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双世宠妃之城城要火了

作者:浮然清浅
人气(0)评论(0)字数(27万)评分(0)收藏(0)连载

墨连城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发现这里的人都穿着一些奇怪的服装,手里拿着一个盒子,这个盒子是什么东西?怎么还会发光?这里的建筑也太奇怪了吧!他们怎么用这么奇怪的眼光看着本王……

同类热门
  • 步步移情:首席放开我步步移情:首席放开我听音|现言结婚多年,才发现我的婚姻就是一个巨大的骗局,而我还傻乎乎的替别人养老公和儿子。在所有人眼里,我连替那个女人提鞋都不配。可是乔迁,你忘了是谁把你从被离弃的泥潭里拉出来,是谁不分昼夜照顾你的儿子!面对咄咄逼人的婆婆和愈发嚣张的小三,我能做的就是保护好自己和女儿。即使粉身碎骨,我也不会让你们好过!为婚姻付出那么多,最后回忆起来只有满目疮痍。
  • 在大佬心尖起舞在大佬心尖起舞宋绯夏|现言【重生#玄幻#金手指多#无逻辑#拒考究】 天才少女黎欢重生到了另一个世界的宋欢欢身上。 于是这个世界开始玄幻了…… 当红女星为何突然捧杀一个小新人? 姜绮月:“……”她纵使有那个胆也杀不了啊! 京城第一学府的院士为何频频在景城高中门前探头探脑? 苏院士:“……”你管我?! 电竞大神为何频频化身喷子去怼程小花? 莫亦然:“她天生欠怼!呸!什么辣鸡!” 网友:咋一个个人设全崩了?! 外面世界纷纷扰扰,黎欢却在某人怀里一脸苦恼,“他们可真逗~”
  • 酷少的萝莉妻 酷少的萝莉妻 心静如水|现言他是强权重兵,运筹帷幄的顾远航,不曾想,一个小丫头竟让他---‘全军覆没’! 她是小导游,‘天真烂漫’,最大的目标---‘誓将闪婚进行到底’,殊不知,这婚姻可真难耐呀! 三年前苏齐洛扬着一张春光灿烂的小脸说:“顾远航,和我结婚吧。” 顾远航被口中的咖啡呛得满脸通红:“不好意思,我们不合适。” 苏齐洛不服气:“我守得了清贫耐得住寂寞,那里不合适了!” 顾远航气定神闲的丢了句:“丫头,这年头,大叔不一定喜欢萝莉的。” 三年后,顾远航想小丫头可真嫩真好吃,是真的很好吃…… 于是,黑着一张老脸,哀嚎着谁TMD说的大叔不喜欢萝莉了,谁说的,谁说的!!!给老子滚出来…… PS:正剧,非小白文,有笑,有泪,说亲友爱三情,诉岁月静好,揭人性本质,缠锦爱情等你来阅!
  • 景景相依景景相依南音音|现言五年前,她被迫要嫁入北城第一名门霍家。 订婚宴上,却被闺蜜冲上台,撕开礼服,露出满身斑驳痕迹。 五年后,害得她身败名裂的男人,竟费尽心思欺负她,妄图封杀她。 可是,从什么时候起,一切开始完全变了样? 她感冒,他嘴上骂着活该,手却不听使唤的亲自给她熬姜汤。 她受伤,他嘴上骂着报应,背地里却将伤她的人处理得一干二净。 明明想让她来主动求饶,可最后却变成他向她主动求爱。 见鬼了!这女人,到底给他下了什么迷药?
  • 早安司徒先生早安司徒先生八姑奶奶|现言甄好在熟人圈里是出了名的疯子! 不想二十岁刚在机车爱好上有起色的她,竟然为了妈妈而被迫顶替同胞姐姐嫁给B市有名的冷血boos司徒夜。 新书来袭,爽文,宠文……
  • 悍妻家中宝,总裁别闹悍妻家中宝,总裁别闹小苗子|现言结婚了?乱七八糟的人一堆?这种婚姻留着喂狗吗?反正已经失忆了,不如一不做二不休!苏雅将手里的离婚协议书扔了过去,“签了!”“不签。”萧峰唇角泛起一丝宠溺的笑,“你这辈子都是我的人,到死也不会签!”
  • 离婚契约:蜜爱总裁妻离婚契约:蜜爱总裁妻浅浅夏|现言生日之际,一纸离婚书,让她明白三年婚约不过是他演的一出戏,她,家破人亡,无处可归,他,携手新欢,恩爱至极,“靳泽琛,在天堂你将我推入地狱。”乔蜜爱痛苦说道。“乔蜜爱,我要你永远生活在地狱里。”靳泽琛玩味说道。一把刀,一颗心,一滩血,无情人,再度归来,她身怀六甲,依偎在丈夫怀里,笑靥如花。“乔蜜爱,我能个给你天堂。”靳泽琛说道。“在你的地狱,将我宠上了天堂,我不屑一顾。”乔蜜爱笑着说道。于是,她拼了命的逃,他发了疯的追,当一把刀,刺入他的胸口,她笑着说道:“当初刺进我心脏的刀,如今落在你的心上,我赢了。”
  • 我的寻美人生我的寻美人生玉米汤28|现言一个女孩为了寻找心中的美,不断的学习成长,最后蜕变成最美的自己
  • 鲜妻十八岁鲜妻十八岁我家夫人|现言刚开始她只知道他叫裴毅,三十岁,仪表堂堂,是奶奶故交的长孙。 后来她才知道裴家是顶级豪门,才知道他靠自己的能力成为全球十大最年轻的亿万富豪之一,才知道因为他一手创立的公司他被认定是世界范围内最有权势的商人。 越了解裴毅,施楚越觉得他不可能喜欢她。他们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差距不止十万八千里。 【架空,男女主身心干净,结局一对一】
  • 余生与你共终老余生与你共终老少舆|现言回到老家,她立马听说横刀夺爱的小三惨死,前男友再一次纠缠自己,柔情攻势,甜蜜陷阱,破镜能否重圆?上司的追求,前男友的执念,她该如何取舍?好友的惨死,无端的车祸,私生女的身份被曝光,厄运再一次降临在她身上。当闺蜜变成了情敌,她是斩断孽缘,还是让闺蜜知难而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