑。秋冷香心中一凉,跳起来跟着抹布往回跑。

秋冷香跟着抹布直奔柴房,她摸黑点燃灶边的蜡烛,端着走进一看,角落边的小床上受伤的男人消失不见,昏暗的小屋里只剩顾凡笙一人扒在地下,抹布连连用脚丫踩他都毫无反应。

秋冷香僵直在原地,脑袋一片空白,有几秒她觉得眼前的一幕是顾凡笙故意的,而抹布是他的小间谍,一人一狐跨越物种的整蛊。

片刻后理智回到身体里,秋冷香把蜡烛发在窗台上,借着光仔细查看顾凡笙有没有呼吸、受伤,确认只是晕倒后找来两块木板搭在床边,再将顾凡笙滚到床上。

除去脚那头的那块木板在最后关头断了不说,一切还是很完美的。秋冷香满意的点点头,招呼抹布一声,端着蜡烛转战厨房。

受伤男人不见了不要紧,草药不会消失;

晕倒了不要紧,汤药一剂剂喝下去总会醒。

昏暗和黑暗交接处的抹布,听到不知道哪里传来微弱的叹息声。它茫然的左右看看,而后愉快的围着秋冷香打闹。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毒妃倾天毒妃倾天如面|古言全能佣兵女王魂穿废材花痴,医毒双休,天赋禀异,庶姐、后母统统虐死。杀手王爷百般刁难,某王妃:“不好好表现,照样休了你!”【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仙妃妖妃都是我仙妃妖妃都是我混血宝贝|古言头脑聪颖,心地善良,但性格却刁蛮任性的西月,莫名的穿越到了清朝。她因为有从现代带去的笔记本电脑,iphone,ipad等电子产品,被喜欢她的人视为仙,为嫉恨她的人视为妖,且看她如何在险恶多事的宫庭里保住自己的性命,保住自己的快乐,同时保住了她和乾隆的美妙爱情。--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风华天下之至尊王妃风华天下之至尊王妃沐音雨|古言本文一对一,宠文 她,现代特工,穿越到了历史上没有的凌月国,成为左丞相的千金。她是世人皆知的丑颜女,她亦是江湖上神秘的琉璃公子,闻名天下的云墨神医的师傅,拥有不为人知的强大势力。直到遇见他,开始她的爱情。 他,凌月国的王爷,以冷酷示人,从不近女色,却因为皇兄的圣旨要娶左丞相之女为妻,从此开始了他的宠妻之路。 男强女强,不虐,一点都不虐,小三什么的都是炮灰 情景一: “你是何人?”一声怒吼幽幽地传进耳朵里。 “说出身份,饶你不死。”冰冷的狂妄的话语再次传来。 “我?我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吗?黑衣人啊,看不出来吗?”黑衣女子无辜地答道。 情景二: “这是你师傅?”男子不可置信地指着绝美女子问道。 “对,她医毒双绝,我最多也只学到她的六成本事。” “可是她比你还年轻。”男子抓狂道。 “年龄是问题吗?这是智商问题,本小姐聪明机智,智商超高,你能比吗?”绝美女子幽幽说道。 “你······”男子暴走,被气得噎了声。 “你什么你?本小姐睚眦必报,得罪我我诅咒你菊花自动爆炸,而且你的菊花还是长在前面。” 情景三: 满地的血腥,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哇,好漂亮哦,好像是一地的曼珠沙华,真壮观。”女子兴奋地指着那一地的血腥。 众人只觉嘴角抽了抽,投降的敌人狠狠地打个寒颤,用极为恐惧的眼神看着女子,这女人,太可怕了。 女子撇了撇嘴无辜地眨了眨眼睛对着身边的男子说道:“他们怎么这个表情?难道不觉得很好看吗?” 男子一脸宠溺:“没有,很好看,他们只是太过喜欢看呆了而已。” “这样啊?那我以后要多多制造这些场面给他们欣赏。” 众人在心中大喊救命啊,这女子比恶魔还恐怖。 情景四: “羽,我累了。” “来,为夫帮娘子按摩。” “我饿了。” “为夫替娘子下厨。” “王爷,皇上召见王妃。”一个下人怯怯说道。 “我困了。”女子摆出楚楚可怜的样子。 “告诉皇上,王妃困了,要想见她等她醒之后亲自来。” 下人只觉在风中凌乱,王爷,有你这么宠王妃的吗?那可是皇上啊!
