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赋与归

作者:泱归
人气(0)评论(0)字数(37万)评分(0)收藏(0)连载

权倾天下的五国之首,颠覆天下的政治格局。 阔别故国两载余,百里殿下携约而归,单依素手挑起千丈风波,只身独往打破百家制衡。棋音相知仅一人,埋骨不见冬雪至。一把破空而至的血刃,重重的在她心上抹去所有善意的同时,也划灭了她心底唯一的光亮。 天朽欲明,万人血河,以蹒跚之步,以铁骑血衣,入他国疆土,尽臣子之责。一涅槃一重归,杀歌四起,搅风云突变!一曲歌赋,一场末路,她是名动四方的京昭殿下,荣华屈辱,只待扶桑花落,重燃万里战火。

隐藏本性十余年,林大皇子韬光养晦,不学无术终显雄才大略,花名在外换来半世荒唐。他精织谋局,诱敌深入,以惊世之才,藏暴戾之性,护一人周全,掌万人生死。一日铁戈征战,一朝踏破九霄,他是惊为天人的宋北皇子,丈量山河,管什么生灵涂炭,他只为目的,不择手段。

他曾在京昭国宴一言惊人,以‘凤栖梧桐,终一日,策翼飞九霄,腾云万里’自喻。 她也曾举世风华,心怀天下,用一句‘肩上所扛是责任,脚下万里是天下。朱砂一点眉中痣,焉可御批臣子奏’答太傅于大殿前。 ——可有些人,初见便已沦陷,却至死也不知己心意。

本书标签

泱归赋与归

最新章节

第281章 再见她(一)(2020-11-21 18:14:16)

