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65章 番外009:半路截走苏荩

“黑胡!石赞!”顾楚寒相信沈芳池绝对做得出来。看到她抛绣球,就认定了要看笑话。结果田螺儿出来抢她绣球,娶了她。沈芳池这会只怕恨到极处了。

本来是不让他们跟来,但顾楚寒没有贴身丫鬟,就一个褚妈妈,黑胡说啥都不愿意,硬是跟了过来。他生是主子的人!死是主子的死人!

“主子!你有啥吩咐?是不是要逃婚?”黑胡虽然觉的苏荩不错,人长的俊美,武功高深,还会算命捉鬼。当个皇夫完全没问题。但家世太低,离世家贵族出身的候选人还差着身份!所以逃婚的话,他脱口而出。

看他开个门缝,伸进来个头,一脸期待等着她要逃婚的架势,顾楚寒嘴角抽了抽,“你跟着苏荩,看着他,别让他喝了酒,回来路上被别的女人截胡了!”

黑胡一听,立马想到沈芳池,正色道,“主子放心,奴才去盯着!不过苏大公子要是自己不愿意,纵使天仙也难截他的胡啊!”

顾楚寒默了默,“……他一杯倒。”

黑胡愣了下,嘴角也抽了抽,那样一个人竟然一杯倒……反应过来,立马应声出去盯着苏荩,又安排了人手。不论如何嫌弃苏荩配不上小主子,现在小主子都和他成亲了!以他的本事,将来不死,小主子登基,他也是个皇夫封号。要是被别的女人新婚夜截胡,不仅小主子没了脸面,整个南燕都没脸面了!

这个事不用他安排,顾凌山就在盯着。纵然不要苏荩了,也不能是被别的女人新婚夜截胡走!除非是九郎嫌恶了他,抛弃他了!否则他要做出对不起九郎的事,九郎势必伤心!再不放过他,也晚了。

沈芳池却铁了心,定要把苏荩带走不可!

玄天道人喝完喜酒,就撤了,怕玄境挣脱了,出来捣乱,要盯着他。

顾凌山她根本没放在眼里。只要把跟着苏荩的人打发了,凭着苏荩一杯醉倒的体质,要带走他根本不难!

她要到看看,那个贱人新婚夜,夫婿被别人带走洞房了,这一记耳光打的响不响,疼不疼!

苏荩敬了师父一杯,敬了顾凌山一杯,又喝了程沂和严俊风等人敬的酒,虽然已经换成了低度的甜酒,几杯下肚,也醉意上头。

黑胡看他面色不变,但眼神明显变了,仿佛蒙了一层水纱,就确定他已经醉了。也没有出面,隐在一旁盯着。

吃酒席的人那么多,苏荩不用每个都敬,他今日成亲,新郎洞房紧要。觉的醉意上来,服下一颗解酒丸。先行回寒山苑。

有人嚷喊着要闹洞房,“俊美绝姿的顾九公子,成了女儿身,还直接被他苏荩抢走娶回去了!还准备那么齐全,分明就是处心积虑,早有准备!咱们这些远道而来抢绣球的人,总不能啥也不落就回去了!走!闹洞房去!”

“走走走!都去闹洞房!若不是他,说不定如今和顾楚寒在新房的人就是咱们中的一个了!”

几个人喝了点酒,你推我拉的,就要去寒山苑。

“芳池!你真的要?”沈若尘阻拦不了她,却还不想放弃,不想让她做出那种事,搞砸自己的人生。

沈芳池一脸坚毅,眼中闪着恨意疯狂,“我非要不可!”

沈若尘叹了口气,“苏荩不好糊弄,就算他一杯就倒,也是有武功在身的,你……你就不怕偷鸡不成蚀把米吗!?”

“如果我什么都不做,我生不如死!”沈芳池两眼发红。

“可他们已经拜过堂成过亲,你和苏荩又无婚约。就算事成,苏荩他对你……只怕也无法得偿所愿的!”沈若尘苦口婆心再劝她,不要一时冲动做出无法挽回的事情。苏荩明显被那顾楚寒勾引了,极有可能会让沈家没脸!

沈芳池咬着牙,“今晚的事办成,我就是得偿所愿了!否则我死都不瞑目!”

沈若尘没办法,只得帮着她。却也寄希望苏荩没有醉的太厉害,还保持清醒,事情不成,就不会闹大。

看黑胡一直暗中跟着苏荩,是顾楚寒在防备,沈芳池完全不惧,派人解决黑胡。

黑胡转弯过巷子时,被背后跳出来的人一下子捂住嘴,吸了满口鼻的迷药,随便找个没人住的破院子,把他扔在墙根里面。

又办成黑胡的样子出来,“晏江!姑爷是不是喝醉了?”

