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把云娇

作者:青丝霓裳
人气(0)评论(0)字数(274万)评分(0)收藏(0)连载

自外祖家归来,云娇一直活的谨小慎微,她只想自己同生母钱姨娘能在这吃人的后宅之中安生的活下去,可偏生有人不遂她的愿,害她亲娘一尸两命。

杀母之仇,锥心刻骨,血债血偿,不死不休!

……

那少年郎推门而入,满面和煦的笑,带着磊落不羁的少年意气,一如从前。

他张开双臂柔声唤她:“小九。”

她吃了酒,醉眼朦胧的抬头,跌跌撞撞的扑进他怀中,哽咽着锤他胸膛:“你还知道回来,我真以为你死了……”

……

成亲后。

饭桌前,她一手托腮笑看着他:“你嫂嫂方才那是话中有话呢。”

“怎么说?”他眼中闪过点点笑意,明知道她意有所指,却还很是配合的问了一句。

她抿唇一笑,将另一侧的酒盏推到他跟前,强忍笑意学着忸怩道:“小叔若是有心,便饮了这半盏残酒。”

他一怔,笑着伸手去捉她:“好你个把小九,你如今是什么话都敢说了。”

她早有防备,哈哈笑着躲开,跑到门边得意的回头看他。

他端起她的酒盏仰头一饮而尽,眼神熠熠的瞧着她:“旁人的酒我可不吃。”

只留待满饮她这一盏。

……

注:本文无金手指,不穿越不重生土著女主,前期非爽文,后期甜蜜蜜,不喜勿点。

本书首发起点女频,请支持正版。

最新章节

第63章 请假章2020.12.20(2021-01-08 09:19:25)

