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菲菲木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 嫡女策,王的阴毒医妃 嫡女策,王的阴毒医妃 菲菲木古言完结他说,阿黎,待我荣登大宝,必十里红妆迎你入宫。 但他朝权稳固之时,不但灭她满族,还将她送给他人做妾。 赫连清绝,我若不死,必要你血债血偿! 不堪受辱,濒临死亡前赌下血海誓言! *** 再次醒来,她竟成了将军府嫡女,千方百计入宫,争得荣宠,为的就是他的命! 悬崖边,女子长发乱飞,红衣妖娆,魅惑众生的笑容下,是血肉入腹的滋滋声。 “为什么?”他不可置信的看着尽没入腹的匕首,面色苍白如纸。 “因为,我要你陪葬!”苏家一百多口的性命,还有他…… 身子不受控制的往后,她笑,风华绝代,入目里,却是他惊恐跌来的声音。 “阿黎——” 她身形一震,笑容在脸上碎裂开,震惊的看向他泣血的双眸。 你早就知道我是苏黎,对不对?所以才容我,纵我,宠我,对不对? 可是清绝,阿黎已经死了。人生没有第二次…… *** 再次归来,她已成当朝清王疼爱的宠妃,再见,她眉眼温润,往昔不在。 他声声唤她,“阿黎。” 她回过头来,笑容灿漫,“皇上认错人了吧。” 【简介无能,内容绝对精彩,大气磅礴的复仇重生文,喜欢的亲一定不要错过!】第56章 大结局2020-05-30 23:18:06
  • 豪门宠婚,老婆乖乖入局豪门宠婚,老婆乖乖入局菲菲木现言完结(已完结) 当他慕秦清的妻子,就要打得倒小三,比得过小四,讨得好公婆,栓得住他家总裁大人的心! ★★ 为了不成为商业联姻的牺牲品,苏晴一时冲动,居然在大街上随便拉个男人嫁了。 本以为,这个俊逸非凡、英俊潇洒又多金的男人能好好刺激后妈的嘴脸,没想到…… 他竟然就是她的联姻对象? 苏晴简直有一头撞死的冲动,不行!她要离婚! 可是离婚协议书还没拿出来便被某男扼杀在摇篮里,直接扑倒,然后是暗哑的低笑:“老婆,货已售出,概不退货。” *** 苏晴这辈子最悲催的事儿,就是把自己随随便便的嫁了,婚后那个讨人厌的老公不但三天两头的惹绯闻,还害得她家老爷子直接给她下命令:要做慕家儿媳,就得管住老公的下半身。 呃,这是什么定律? 于是某女三天两头的开始各种捉奸行为,当然为的不是如何保住慕家儿媳,而是……离婚! “咔咔咔” 某女火眼金睛发现他家总裁办公室里有妖娆美女出现,赶紧一通乱拍,却忽觉相机一闪,那“妖娆美人”居然直接将她拉了进去,呜…… “老婆,其实管住为夫下半身最好的法子是,嗯……要你身体力行。” * 温馨宠文,求各种支持!!第107章 大结局62020-06-03 18:10:12
热门推荐
  • 春秋风云録春秋风云録明月之霜|历史以《左传》、《史记》、《国语》等史书为基础,以故事性,大众化的语气来介绍春秋这段历史。每日一更!
  • 继承者到来之首富校草宠上瘾继承者到来之首富校草宠上瘾艺豆|青春她们是十大首富之女,高傲,睿智,温柔,贤惠,呆萌…… 这些美好的词汇都能在她们找到,谁知中途杀出一群人。愣是把她们逼成傲慢,冷漠,无礼,花痴,炸毛…… 看雪花飞舞的乔木林里,首富成群的世风中,微雨撒满南北道,校花校草斗智谋。
  • 凤帝九倾凤帝九倾一季流殇|幻情【完结精品】因一场梦境而来,因一张皇榜结缘。 九皇子要成亲,娶的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女大夫,瞬间引起众怒,皇城哗然。 公主,郡主,官家小姐,齐齐反对。 皇上,太后,皇后……警告威胁,明枪暗箭齐上阵,只为阻止这桩婚事。 风华绝代九殿下冷笑,“娶她,我活;不娶她,我死。” 九个字,所有反对的声音一夜消失。 药房中侍弄金蛇的女子云淡风轻般轻笑,带着一种俯瞰世间蝼蚁的漠然无情,“娶我?问过我的意见了?” “如果我现在问你呢?”深情的双眼锁在她面上,一把匕首抵在自己心口,“是你从地狱里救我出来,我以身相许。你若不愿,我将性命还你,再入阿鼻地狱。” “这天下,还无一人有资格娶我,更从未有人敢威胁我。” “那我嫁你,行吗?”
