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我的第三号绅士

作者:黎珍妮
人气(0)评论(0)字数(197万)评分(0)收藏(0)完结

【本文完结】景无双三次偶遇S市炙手可热的第一权贵,眼睁睁看着他拿把铁锤把自己固若金汤的心敲开了好大一道口子……

她说,“穆先生,给我一个名正言顺的家吧?”

他说,“好,走吧。”

“去哪里?”

“民政局。”

“可是今天星期六。”

“会有人加班的。”

从此,穆靳宸走上了宠妻如命这条不归路……

最新章节

第1913章 小剧场【终】(2020-06-06 03:23:58)

同类热门
  • 宝宝娘的都市田园宝宝娘的都市田园红粟|现言人能又多倒霉?刚刚失业,转眼丈夫要离婚?连小小的蜗居都算计了去? 婚姻搁浅,好不容易被闺蜜拉到郊外玩一天农家乐散心,却又把宝宝丢了… 都市很大很繁华,可宝宝娘抱着宝宝拖着行李,却无处可去! “宝宝,只需一年,娘就给你一所温暖的房子!”宝宝娘搂着宝宝缩在漏雨的天棚里发誓! 一年,房子有了!车子有了!票子也有了! 两年,三年,公司资产上亿,庄园遍布神州, 瓜儿也熟了,花儿也开了, 看着宝宝娘忙碌的身影,宝宝悄悄转起了眼珠儿-- 宝宝娘的春天也该来了! *片段一: “你也不照照镜子,肥得像猪,脸黄的像土,还把着陈飞不放…带你这样的女人出去,我都替陈飞丢脸!”小三挑着细眉满脸刻薄。 宝宝娘神色蛋定:“你那么热衷当垃圾箱尽管当好了,喏,这是清洁费!” 话落,某宝很配合地将一张皱巴巴的十元钞票丢在小三的脸上,拉着…抱着娘亲的脖子傲然离开。 *片段二: “我请你去为我的别墅做绿化…价钱随便开!不过,要专职!”富少拽的二五八万的,捏着支票簿盯着她。 “抱歉,我们只卖绿植!” *片段三: “这是我让人从热带雨林中特意搜集来的珍品花卉…怎么样?嫁给我,这些都是你的。”官少指着玛莎拉蒂上栽的绿色植物,趾高气扬。 “您的珍品花卉太贵了…对不起,我不能这么坑您!” *片段四: 这个哥哥为什么总是偷偷地干活,偷偷地关心娘,却从来不知道争取呢? 某宝咕噜咕噜黑眼珠子,贼兮兮地一笑,就这么办! 花好月圆,花团锦簇,花香满襟… 轻松温馨,尽量不小白,努力打造励志正剧…咳咳!
  • 麻辣女特助麻辣女特助迷路天使|现言当泼辣美女遇上腹黑渣男, 当美女误打误撞成了渣男的专属女特助, 是渣男“潜规则”美女?还是美女辣倒渣男? 渣男面试美女: 渣男:“你是否曾经被上司潜规则?” 美女:“以前没有,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渣男:“怎么说?” 美女:“因为他们在没有‘潜’到我之前就阵亡了。” 渣男偶遇美女: 渣男:“小姐,你砸了我的车,准备怎么赔偿?” 美女:“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渣男:“那就钱债肉偿。” “你说的哈,那我就肉偿了!”某美女当场卷起袖子,一拳打中某男鼻梁,再拉开自己的衬衫,露出香肩和粉红色的内衣,扯开喉咙大喊:“非礼啊——” 都说冤家路窄,美女接到一封录取通知书,在风和日丽的星期一正式上班,却莫名连升N级成了总裁特助。只是,得知往后的工作是供渣男总裁差遣时,某女内牛满面了。 本文办公室恋情,讲述人渣男主和美丽女主的爱情攻防战。男主在办公室是衣冠禽兽,私底下是纯禽兽。女主精通八国语言,一张利嘴麻辣呛人,人生终极目标是找张长期“房票”以应付目前中国房价水涨船高的国情。 她的目标能否实现?