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妃常难忍,臣妾做不到!

作者:书锦程
人气(0)评论(0)字数(25万)评分(0)收藏(0)连载

自从穿越到北赤王朝,成了三王爷的王妃之后,白筝满脑子都只有一个想法:在月黑风高夜,摘掉三王爷脸上的面具!

之前白筝听到的传闻只说,三王爷俊美异常,天下无双!却没说他每到入夜,都要以面具示人,连……新婚夜也不例外!

白筝暗想,这王爷怕是……有病!

明明在青天白日的时候,彼此都光着脸见过那么多次了,谁还不知道他长啥样啊?!

……

直到三王爷亲自摘下面具的那一刻,白筝才“惊喜地”发现,她果然“爱”错了人!

**

一年后,三王爷景玺称帝,三王妃白氏却因病暴毙。

同年,太后亲自操办选秀、封妃事宜,为新帝扩充后宫,所选佳丽几乎个个倾国倾城。

新帝却独揽众怒,忤逆太后,只留了长得最像三王妃白筝的“丑”秀女,封作皇后,专宠她一人!

可这独一份的荣宠,皇后娘娘却躲着不要……

因为她哪里是长得像白筝,分明就是白筝!

况且,她真的很忙!

上有太后隔三差五地找茬儿,下有不知好歹的宫女太监不定期地给她使绊儿!

外有渣男要防,更有痴情郎难挡!

内有惊天秘密要把持,还有那么多心机女在处处放肆!

可她堂堂皇后也不是吃斋念佛的主儿,看她如何一一收拾!

奈何皇帝过分霸道,她也只能选择一逃再逃……

——精彩片段——

景玺称帝后,太后亲自操办选秀事宜。

在一群秀女之中,帝王伸手一指,点中白筝,

“此女,最丑。”

闻言,白筝暗自得意。

然某皇顿了顿又道:“比她好看的,全不要。”

满场哗然!

说话不带这么喘大气的!

还是栽了,白筝一颗心碎成了渣渣!

**

某个月明星稀夜,皇后又失踪了!随着她一起失踪的,还有她寝殿里任何可以搬走的东西!

为了寻人,皇宫乱成一片。

而在某个荒废的花园里,一腹部微隆的女子正奋力地挖坑,她身旁一堆物什在夜里闪光。

“这边得再挖深一些。”男子负手立于女子身后,言语淡淡。

“哪里?……皇上!……您是来接我的吗?”被抓了个正着,白筝谄媚地想要转移话题。

“不,朕就随便带了一千精卫……散步。你继续。”

“……”

一千……精卫!真是太随便了!

最新章节

第90章 大结局2(2020-06-03 16:51:11)

