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凤逆天:妖娆庶女

作者:终归陌生人
人气(0)评论(0)字数(52万)评分(0)收藏(0)连载

一场传说引一番风云变化,手握龙脉秘密的她九死一生,被最爱的人所骗,被嫡姐亲手掐死自己的孩子,她生不如死万劫不复,最终被一场大火结束生命。一场意外的重生,她步步为营誓要将所有负她害她的人都一网打尽,斗疯嫡亲姐姐,整跨大夫人,谋害逸王爷,使两大帝国两败俱伤!

最新章节

第170章 前往北安国(2020-05-21 03:02:39)

同类热门
  • 逆天狂妃之邪王轻追逆天狂妃之邪王轻追幕小玖|古言两人没相遇之前—— 玉子歌冷漠脸:“老子是一个莫得感情的杀手。” 墨卿面无表情:挨劳资一下让你死! 遇见了之后—— “辣鸡。” “死狐狸。” 两人相视,皆是看对方不顺眼。 老死不相往来,互相伤害,互相挖坑。 再后来,为了坑对方到底,他娶了她,她嫁了他。 新婚之夜,她翘着二郎腿悠哉悠哉的对他说:“娶了我,坑你一辈子!” “不嫁我,赖你一辈子!”华丽又魅惑的声音带着霸道。 于是就这么坑着坑着,两人都将彼此的一辈子给坑进去了。
  • 神医下套之佳人太能逃神医下套之佳人太能逃张祈轩|古言第一次,男子站在他的那片药田之中,俊美无俦的面容上还是一贯的淡漠神情。“过来,浇水。”于是,她每日都得去药田报到;第二次,男子淡淡地说:“听说,你的厨艺甚好。”于是,她每日都得为他做晚膳;第三次,男子说:“明日起,我教你浅显医术。”于是,她开始每天手捧医书;第四次,男子借着醉意,对她“上下其手”。忽而展开一抹纯真笑靥,说:“叶忻沫,你是我的。”于是,她的心沦陷。最终,易大庄主就用他那若无其事的姿态,处心积虑且理所当然地,将一向聪慧过人的叶忻沫,一点一点吞吃入腹。【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嫡女狂妃嫡女狂妃喵星人|古言阳春三月,太阳懒懒的挂在空中,和煦的春风吹入山谷,抚平了草地,吹在湖面,泛起点点波纹。位于岚临皇朝西边的碧波湖,一身赤色的女子皱着脸蹲在那儿……【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水煮良缘水煮良缘霁原|古言姑姑是皇后娘娘, 娘亲是大将军捧在手心的女儿, 一个不思进取的爹 一具无法摆脱的嚣张跋扈、天命克夫的原主身体。 投河轻生为求良缘,却没想到遇到的是一匹想要把她溺死的狼。
  • 一纸情深墨几许一纸情深墨几许九分戏|古言初遇,她是至高无上的公主,再见,他却已然不是那年的竹马少年,她说:“原是我痴心错付,我林芷一生骄傲,也卑微一世,就算一死也决不会嫁与你”。桃花落得决绝,一如她的背影。直到她凄美的身影淡出视线,他的眸暗了下去,宛如心底的一丝光彻底熄灭……被他的手掐着脖子,看着她眼中的仇恨与绝望,他咬牙切齿道,“林芷我告诉你,除非我死,否则你休想逃掉,你要敢死,我让他们全部陪葬。”闭上眼睛,爱也好,恨也罢,在他萧千墨面前,她输得一败涂地……
  • 凤动九天:一等皇妃倾天下凤动九天:一等皇妃倾天下慕容缺|古言世人说她一出生便克死生母,什么王府千金,左右不过是个庶出丑女!仇恨、阴谋、生存,让她步步为营,心机深沉!她只要她恨着的人生不如死,只是,这半路杀出腹黑妖男是怎么回事儿!这难道就是她凤倾天下路上的归属?
  • 穿越古代种田忙穿越古代种田忙酒有毒|古言计算机系元宝穿越乱世成古代大力女被爹娘卖进农家做童养媳。 败家婆婆、黑心贪兄嫂、懒癌大姑子…… 腹黑汉:谁要欺负我媳妇儿,我让他跪着哭。 “小元宝过来给我锤一锤。” 元宝小拳拳打在某男心口,某男胸口痛痛痛,宛若胸口碎大石……里的大石,赶快求饶。 “娘子辛苦了,快放下你的手,为夫给你揉肩锤腿。” 腹黑好丈夫VS巨力小媳妇,农家欢乐多,尽在此文中
  • 纨绔小师妹:师兄,轻点宠纨绔小师妹:师兄,轻点宠鱼影青莲|古言有的人只看一眼便注定。。。 第一世,情深缘浅,一个为救而死,一个被救入魔。 第二世,有缘无份,一个是将军,一个入了后宫,一个赐死,一个失了心智。。。。。。
  • 重生庶女之不做孽皇妃重生庶女之不做孽皇妃集于枯|古言她是无欲无求的白家庶女,却平白卷入一场诡异风波里,死因不明。重生而来,她带着无边的怨怒,却在一场雨下清净一身魔念。本欲此生悠然,奈何那人步步紧逼。可是繁华过后,是阴谋还是痴情… “柏溪,天下这么大,你怎么偏偏就要赖上我?”她无奈的说道,面上是一片无可奈何的苦笑。 柏溪微微一笑,凝视她的双眼澄澈自然:“因为,天下这么大,却只有一个你。” “苏家就你一个独子,还是不要想跟着我了,我可是做着最低贱的贱业!”自再次醒过来后,她还没有像现在这样气愤过,这姓苏的家伙油盐不进,软硬不吃,打不得骂不得,他自己的事她能怎么办? “白姑娘,在下一心求教,还请白姑娘不吝赐教啊!”苏卿黎笑得风清月朗,越发衬得人丰神如玉,俊朗非凡。 “白汐颜!你已经一个月没有回皇宫了!你到底想怎样?”赫连煊狂躁的吼道,该死的,朕已经有两个月没有开过荤了! 白汐颜慢条斯理的整理着桌案上的账簿,脸不红气不喘,淡淡的说道:“夫君国事繁杂,又贪好房中事,所以妾身只想好好休息。”
  • 王爷,这个王妃乖萌狂王爷,这个王妃乖萌狂颖小小于|古言“王爷,王妃去太子府了。”轻一可以想象王爷那风雨欲来的脸。“哦?”一个浅笑之后眼前便没了人影。 “王爷,王妃说今晚让您睡书房”轻一哭着一张脸,王妃,这种事小的真不易来传达,果然,王爷火山爆发的脸,他都可以预料到自己的内伤了。 “君澜凌,给我放开!”自从上了这个人的贼船,就没下来过!“王妃,又不是没看过,还这么羞涩的?”某王爷邪魅一笑。 “你...你...你别过来啊!”某个夜晚,岚梓防备的看着君澜凌,像一只炸毛的刺猬。“小梓儿,你这是让谁欺负了?我去帮你报仇!”君澜凌腹黑一笑,一把捞过岚梓抱在怀里。 喜欢胜过所有道理,原则抵不过我乐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