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至道

作者:杨鼎
人气(0)评论(0)字数(21万)评分(0)收藏(0)完结

修武,锤炼本身,提升本身力量,炼体。修魂,锤炼灵魂,提升本源力量,炼神。修道,感悟天道,汲取天地力量,炼气。

本书标签

杨鼎至道

最新章节

第86章 联手战修罗(完)(2020-05-01 12:44:19)

同类热门
  • 剑三:逍遥游剑三:逍遥游夏温甜|仙侠第一眼看到他,她就觉得他是有故事的人。静谧的苗疆清晨,有早起的鸟儿在林中嬉戏,震得山中树叶轻晃,洒落一地露珠,宛如下过一场夜雨。而他就躺在这渗人的凉意中,衣摆沾了血气,修长的指节握着不知什么物件,侧脸割开朦胧的雾气,清晰得映入她的心里。只一眼,便记了一辈子。万般执念,不过水月镜花。此去经年,能与谁共饮共醉逍遥?--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尘舞惊鸿尘舞惊鸿安凊瑶|仙侠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化学实验,却因为马虎的导师贴错了标签引发了一场爆炸一场大火,余夏为了保住那张还算可以的脸毅然决然的跳了楼,却忘记了实验室是在18楼,再醒来的时候,却已身在九重天,变成了上古天神的小弟子洛漓……
  • 御剑天外御剑天外危漾|仙侠一个古稀之年的老和尚跟着一个獐头鼠目的道士二十年,是因为恨吗?一个做梦都想游历天下,纵马江湖的孩子一入深山就是十年,是为了道吗?一个名扬天下的剑客为了心仪的女子一醉就是五个寒暑,是爱吗?一个刀光剑影里猝不及防的亲吻,就是一生吗? 那么,千羽,舍了我御剑天外的你,是为了众生吗?
  • 天才宝宝极品娘亲天才宝宝极品娘亲小野鸭|仙侠现代异能特工穿越成青灵镇最出名的痴傻大小姐凌曦,爹爹不管,姨娘,庶妹欺负,设计陷害她,让她被全镇耻笑! “贱女人,你根本不配做本王的王妃!”于是,她的庶妹就成了王妃。 凌曦冷眼一扫,带着自己的球离开凌家,五年后,她强势归来,将属于她的一切夺回! 片段欣赏: 小宝:“娘亲,宝宝喜欢那个!” 某宝指着某男身上价值不菲的玉佩喊道。 凌曦:“喜欢就去拿,拿不到就抢,抢不到就杀!” 于是某宝拿完之后又抢劫一番,满载而归! 某宝:“娘亲,他长得像我爹?” 凌曦冷眼一瞧,当即沉下脸。 “抛妻弃子,直接杀!” 于是某宝拔剑冲过去,不到一会,狼狈而回。 “娘亲,他比我厉害,宝宝被欺负了!”某宝无限委屈,看着娘亲愤怒的冲过去,眼睛闪过一丝狡黠…… 凌曦:“为什么欺负我儿子?” 某妖孽男主:“什么叫欺负你儿子,那也是我儿子,论说欺负,也是你欺负我,难道你忘记那日发生的事情了?” 某女盯着他,嘴角微抽,莫非是自己把他给…… 【本文一对一结局,女主腹黑强大,男主更强,双强pk爽文,不喜误入】 【带着宝宝闯天下:天才宝宝极品娘亲】
  • 妖娆毒仙妖娆毒仙傲月暖颜|仙侠灵药仙符,仙丹灵兽,她苏媚情通通都要,开启刷宝模式,大道路上从头再来,风生水起! 曾经的她,是个妖媚至极的狂妄妖女。绝世容颜,惊世才情,却没有得到与之匹配的爱情,反而被众人唾弃,万夫所指。 现在的她,浅笑嫣然,冷心冷情,莲花般沉静如水的面容下却是如寒冰入骨般的决然!不再追逐那虚无缥缈的感情,只为求道!此时,细嫩的芊芊食指悠然一指,那些亏欠于她的,又怎么能不一一讨还呢!
  • 妖娆毒仙妖娆毒仙傲月暖颜|仙侠灵药仙符,仙丹灵兽,她苏媚情通通都要,开启刷宝模式,大道路上从头再来,风生水起! 曾经的她,是个妖媚至极的狂妄妖女。绝世容颜,惊世才情,却没有得到与之匹配的爱情,反而被众人唾弃,万夫所指。 现在的她,浅笑嫣然,冷心冷情,莲花般沉静如水的面容下却是如寒冰入骨般的决然!不再追逐那虚无缥缈的感情,只为求道!此时,细嫩的芊芊食指悠然一指,那些亏欠于她的,又怎么能不一一讨还呢!
  • 祸水魔仙生死劫祸水魔仙生死劫莉莉安小姐|仙侠幻焰原是花神和火之魔君的私生女,后被带回天界。火神因与花神青梅竹马,不愿花神被人诟病,谎称幻焰为其与花神之女,幻焰得以留于花神殿,位列仙班。然而幻焰生性顽劣,又对火术操纵不精,导致花神殿焚毁。天君动怒,将幻焰贬下凡间,承受雷刑烈火之苦,却被天族太子瑾誉所救,互生情愫。幻焰转世名为紫瑛,在凡间时带给亲族各种灾难而被排斥,瑾誉化身为人,指引她往净月宫学习术法,并在一次又一次的危难中将她解救。
  • 异能嫡妻:王妃我最大异能嫡妻:王妃我最大垂杨舞|仙侠想她堂堂巫家继承人,二十一世纪最杰出的捉鬼师,竟然会栽在这个法力不高的艳鬼身上!莫名其妙穿越不说,还穿在一个爹爹不疼,娘亲不爱的女人身上!更过分的是,竟然要把她嫁给残废…
  • 绝色草包绝色草包战三|仙侠一朝穿越,二十一世纪第一特工蝶雨穿越到了女扮男装的将军府大少爷身上。呵,说我废材,神技在手,一招灭神皇;说我无言,绝色容颜引无数男女折腰;说我一无是处,绝世兵器,丹药随手粘来。终于,众人忍不住了:我去⊙?⊙!谁来收了这妖孽!
  • 只元身在此山中只元身在此山中瑞文兄|仙侠“所以从头到尾,你都只是利用我?” “你想要我这身血,你便拿去吧。” “自此以后,世上再无阿元。” 在这尘世中,何为爱,何为情,多少人一辈子为了别人而活, 而我,要为了自己,好好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