同类热门
  • 窃国妖妃窃国妖妃妖冶花|古言她是楚国陵水之滨的青楼雅妓,只因容貌与异国公主相似,竟卷入纷杂混乱的后宫争斗中。她本无意争夺,性命却捏于他人手掌。她反击报复,誓要成为至尊红颜,朱笔判江山。她魅惑冷艳却无情残暴,她坐拥天下却孤身寂寞。她是决战疆场的将军,是运筹帷幄的谋士,是红颜祸水的妖女,亦是盛世蜀国的明君。她是乔焰雪,是闻名天下的冷血女帝。
  • 红颜劫桃花梦下卷红颜劫桃花梦下卷薛雪漫|古言碧桃公主虽然是薛国国君的掌上明珠,却无力掌握自己的命运,本以为是天赐良缘,岂料只不过是争权夺利的阴谋,一场联姻却不知花落何处, 色欲熏天的老皇帝,一心想要效仿卫宣公,欲行新台荒唐之事。 窥伺皇位已久的太子季礼,爱江山不爱美人,宁愿以美人当做换取皇位的棋子。 齐国最无能的二皇子明王季常,他生活放荡,爱好美色,她以倾城之色嫁给他,却被他弃如敝履。
  • 启禀陛下夫人装怂启禀陛下夫人装怂西母娘娘|古言荀域把毕生所学都用在了戚安宁身上,谁叫他从前弄丢了她。
  • 猎户家的空间小娇娘猎户家的空间小娇娘乐在当下|古言新书《六零医妻有空间》已发布,求支持。末世高级女药师叶兰魂穿异世,成为了父母不爱,继妹欺负的小可怜,好在遇到了一个老实憨厚,但是超级护短的好男人。 可惜好好的日子就是不让好好过,因此夫妻二人奋起反抗,过起了一边斗极品,一边行医种植药材发家致富的日子。 “当家的,你娘亲要打我。”叶兰扭头满是委屈的说道。 杨志刚快速的闪到了她的面前,如母鸡护小鸡一样把她的护到了身后。 “当家的,有人要杀我。”叶兰一脸惊慌的说道。 “别怕有我。”杨志刚抱着她安慰道。 第二天,想杀的她的人横尸荒野。
  • 向姜修法向姜修法徐静云|古言本文开头:天上掉下外星人把男主女主全砸死,剧情还能怎么进行下去? 初冬山上的气温超级低,连呼吸都快喘不过气。 已木眉目清秀,凝眸注视慕姜,伴着朦胧的雾,从天空落下道:“长途跋涉也没有让你放弃。”他平生最长的等待是在等她,平生最想要她好好活着。平生最想要守护的人,是这片大地上的所有人,但是让他动了心的人却只有她 慕姜以恒久深情的心,道:“我们立下契约。人类对人类骨肉分离的惩罚,都由我来承受,只求在这片大地生存的人,有明辨是非的能力,只求孩子可以跟着亲生父母顺利成长。” 望着已木的眼诉说愿意为了大义牺牲的精神。 已木露出淡淡的笑容,步态洒脱走近慕姜,眼睛极有神气,脸部的整个轮廓仿佛在诉说什么,双手握着她的肩膀道:“我与你立下契约,人类千百倍痛苦在你身上生效之时,便是实现之日。”那一刻的震撼几乎快把已木击碎,他的眸子通红盈满了泪珠,道:“我将站在最接近天空的地方,陪着你一起拯救人间。”
  • 狂宠极品庶妃狂宠极品庶妃狐玉颜|古言YY版精彩简介(能从文文中发现无限JQ的都是好娃子!) 情景一: 月黑风高夜,某女包袱款款,正欲爬墙... 某男站在墙根下问“半夜三更爬墙头,这是去哪儿啊?” 某女以为是家丁,不知者无畏的回答“打包离家出走啊!” 某男想用男色引诱美人回心转意“王爷长得如此英俊,八块腹肌, 气质无双,你也舍得走?” 某女终于激动了“丫的,那厮是个短袖,帅有毛用,对女人不行, 你想要就送你啦!” 某男俊脸一黑,一把将此女抗上肩头,咬牙切齿的在空气中留下一句 无限遐想的话“本王行不行,今晚让爱妃亲自试试!”便向卧室冲去! 两人经过一番肉搏和协商,只听红罗帐内,某女骑在王爷身上~ 某王爷磁性撩人的嗓音响起“爱妃,用力,嗯,舒服” 某女娇喘吁吁的回答“爷,这样行吗,人家好累” 某王爷“再坚持一下,对,就是这样,爱妃还可以再用力点,啊,爽!” 某女大怒:“使你妹!老娘吃奶的劲儿都用上了!” 只好更加卖力按摩!