变过声之后和黑胡的声音七八分相像,但晏江是谁,也和黑胡相处那么久了,今晚的事也能料到,要是听不出来,就奇怪了,不过没有拆穿,“你这改口改的倒快!我们公子只喝了几杯,还没醉呢!”

“黑胡”上前来,“我家主子让我来接应一下,说是姑爷一杯倒,防着有人半路截胡呢!”

“咋可能会让人截胡了公子!我们公子是什么人!再说谁敢!?”晏江呵呵笑。

“黑胡”笑了笑,“今儿个的事出来,不知道多少人嫉妒我家主子呢!”

走了没几步,他就扭头,担心道,“后面有人?”

清泉看了看,“我去看看!你们先送公子回寒山苑!”

“黑胡”忙应声,看清泉走远,反手就甩了晏江一脸的迷药。

晏江动作顿住,一时反应不过来。

“黑胡”又甩了下。

看他们不走了,醉醺醺到神智不清的苏荩迷离的睁开眼,“晏江!怎么不走了?”

“这就走!”说着话,“黑胡”上来甩了苏荩一脸迷药。

他根本不知道苏荩百毒不侵,而这些迷药对他来说基本不起作用。

撒了迷药,一声哨声响起。

得到信号的沈芳池立马出动,看晏江已经被她的人手制住,而苏荩有些迷蒙孤立的站着,不知道该做什么该往哪去的样子,到近前一看,的确是醉的神智不清了,上来拉住他,搀起来就走。

苏荩微微眯起眼,眼中冷芒闪烁。

沈若尘看她真的得手,猜测着顾家那边虽然防备,但也更加高兴能得个苏荩这样的女婿,都忙着高兴庆祝,没有管到这些,还真的让她成事了!深吸一口气,“我去断后!你千万小心!”

沈芳池第一次离苏荩这么近,能触碰到他,闻着他身上淡淡的幽香传来,更是另她神醉不已,心悸不已,“我知道!”她一定会把事情牢牢坐实的!

只是她搀着苏荩刚换个方向,拐过巷子,迎头就碰见一群喝了酒喊着要闹洞房的人。她急忙又换条路。

结果又碰到顾五郎,李二郎几个,也说要去寒山苑看看。别让闹的太过了。

沈芳池没有发现异样,满心都是防备和即将得到苏荩的激动迫切,转身又换了一条路。

而另一边,晏江回过神来,立马一声,“不好了!公子被人劫走了!公子被人劫走了!”

听到消息的清泉几个立马赶了过来。

一听新郎回去洞房路上被劫走,准备闹洞房看热闹的人也顿时清醒了,“咋回事儿?不是说苏大公子武功高深莫测,谁能劫走他!?”

“我家公子不能饮酒,一杯就醉!刚才有个人假扮了少奶奶身边的黑胡,把我们支走,给我们下了迷药,公子就是被他们劫走了!”晏江又气又急。

成亲当晚,新郎被别人劫走,这事不管咋说,都不是个好事情!还是劫新郎!

“立马让人搜查!务必把人找到!”顾十郎阴沉着小脸,气的满肚子火。

李二郎看着他,“劫走苏公子的人,是不是沈家的人?那个沈家的小姐不是一直想嫁苏公子!”

“找!”顾十郎几乎已经肯定了,心里也恼恨苏荩没有用,竟然是个不能喝酒的,喝醉了被别的女人弄走了!

众人立马分散成几路开始找人,另有人往苏家去找。

沈若尘在暗中看的着急,没想到晏江和清泉那么快就反应了过来,事情闹大起来,就算顾家没脸,沈家也颜面无存了!芳池做到这一步,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后悔!

而另一边,顾楚寒得知苏荩被截胡走,呵呵一声,稳坐不动,等着苏荩自己回来!

“主子!你竟然一点不生气?也不担心吗?”褚妈妈问。

顾楚寒斜她一眼,“难道不是应该高兴吗?有人抢,说明香。而我现在是光明正大的苏少奶奶,有啥好生气的!”

“可是苏大公子极有可能是被沈芳池给劫走的!你就不想去看看?一点不担心?”褚妈妈觉的她镇定的有点过分?