同类热门
  • 公主监国公主监国沏骨|古言皇帝病危,时局动荡,不安势力蠢蠢欲动,皇族诅咒甚嚣尘上。恶名昭彰的监国公主,大婚前夕接手命案,深陷祸国谣言;只手遮天的禁军统领,行事诡谲,奉命随侍左右,护一世平安。智囊团一二三,愤青京兆尹,中二刑部侍郎,毒舌随从,外带不靠谱郎君一枚。奇案迭起,桩桩件件直指唯一的谜底,到头来却不过一场镜花水月。棋盘上风云变幻,执棋的人却化身为卒;长孙姒不知道别家监国公主是什么样的待遇,只知道自己水深火热。以前是扑面而来的美貌郎君,现在是从天而降的诡异案子。
  • 凤凰笑之帝师残凰凤凰笑之帝师残凰潇潇月雨|古言百里残凰,帝都人称凰少,以其温润如玉而闻名. 百里残凰,丞相庶子,在人前,永远是浅浅的笑意.但谁知,那温润浅笑下是怎样的一面. 残凰,一生都给了自己的国家,所有的爱都给了自己的家人,但是,当国家觉得无法掌握时,得到的却是毁灭.当一切都灰飞烟灭时,是解脱?是愤恨?是毁灭?还是…重生… 这一次,当生命的齿轮重新转动,她,只为自己而活,父亲的在意,母亲的宠爱,嫡母的不待见,嫡妹的鄙夷… 切的一切,造就了百里残凰永远的笑靥,在世人的眼中,那是天使的笑,温暖,心安.但是,那在极少数熟知他的人眼中,那是恶魔的笑,不,或者,比恶魔还要令人恐怖… 残凰,残缺的凰,未来会怎样,她不敢说,天下会怎样,她不知道,既已残缺,那么,何必再管是否更残缺… [精彩片断一] “啊~天啊,凰少对我笑了~”“去死吧你,也不看看自己的样子,凰少明明是在看我.”“切,就你?”“你们吵什么?凰少怎么可能是看你们,真是少恶心人了…”“贱人,你说什么.” 凤七看着下面的中花痴,再看看自家倚窗而立少爷,抽了抽嘴角,再次感叹自家少爷的魅力巨大。 “小七在看什么?”浅笑吟吟的声音传来。百里残凰笑看着凤七,脸上的笑意差点让凤七迷失。猛然回神,好险,差点又中招了…百里残凰看着凤七的反应,眼中的笑意加深,哎呀呀,现在小七迷惑不了了呢,以后可怎么办呀. “少爷,现在可以回去了吧?”“走吧。”啊?这么容易?不会又有什么事吧?凤七立刻警惕,百里残凰看看凤七,不用这样吧,他的人品有这么差吗,真的只是回去而已啊~不理他,独自走出了酒楼,看看路边的风景也不错啊,总比看着那烂木头好的多。 “凰少好。”“凰少,您来啦。”“凰少,您好。”一路上,百里残凰收到了许多人的问候,凤七跟在后面一再感叹这些人的眼睛有问题,自家少爷是个啥德行他再清楚不过了。 “大家好!”瞧瞧,多温和呢,不愧是以温润闻名的凰少。 当百里残凰一路回到了自己的太傅府后,后面的百姓还沉浸在刚刚凰少与他们打招呼的温暖笑意中… 角落里的赫连尘面容抽搐,这什么人呐这…回头看看自家的几个完全傻了的兄弟,嗯,还好,不是他自己一个人… [精彩片断二] 赫连羽满脸阴沉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再看看前面坐在太师椅上的浅笑连连的白衣人,身边的一群人的肩膀一耸一耸的,明显的表示他们很辛苦。 “老师,这是做什么?”赫连羽终于受不了这氛围,忍不住开口了,但是一会儿就后悔了。 只见白衣人慢慢的站了起来,围绕着赫连羽转了两圈,开口道“二皇子,这为君之道,你可懂多少?” 这跟为君之道有什么关系? 百里残凰见他不回答,直接接着说,“众位殿下贵为皇子,自幼生活在一个金丝笼中,吃喝不愁,又有人伺候,对于其他人的生活想必完全不清楚,本席身为太傅,自然一切为了众位皇子,二皇子殿下,这身衣服可是为了您可以了解民情专门准备的…” 专门准备?我信;为了让我了解民情?鬼才信!不就是昨天打扰了他嘛… “老师。”咬牙切齿… “嗯?” “我是男的。”磨牙… “我没说你是女的。”略带笑意的无辜声音响起。 “嘭——”赫连羽倒地了,他怎么忘了,这人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不就是穿女装吗,忍了就是,跟他说,怎么可能讲得清。 身后的众位兄弟投以同情的一眼,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脸色全变了。 [精彩片断三] 树林里,一片幽静,却透着诡异的阴森。 林中,有着神奇的一幕,树与树的中间,一个黑色的人影悬于空中,看身形是个男子。令人惊奇的是他的周围没有任何的支撑物,树木离他很远,哪怕是轻功,也不能凌空漂浮啊… 那人于空中,没有对自己所创造的奇迹感到惊奇,反而满脸惊恐。一抹白影悠闲走来,仿佛面前的空中漂浮并不存在一般。 “哎呀呀,这么晚了,出来走走都可以看到这么精彩的表演,值,真值了。”一如既往地浅浅笑意,让人觉得安心,温暖。但是在空中人的眼中,来的人不是天使,是恶魔,不,恶魔也比不上他… “哎,上面的,你大半夜的不睡觉,来这里表演,真是辛苦了。”好像在说今天天气真好的平淡语气,;令树上的人心中一紧。 白皙的手伸到面前,在树上的人惊恐的眼神中轻轻一握,上面的人只觉得五脏六腑被绞碎了一般,想要求饶,却发现自己说不了话,只能用眼神看着下面的人,祈求下面的人的宽恕。 “呵呵,这样就不行了?”温暖的笑中带上了点点失落,好像受了委屈一般,这话,落在树上人的耳中,就像是地狱的呼唤… “算了,你打扰了我睡觉,就当是给你个教训吧,以后别去打扰别人睡觉了,知道吗?”仿佛温柔的母亲叮嘱犯了错的孩子,转身离开,不去看树上求救的眼神,今天过后,这人将不再存在… 暗处的几人看了这出,暗暗心惊,这个人,他们发现好像从来没有了解过…