同类热门
  • 朱门娇朱门娇沉渡|古言遇到她以前,他仿佛是一个人活着,冰冷的;遇到他以前,她仿佛是一个人活着,辛苦的。真好,他们相遇了,细水流长,只化为一句:“很荣幸遇着你。”如此罢了。 不是重生,亦非穿越,不过是个普通的故事罢了。
  • 良跃农门良跃农门浮波其上|古言还魂在另一个世界,过气窑姐,病重不治,万般祈求之下,老鸨同意让她脱籍回家,让她一家团圆,让她能安葬故土,了无牵挂。 回归田园乡村,有爹娘兄弟疼着,身体状况渐佳。娘说,她还是要选个好男人嫁…… 是嫁人还是不嫁人? 嫁汉嫁汉,穿衣吃饭。有油盐酱醋一柜,鸡鸭猪兔一舍,无良亲戚三两碗,旧怨新恨一大锅。 名声的问题,清誉的问题,世俗的眼光,还有婆家人的态度,都是她必须正视且郑重对待的。 “前半生,我身不由己。后半生,我靠我自己。” 加油吧,李欣同学。
  • 重生农门娇重生农门娇海星99|古言元梦死后重生到庄户人家,瞧瞧这家穷的,连饭都吃不饱。守着无比富饶的大海怎么会饿肚子呢,这不是抱着金饭碗要饭吗?看元梦如何从大海里捞金。怎么瞅着这家人有点神秘呢?看女主如何拨开重重面纱,有仇的报仇,有恩的报恩,看看现代女孩是如何活出别样的人生来。
  • 买卖王妃:娘亲是我的买卖王妃:娘亲是我的夕裳吟|古言天才制香殒命权势钱财下,一朝穿越,她是为救家人爬上王爷之床的罪臣之女,一纸上诉王爷大罪,带着儿子索要精神损失费! 皇权之战,他立她妹妹为妃,却赐下她毒酒一杯! 饮毒酒,摔金盏,浴火重生!钱财?权势?统统踏在脚下! 归来之日。 丑颜笑看:“这皇后之位多少钱?本宫……要了。” 乱世风云。 双龙夺香,各显神通,金玉小儿叉腰直指:“娘亲,是我的!”
  • 邪王一宠成瘾:枪火狂妃邪王一宠成瘾:枪火狂妃七月之沫|古言华夏第一女狙击手,赶上一次穿越潮流。可坑爹的竟然穿在了曾两世为人都没有改变自己命运不受宠的嫡女身上。 当星眸再睁,她已不是那绵软可欺的她。她誓要改变乾坤扭转一切,帮她将两世所受的欺辱算计,全部一一讨回。 可是,到底是哪里出了偏差?是谁允许这只妖孽三更半夜的总是闯入她的闺房玩着‘鬼压床’的游戏? 多次协商不成,妖孽直接扯了衣裳,笑的邪魅不羁:还是身体力行最可靠。 她怒目圆瞪,一脚将其踹下床,手持狙击枪:思想有多远,你就给老娘滚多远。不然,我要你脑袋开花。
  • 庶女玩翻天庶女玩翻天黑桃十一|古言她是庶女。 代嫡姐出嫁到威远侯府,爹不疼娘不爱。 相公是个病央子,有个青眉竹马两小无猜的情妹妹… 婚后第一日不是敬公婆茶,而是喝小妾茶!! 推文:逼良为“兽”—— 第二天大厅中。 婆婆茶喝过,对着一侧嬷嬷怀里五岁的小鬼笑吟吟指着她道,“这是你母亲,以后就跟着母亲生活,知道了吗?” “是,媳妇日后会很认真很好的教导纯哥的,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也请夫人指点。” 看着那个五岁小鬼背着众人的身影向她射来恨意的一眼,素颜撇撇嘴。 她一定会教他如何才算做‘尊老爱幼’尊敬嫡母的…… 第三天回门。 “媳妇啊,你相公身子骨弱经不起马车颠簸,嗯,你就自个回门吧,反正咱们现在是一家人,不必讲究那些虚礼。”她婆婆,当今皇后的亲妹,御封的安平郡主笑的矜持端庄,“想来媳妇懂事,不会怪你相公吧?” “老夫人说的是,一家人不用多礼,母亲和爹爹不会怪罪的,相公的身子才是最重要的。” 两辆马车出了威远侯府,一东一西一前一后。 后面的车子里女子娇笑传来,“相公,咱们今天回家住一晚好不好,妾身可想娘亲了,好不好好不好嘛。” “好好好,就依你,住两天相公都陪着你。” “相公你最好了。” 娇笑的声音随着马车被风吹远,直至模糊不见。 切,最好出门就撞车。 不就一个男人嘛。以为她稀罕啊,不跟她回去一个人还自在。 玉手掀起车帘,“车夫,前面大街左拐……”逛街去也。 “少夫人,陈姨娘中毒了,听说是吃了您送的桂花糕,世子爷和夫人都已经赶过去了呢……” 花园里女子拈花而笑,“死了没?” “还没……”小丫头怔了下,一脸的疑惑,少夫人这是? 拍拍衣袖女子优雅转身,“那等人死了再告诉我。” “……” 靠,老虎不发威当病猫,真当她是泥捏的纸糊的啊。 都以为我好欺负看不起庶女是吧? 你你你,还有你们,看她怎么把这侯府折腾个花出来…… …………………… 偶的新文,女强——嫡妾风流: 好友迷恋的梟妻: 瑾瑜丫头的继室攻略: 闲听冷雨的离婚不打折: 蓝了颜:庶女十六嫁:
  • 重生之侯门孤女重生之侯门孤女鹊桥|古言侯门嫡女,郡主之后,本为金玉之贵。奈何亲娘离世,被后母欺凌,逼嫁疯傻夫君。因不甘受辱,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涅槃归来,撕下后母伪善面具,惩治薄情亲爹,亲手毁掉不平的婚约,且看她笑傲人生、曾受的苦难,一一让仇人十倍还来!
  • 权谋论:再嫁为后权谋论:再嫁为后欢芷|古言她只愿,今生不相欠,来生不相见,无论是谁!她说:你们莫在她的坟前哭,脏了她的轮回路。她不过是一颗不能有风花雪月的棋子,棋子,没有自由身,被人掌控的棋子,那高贵的身份只是假象,她,只是棋子!他明知道,却还是对她动了心。他也知道,却也是动了情。他说:如果你愿意,你不再是棋子。她笑了,笑的沧桑苦涩,已经太迟了,一日是棋子,到死都是棋子。他说:你是我的夫人,就只能是我的夫人,只有这一个身份。她说:你错了,一开始就错了,他们的目标不是你,怪只怪,那件锦衣盖错了人,你也爱错了人!
  • 冷漠貴妃酷皇帝冷漠貴妃酷皇帝暝月流水|古言【襄隆王朝】之一『冷漠贵妃酷皇帝』 她是生性冷淡的學士府千金, 因爲看到母親一生為情所困, 最后郁郁而终,便决定终身不嫁。 他是自从登基后就抛弃一切感情, 人人敬畏的冷酷皇帝。 然而阴差阳错的她进宫做了他的皇妃...... 她还能按照母亲的遗愿, 继续自己的平淡生活吗? 他又是否能遵守对自己的承诺, 抛弃一切感情,只为报仇呢! *************************************************** 续『惑情』 他贵为太子,但自小就备受冷落,皇位似乎与他毫无关系 他身为皇子,生性顽略却被宠爱,所有人对他是既爱又怕 然而命运似是有意捉弄,太上皇风华正茂却禅位让贤 皇子失踪,太子继位,一时间满朝文武皆蠢蠢欲动 咱们这位经‘名师’指点的恶魔皇子 对宠爱自己的兄长坐上原本属于他的皇位有何对策? 意外登上皇位的太子又将怎样对待他最大的威胁呢? 很简单,女子!自古有云:爱江山,更爱美人! ******************************************************* 【爱我,又怎样!】 【我暖不暖床】 【妃既是王】 【富可敌国之相公宝贝】******************************************************* 冷漠贵妃酷皇帝》视频 ?prand=1
  • 宫斗这件大事宫斗这件大事凉凉苡菲|古言噩梦醒来,她成了上吊未遂的废妃。挨了打,被暗杀,穿越不到24小时,她差点又死一回。冷宫里哪有苟且偷安这一说?亲妹手段高明,宠妃诡诈阴险,偏遭遇个瞎了心的皇帝,通通装作看不见!她还能怎么办?目睹幼女惨死,严一凌不能再淡定了。她不是严碧,那个只会委曲求全的受气包!她抗争,反击,连环计,不信自己走不出这座冷宫。她说谎、做戏,哪怕献媚,不信傲娇皇帝能不动心。她就是想活出个样来,哪怕是穿越!可他怎么能一张霜脸冷到底?“喂,我说皇帝,你这样视若无睹真的好么?给点回应啊!”严一凌气得跳脚。“我就是喜欢你——这副气急败坏的样子。”某人很得意!