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15章 世间第一大诱惑(下)

一位不知道姓名的伟人曾经说过:“小电影是推动人类文明发展中最重要的一个脚步,而马赛克则是拉住这个脚步的枷锁。”

也没少看小电影的唐朝,对于异性的那份“求知”欲望,真不是牵牵手、甚至亲个嘴就能糊弄过去的了。相比很多人看到电影里面接吻的镜头都会觉得害臊,唐朝更多的把这些“小儿科”当做是“灵魂之间”的接触,这是高雅的,不容亵渎的。而那些低俗的东西,比如“肉体之间”的接触……好吧,太三俗了,这不是一个高中生应该去思考和……幻想的事情。

换个说法?眼神接触一下?额,貌似这个可以有。

之前和王汉波讨论“大白腿”的话题,就已经触碰到了唐朝的“底线”了,那时候的感觉就好像喝再多的水也无法扑灭心中的火焰。在不得已、不得不的情况下硬生生的被自己打断的话题。今天不但继续捡起来,而且还升级了,如同潘多拉的宝盒,揭开一点点缝隙,你就别指望着魔鬼们还给你留喘气的空间。

在初中的时候,其实也见过女同学们穿泳衣的样子。游泳课嘛,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嘛,虽说大部分时间唐朝忙着和小伙伴儿们比憋气、比跳水,但也不妨碍他“偶尔”偷偷摸摸地往女生那边看。聪明人的想法和聪明人的都一样,在很多人还只是穿着裤衩就往水里跳的时候,他和张森杰已经带着防水眼镜在进行“浮潜”了。比起满嘴“啧啧啧啧”的张森杰,唐朝觉得自己有点浪费时间。女生们带鱼一样的身材有啥好看的?

这话打死也不能说啊!说出去就是变态啊!有大白腿看你还不满足?

你个禽兽!

初三就没有游泳课这项“福利”了,毕竟主要精力都必须放在学习上。从那时候起到现在,也就过了不到两年,意思是就这么两年,有些女生已经发育得……亭亭玉立了?从王汉波掀家底一样的描述中得知: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刚才所说的有些女生,就包括了冯宁美。

从第一次见冯宁美,唐朝就知道她的确是属于发育比较那个什么的。小胖子在某个夜晚,也专门就他“误看冯宁美”的事件进行过严肃、认真、活波的讨论。又不是聋子听不出来,小胖子字里行间都对人家的身材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和高度的赞扬,其中有这么一句:“抛开相貌不说,秦诗云、林菁、钱琳的身材给她提鞋都不配!”唐朝当时就以为这是胖子小电影看多了之后的反应,今天被王汉波这么一说,心底下那份火焰莫名其妙的又给点燃了。

回想一下,自己其实好像大概可能也许也看过“好身材”:那不就是军训时候看见的司马月如?想想那健美裤、那件白背心,往自己身边跑过发梢留下的香味……

听着王汉波口沫横飞的描述着“好身材的定义与范围”,唐朝本着交流学习的精神鬼使神差的把自己那一天看到的东西说给了他听。

并没有迎来“异样”的目光,只见这货抹了抹嘴边的口水,一副志同道合相见恨晚的样子说道:“兄弟,可以呀!识货呀!你狗日的真是好东西愣藏肚子里面啊?这事情要是今天我不提,估计你打死也不会主动交代。没错!兄弟我也看过了,但是我看到的,应该没有你看到的劲爆。怎么说呢,大家自己人,我就不忌讳了哈!要说这衣服,穿多了看不出来,穿少了其实也真不咋样,就拿游泳衣来说吧:肯定不如老外们那种三点式过……好看,严严实实地对不?所以,我觉得,少穿一定是你说的那种,贴身……不对……紧身!对!紧身!哥们儿,运气不错哦!再跟我好好讲讲,到底哪天你看到是个啥样?…….”

“打住打住!”唐朝表情有点惊悚:“听你这口气,不但冯宁美的你看了,连司马月如的……你也看过了?”