“看什么!要是这点本事都没有,还要他干嘛!?天下男人那么多,总能找到一个好的!”顾楚寒才不担心,就算便宜老爹嫌弃苏荩,国师也嫌弃苏荩,但她已经和苏荩拜堂成亲,这个日子都不会眼睁睁看着她男人被别的女人给劫走!而且那货就算喝醉了神志不清醒,也不会香臭不分,真跟了别的女人!

褚妈妈笑起来,“主子饿不饿?老奴炖了燕窝羹,先给吃盛一碗垫点吧!”

顾楚寒想了想,点了头,“也好!”

很快褚妈妈端了碗燕窝羹过来。

顾楚寒刚吃完,浓重的困意冲上头,顿时虚弱,“褚妈妈!你们想要干什么?你们……你们……”要带走她!?

等她彻底昏睡过去,褚妈妈满眼精光的进来,把头上沉重的凤冠摘掉,来不及换衣裳,背起她就走。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毒医宠妃:殿下,太腹黑毒医宠妃:殿下,太腹黑美丽约定|古言新书《陆少的甜宠小娇妻》已发,她21世纪最为优秀的特工,一朝穿越,成为一个八岁的女童,不知父母是谁,也不知自己身份. 他归为尊贵的太子却对她情有独钟,对她百依百顺, 某男说:“怎么不继续看了。” 公孙艳:“…” 某男又说:“做我的太子妃如何?” 公孙艳:“太子妃有什么好,能吃还是能喝?” 某男道:“包吃、包住。” 公孙艳:“听起来貌似不错。” 成亲后。 公孙艳:“我要休夫。” 萧煜:“你休了,我可以再将你娶回来。” 公孙艳:“…”
  • 朝华待卿安朝华待卿安雪书青|古言少年曾许白了头,怎奈孤城无云烟。 卿卿何许待朝颜,少年重头画眉欢。 沈卿骆在爱恨情仇见选择了报复 贺晏州在一生挚爱前选择了深情 而赫连宸从一开始就选择了一条不归路 从此了无欢事,再无羁绊 此去经年,归去来兮···看一场再世情缘,人影绰绰······
  • 凤惊天之狂妃难求凤惊天之狂妃难求晴空舞|古言她冷漠以对那些流言蜚语,这世上没有她得不到的,只有她不想要的!她是北楚国荣国公府貌丑无盐的四小姐,自小自生自灭,九年之后,她如凤凰涅槃一般归来,医术、武功,智谋,冠绝天下。退婚轩王,怒打嫡姐,羞辱嫡母,恶名远扬,人人避之不及,偏偏某只妖孽对她死缠难打。
  • 两世情缘两世情缘zjdss|古言仙界公主被贬下凡被杀手组织收养长大,情同手足的姐妹的遭遇灭门之祸,她出山调查,却遇见命定的他,原来,此番历劫,只是为了与你相遇……
  • 戏精王妃日常作戏精王妃日常作洛尘L|古言半吊子的戏精王妃遇上了封建主义直男癌晚期患者,现代开放思想与古代呆板思想之间的碰撞,文化的交融。这原本安静的让人压抑的王府,自从戏精王妃的加入,一众人表示,这不是我们熟悉的王府,我家王爷做错了什么,王妃请安静如鸡好吗!
  • 神医农女的一亩三分地神医农女的一亩三分地知秋|古言现代中西医双料博士意外重生在异时空的小农女身上。吃不饱穿不暖?住着没顶的观景房?没事!咱有双手和头脑,外带附送的空间。缺啥买啥,盖个新屋不愁住。嗯,这个面瘫男是个壮劳力,就勉为其难的收入家门。可为毛这男人会惹上那么多麻烦?“尼码,你不是孤苦无依的伤兵吗?”某女怒了。【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相爷您的医妻有点毒相爷您的医妻有点毒风吹九月|古言一个医女成为一代医圣,和六国权相携手一生的风华之路。 ************** 她是流落在外十六年的丞相嫡女宋晚致,再次回归,却被堵在城门口三天而不得入。 ——我家夫人说了,什么嫡女,连老子娘都死了千八百年了,还敢上前攀亲戚?就她那没见识的样,便是我们丞相府中最下等的丫头也比她好些。不过她想要进丞相府给我家夫人洗脚,倒是可以求着夫人试试。 结果,丞相夫人被扇了一巴掌之后,亲自为她擦拭着轿子说——大小姐,请。 回归丞相府,一只玉手挑动掩藏在皇权深处的处处风波,暗地医术生杀在手。 一国太子,权贵世子,少年将军,一个个男人凑上前来,心思叵测,只为娶她。 