  • 名门庶女残君嫡王很妖孽名门庶女残君嫡王很妖孽不游泳的小鱼|古言人家穿越当公主王妃,而她穿越了却只是个小小的不受宠的庶女。庶女也就罢了,为何嫡母会想着法子来害她? 为何嫡姐总是欺负她?连她的嫁妆也要抢去? 好吧,既然好不容易重生了一回,她决定要抡圆了再活一把。 嫡母虐待是吧,不要紧,你用阴谋,我就用阳谋来让你没脸。 嫡姐抢我嫁妆是吧,没关系,穿越女岂能由你们来揉圆搓扁? 在娘家,她看似柔弱但小,实则狡诈如狐,智机百出,硬是将自己姨娘身份的母亲抬为了平妻,更是让嫡姐一嫁后便成怨妇。 不能怪她心狠,她向来禀承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 不能怪她太会耍手段,在这个人吃人的封建社会里,你不用手段,便会被他人生吞活剥了。 但再机智百出,她还是遵循家族安排,嫁给了一个身有残疾的亲王嫡子。、 新婚之衣,盖头揭开那一瞬,她看着自己的新郎错不开眼,天下还有更美的人么?怎么会有人长得如此美艳又妖孽啊…… 嫁入王府后,她斗姨娘,保相公,揭阴谋,更是用柔弱的肩膀,担起了辅助这个国家的重任。
  • 腹黑王爷的天价弃妃腹黑王爷的天价弃妃南湖微风|古言一朝穿越,医术精湛的医生变成了宁王府里不受待见的弃妃,住破旧的茅屋,吃馊臭的食物,小妾任意欺凌,夫君冷眼旁观。 她怒了,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 小妾张扬,仗着王爷的宠爱要打断她的腿?直接将她扔到池子里喂鱼,看她还敢嚣张! 夫君残暴,想要毁她清白以迎娶新人?让他染上恶疾成为京城所有人的笑柄,再也抬不起头来! 庶妹恶毒,设计将她嫁给六旬老翁为妾?弄臭她的名声,把她送给七旬杀猪匠,让她尝尽苦楚! 她不是善良的圣母,而是从地狱归来的恶魔,谁伤害她,她一定让那人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她冷血嚣张,她清冷高傲,从没想过这辈子还会嫁人,可是什么时候招惹了那条腹黑的大尾巴狼对她穷追不舍,实在躲无可躲,还是赶紧逃吧。 片段一:男人通红的双眸中迸射出刻骨铭心的仇恨,咬牙切齿的指着面前笑容灿烂如花的女人,“钟晴你这个恶毒的女人,陷害本王的爱妾,害死本王的儿子,刺伤本王的母亲,宁王府容不下你这样心狠手辣的当家主母,拿着休书有多远滚多远,再让我看见你,本王一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清丽无双的女子微微翘起绝美的唇,气死人不偿命的话语如叮咚的流水倾泻而出,“我自然会离开这个乌烟瘴气的地方,不过,不是你休我,而是我休你!” 绚烂的笑容陡的转变成冰冷的寒霜,纤纤素手干脆利落的将一纸休书扔到怒气冲天的男人脸上,“东方鸿你这个卑鄙无耻丧心病狂的小人,不是你不要我了,而是我不要你了!以后你再敢招惹我我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 白纸上清晰的“御赐”二字让怒火滔天的男人傻了眼,不可置信的瞪着咄咄逼人的女子,下一刻“噗”的一声,一大口鲜红的血吐了出来,再也支撑不住昏死过去。 片段二: 夜黑风高,一道人影鬼鬼祟祟的从幽静的角落爬上围墙,喃喃自语道,“都说婚姻是座坟墓,好不容易从一座坟墓里爬了出来,我脑子坏了才又要爬进另一座坟墓里面,还是一个人自由自在,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纵身跳下围墙,一道颀长伟岸的男人挡住她的去路,在月色下露出亮森森的白牙,女子得意洋洋的笑容顿时僵硬在了脸上,脊背阵阵阴风扫过,撒腿就跑。 俊美如同谪仙的男人轻而易举的拽住了她的手腕,狐狸般的眼睛笑得异常危险,“晴儿这么晚了想要去哪里?难不成是想逃婚吗?” “殿下说笑了,我只是觉得月色很好想出来逛逛。”钟晴狗腿的笑,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虽然婚姻是座坟墓,但是能够入土为安总比暴尸荒野要强,晴儿还是跟着本王入土为安比较好。” 男子邪魅的挑了挑眉,将深爱的女子搂在怀里,在她耳边温柔的耳语。 一记旋风腿狠狠踹在男子的腰上,她怒目圆瞪,“入土为安你······妹!”