  • 倾城天下倾城天下苏水|古言她冰雪聪明,却对爱人从不用诡术阴谋;他手握天下苍生,却只想可以握住寥寥的真心。她为爱执着率性,渴望一生一世一双人的世世情深;他不许自己爱上别人,却终不敌那三世情深。她给了整日勾心斗角的皇子凌尘一片净土,让他在那男权的世界里,终于承诺:一个人的天下,独你无双。
  • 和亲王妃和亲王妃薰儿|古言和亲,向来都是国家用来停止战事的最好的方法,而被用来和亲的女子往往都是选自王公大臣之家,在冠以公主的封号遣送入别国。这些女子的命运最后会如何却是不得而知。或许她们会在战事再起时被当作替死鬼先杀之而后快,或许她们会被送入军营成为军妓,和亲女子的命运向来都是悲惨的。
  • 只想安静的做个侧妃只想安静的做个侧妃本宫丶|古言嗯,你觉得我很丑,所以一直针对我,但是针对我是因为我丑还是因为我是你仇人的女儿呢?如果是前者,对不起我长得丑吓到你了,如果是后者,对不起,我不是亲生的。
  • 邪王绝宠:极品王妃很倾城邪王绝宠:极品王妃很倾城欧阳玲雪|古言山谷中,她伫立谷底,风清傲骨。大殿上,她身披霞衣,绝代风华。昔日惨绝,她铁腕报与仇敌。今朝璀璨,她脚下铺满血色。揽钱财,收民心,她是北明第一摄政王妃。纳商部,兴军防,她得四国尊敬爱戴。助前世恩侣,惩前世仇敌,她使太子匍匐于地,跪拜裙裳。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以此生为报,抑前生情断。
  • 一品夫人:农家医女一品夫人:农家医女妖娮|古言上有严厉的寡妇娘,中有不省心的姐姐,下有痴傻的弟弟,一日三餐吃不饱,穿到了这样的家庭里,但没关系,就凭她对草药的熟知,定能发家致富奔小康。 ** 家有叔婶姑姑一大堆,人多事乱不省心。 谁说唐家女愁嫁,这一群一群,赶着上门来求亲的都是谁。 只是二姐,咱能不这么好高骛远吗? 什么?有内情? ** 【片断一】 县令公子一门心思想娶了她,死活赖在她家不肯走,骗吃骗住。 这天,县令公子不耐烦的问她到底喜不喜欢他, 只见她冷冷的横了一眼说:“不喜欢”。 然后,在他发怒之前说:“你应该问我爱不爱你。” 童子鸡的县令公子一下就羞涩了,扭捏的问:“你爱我吗?” “不爱。”轻蔑一笑,顺脚将他踹进了水塘。 叫你小子摆官少爷的谱,叫你小子在我家当大爷,真当姐好欺负呢!姐不过是看在银子的份上,忍你…… ** 【片断二】 行医救世,开铺从商,名利双收之际。 竟然有一个中年美大叔跑出来想分一杯羹,美名曰:我是你爹。 屎可忍,尿不可忍,谁不知道她是小财迷,竟然还想骗她的银子。 不发威,还真当她是病猫吗? “来人,关门放恶犬。” “你说谁是恶犬啊?” 某男一脸凶残的瞪大了眼,暗自思索,女人果然是不能宠的! ** 此文非常正经。就是,穿越到古代,有钱有地有男人……过上幸福日子的故事。
  • 庶女归来:权王请上榻庶女归来:权王请上榻酒小窝|古言她一觉醒来成犯了错爹不疼没娘爱的重生庶女,奶娘吃里扒外,庶姐伪善虎视眈眈一不小心就会小命呜呼,为了生存,她斗奶娘,欺庶姐,撕渣男,更抱紧嫡母大腿成了别人口里的充满心机的庶女,可是咦,为什么本来不疼她的嫡母忽然丫鬟珠宝使劲赛,还有三个兄长,为什么忽然让她看不顺眼的人尽管欺,他们会给她作主,感觉好像有什么不对?
  • 丑颜倾天下:悍妃驾到丑颜倾天下:悍妃驾到筱寒烟翠|古言她是美艳动人的金牌讨债师,一不小心穿越成了天南皇朝最出名的鬼面女,鬼面女偏偏被俊美无双的七皇子当做解毒祭祀品给吃干抹净,誓要为七王妃。 大婚前夜被绑架,大婚之日狼狈不堪入王府,独守空房心不甘,没事就去看看新郎和小三表演活春宫。 鬼面女要立威勇斗小三,目的无他,那个俊美的男人就只能是她的! 你要夺嫡我助你,为你吃苦我心甘,你成君王想劈开我,那是万万不行,且看丑颜悍妃如何倾天下!
  • 邪医倾城:大叔,别宠我!邪医倾城:大叔,别宠我!不香的鱼干|古言她,只手遮天的上古帝王之剑“帝临”,世事难料,天地权势大变,她残喘逃脱,跌落人世,世间传言,得帝临者得天下。 他,魔族魔尊,乃是九五之尊,野心不在一统天下,而在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看得见碰不着的她。 奈何不负缘浅情深,二人命运被本该孤独生生世世的两根红线所意外牵撘在一起,命格错乱,穿越重生再续前缘。 一朝风云变幻,王者再次归来,一步难以登天,却可名扬四海,威振八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