“嘿嘿!”王汉波贱贱地笑:“也不知道冯宁美怎么想的,嘴巴上答应两个人去游泳,结果她把司马月如也捎上了。嘿嘿,兄弟我一只羊也是放,两只羊照样赶,反正不吃亏。”

“尼玛!怎么好事都让你狗日的占尽了?还有,你怎么能吃着碗里瞧着锅里?你还让不让人活了?”唐朝很悲愤。

“锅里的是司马月如?”王汉波哈哈大笑,引来周围不解的目光。赶紧趴下身子,也用本书把脸给罩住:“没出息了不是?司马月如论身材不如冯宁美,论长相不如秦诗云,你说兄弟我会惦记她?”

“大王,你不会是惦记起秦诗云了吧?四婶那关你过得去?还有七勇、五碗饭,这两货是会和你拼命的。”唐朝觉得自己的脑袋开始不够用了。

“二唐!”王汉波把头凑了过来,声音很低地问:“给句实话,你对秦诗云有没有想法,就那个想法?”

“那个……想法?”唐朝支支吾吾的。

“嗯,那个想法!”王汉波斩钉截铁的。

“要说没有是假话,人家那么漂亮,在不考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前提下,谁不希望有个这么漂亮的女朋友?想想看,朋友聚会,你搂着她去,一进门,满屋子的人咬牙切齿的说:哥们儿,介绍下呗。你哈哈大笑两声,手臂搂得更紧了,说道:介绍一下,我女朋友。秦诗云好像被搂疼了一样,害羞般的给你几拳。你妹的,这比点头承认是我女朋友还爽!”

猜猜这话是谁说的?

这话居然是唐朝说的,他自己说完都不敢相信这是自己说的。

“这就对了!别特马每天一幅道貌岸然的样子,咱哥几个之间还是要有点别的。二唐你没让我失望,真的,我特马高兴死了。总算有个人能跟我聊这个了!说出来你别笑,整天看那些小电影,兄弟我都烦透了,光看有屁用?纸上谈兵的事。要我说,还是实践才是硬道理……”

唐朝的脑袋已经够晕的了,听见王汉波说这话,顿时有种五雷轰顶的感觉:“大……大王,聊……聊就得了啊…….你这意思是……是要犯错误的……”

“犯不犯错我不说,我就问你,二唐!”王汉波的声音更小了,唐朝竖着耳朵用心听才能听到:“你晚上睡觉的时候,会不会那个……爽不爽?”

“那个?哪个?”唐朝面红耳赤、做贼心虚的问。

王汉波凑着唐朝的耳朵,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话……

这世界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同理可证,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炫耀,更没有无缘无故的发“浪”。

唐朝一开始就纳闷:大王今天是怎么了?怎么一下子浪成这样了?满嘴里跑火车都不说,不管是说这些话的出发点还是目的,都让唐朝觉得说不出来的怪异。最后的最后才知道,这货今天为什么今天像精虫上脑一样,原来是冯宁美今天家里没人,约他去一起写作业。

多单纯的事情呀!怎么从这货嘴里出来就完全变了味道呢?一幅不把人家给“办”了就不回来的二流子模样,让唐朝想想都不寒而栗:这不是秋天吗?赵老师不是说要到春天才是那啥最好的季节吗?

唐朝瘫在床上,灯也不开的。觉得自己的脸、自己的温度已经不在控制范围内了。要真说王汉波今晚要干出点什么祸害人家的事情,自己好像只有羡慕的份,其他的不关自己一毛钱的事。妈的,胆子也太大了这货!对于自己这种纸上谈兵都觉得丢人只敢晚上跟小胖子聊天点到即止的人,真刀真枪地上战场可是想都不敢想的话题。

好吧,不关我事!不关我事!不关我事!总行了吧?但为什么我的心特马的跳这么厉害?