  • 江湖变脸刀江湖变脸刀人红帝国|武侠骷髅国被帝国使臣所灭,几十年后,骷髅国的遗老遗少仍然心怀古国,不顾人心思定的现实,他们打着骷髅的旗号,实则是为了传说中骷髅国留下的巨大的宝藏,于是江湖中血雨腥风骤起,杀戮......
  • 枫叶伊始枫叶伊始此生一余|游戏枫树不会枯萎,枫叶不会凋零。 故事还在继续,冒险并未终止。书写下属于你的冒险之旅
  • 穿越娇妃太嚣张穿越娇妃太嚣张海牧云端|古言一朝穿越,她来到波谲云诡的后宫 如不是怀了皇嗣,皇上要了她的命 弄清后宫时局,她展开疯狂报复 后宫与她为敌者,皆败下阵来 她步步为营稳操胜券 揭开良妃的真面目,冷帝才明了当初冤枉了她 冷帝想方设法讨她欢心,她欲擒故纵 却不知对冷帝动了情…
  • 一品夫人:农家医女一品夫人:农家医女妖娮|古言上有严厉的寡妇娘,中有不省心的姐姐,下有痴傻的弟弟,一日三餐吃不饱,穿到了这样的家庭里,但没关系,就凭她对草药的熟知,定能发家致富奔小康。 ** 家有叔婶姑姑一大堆,人多事乱不省心。 谁说唐家女愁嫁,这一群一群,赶着上门来求亲的都是谁。 只是二姐,咱能不这么好高骛远吗? 什么?有内情? ** 【片断一】 县令公子一门心思想娶了她,死活赖在她家不肯走,骗吃骗住。 这天,县令公子不耐烦的问她到底喜不喜欢他, 只见她冷冷的横了一眼说:“不喜欢”。 然后,在他发怒之前说:“你应该问我爱不爱你。” 童子鸡的县令公子一下就羞涩了,扭捏的问:“你爱我吗?” “不爱。”轻蔑一笑,顺脚将他踹进了水塘。 叫你小子摆官少爷的谱,叫你小子在我家当大爷,真当姐好欺负呢!姐不过是看在银子的份上,忍你…… ** 【片断二】 行医救世,开铺从商,名利双收之际。 竟然有一个中年美大叔跑出来想分一杯羹,美名曰:我是你爹。 屎可忍,尿不可忍,谁不知道她是小财迷,竟然还想骗她的银子。 不发威,还真当她是病猫吗? “来人,关门放恶犬。” “你说谁是恶犬啊?” 某男一脸凶残的瞪大了眼,暗自思索,女人果然是不能宠的! ** 此文非常正经。就是,穿越到古代,有钱有地有男人……过上幸福日子的故事。
  • 太剑太剑枇杷|仙侠徐川,一个活生生的屌丝,不知踩了什么狗屎,一觉醒来,居然莫名其妙被穿越到了一个修仙者的世界。悲催的成为了一家铸剑师的传人,铸剑技术没来得及学会,这便宜父母就双双归天了,无奈之下,扛起家传断剑剪道抢劫,没料到反而被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