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61章 谒金门

这便也是算了,仅仅是乍一眼,缓过神再瞧一瞧。整个画室一幅幅画,挂墙上的也好,收起来的也好,搁在桌案上的也好,未完成的也好,琳琅满目,数不胜数。

只不过主角都是一人,似乎是画遍了所有的神态、细节和动作,简直就像记录了少女的整个人生。

这能说明什么?用情至深。相国夫人只能想到这个词了,她艰难地挪开视线,转头却发现这孙儿果真是心细如发,早已遣散了所有人,只剩下自己和她。

“子房,尚主的驸马,能有几个是与公主相敬如宾,举案齐眉的?大多数都得忍着天之骄女的刁蛮任性不讲理。”相国夫人只能用心良苦地讲道理。

张良只是含笑倾听,相国夫人只能硬着头皮说下去:“子房,我知道你性情温驯纯良善隐忍,也知道你的傲骨与倔强,你得想清楚了,这决定的可是一生的事情。”

“祖母请说。”张良说道。

相国夫人感觉自己仿佛一拳打在棉花上一样无力:“或许如今你尚且觉得,九公主天真烂漫,娇蛮活泼。但成家可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公主尊贵,自然不可能为你洗手调羹汤,也不会是为你排忧解难的贤妻良母。甚至,有的是你伺候她的份儿。而且公主不同于旁的女子,只有人家休你的份,没有你与人家和离的机会。”

她已经把能分析地都分析了,一鼓作气说完一大段话,看张良的反应。

张良仍然是挂着笑,温良恭俭让的君子模样。相国夫人看着,突然憎恨起张家这森严的家规,还有这甚么劳子的君子风范起来。

“良谢过祖母好意,只是良虽说心意已决,但并非是想尚主。”张良如实告知。

相国夫人得了和相国一模一样的答案,愈发愣神,“不想尚公主,又喜爱公主?子房,你这是……”

“正如祖母所言,良自知殿下乃是天上星月,良望尘莫及,又怎敢自不量力去高攀?妄图攀星是美谈却也是笑话,良自是心知肚明不配的。”张良恭谨地回答。

相国夫人自然没想到得到的居然会是这样的回答,更加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为好。

在她心里,若是当真尚公主,天潢贵胄,的确是张家高攀了。但张良又怎么会是如此低微,认为自己绝无资格触碰?

张良这孩子看似恪守君子之道,淡而不厌简而文,温良恭俭让样样为先,礼数周全。知进退,明得失,通透机敏,毓秀精乖。实际上,在他五岁之际便能洋洋洒洒,提笔写下“我本南山凤,岂同凡鸟群”。

一身傲骨,不过有颗七窍玲珑之心,一副温良清秀的好皮囊。张家人人尽皆知,张良究竟是有多傲。

根本不配这样的想法会出现在张良心底,相国夫人简直是难以置信。由此可见,在张良心目里,红莲究竟是多崇高的地位,又是多用情至深。

虽说红莲是极尽荣宠的公主,又是闻名遐迩的第一美人,天赋卓绝,舞艺精湛。可张良又怎么差了?风度翩翩的惨绿少年,风华正茂的名门望族,品貌第一的世家子弟,文能题在诗尾,武能骑在马背。

当得起门当户对,青梅竹马这几个字。

“情深不寿啊,子房。”相国夫人终究是只能幽幽地叹了口气。

这句话,老祖也说过。张良的偏执是埋在骨子里的,旁的人无法窥见。他认定了,那便是一生,是一辈子。

“良受过。”张良微笑着行了一礼,神情却丝毫不见动容。

他自年幼起便懂得的一个道理,有些人会让你心甘情愿地俯首称臣,那便是困住一辈子的人。自那时起,你命由他不由你。

相国夫人也懂张良不是张文,耳根子软,磨一磨便听进去了。张良一旦认定了,海枯石烂也不见得会变。她只能一步三回头地,犹豫地离开。

张良目送她离开,回眸望向画卷上栩栩如生的少女,轻笑一声,合上了门扉。

五代相韩换一身奴骨,百尺丹墀断两小无猜。

殿下,敬她,爱她。

“公子,九公主的车辇已至相府正门口。”影卫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一旁,又如同影子一般消失不见。

张良折下一花枝,神情晦涩。

红莲轻车熟路地跟着侍女走过张家的小径,墙角几丛肥绿阔大的芭蕉,不见虫蚁。廊下一架繁茂攀爬的花藤,蔓上花朵已落尽,只剩墨绿的藤蔓,不知养的是什么花。琢磨着,估计也是素雅的花。

院中一汪绿池,水波荡漾,高高低低的山石错落其间,萧疏俊逸。池中芙蕖开得不错,交错着莲蓬莲叶何田田。

正厅是待客的地方,上首一座十二扇黑框落地琉璃镶嵌云母大屏风。随处不见得是同莲台那般的金玉宝石器具,陈设雅致,富丽堂皇。但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清雅别致,温润如玉。

相府似乎回回来,都别有一番生趣,不尽相同。红莲寻思着,入了座。

侍者献上香茗,红莲呷了一口,问:“小良子呢?”

“公子原先是在画室,同夫人聊些什么。如今正在整理,来见公主路上。”侍者毕恭毕敬地如实告知。

红莲便起身,径直迈步走了出去,“如此,我便自个儿去寻他吧。”

侍者拦不住,红莲也直直地撞上了来路上的张良,欢欢喜喜地迎上去,“正寻你千百度,居然自投罗网来了。”这话说道得戏谑。

张良却不恼,笑了笑:“九儿说的哪儿的话?”

红莲笑吟吟地打趣:“邀你泛舟湖上,张小公子肯不肯赏分薄面?”