  • 特工王妃:冷傲王爷腹黑妻特工王妃:冷傲王爷腹黑妻尛羽宝宝|古言她是21世纪的王牌特工,飞机失事魂穿到一个历史上从未有过的王朝。化身婴孩不说,屡遭姨娘陷害,庶姐欺凌,多年忍让只为冲天一击。天下第一楼楼主?江湖上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鬼医?本应在千年前灭绝的宗族圣女?哪一个才是真的她? 他是天凤王朝最有能力的王爷,同时也是最受皇帝喜爱的儿子。他冷傲,他无情,他残忍,他嗜血,他视女人如衣物。众人皆知他无情,却不知他若有情天亦老。 他是千年前消声灭迹的宗族少主,是她千年前的恋人。千年的纠葛,千年的追寻,愿付出一切,换红颜一笑。 片段一: “你是谁?”“我是你夫君。”“你当我是三岁孩子么?我那夫君长的可比那你好看。”“我是你一千年前的夫君。”“.”某女石化,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你今年多大?”“两千二百岁。”“滚!!你当你是王八啊?两千二百岁!!王八的爱恋?你怎么不说你爹一万两千岁呢。”“我爹是这个岁数,原来你还记得。”“.”
  • 千金王妃买一送一:六王妃千金王妃买一送一:六王妃悬崖一壶茶|古言第一眼,他看上了那个可爱的小娃娃; 第二眼,他觉得这个当娘的真好玩; 第三眼,他决定把这对母女收归自己麾下。 第一眼,她觉得这个男人不简单; 第二眼,她断定他会是一个合格的父亲; 第三眼,她答应下嫁,带着女儿坐上花轿。 一个是太师府中最为低贱的庶出小姐,众所周知的破鞋,还带着一个小拖油瓶, 一个是凤凰王朝最为高贵的嫡出皇子,少女的理想郎君,年及弱冠却无妃无子, 两个身份天差地别的人,一段不为世人看好的婚姻,却—— 照样过得风生水起,有滋有味: 她的男人,他的反应: 青梅竹马找上门? 简单一个字:滚! 孩子她亲爹出现? 长腿一踢:你怎么不去死! 镇国大将军要带她远走高飞,远离这是非之地? 怒气冲天:你当我这六王爷是死人啊? 他的女人,她的对策: 家有小妾三只? 淡然一笑:关我什么事? 下属送来美人十个? 无辜大眼一眨:你塞给我干什么? 邻国公主一口咬定要下嫁? 收拾东西:那你娶她呀!我这就让出正妃之位? 最后,王爷抓狂了:你这个女人,为什么喜怒哀乐不形于色呢? 最后,王妃郁闷了:你这个男人,为什么非要逼我出离愤怒呢? 场景一: ——爱妃,本王今天又在朝堂上摆了那个老不死的一道,真是大快人心啊!哈哈哈! ——… ——你为什么不说话? ——恭喜王爷,贺喜王爷。王爷威武,王爷天下无敌,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 ——… 场景二: ——爱妃,本王今天兽性大发,杀了你的狗大宴宾客。 ——哦。 ——你没别的话说? ——没。 ——为什么?那可是陪了你和清儿五年的狗啊! ——第一,那本就是一只畜生,还是一只年已迟暮正在等死的畜生,王爷杀了它是助它早日解脱;第二,它是臣妾的,臣妾的一切都是王爷的,王爷想拿自己的东西怎么办,臣妾无权置喙;第三,您是高高在上的王爷,只要能让您高兴,牺牲一条小小的狗命算什么?第四… ——来人,把王妃的狗还给她! 场景三: ——爱妃,皇兄看上了咱们的女儿,想把她聘给太子做太子妃。 ——不行。 ——为什么? ——三代以内旁系血亲禁止结婚。 ——你说什么本王听不懂。不过,本王已经答应了皇兄了,圣旨即刻就到。 ——… ——爱妃? ——王、八、蛋! ——嘎?爱妃,你、你说话了? ——你这个王八蛋!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是不是?快快把我女儿的婚姻自主权还来来来来来来! PS:本文夸张,恶搞,无厘头,天雷滚滚。这不是一篇正常的文,不是一篇有内涵的文,更不是一篇高级趣味的文。想要看正剧的人们请绕道。 推荐小茶正在连载的文: 《恶少相公,你给我趴下》 黑道少主穿越成为太师幺女,下嫁皇商独子,东风强势压倒西风,携夫吃喝嫖赌,享乐人间,于无形间把恶少相公提炼成为渣滓中的精品。 小茶的完结文: 《大龄皇后》 国际名模穿越成大龄黄脸婆,非常手段歪打正着挽回皇帝丈夫真心。 《酷总裁的妖娆姐》 俏皮小女女拿下沉鱼落雁闭月羞花闷骚无敌大总裁的纯纯之旅。
