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蜜爱萌妻:总裁大人深度宠

作者:久小二
人气(0)评论(0)字数(816万)评分(0)收藏(0)完结

她是叶家大小姐,却在二十岁被曝出不是父亲亲生,她被送上手术台,将心脏移植给患有心脏病的妹妹。后来,陆景深出现,他是她名义上的三叔,神秘莫测的陆家三少。陆二少说让陆三少娶叶久久,陆三少就娶了。婚后的叶久久被陆三少宠的无法无天,弄垮了渣爸的公司,让继母坐牢,让同父异母的妹妹和未婚夫声名狼藉,叶久久踩着渣渣的肩膀走上了人生小巅峰。

最新章节

第2142章 全文完(2020-11-15 13:18:14)

同类热门
  • 北极光北极光妖妖、妖怪|现言林澈从小就喜欢和爷爷玩耍,可是后来爷爷的身体越来越严重,连一向吵架的爸爸妈妈也开始和睦起来了,可是真的有那么平静吗,爷爷去世后,林澈终于知道了,爸爸妈妈和好是假,为了爷爷的产业才是真,爸爸妈妈在打闹之中失去了生命,林澈也进入了孤儿院,直到十三岁才去了舅舅家,林澈按照遗嘱背负了许多人都眼红的财产,阴谋越来越多,林澈遇到了一个叫韩子澈的人,还有林书翰,在无数的分分合合后,林澈身穿白色婚纱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 大牌巨星:恶魔的乖丫头大牌巨星:恶魔的乖丫头十六夜|现言白雨忆、乖宝一枚,从不管闲事,却好心遭雷劈地惹上了一个可恶的家伙! 他是万千宠爱于一身的超级巨星,上帝眷恋的臣子。他冷漠、霸道、自我、腹黑。 什么?当他的助理!她这不是给大家演绎小绵羊和大灰狼故事的节奏吗! 随便使唤她就算了,还说她结婚以后不是好妻子,这关他什么事! 这不是结束,谎言背后,隐藏着她另一个身份。韩流偶像、影视巨星、尔虞我诈的娱乐圈中,看小呆萌如何逆袭!
  • 北极光北极光妖妖、妖怪|现言林澈从小就喜欢和爷爷玩耍,可是后来爷爷的身体越来越严重,连一向吵架的爸爸妈妈也开始和睦起来了,可是真的有那么平静吗,爷爷去世后,林澈终于知道了,爸爸妈妈和好是假,为了爷爷的产业才是真,爸爸妈妈在打闹之中失去了生命,林澈也进入了孤儿院,直到十三岁才去了舅舅家,林澈按照遗嘱背负了许多人都眼红的财产,阴谋越来越多,林澈遇到了一个叫韩子澈的人,还有林书翰,在无数的分分合合后,林澈身穿白色婚纱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 你赠我一场空欢喜你赠我一场空欢喜洛辰辰|现言被人陷害设计,卷入一场离奇的命案。真相总有揭开的那天。谁说童话故事都是骗人的,当童话照进现实,幸福将从此围绕在他们身边。
  • 99次深爱傅少约吗99次深爱傅少约吗衿未离|现言抱歉,因为个人原因,至使,文章不能继续更下去,抱歉。
  • 腹黑总裁强娶妻腹黑总裁强娶妻凤池吟|现言直到浴室的磨砂玻璃投出那道窈窕朦胧的身影,唐颂才收回视线,他可不敢保证再晚几分钟,会发生什么事。 早上耽误了太长时间,唐颂似乎有些着急,把沈略塞进车里就走,银色的跑车飚出公寓的地下停车场,速度飞快。 沈略到现在还莫名其妙,瞥了眼开车的他,说道:“你要有急事,就放我下来吧,我自己去学校。” 他淡淡地扫了她一眼:“谁说我要送你去学校?” 沈略深吸一口,告诉自己,……
  • 步步惊情:小妻哪里逃步步惊情:小妻哪里逃朗轩影|现言千里之外的法国,却遇上了她誓愿守护终生的人。即使被轻视、被厌恶、被毁容,甚至,被当面送给另外的男人,她也不曾后悔过与他的相遇,因为——理想终归是理想,誓言永远是誓言,不得不离别时,她对他,也始终只有那一句美好的祝愿!天之骄子的他自幼便呼风唤雨,因为一切得到的过于轻易,才永远都学不会珍惜,直到失去了,才追悔莫及!他放弃继承权、隐姓埋名、全世界找寻,只想再看一眼那道曾经始终追随在他身后的人影,但是——她的身边,不再只有他一个人的位置,难道他与她的结局,最后只能剩下那句回忆中无限美好的祝愿?
  • 沙岸沙岸陈一默|现言陈家悦觉得自己的生活就像是构筑在无数的砂砾之上,只要一个浪头打来就能让所有的一切崩塌。 她遥望着那些关于幸福的海市蜃楼,却从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可以踩着这些沙走向岸边。
  • 千滋百态千滋百态叁纤|现言同桌:梁琪,你最近黑眼圈越来越重了,是不是生病了? 梁琪:…… 同桌:睡不好? 梁琪:┻━┻︵╰(‵□′)╯︵┻━┻我就没睡好过!! ***** 这是日常YY的产物,作者也不知道是咋来的,可能脑子里憋了太多东西了,终于憋不住了。 大家都不要问作者谁是猪脚,因为……其实作者也不知道! 作者的文里的每一个人物都可以是主角,他们都有各自不同的故事,可以是激情火热的,也可以是平平淡淡的,总之,只有作者没写到故事,没有不存在故事。 每天更新也不会太多,毕竟作者正在筹备那个《被娇宠的日子》,但至少这次作者会尽量保证日更,就算没有日更也会请假的。 作者也不知道会写多长,可以骂猪脚骂剧情,但是不能骂作者,因为作者不是猪脚。 还有啊,作者很喜欢看评论,毕竟这是我们相互交流的平台,虽然说了作者也不会改,但聊聊还是可以滴~
  • 总裁的挚爱总裁的挚爱明珠还|现言怀孕两个月的时候,他突然毫无征兆的向她提出离婚。 “没有转圜的余地吗?”她正在厨房给他做生日蛋糕,身上脸上都是可笑的面粉,他一贯轻佻的讥诮冷笑,坚定的摇头。 “若是我……有了我们的孩子呢?”她试探着望住他,仍是浅浅的微笑。 “我向来都有用安全措施,许欢颜。”他烦躁的摆摆手,将离婚协议推在她面前。 她签了字,依照他协议上所说,净身出门,所拥有的,不过是那肚中三个月的小生命。 五年后,申综昊从未想过,有一天会再和许欢颜这样见面,她挽着别的男人的手,大腹便便的对他微笑点头后,就从他身边头也不回的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