门外几人听的血脉喷张,他家王爷不是攻, 竟然是小受!(咳咳,想歪的捂脸去面壁...) 情景二: 龙云国左相之子:苏明轩 俊美温柔、多情儒雅,乃全龙云国待嫁女性的头号夫君人选 对某女眨着桃花眼说“美人,本公子的卧房门随时为你敞开” 某女继续盯着账本,毫不怜香惜玉回答“既然公子如此寂寞...来人 啊,晚上将百花楼老鸨喂了春天的药扒光了送到公子卧房床上!” 情景三: 红木大床吱吱呀呀响了半夜之后,某王爷含羞带怯的用被子捂住胸口 “爱妃,人家是第一次,没名没份,你可要负责啊!” 忘了自己才是被吃的某女灵机一动说“那第二次就不用负责了吧?” 于是,魔抓向着某男伸去,床榻再次吱吱呀呀的响起~ 某狐叉着小腰,翘着尾巴,挥舞毛爪:喂喂,说你呢,别光笑不收藏! 某狐最大癖好就是被花花、钻石、月票砸晕,文思便一发不可收拾! ◆◇◆◇◆◇◆◇◆◇◆◇◆◇◆◇◆◇◆◇◆◇◆◇◆◇◆◇◆◇ 正剧版简介: 现代天才腹黑奸商女浴室滑倒,穿越在草包花痴的相府三小姐身上! 公然调戏太子!龙颜大怒,赐婚给他国断袖王爷! 被丞相老爹视如弃子,还被大夫人和小妾及两个姐姐“不小心”整死了! 再次睁眼,已然不是那个白痴的“她”! 上一世,自己奉公守法,老天却让她意外身亡! 这一世,就让她好好做个奸商,去为祸众生,咳咳,不对,是造福苍生! 谁敢欺负老娘,必定十倍奉还! 嫡姐伪善装温柔?用计让你泼妇骂街,再也没脸出门! 庶姐貌美装可人?陷害捉奸自食其果,再也无人问津! 拜堂当天被扔到偏僻小院儿,正好,方便她爬墙头! 店面卖不出去要关门?低价卖给我吧! 几个月后,全国高官富甲挤破门槛,只为了来此做一件衣服! 店面欠债太多要关门?低价卖给我吧! 几个月后,皇城中心地段最豪华的住店,即便价格高昂依旧人满为患! 由于“她”的来临,第一美女、第一才女纷纷易主! 百花大赛一舞倾城,才华艳艳,迷了多少人的眼! 第二日求亲的媒婆差点踏烂门槛! 可众人却不知“她”正是“断袖王爷”的“草包花痴”王妃! 她的来临,让这片暗流涌动的大陆将会掀起怎样的惊涛骇浪? 神秘的圣殿和传说之岛与她又有怎样的联系? 当她卷入一场又一场的阴谋诡计又是如何反扑? 本文HE结局,男女主身心干净,钟爱一生一世一双人! ◆◇◆◇◆◇◆◇◆◇◆◇◆◇◆◇◆◇◆◇◆◇◆◇◆◇◆◇◆◇ 简洁版简介: 女主:“可怜”庶女、奸诈、冷漠、腹黑,身心强大! 男主:“断袖”王爷、妖孽、扮猪吃老虎、宠妻无度! 两人无耻强强联手的逆袭史! ◆◇◆◇◆◇◆◇◆◇◆◇◆◇◆◇◆◇◆◇◆◇◆◇◆◇◆◇◆◇ 我是狐玉颜,挖坑有质量!坑品有保证! 欢迎各位亲,带着小板凳,挑个好坑位! 收藏、鲜花、钻石、打赏、月票神马滴疯狂向偶砸来吧(避开脸哦)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如若抄袭,小心菊花!恶劣留言,一律删除!
  • 花开茉语香:美男坠入琼花帐花开茉语香:美男坠入琼花帐暮晓汐|古言莫名穿越,竟然成了女尊国中最不受宠的小公主,爹不疼娘不爱也就罢了,奴才也敢狗眼看人低?这双眼睛留着也没用!尊贵公主们组团来找茬?让他们后悔从娘胎里生出来!后宫里训刁奴斗恶姊,朝堂之上指点江山,曾经的受气包公主如今风华绝代!咦咦咦,身边怎么多了一堆颜值高气质好的痴情美男,各个都缠人!【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命犯桃花——极品女世子命犯桃花——极品女世子水煮草莓|古言怎样的男子才称得上极品公子? 不仅是相貌的完美无缺,还要有过人的财富,诱人的身材,勾人的眼神,消魂的嗓音。 