这种事之前有听说过吗?貌似有,但都是云山雾罩、镜花水月的。再厉害的人吹这件事,不管他脸皮有多厚,他也只敢说是听说的,还是听说的听说的。没一个像王汉波今天这么不要脸的。这货什么意思?还有…….这货……现在……在干什么?

不行,不能再想了,这不好,真的不好,说到哪里去都不好!

但这狗日的今天最后那几句话什么意思?听冯宁美说,秦诗云的身材更好,凹凸有致……配上人家那张脸,靠,尤物!知道啥是尤物吗?苏妲己那种,可以把纣王迷死掉的那种……

迷迷糊糊地睡去,唐朝脑海里出现的是秦诗云穿着超短裙在和自己逛磁带店;冯宁美和自己一起在游泳,司马月如对着镜子在练健美操,钱琳被刘一龙撞倒在过道上,林菁……

第二天醒来,唐朝可耻的发现自己的内裤湿湿的……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快乐打工记快乐打工记蒗颉|都市葛书瑜和箫宏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两人都靠着祖产混日子。整天关心的就是吃喝玩飙车,交女朋友。偶尔有生意砸在头上,让懒散的两人活动活动。情节人物纯属虚构,若有雷同,请勿对号入座。
  • 大明侠影录大明侠影录虞美人听雨|都市张公瑾,生活在终南山附近的县城,小时候救起过一只白狐。他做了八年的小道士,根本不相信世上有狐仙之说。 自从拥有法眼透视神通之后,少年开启鉴宝人生,元青花、明家具、羊脂玉、冰翡翠、唐伯虎的美人、郑板桥的竹子、张大千的虎、齐白石的虾,让人眼花缭乱。
  • 高富帅的逆袭高富帅的逆袭封兄|都市他原本是个高富帅,却家道惨变,没了背景,没了钱财…… 他是个少年,尝尽冷暖后,懂了隐忍,懂了克制…… 他心里装着仇恨和爱,所以强迫自己在鱼龙混杂的大都市中小心翼翼,步步为营,又必须运筹帷幄披荆斩棘,神挡杀神…… 因为,输了,就万劫不复…… 赢了,应有尽有……
  • 最强医生最强医生半城烟沙|都市阎京本是一无业游民,在某次上网购物的时候,得到一本来路不明的医经,无师自通地学习医术,还开了一家小诊所,这里不但有奇形怪状的搏斗用具,还有见所未见的医疗器械,更重要的是,各式各样的美女,都喜欢往他这里钻……
  • 养凰为妻养凰为妻我吃麻辣烫|都市养了凤凰后,潘雨泽的生活变的多姿多彩。认真工作,努力生活,创造出属于自己的一片新天地!
  • 重生之纵横娱乐圈重生之纵横娱乐圈李家四少|都市新书《最强邪君》已经发表,求支持啊!
  • 美女总裁的贴身战龙美女总裁的贴身战龙槐夜城息|都市一代妖孽神龙天劫重生,重生在一个落魄的特种兵身上,此后身边发生了天差地远的变化,为了兄弟,不惜两肋插刀,为了亲人,不惜血溅天地,他是龙,一条翱翔在都市的不灭战龙
  • 美利坚显赫名门美利坚显赫名门月沧狼|都市因不可抗拒因素,本书凉了!! 新书《我的刀快收不住了》已发!!!
  • 恋爱就像毒药恋爱就像毒药陌阡叶|都市恋爱如同毒药一般,慢慢的吞噬着心智,使人变的成熟……
  • 我的八零年代我的八零年代磨刀堂主|都市如果给你重来一次的机会,在八九十年代这个波澜壮阔的时光里,你会怎么做? 昨日种种譬如种种死,今日种种譬如种种生。重生一次的关晓军,对于爱情什么的早已经看淡,他最在乎的还是自己的亲人。 家人好,一切都好,他的奋斗只是为了重新扳回家人本来就应该有的生活轨迹。除此之外,顺便满足一点小小的奢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