男主是否能顺利进化成人?亲们一起来见证吧,有花撒花,没花撒票,拒绝霸王. 本文正剧,有点YY,但不小白,天使举双手双脚保证。 想偶尔看到天使冒泡的亲可以进群10492823,敲门砖天使任意一篇作品的人名或书名,注意:此群很安静,不喜勿进. 强烈推荐本文姐妹坑: 《黑道少奶奶》,女主闺蜜宇文捷的爱情悲喜剧(已完结)。 《狂情少将不良妻》(连载中) 喜欢古言的读者亲们还可以戳这里《狂少十三夜》,强男强女,史上最“雷”穿越,上部已完结,下部难产中,此坑水深火热,跳坑者慎重。
  • 妻子的秘密:冷总裁的复仇娇妻妻子的秘密:冷总裁的复仇娇妻乔麦|现言《谦谦君子温润如兽》乔天宇番外进行中。 ------ 他愤怒的把她抵在墙壁上,毫无表情的扑克脸涌起了前所未有的愤怒:“怎么个收费标准?” “依乔总的身家背景长相身材呢,这春风一度我原本应该免费奉送的,”女人抬起风情万种的脸,意乱情迷的神情下是毫不掩饰的讥诮:“不过,依乔总的技术,恐怕支票上真的要多画好几个零才行!”
  • 重生之恩怨纠缠重生之恩怨纠缠夜猫|现言一场背叛,惨烈的结局。机缘巧合,她重新获得了一次生还的机会。她想改变命运,无奈无论怎么努力,都还是上一世的经历。在要么死要么狠的抉择中,她选择了后者……
  • 前妻的蛊惑前妻的蛊惑尘陌|现言苏浅二十一岁的时候,第一次见林睿,深深的被这个冷漠的男子所吸引,费尽心思,终于嫁于他为妻。 相处三年,他始终不冷不热,不温不火。 她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日子,习惯了这般沉默的爱恋,一个人傻傻的守候着,希望有天他会回过头来发现她一直都在。无情的真相让她明白,最初不是他想要的那个人,无论她多么努力都无法抵达他心里的那个位置。她做了个影响她一生的决定。 片段一 回家的车上,车窗上映着林睿的影子,车内静得只听见车行驶在路上的声音。 苏浅突然的偏过头去,打断了他的思绪,他正在想今天遇见梓璇的情景,他冷冷的瞪着这个女人,不知道她想要做什么。 鼓足了勇气,由于紧张的缘故,话说得断断续续。 “你是爱我的,对吗?”她带着乞求的眼神看着他,这是结婚三年来她一直不敢问的问题。 他的眼里闪过一丝波澜,这个问题,让他稍微的缓愣了一下。他轻轻的推开这个靠在他身上的女人,把视线转向车外。沉默是他一贯的回答方式。 她放开紧抓着他手臂的手,知道再问下去也得不到答案。 片段二 四年后,他又一次看见她,她挽着别的男人,轻蔑的对他一笑,自信,骄傲。完全与四年前那个哭着向她索爱的女子判若两人。 。 片段三 “告诉我,苏楠是不是我的儿子。”林睿紧抓着这个叫前妻的女人,她似笑非笑的神情,让他觉得害怕,她究竟是个怎样的人,时而温柔,时而张狂。曾经以为她就掌控在自己的手掌,如今他怎么也握不到。 “你是过于高估自己,还是太小瞧我?是不是觉得我只会围着你转?”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她觉得自己曾经是多么的可笑。 “你只需回答我是还是不是?”他生气的加重力度。 她挣扎着缩回手,揉了揉手腕,抬起头对视着他,冷冷的说:“不是。” 片段四 “跟我走。”林睿抓着这个酒意朦胧的女人。 “你们认识?”夏凡看着他们两个不解的问。 “当然,他是我的前夫。”她一点也不介怀的说出前夫这个称谓。 林睿把苏浅塞回车里。“前夫?你以为这么轻易就逃得出我的手掌心?”他用中指抬起她的下巴,她看见他嘴角那么诡异的笑。 “只要分居两年,我们的婚姻就自动解除。现在你无权干涉我。”她也不示弱。 “你以为就这么简单,只要我一天不签字,你就是我林睿的妻子,法律?你觉得在我这里会生效?”他得意的笑起来。 “你,你想怎么样?”她气呼呼的看着这个男人,还真是无耻。 “继续当你的林太太。”他说得多简单。 “休想。”她咬着牙狠狠的说出这两个字。 “走着瞧。”脸上未变的微笑,却让苏浅感到一阵阵寒意。 有小尾巴狼)