论起大秦国的极品公子,无疑要属平南王独子秦无色,“他”天性风流,生的是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眸如秋水.家世背景更是让人艳羡,纵观天下,敢与之匹敌者真真是凤毛麟角! 只是人怕出名猪怕壮,上门挑衅的人也越来越多,一个两个倒也应对轻松,三个四个…即便显赫如“他”,无双如“他”,也有棋逢对手之时,只是倨傲如“他”,又怎么可能轻易认输? 片段一: 水汽氤氲,带着让人放松的温热,秦无色媚眸微眯,眼波流转间带着些许微醺的醉意,下一刻她吱啦一声豪迈的扯开了身上的衣裳,纵身跃入池底! 池边男子还惊愕在刚才一幕,秦无色如出水之妖般破水而出,笑意盈盈在水中向他的方向步步逼近。 他紧抿薄唇面色不见波澜,凤眸却微眯起,视线从“他”的面容开始渐渐下滑,她扬唇轻笑,步间带出细微的水声,道:“南风兄,站着做什么,来嘛~” 他神色怔住,轻挑了挑眉,依旧没有动作,秦无色步至池壁边,慵懒趴在池边,抬眸看他,眸光中带一丝讥诮,弯着唇角道:“大家都是男人,南风兄害什么臊?” 他俊眉再挑高了些许,凤眸中闪过一丝异样,不期然,他胸口一凉,秦无色那双美的过分的手已搭了上来摸索了一阵,微醺的眸像是回复了一丝清明,久久凝视他。 “原来…南风兄其实不必如此介怀,你的缺陷,我一定不会向外宣扬。”未等他开口,秦无色已眯着眼儿,纤纤食指搭在唇边,几分男儿风流几分女子媚气,另一只手还不忘轻抚他平坦的胸膛。 他由始至终淡定从容的俊脸有几分崩塌,唇角细微的抽搐了几下… 片段二: 秦无色眉心紧蹙,扭头看那还在清理裙裾污秽的绝色人儿,不耐道:“你能不能快点,不就一小块泥么,费什么劲儿擦,再不走天就黑了!” 美人儿抬起长睫,眨巴了几下,带着些委屈与执拗,不满道:“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那么脏,我可是大秦国第一美人儿,将来是要当世子妃的,不注意一下形象怎么行!” 秦无色微微一怔,左右审视了一番眼前的美人儿,绝色不假,就是太矫情,她可消受不起,撇了一下嘴角,道:“你还是别多想了,就你这比一比一比一还健康的身材,世子爷看不上你的。” “一比一比一?”美人儿眉心微蹙,有些不解。 “就是你的身材比例,它是.”秦无色以手指比划了一番,再以眼色问他是否了解。 美人儿双眸瞠大,怒道:“谁说我是一比一比一,你.你.你别眨眼!” 只见刚才还柔柔弱弱的美人儿那动作如风般,三下五除二的就将身上的衣袍褪的七七八八,秦无色一脸从容,只以眼尾余光带着几分不屑的不经意瞄去,只是视线再往下一些,她便瞠目结舌… 文风沿承以往路线,期待亲们支持,致谢!
  • 御前御前未释|古言她是他换取天下的筹码,为了至高的权利,她被迫辗转于各个男人身旁。 他杀了她的丈夫,不许她和女儿见面,他把她牢牢栓在自己身旁,不许她片刻游离。 她不配爱,她深知自己早已是罪无可恕 他也不许她爱,明知她怨,她苦。却还是不肯放,也不想放。 一次又一次痛彻心扉,他都是伤她最深的那个人。 她也是他悔不当初的错,错在开始,错在结束 以她换来的江山,却再也换不回她的真心相付
  • 凤阙倾城:盛宠王妃凤阙倾城:盛宠王妃凡能|古言一入宫门深四海。从此某郎是路人,深宫之中,暗涌无限,她一步步走来身心俱疲。 皇室家族,地位显赫,可她的夫君却偏偏是个四处闯祸的傻子! 她生性顽劣,固执,能将她束缚在那黄金牢笼里的,只有那个高傲冷峻的四王爷。 他在她情窦初开的孤寂岁月里强势闯入她的世界,却又在她决意舍弃一切荣华随他而去时,将她残忍出卖! 心动,心痛,心死,世事却已在弹指间斗转星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