  • 杀手圣医杀手圣医夜叶叶子大大|古言郊外梅花林。 季华离缩了缩颈脖,几乎快把头缩进那披肩的狐裘里去了。 只见季华离懒散道:“你们都动作快点,大冬天的、赶紧的。” 在地上捡着落叶的两人苦不堪言,“唉、我顾迹居然沦落到为你打下手的境地。。。” “你得了吧、每次我酿的梅花酿不都你喝的最多!”季华离淡淡道。 “那你自己怎么不捡,要我们两个捡。你不捡就得了,干嘛要我们捡地上的?直接上梅花树上摘不就行了吗?。”顾迹有些愤愤不平。 “阿弥陀佛、上天有好生之德,何故无原伤其根叶?” 顾迹被气笑了、你一个杀手说这些话合适吗? 半响、 “诺、都在这了。”顾迹递上花篮。 “这么少、酿出来的酒都不够你一个人喝。” “可地上完好的只有这一些。” “那你不会摘树上的吗?” “呵...”这时、只见树上传来轻笑声。 ———————————————— 夜色微笼,季华离要悠闲地漫步于繁华街道上。 “唉、这将军府好生无趣,晚饭还必须一大桌人围在一起吃饭、...” “这就算了,干嘛菜都还那么难吃。。” “不行、要去打打牙祭。。” “记得我有到过一个地方,那里鱼塘好像都是玉潭鱼...” “诶、、是哪儿呢?有点想不起来了。。” 季华离一边走一边嘀咕... “想起来了!!”季华离加快脚步,慢慢地施展轻功、往暗王府方向而去。 当天晚上,鱼塘边上一堆鱼骨。。。 季华离只记得将近吃完要走时、身后似有人咆哮的声音。。ps:本文一对一。男强女强,爽文无虐。欢迎收藏~
  • 为君沉醉为君沉醉凤飞天|古言一朝穿越,化为王妃,后宫钩心,妃子斗角,只博一笑,卿本佳人,为君沉醉。【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帝王蛊,妃本无心帝王蛊,妃本无心陌离轻舞|古言他说定会娶她,她心心念念地痴等十年,才发觉那不过是一句戏言! 他宠她溺她,不断将她推上后宫高位,却是为了夺去她腹中血肉,逼她饮下致命毒酒! 此生既然得不到爱,她本想冰封自己的心,无爱无恨地做一个本份的庶妃,可他们却一次次将她推向风口浪尖、阴谋漩涡,逼她进入炼狱之门锥心裂骨! 一个是夺她心的王,一个是夺她身的帝,生死抉择间她脱胎换骨,从容笑对间,她惊了谁的眼,又痛了谁的心? 爱恨纠缠,最后才明白他才是此生溶入骨血的爱?而她,又将成为谁人此生注定的劫难,谁人心口无药可解的蛊毒? …………………… 她一直在等,那个最爱的人来迎娶她……一个是腹黑帝王,一个是狂傲王爷,皆为她小小庶女,倾尽一生!
  • 爆宠小狐妃爆宠小狐妃子艾|古言仙界都当紫微星君是不苟言笑的上仙,只有她知道,面具下面他是个多闷骚的神仙。世人都当李元昊是嗜血的霸道帝王,只有她知道,转身之后他的孤独无人能说。这是一场蓄谋已久的相遇。也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重生。“一定是这一千年你对我太好了。所以这一世,终究要我拿命来偿还你的恩情。”
  • 卿本佳人何不为妻卿本佳人何不为妻糖油粑粑|古言上一世她识人不清,所嫁非人,私以为是嫁给良人,谁知这个良人不仅毁了她,也毁了她的国家,幸得老天怜悯,得以重活一世,这一世她定不会再重蹈覆辙,也绝不会放过那些背叛她的人。--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