结果,她转身嫁了回家途中遇见的一个种田农夫。 ——这便是我的夫君,请问诸位还有什么想说的? 太子:瞎眼了! 世子:没见识! 将军:走着瞧! 然而那位农夫却只一心待她,将她如珠似宝的捧在手里,不理会众人嘲讽,安然自在。 直到有一天,一位神秘男子突然到来,对他说:“你算什么人,不过是一个最下贱的农夫而已。你以为你护得了她?你以为你看到的她就是真正的她吗?她早就嫁了人,还为了一个人,灭了一座城,绝非表面那样温雅柔和,而是杀伐果断,狠辣无双,被无数人敬仰的天下凤凰。这样的女子,你配得?” 农夫微微一笑:“在下不管她曾经是谁,曾经是谁的妻子,只要她还在我身边,我便让她百岁安康。她灭一座城,我救一座城。她覆一个国,我便还这天下一个太平盛世。她的双手若有鲜血,我给她悉数洗清。” 神秘男子:你到底是谁?! 当真正的面纱揭开,谁都不知道,这位最平常的男人,竟然是传说中六国权相——苏梦忱! 十五岁,他让陈国换皇权。 十六岁,他替梁国定江山。 十七岁,他使宋国灭赵国。 十八岁,他将三国免战争。 四年风云,三年蛰伏,再次出现,他携着她手,一同平天下。 素手起,她一根银针救黎民百姓于水火。 广袖拂,他一指乾坤定天下太平于战乱。 且将这一碗红豆慢慢熬成汤,待这一生一世为你相思成疾,许一场地老天荒,共一次相濡以沫,可好? *************** 男主VS女主 1, “公子是农夫?” “……是。” “姑娘是厨娘?” “……是。” ——待将天下事了,我为你种田可好? ——待将病人医罢,我为你做饭可好? 2,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 法门何在? ——汝愿进? 愿剃一生无忧发,铺就相思门前红尘路; 愿卸一身富贵衣,洗尽相思门前菩提树; 愿行一世荆棘道,得见相思门前三生石。
  • 丑颜王妃:二嫁嗜血八王爷(全本)丑颜王妃:二嫁嗜血八王爷(全本)妃小猫|古言她是北苍国人人避而远之的‘煞星’公主,太监不怕她,宫女能打她,连猫儿狗儿都能欺负她!不过是长的丑了些,脸上麻子多了些,可谁知道,丑容下遮掩的惊天秘密? 本以为暗恋成真,谁想某一天,一封决绝书,一道圣谕。情郎取了白天鹅,她这丑小鸭奉旨和亲,远嫁东陵国…… 出嫁当日,她洗尽铅华,回眸倾城,艳惊天下! · 花嫁摇摇,落定景王府。 谁知门口不见大红灯笼,等待她的竟是两条丈长的送葬白布?喜堂变灵堂,夫君成了一块冷冰冰的‘牌位’! 新嫁娘变寡妇,景王府内惊吓、疑云、神秘接踵而来! · 成亲三月,她本是竟然怀了孩子…… 老太妃勃然大怒,一场家法生生折杀掉她腹中的生命。 愤然离去,却惊闻景亲王并未死,那住在香雪园中的面具男人便是她的‘鬼丈夫’?! 他暴虐,嗜血,阴冷,邪恶,越是靠近,越像毒药侵蚀着她,邪魅得教她难以抗拒。 · 一嫁,他是景亲王,是坐在轮椅上的神秘面具男人。她是貌比无盐的‘煞星’公主。 二嫁,他是摄政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人物。她是花容月貌的‘歌家’小姐。
  • 嫡女世子妃嫡女世子妃金子|古言太傅嫡女赵子妍,本是养在深闺中的千金,谁知竟然误打误撞结识了段王爷家的傻世子,一来二去,玉佩定情,傻世子原来是个正常人,两人暗生情愫之时却传来要入宫选秀的消息,谁知这等事也难不倒赵子妍,轻轻松松解决了麻烦,料理了生事的姨娘们,顺利嫁入王府成为世子妃却也踏进了千争万斗的漩涡中.....
  • 毒医嫡小姐:妃常倾城毒医嫡小姐:妃常倾城钱羊羊|古言她是二十一世纪最具正义感的刑警,不料抓捕毒枭之时飞机失事,她穿越到了灵云大陆。 因家有一宝,引无数家族垂涎,被灭满门,而她九死一生,躲过坏人,并茁壮成长,修习神功,召唤神兽,报仇雪恨,最后还勾搭了一国之主,成为了天下无双的毒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