  • 亿万总裁小小妻亿万总裁小小妻冰火未央|现言酒醉一夜缠绵,他丢给她一张一百万的支票,头也不回的离开! 她却把头蒙在被子里,死都没敢看那个男人一眼! 好吧,被人吃干抹净她认了,可是为什么她用身体换来的支票不翼而飞了? 麻烦一波接着一波,莫名其妙冒出来个未婚夫,声音还份外耳熟? 尼玛,这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订娃娃亲? 额……可是可是…… 她怎么越来越觉得她的这个未婚夫就是那晚和她鬼混的男人? 她的世界玄幻了……片段1: 一边倒上烈酒,一边瞟着她,尹晟睿玩味的问着:“住在这样豪华的庄园,身价亿万,你觉得我缺钱吗?” “不缺钱你管我要钱?”脑残不成? “你看了我的身体。” “好吧,你开个价儿吧。” “你认为你该给多少钱?” 姑娘怎么知道该给多少钱,又没去牛郎店试过? 哭丧着脸,萧以寒欲哭无泪,从斜挎在身上的包包里拿出自己的钱包,掏出一张十块的,又不舍的放了回去,又掏出一张五块的,也不舍的放了回去。 抿着唇思量半晌,才豁出去似的从里面掏出一块钱,递过去:“喏,给你。” 尹晟睿凝眉,恼怒的大喝一声:“够了。”这个女人真是胆大包天,竟然敢这样侮辱他。 片段2:: “过来!再让我说第三遍,后果自负。”该死的女人,他该在刚才就直接把她扑到。 鬼使神差的移动脚步,她走到泳池边缘,怯怯的问:“什么事?” “脱!” 尹晟睿紧眯黑眸,语气霸道。 “脱?脱什么?” 萧以寒一脸茫然,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好似小鹿,透着无辜,让人忍不住就想捉弄,又有些于心不忍。 想着,尹晟睿不由恼怒的暗咒一声:“该死!脱衣服。” 倒吸一口凉气,萧以寒下意识的两手捂住胸口,声调微扬:“你开什么玩笑?你难道是想看回来不成?那样的话,我很吃亏的。”
  • 有朝一日有朝一日素素素|现言旁人对顾旭白的评价只有一个字:冷。只有薛宁知道,他血管里流淌的血,有多热。
  • 金钻豪门:杠上冷情Boss金钻豪门:杠上冷情Boss墨冰凌|现言婚前,他说话做事专戳乔熙染的心窝,常常气得她恨得牙痒痒。 婚后,她生无可恋,原来前面的都是开胃菜而已嘛?程大总裁人畜无害地表示:“我就喜欢你恨我却又干不掉我的样子” 他本不近女色,却只为她折腰。 乔熙染站在昏暗的房间内,身后传来某人危险的气息,声音低沉略带磁性。 “夜不能寐,需要一味药,药名“染染”。” 乔熙染紧紧揪住身前睡袍羞愤难当的大吼:“登徒子!”
  • 霉女奋斗史霉女奋斗史只有鱼知道|现言炮灰女勾搭上白手起家的高富帅。这是一个没有谈过恋爱,浑身充满秘密的闷骚男努力追妻的血泪史,这是一个职业摆地摊、业余写文的剩女滞销货辛苦驭夫的奋斗史……
  • 重生之拯救女主重生之拯救女主大温|现言季赫从一个默默无闻路人甲变成了模特圈最受瞩目的男模,从一个男模转型成为商人,从一个连男配都算不上的炮灰到如今在江禾面前不停刷存在感。谁说这个世界上女主就一定是死心塌地的爱着男主,放弃那些远比男主更好的男配?他重新来过,这是希望这一次让江禾幸福的除了他不是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