“莲小公主盛情邀请,为子房毕生之幸,怎敢借故推辞?”张良也是极其配合,装模作样地捧场表演。

“此言极是,那还不快随本宫一同前往?能够陪本宫,可是幸中之幸。”红莲颇为受用,得意洋洋地昂起头,挽过张良的手臂,欢笑着说道。

张良笑了笑,随她前行,“是是是,莲公主百忙之中抽空,子房自然是不胜感激。”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修真高手混都市修真高手混都市猿猴仙人|仙侠在一场劫难过后,地球已再无修道人,曾经的修士都去往何处了呢?在意外下接触到道法的主角,在女朋友失踪后,狂疯地踏遍世界只为寻找恋人,却在意外发现了仙魔的去向,同时也发现又一场道劫正在降临。
  • 妖娆毒仙妖娆毒仙傲月暖颜|仙侠灵药仙符,仙丹灵兽,她苏媚情通通都要,开启刷宝模式,大道路上从头再来,风生水起! 曾经的她,是个妖媚至极的狂妄妖女。绝世容颜,惊世才情,却没有得到与之匹配的爱情,反而被众人唾弃,万夫所指。 现在的她,浅笑嫣然,冷心冷情,莲花般沉静如水的面容下却是如寒冰入骨般的决然!不再追逐那虚无缥缈的感情,只为求道!此时,细嫩的芊芊食指悠然一指,那些亏欠于她的,又怎么能不一一讨还呢!
  • 盛世神话盛世神话苏微雨|仙侠一朝穿越,很狗血的穿成了一个废物,可是还好还好,毕竟是爹很疼,娘也很爱,可是,可是为毛?为毛她却是从一个豆蔻年华的少女,穿成了一个“英俊少年。”想死的心都有啊! 可是,能不能不要那么丢人,能不能不要教坏小孩子,这样“苍天啊!我要我36D的胸啊!我不要长小JJ啊!”不要脸的话语,在心里想想就好了,为毛,为毛你要如此大声的说出来。 她、便是许一凡,那个一朝穿越错成“男”的女孩子,姆妈说是许她一世平凡,所以为她取名许一凡。 她有点腐,有点小聪明,明明就是有些懒,可是却想成为一个强者,许一凡,你有没有搞错,自己是个废物懂不懂?废物啊废物,知不知道什么意思,就是废物的意思啊! 对,没错,就是这样一个有点懒,却是废物的“男孩子”,身上背负了一个血腥的使命,神话烙印,半个玉玦,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秘密。 啥!她是私生子,那…那他是谁的私生子?姆妈却是告诉他不知道?不知道,那她怎么找她的老爹,那个不负责任的男人,死到哪里去了?
  • 妖娆毒仙妖娆毒仙傲月暖颜|仙侠灵药仙符,仙丹灵兽,她苏媚情通通都要,开启刷宝模式,大道路上从头再来,风生水起! 曾经的她,是个妖媚至极的狂妄妖女。绝世容颜,惊世才情,却没有得到与之匹配的爱情,反而被众人唾弃,万夫所指。 现在的她,浅笑嫣然,冷心冷情,莲花般沉静如水的面容下却是如寒冰入骨般的决然!不再追逐那虚无缥缈的感情,只为求道!此时,细嫩的芊芊食指悠然一指,那些亏欠于她的,又怎么能不一一讨还呢!
  • 界王道界王道堂迈|仙侠封神以前有这么一个人,他穿越阴阳,纵横人、妖、神三界,可谓无上巅峰之存在,然而也就在众人仰望之时,他却消失了……
  • 毁灭道毁灭道独孤灭天|仙侠因为体质关系,本来以为已经不能修炼到武者的巅峰。一场意外让他得到妖界血帝传承掌握雷电之力,而且还得到一把绝世魔剑。带着魔剑来到修真界,却引起修真界的争夺。从武道到修真,与血帝之子一头变异神兽血狼走上一条杀戮的道路,最后走上天道的巅峰。
  • 恐死症的剑修路恐死症的剑修路青玉印|仙侠作为一只恐死症患者,穿到修仙界真是鸭梨山大。穿到一个信奉强者为尊、全民热衷战斗悟道的修真界更是鸭梨山大。更别说自己的师父是当世顶顶大名的剑修者、战斗狂人,鸭梨山简直就是孙猴子的五指山啊!【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神君饶命啊神君饶命啊陆九易|仙侠夏妩刚刚飞升成仙便被妖女一击毙命,再度醒来时,却发现自己成了妖女!这也就算了,为什么仙魔两界的人都要杀她?害得她只能每天都过着亡命天涯的日子!这也就算了,为什么那个凤卿神君明明第一次见她就要把她打入天牢?为什么那个树妖朱槿明明救了她却又一树枝把她刺了个透心凉?为什么那个不知道是谁的离羽每次出现都没什么好事还莫名其妙给她换了脸啊!苍天啊!她生前行善积德,只是为了好好做个小神仙而已!为什么……这么倒霉……
  • 西游之金乌大圣西游之金乌大圣椒盐可乐|仙侠穿越成一只被灭门的小乌鸦,莫尘本来只是想安安静静修个仙,报个仇,谁料却被大舅哥湖边捉婿。 为了碧波潭一家老小的性命,为了在那只猴子手下活命,莫尘不得不努力修行,谁知道这一修就修出来个横压一世的金乌大圣出来。 这是一只小乌鸦苦逼的成长史。
  • 半缘仙道半缘君半缘仙道半缘君丝梵|仙侠修仙家族灵根优劣分明,秦乐菱天道之命被毁。神秘井搭救九天玄狐得到一只的眼眸欠一世情,一切繁华皆浮云。不困于心,不乱舆情。千里梦中人,是否白衣胜雪,笑容轻绝。 (本文非正统言情,女主扮猪吃虎,专心刻苦不小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