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柔情秘书,休想逃!

作者:成追忆
人气(0)评论(0)字数(37万)评分(0)收藏(0)完结

(新文《替身新娘:总裁,离婚吧》已开更)他是御氏集团的总裁,霸道冷酷,说一不二;她是御家收养的孤女,终日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从走进他的那一刻起,她就被迫发誓,永远不对他动情。四年了,在一次次无情的凌辱之下,她寸寸芳心被烧灼成为寸寸灰烬,终于决定放弃了,离开了。他,却在这时,紧扼她的下巴,厉声道,“御雯,今生今世,除了我,你休想爱上任何人!”面对这样的他,她又该如何抉择……

最新章节

第347章 大团圆 (4)(2020-05-20 05:48:49)

同类热门
  • 重生喜乐小日子重生喜乐小日子袁缘|现言出生的第二天把她抱走,她认了,谁让她是爹地的孩子,父债女还。 对她不是打就是骂,还到处抹黑她,也认了,谁让她是自己的阿姨呢。 将亲生女儿换去做了豪门千金她也认了,反正她有手有脚,自己能挣钱。 可素你丫的不能坏事做尽还赶尽杀绝吧。 怒……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更何况小敏一直都不是一个乖乖兔…… 重生后,抢回她的爸妈,抢回她的身份,再抢回属于她的男人。 哼,哼……看你们谁还敢唧唧歪歪……
  • 那时花开谁人知那时花开谁人知千予方言|现言三年前,她遇见她的男神,以为是一场美丽的邂逅,谁知却是一场令人伤心的骗局。 三年后,他遇见她,莫名觉得自己的身体熟悉她。 还有谁来告诉他,他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女儿是个什么鬼? 千辛万苦找回记忆,才发现自己三年前做下的人神共愤的事…… 后半生怎么办?只能开始宠妻无度……争取宠得人神共愤……
  • 跟着天王当童星跟着天王当童星一笑笙箫|现言天王巨星丑闻缠身,大型户外亲子真人秀节目意外找上门。一线娱记宏图满志,误食最新药剂秒变小孩被天王捡回家。夏朵朵只想做一个安静的潜伏娱记,一手掌握天王最新资讯,然一个不小心,她居然成了史上最抢戏童星!
  • 学霸男神救救我学霸男神救救我柠檬蜜|现言【重生爽文,甜宠虐渣】一场丧心病狂的背叛,她被渣男贱女毁容捆绑扔下河。 重生她踏着复仇的火焰归来,誓要守住家产,手刃仇敌,追回挚爱! 挚爱搂着她的肩膀:“你杀人,我递刀;你掳掠,我分赃;你复仇,我鼓掌。” 她斜眼:“要你何用?” 挚爱笑得邪肆霸道:“要我宠你爱你,延续复仇的火种!”
  • 狮子总裁的巨蟹妻狮子总裁的巨蟹妻六月尾生|现言“我看你这个巨蟹女遇到狮子座的男生该怎么办?”狮子座的总裁邪魅的微笑,温柔的巨蟹座还不自己快快送上门来。
  • 势不可挡,傲娇总裁宠不停势不可挡,傲娇总裁宠不停墨九爷|现言无论颜兮做什么,在席炎的眼里,她都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拜金女。可他明明那么厌恶她,为什么还要每天晚上与她痴缠。她问:“既然你那么讨厌我,为什么不肯放过我?”他答:“因为你是我的女人!”她说他无耻,他就做出更无耻的事情。--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柒遇柒遇屿冉|现言霸道总裁爱上天真小白兔?不存在的! “鱼嘉染!!!” “到!” “昨天的策划为什么没有交上来?” “不好意思,大总裁,不想看见你那张令人胃口不好的冰山脸。” 嘉染嘉染,你总是这么桀骜不驯,呵,可我就是你的克星! “老婆,生个女儿吧。” “不要,我要生个儿子玩,女儿不好玩。” 看总裁夫人如何把总裁玩的团团转!
  • 刹那花开刹那花开蓝滴淼|现言遇见古越哥哥是伊水这辈子最大的幸运,如果没有古越哥哥,我这一生都不可能品尝到幸福是什么滋味的。伊水常常想幸亏自己那一天跑了出去,如果自己没跑出去就不可能遇见古越哥哥了。 自己现在唯一的烦恼就是为何自己还没长大,自己真想把那些围在古越哥哥身边的苍蝇赶走,可低头一看自己这小身板可以么。。。。。。
  • 亿万奶爸是总裁亿万奶爸是总裁木头头疼|现言【全文完】他是令人闻风丧胆的慕家大少,亦是专制霸道的国际总裁。 她不小心在老虎头上拔了毛,从此被他禁锢身边,与他出生入死,一颗心渐渐沦陷。 到最后不过是将整颗心拿去换另外一个女人的命,她心死神伤,5年后卷土重来,又是怎样一番情境? “慕少,这刀子可不长眼。”手术台上一名年轻貌美的女子眼角挂着一丝笑意,手里的刀子不断的对着男人比划。 “老婆,我是孩子他爹啊。”男人平静冷酷的脸勾起一抹强势笑容。 女子脸一僵,对旁边还在吃着棒棒糖的小奶包狠狠道:“看见没有,这就是反面教材!” 【木头新文已发:《BOSS宠很深:宝贝,抗议无效》】
  • 首席前夫,求放过首席前夫,求放过幽曳雨|现言——推荐旧文《桃色情劫,大叔滚远点!》 四年前,她毫无征兆的向他提出离婚。 四年后,再相遇,他是高高在上的集团总裁,而她却是送外卖的小贩,他将她束缚在身边,在她面前和妻子大秀恩爱,甚至要求她做代理孕母…… 目的只有一个——羞辱。 为了救自己的女儿,她不得已舍弃‘他们’的孩子…… “苏然,你害死了我的孩子,我要让你的女儿偿命!” 从此,她再也找不到她的女儿…… 一张死亡证明出现在她的面前,她隐忍着眼泪,勾唇一笑—— “陆铭煜,你知道吗,郁郁不光是我的女儿,她也是你的女儿。” * 他指着站在她身旁貌若潘安的男子,满目痛楚的看着她:“你一定非要嫁给他?” “是。”她回答的笃定肯定加坚定。 “他可是个傻子!”他急切的提醒道。 她笑的极具讽刺:“你作为他妹夫,就这样称呼你的大舅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